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三零章 無風起浪

更新時間:2019-06-22  作者:潭子
“什么你知道怎么做?”

隨慶因為早年際遇,對宗門不信任,走了好些彎路,要不然,現在的修為定然更高些。

渲百不敢放任更有潛力的林蹊再走她師父的老路,“你是不相信師伯吧?那師伯給你發誓……”

“師伯!”

陸靈蹊連忙打斷,“對方要的……”她心念電轉,“是我家老祖宗早年封存的一件寶物。”

她不能讓年紀一大把,將要壽終的師伯發誓,只能把仙宮更更改改,“那寶物早就落到他手,但……需要林家后人進階元嬰后才能打開,他抓了我爹娘和爺爺,是要逼我在一百二十年的時間里,進階元嬰,助他真正得寶。”

什么?

渲百和知袖互視一眼,都在心里輕輕嘆了一口氣。

修仙界宗門、世家起起落落,向來是勝者在天,負者在地。

有寶物,沒有實力保住,真不如沒有。

林家老祖大概怎么也沒想到,后人零落如斯……

“師伯、師叔,那人說了,會盡量助我爺爺他們進階筑基,得兩百年壽。但是我若不能在五十歲前進階結丹,他就要把我爺爺的尸首給我。”

陸靈蹊在蒲團上跪下來,“師伯、師叔,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修煉了。”

還沒好好修煉嗎?

十七歲進階筑基,不過四、五年,馬上就又要進階筑基中期了。

渲百可不敢給她壓力,“離過年還有兩個月,兩個月后,你才二十二歲,筑基中期于你不是問題。

老夫當年二十四歲進階筑基中期,四十六歲進階結丹,你修煉的速度比老夫當年還快,所以,這時間于你綽綽有余。”

可是還有限定的元嬰時間。

陸靈蹊哪里敢放松自己。

“不要急!”

渲百摸出一枚玉牌,遞給陸靈蹊,“這些年,陰差陽錯,你大都在外面闖蕩,所以筑基中期的試煉,師伯特許你往后推推。此為豁免令,有此令在,你想什么時候出門,就什么時候出門。”

出門試煉,結交天下,尋找機緣,是每個千道宗弟子進階筑基中期后,都要走的路,乃硬性門規。

但林蹊不同。

有過五行秘地己土珠的機緣,她的起點遠比旁人高。

現在又加上奇怪島的機緣,雖然小丫頭后一段時間,都跟葉家受傷的小子躲躲藏藏,沒得什么,但曝出來的收益,也遠甚一般人。

至于結交天下,能結交到兩個化神星君的弟子,就說明小丫頭的本事。

所以,她的試煉,渲百長老覺得完全不必急于一時。

好生修煉一段時間,也正好避開因為仙丹出的風頭。

“各方匯總奇怪島諸空間的消息,恐怕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傳送陣一時無法回復正常。”老頭轉向師妹,把自己的身份牌遞了過去,“知袖,你把這個拿著,馬上去找守懷,讓他給我弄一個五行聚靈陣來。”

林蹊耽誤不起,那就不耽誤。

知袖明白老師兄的意思,連忙沖出,去找守懷真人。

“五行聚靈陣,就做你請動果報大師煉制破障丹的宗門獎勵。”老頭把結界重新布上,“回頭師伯會再幫你爭取修真聯盟的獎勵。”

破障丹雖是千道宗的,可它于整個無相界而言,卻意義重大,有他們開的這個頭,各宗和西狄也會很快找上果報大師。跟聯盟好好談談,一定能幫小丫頭摳出點東西。

“五十歲進階結丹,于你不是問題,師伯知道,你所憂者,是一百二十年后的元嬰進階時間。”

“是!”

百折園的老頭說,一百五十歲進階不了元嬰,就可能一輩子蹉跎,陸靈蹊原本就有壓力,現在更甚。

“你有兩顆化嬰丹,怕什么?”

陸靈蹊一呆,她一直以為,宗門會收一顆的。

“你知袖師叔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替你接了化嬰丹,是怕你因為那丹藥,被人盯上,又不是真要了你的。”

渲百接著給她寬心,“你宜法師叔就是一百五十歲的元嬰真人,我千道宗立宗以來,人才濟濟,一百五十歲的元嬰真人不下十位。

出關的時候,聽你重平師叔說,有段時間,世人都在傳你是天運之子。”

說到這里,老頭笑著給她倒了一杯靈茶以靈力送過去,“這話雖是謠言,可你細想想,自修煉以來,你的運氣,是不是就比旁人好些?”

茶煙了了,陸靈蹊原本沉悶的心,不知不覺松快了好些。

在葉湛秋上一世的記憶里,中極珠除了是厲害法寶還是添運的寶貝。

她雖然沒得中極珠,可是中極珠認主四蛋哥李開甲的時候,她全程相助,或許……它也幫她開運了。

“謝師伯!”

只曝出來的機緣,她就被人稱天運之子了,沒曝出來的呢。

陸靈蹊在蒲團上,朝渲百大長老深施一禮,“弟子不會妄自菲薄!”

“你也沒妄自菲薄的權利,我千道宗核心弟子,都沒這個權利。”

渲百面容一整,正色道:“我們每一代的核心弟子,都有承繼宗門,庇護一方的責任。尤其現在,無相界正處于前所未有之變局里,連通上泰界的空間通道,到底能給無相帶來什么,需要你們這一代弟子努力再努力。”

陰尸宗近萬弟子,出來的不到五百之數。

這是林蹊一輩人的努力。

對無相界野心最大的陰尸宗,至少三百年內,沒余力外侵。

“陰尸宗在奇怪島徹底鎩羽,是你們的本事。但上泰界魔宗眾多,我們誰也不能肯定陰尸宗吞下這枚苦果后,不會聯合諸魔宗,跟我們來一場跨界之戰。”

看著好像還很年輕的師伯,陸靈蹊心中熱熱的。

“你師父隨慶出來,老夫就要再閉死關,非滅宗之難,不會再出。”

這是他身為千道宗大長老的責任,“這一次是真正的死關,老夫會在洞府內,設下一個兩百年的禁制,兩百年內,若無人叫關,老夫會自入輪回。”

可是兩百年內,若有人叫關……

陸靈蹊面色一變。

“兩百年內,若有人叫關,老夫騙天假死,強行出戰后,將再無輪回之機。”

渲百笑看自家師侄,“林蹊,你不想師伯再無輪回之機吧?”

自然不想!

雖然接觸師伯沒兩天,可是師伯是個真正的長者,于師父有恩,于她……

“師伯!”

陸靈蹊深深伏倒在蒲團上,“林蹊知道怎么做了,不妄自菲薄,亦勇猛前進!”

“好一個勇猛前進!”渲百笑了,“我等修士,求仙問道,要的是長生,打破天道予我等的百歲桎梏,逍遙于天地。這條路,乃逆天之路,更需要一份披棘斬荊的信心和決心,你可記住了。”

連著十多天,五行聚靈陣上的上品靈石,在不知不覺中變淡。

陸靈蹊內視丹田靈力,好像已經發生了質一樣的變化。

筑基中期的靈力似乎是以倍數往上增長。

陸靈蹊嘴角輕輕揚了揚,還有一個多月,她才二十二歲,按現在的修煉速度,或許可以把結丹的時間,再往前提個五年。

“主兒,陰煞晶石試的怎么樣了?”

凌霧和山娜可能都急了,才穩下修為,陸靈蹊就急問一直在空間幫忙查陰煞晶石的青主兒。

“試了快一半!”

青主兒感覺自己都要累死了,那么多陰煞晶石要盯著一顆顆地換,“得了兩百七十八顆特別的晶石。”

兩百七十八顆?

陸靈蹊微微一呆,都要用她的精血沾一沾,也是不小的數字呢。

“其他的……不必再動了。”

神識投進空間,看到被青主兒做了標記的兩大一小三個乾坤玉箱,一把全攝了出來,“這段時間謝謝你了,接下來沒意外,我還是會閉關修煉,你就放心扎根吧!”

真噠?

小小的綠葉上,青主兒兩眼彎彎,“你說的啊,那我真扎根了。”她不敢問她爹娘爺爺的事,只能盡可能地助她,“再不讓我扎根,我好不容易從螻蟲王那里弄的好肥,就要全便宜結金果樹了。”

是嗎?

陸靈蹊看向原來的小豆芽!

可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簡單驚呆了。

碧綠有如玉石的枝葉,郁郁蔥蔥。一段時間沒見,她的小豆芽居然成了空間里最高最壯實的存在。

“你你你……你助長它了吧?”

陸靈蹊記得,從奇怪島出來的時候,它也就比豆芽稍好一點兒,巴掌高,像棵小樹苗子。

這才短短十幾天功夫……

“我天天忙得跟狗一樣,每時每刻都要盯著陰煞晶石,換下陰煞晶石,你以為,我還有那時間啊?”

青主兒嘆氣,得了好肥,卻只能看著別的小混蛋搶她的肥力,真是不能更心塞了。

偏偏這小混蛋,是她自己種下去的,“奇怪島時,它太小,我不敢把螻蟲王的肥力分給它,后來,感覺沒事了,才一分……,這混蛋就可了勁的長。”

陸靈蹊:“……”

不知道為什么,她一邊為青主兒心疼的慌,一邊又莫名的想笑。

“螻蟲王拉了十年的……咳…東西,應該有不少吧!”

“屁的不少。”

聽到某人有點帶笑的聲音,青主兒心下一松,一邊往埋肥的地方爬,一邊幽怨道:“它是個蟲子,哪怕是王,也不過兩尺長,你以為它能拉多少?”

“噗!哈哈!哈哈哈……”

陸靈蹊終于被她逗笑了,“你可以這樣想,它不用你助長了。”

不這樣想,又怎么辦呢?

青主兒把自己的小藤藤纏到結金果樹上,“從現在開始,它長得都會很快,所以,那枚結金果,你就不用光聞味了。”

是嗎?

這真是一個好消息。

陸靈蹊看看這周圍其他還很正常的靈草,感覺青主兒只分肥給結金果樹了,“謝了,只要它在十年里長出果子就行,我也不是很急的。”

“行了,知道了,你去忙吧,這里的事我有分寸。”

青主兒閉上小眼,她要長個子,她要盡快進階,她們兩個的時間都寶貴。

陸靈蹊笑著退出,把青主兒試出來的特別陰晶再收起來,其他重新混合一處,直接出門。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個傳音符就在靈帳前亂撞。

除了山娜和凌霧的,還有東皋、陸從夏、李開甲、司馬蓓怡、朱培蘭的。

陸靈蹊一把全收了,根本沒聽直接找向大陣里,最大的兩個靈賬,沒意外,它們是渲百師伯和知袖師叔的住地。

“師叔!”

熟悉的聲音在外響起,知袖把帳門一揮而開,“嗯?進階了?”只微一打量,她臉上的笑容就綻了開來,“不錯!”

十九天,不僅成功進階,修為好像還很穩固。

她朝她招招手,示意身前的蒲團,“沖關的時候,可以用上品靈石,但平時修煉,師叔希望你能中品靈石。”

上品靈石難得,萬一小丫頭習慣了充沛的靈氣,以后再在其他地方修煉,定然沒什么耐心,到時事倍功半都是輕的。

“嗯!我記著呢。”

陸靈蹊朝師叔露了個特別甜的笑,“師叔,我師父有息神布,您知道吧?”

知袖笑戳她一下,“藏好東西了?”這個機靈鬼。

“肯定的呀!”

陸靈蹊摸出一只玉盒,“師叔,您看看是什么?”

知袖小心地撕開禁制符,玉盒還沒打開,萬年靈藥特的空靈氣息便撲面而來,她輕輕地啟開一條縫,看到是什么后,又連忙蓋上。

緊接著,她又連貼了三張禁制符把玉盒封好,“等你師父出來,給它。”

東西雖好,她用卻還有些暴斂天物。

可惜渲百師兄的壽元將近,要不然,破障丹煉出來,再用幾株萬年靈藥養一養身體,說不得,還能拼一把化神。

“師叔,師父那里我有孝敬,這是我送給您的。”

陸靈蹊不知師叔的遺憾,把玉盒又推回去。

“你的時間那么緊,將來不也要嗎?”

要是千年靈草,她厚著臉皮,要了也就算了,可這是萬年靈藥呢。

知袖哪里肯收?

“師叔,我運氣特別好,自然給我自己也留了。”

真的?

知袖看她清亮帶笑的眼睛,一下子就激動了,“好好好,師叔就收了你這份孝敬。”

有了它,早一步沖擊元嬰中期不是夢了。

其實不僅陸靈蹊有時間上的緊迫感,上泰界侵入無相界以來,他們這些還想往大道上沖一沖的修士,也都有時間上的緊迫感。

落后就挨打。

想要不被打,就只有強大起來。

他們沒人敢忘陰尸宗最開始,是要把樂機門一口吞下,成為他們的尸源地。

“師叔,您再看看,這是什么?”

陸靈蹊不知師叔想什么,把裝陰煞晶石的兩個乾坤玉箱拿了出來。

“……陰煞結晶?”

怎么這么多?

這得多么厲害的陰煞之地,才能凝出這么多晶石?

知袖抓了一把,由它們在手上滑落,撞出叮叮當當的響聲,“這么多,一旦全放出去,就不值錢了。”外面也暴出好些了。

“值錢。”

陸靈蹊低聲,“師叔,您再看看這個。”她伸手把早前弄出來的幾顆晶瑩如玉的碎骨給知袖看,“那處天然陰煞之地,應該死了很多很多古仙大能。這些骨頭……,最開始也是陰煞晶石的樣子。”

什么?

知袖何等敏銳?

死了很多很多古仙大能的地方,如何只會留骨?

肯定還會有他們身上帶的財物。

只是陰煞成陣,在時間的長流中,把它們本相掩蓋,同化成了晶石的樣子。

知袖的神識激蕩,裹挾著靈力,迅速往玉箱中沖去。

哐……

一聲震響后,乾坤玉箱表面一層的陰煞晶石,叮叮當當地翻了幾翻。雖然大部分都是原樣,卻也有幾顆陰煞晶石露出了本相。

三顆如玉碎骨,一塊黑黝黝的指頭大木頭,木頭上散發著淡淡如霧般的精純魂力。

露了本相,它似乎再也固不住那份魂力,飛快散逸。

知袖連忙打出數個結界,阻住魂力的散逸,“渲百師兄,速速來此!”

木頭是養魂木,其主人在臨死之前,應該是不想死的,投魂于它。只可惜時間也許過去太久太久,現在,養魂木只剩下部分精純魂力,里面應該有的意識一絲也不剩了。

沒有意識的精純魂力,對他們元嬰修士而言,亦算大補之物。

渲百師兄是元后修士,雖然壽元將盡,可果報大師萬一把破障丹煉出來了呢?

有了破障丹,再加上他早已到的修為,若是能一舉沖進化神,無相的近憂,立馬就能減少三成。

“林蹊,你的修為未到,魂魄暫時還不能溶煉這些魂力。”

魂力的增長,對修士而言千難萬難。

東西是林蹊的,如果她能用,知袖可以給,可惜,她暫時還不能用,“它被陰煞之氣掩蓋的本相,現在突然破開,破壞了它原有的穩定,若不馬上吸收,用不了七天,天地法則之下,也會自然散盡。”

哪怕她現在用結界護著,也有絲絲如霧魂力緩緩飄出散于天地。

“就是我煉化這些魂力,暫時也力有不怠,只有請你渲百師伯……”

“請我什么?”

渲百雖然早已認命,可是破障丹煉制在即,他還是沒有放松自己的修煉。

聽到知袖喊人,他才強行收功的。

“師伯的機緣到了。”

陸靈蹊退開,“師伯師叔,這些陰煞晶石,當時得者眾多,凌霧和山娜俱有不少,我……”

“公布出去。”

知袖把困養魂木的小結界扔給師兄,也退避一旁,“你來之前,我才收到線報,浩天宗在上泰魔宗那里,秘密收這些東西。”

什么?

陸靈蹊連忙轉身,就要沖出之際,卻又被知袖一把拉住了,“林蹊,這件事,讓凌霧和山娜往外公布吧!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眾必非之。

仙丹的事上,你已經出了風頭。”

自家弟子現在修煉至上,隨慶師兄又沒回來,他們當盡量求穩。

“……”陸靈蹊沉默一瞬,點頭道:“弟子知道了,師叔,這么多的陰煞晶石,其實已可以轉為陰火了吧?”

轉陰火?

知袖眼中精光一閃,“既然知道它有如此多的用處,你更要小心再小心。”

沒過一刻鐘,山娜和凌霧就齊聚廣場邊最大的得勝樓丙號包廂。

“你可真難請!”

話音未落,山娜已然發現某人的靈力不對,忍不住微張了嘴巴,“你真在奇怪島內閉關修煉了?”

“是啊!”

陸靈蹊先給凌霧倒茶,“拜你們西狄人所賜,后三個月,我幾乎就貓著,動也不敢動。”

我的天,誰這么本事?

雖然聽著,心里有些開心,可地點不對。

山娜心念電轉,“不可能吧?在奇怪島,我們沒誰會蠢的跟盟友干上。”

普通人要挾不到林蹊,像她這樣的,都收到大長老紫衫的傳音,盡量不動本界修士。林蹊是隨慶前輩的愛徒,按理說不可能有人會朝她動手的。

“阿菇娜!”陸靈蹊給她也把茶滿上,“我被她的天狼弓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真是差點把膽嚇破了。”

夸張!

真要嚇破膽了,能這么快進階?

“你怎么得罪阿菇娜了?”

凌霧的眉頭微擰。

那家伙前些天,把朱培蘭師妹堵住,在好些同門的相助下,還被她敲斷了腿。

“當年拉克申是我殺的。”

凌霧和山娜相視一眼,都驚訝萬分。

拉克申當年可是同輩中,西狄排名前十的人物,單打獨斗,她們都不敢夸海口把他殺了。

那時,林蹊多大?

“當年,你是和我宗的朱培蘭師妹一起?”

“嗯!”陸靈蹊點頭,“除了我們,還有一個人,不過他沒我和朱師姐有名,阿菇娜找不到他。”

也就是說,當年是三個小鬼把拉克申殺了?

這真是……

凌霧和山娜一齊端杯喝茶。

“找你們不是說舊事的。”

陸靈蹊沒時間慢慢閑話,“陰煞晶石,你們查出什么了嗎?”

喝茶的兩人瞬間黑臉。

她們試了無數辦法,沒試著。想等她解惑,結果這家伙晾了她們半個多月。

“顧長安和蘇青禾可能找到了,我來的時候,聽知袖師叔說,浩天宗在秘密收購陰煞晶石。”

什么?

“這東西到底有什么古怪?”

山娜抓了一把出來,“林蹊,別賣關子了,告訴我,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我也欠你一個人情!”

凌霧在陸靈蹊看過來的時候,也給出承諾。

“我最近出的風頭有點多。”陸靈蹊拿過山娜的一塊陰煞晶石,“我說出來,由你們公布于眾,如果各方有獎勵,我拿三成,你們分剩下的。”

“……你說!”

凌霧和山娜互視一眼,一齊看向她。

“聽說化神之劫,除了雷劫,一些因果太盛的修士,還會提前遇到陰火和贔風二劫。”陸靈蹊把玩手中的陰煞晶石,“陰火何來?”

“浩天宗有化神修士,一顆陰魄無用,但千里萬顆之后,那就是寶貝。”

確實是寶貝,可是他們無相界,連個化神修士都沒有,寶貝再好,他們也用不著啊!

用它交好上泰界的那些化神修士,誰知道,最后交好的,到底是人還是狼?

凌霧和山娜的眉頭,都緊緊皺著。

“此為其一。”

陸靈蹊把陰煞晶石擲還給山娜,“什么樣的陰煞之地,能生成如此多的陰煞晶石?我猜那里,定然曾死過無數大能人物。”

她摸出一顆碎骨,“它原本是顆陰煞晶石,這是我想辦法讓它去了表相后,露出來的本相。”

什么?

山娜一把攝過那枚碎骨,“怎么樣才能讓它去了表相?”

“那天然陰煞之地,早自成一方世界,想讓它去了表相,我們修為不足,只能用暗含強大靈力和陽氣的精血把它洗一洗。”

剛從山娜手中搶過碎骨的凌霧把她好生打量一遍后,輕聲道:“還有什么辦法?”

“讓元嬰修士出手,我師叔知袖用神識風暴挾裹靈力,幾乎沒費吹灰之力,就破開了好些陰煞晶石的表相。”

可憐余呦呦不敢相信她師父。

“我來的時候,師叔得了一塊養神木。”

真的假的?

山娜和凌霧幾乎同時站起來,“沒騙我們?”

“我有那么無聊嗎?”陸靈蹊趕人,“快走吧!”

她還有好些傳音符沒聽呢。

包廂的門,在她的面前關上。

陸靈蹊先點開東皋的傳音符,“林蹊,這里新開了家四物居,我暫時在里面當伙計,最近收了不少好東西,為了打出名氣,四物居更是放了不少好東西,你若有意,我給你打折。”

真是一點也不閑著。

陸靈蹊微微一笑,點開李開甲的傳音符,“是不是把我忘了?”舒朗的聲音在傳音符中傳了出來,“我到千道宗駐地幾次,你一直閉關閉關,顯得我多懶散似的。林蹊,我拜托你,能不能別那么拼,要不然,傳到我師父那里,我肯定又要倒霉了。”

倒霉也是活該!

憑什么她努力,他就能逍遙自在?

陸靈蹊覺得四蛋哥得了中極珠,就是比她運氣好些,至少,他沒那么多破鑼事,只要一心修煉即可。

她小小地嘆了一口氣,點開朱培蘭的傳音符,“林蹊,阿菇娜找到我了。”

什么?

陸靈蹊面色一變,她忘了給朱培蘭傳訊,讓她小心阿菇娜了。

“她還記得拉克申的仇,千萬別一個人出門,她還朝我打聽東皋的消息,我說他死在五行秘地了,回頭,你有空告訴東皋一聲,避著她點。”

讓她告訴?是被打傷了不方便嗎?

陸靈蹊一邊想,一邊點開陸從夏的傳音符,“林蹊,我發財了,請你吃大餐啊!什么時候有空,任何酒樓隨意點。”

看樣子是發了很大的財!

陸靈蹊轉著手中的茶杯,想的是埋在陸家墓地里的老祖宗。

修士難產而亡……

她小小地嘆了一口氣,感覺要找機會去陸家看看老祖宗的尸骨。

子息護魂術,還有一道到底是誰,她一直不知道呢。

“難產而亡?”

三通沒想到,就是隨意地朝人打聽一下最近很有些風頭的陸岱山,居然會聽到這么重要的消息。

陸信的后人現在何處,無跡可尋,但那最開始傳下暢靈之脈的女人……

回到駐地,他就興奮地在房間里不停地轉圈,感覺無論如何,都要找個機會,看看那女人的尸骨。

子孫他早有了,但……不是沒有靈根就是資質平庸,他若不在,用不了多長時間,一家人就要淪為宗門的最底層。

雖說暢靈一脈單傳,又常被大能修士覬覦,可它能讓后人有靈根,若能把它打入在凡世生活的后人血脈中,也許家族還有再起之時。

這樣一想,三通就感覺一刻也等不了了。

他能因為陸岱山出風頭,打聽他,別人定然也會。

萬一提前一步……

沖出幾步的三通在門前住了腳,深恨他現在走不開。

陰尸宗在奇怪島的行動,前所未有的大敗。

現在老祖都在這里,跟九壤幾位前輩,談補償之事,他這個跑腿的短時間離開可以,長時間……

三通不敢走,但這么重要的事,不論交給哪個徒弟,都不放心。

看到又醉醺醺回來的陸岱山,剛巧碰到的凌霧異常無奈。

陸家這一次不少人進了奇怪島,所得還都不錯。可是師伯這樣恨不得宣揚的人人知道,實在讓人無語。

跟葉家斗氣,斗富,有意思嗎?

這里又不是太霄宮,跟自己人弄這種意氣之爭,把自己的底牌全都暴露在外人面前,真的好嗎?

她很奇怪,當初師父是怎么看上這位師伯的。

“凌霧拜見陸師伯!”

“噢!凌霧啊!”

陸岱山覺得,到樂機門真是來對了。

不僅家里的小輩給他長臉,就是這個師侄,也給他長了大臉,“陰煞晶石的事,你干的不錯!”

“師伯夸獎了。”

“……沒夸!”陸岱山看著甚為沉穩的女孩,心甚復雜,“你師父把你教的很好。”

可惜,當年幾位族兄,卻怕他們夫妻徹底掌控陸家,不肯讓儀芬插手族務,要不然……

“我已經聽說了,沒靈氣,陰煞襲人時,是你第一個念起三神咒的。”

弟子們帶回的陰煞晶石里有寶,一下午的時間,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風櫆宗和陰魂宗的兩位真人,剛剛還就此事,專程要老夫謝謝你。”他摸出兩張靈符,“這是他們的謝禮。”

若不是凌霧把有寶的消息暴露出去,浩天宗就要把他們弟子手中的陰煞晶石全都秘密買走了。

“凌霧,當時那個買了很多陰煞晶石的女孩,你認識嗎?”

凌霧真不知道怎么說這位師伯了,打聽出來又如何?還能跑到人家面前,說買一部分陰煞晶石?

“認識,不過師伯,您打聽她干什么?”

“哪是我打聽啊!是風櫆宗的宗真人打聽。”

“那如果我告訴您,您要告訴他嗎?”

“……哈哈哈!”小丫頭嚴肅的樣子,讓陸岱山一愣后,大笑出聲,“你當師伯是傻子?當時含糊應著,不過想從他中換一塊極品風木。”

他把好不容易弄來的一塊風木拿出來給凌霧看,“你不是要煉本命法寶嗎?”他把風木一截兩半,“這一半給你,這一半老夫留著給從夏。”

凌霧:“……”

她默默伸手接住風木。

這真是好東西,煉進法寶里,以后御風的速度肯定遠超其他人。

“謝師伯!”

“哈哈哈!你現在能告訴老夫,那個買了上泰魔門近十萬陰煞晶石的女娃是誰家的吧?”

“師伯也認識。”

凌霧朝老頭綻出一絲笑容,“千道宗林蹊!”

這事瞞不住,那丫頭的厚背大金刀,太讓人印象深刻了。

“……她啊?”

陸岱山想到林蹊是誰了,笑出滿臉褶子,“那小丫頭的嘴巴很厲害!”幫他把葉老頭懟得沒脾氣。

“當時跟她在一起的,是不是就是青云宮的余紅綾?”

“應該是的。”

“怪不得,青云宮的那位安真人從頭笑到尾,一晚上都把牙露著。”

凌霧無語。

“不行,你要找你師父,讓她幫忙朝渲百和知袖那里要點好處。陰煞晶石里有寶的事,畢竟是你和山娜發現的,她那里那么多,定然是發了大財。”

陸岱山給師侄支招,“趁著渲百和知袖高興,現在去要,一定能多弄點,快去!”

能弄到好處才叫怪了。

就是她手上的,也要分三成給林蹊呢。

只是這事,師父知道就行了,凌霧不打算再告訴這位師伯,“行!那我去找師父!”

“咳!咳咳!我與你一起吧!”

清嗓子的時候,他把自己身上的酒氣,一把蒸出。

凌霧嘴角抽了抽,師父每次跟師伯說完話,都要氣一會。

可是,待要拒絕……

才拿了人家的東西,氣短!

“凌霧啊!你師父今天挺高興吧!”

“還行!”

希望師父看在新得的寶貝上,不跟師伯置氣。

兩人一起觸動了儀芬的結界。

大家都沒在這里建真正的駐地,只用一個大陣箍出一片空地,按劃好的線,一人一個小結界,隔絕外面。

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告訴上泰修士,這里是他們的地盤,奇怪島事了,你們該哪來,還是趕快回哪去。

“進來!”

儀芬的好心情今天確實持續了很長時間,可惜被一道傳音符打破了,尤其在看到進來的陸岱山后,“陸岱山……”

眼看她的眉毛都要豎起來了,陸岱山心叫糟糕,可惜凌霧當面,無論如何,都要把師伯的面子撐足了,“我怎么了?一句話不說,就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我今天一天都在外面,哪得罪你了?”他細想想,今天沒干什么出格事,把腰背挺得直直的。

“師父,師伯送了我一塊風木。”

凌霧忙把風木拿出來,幫忙轉移師父的視線。

儀芬看著徒弟手中的那塊風木,很想把氣壓下去,可怎么也憋不住。

‘嘭!’

軟軟的傳音符被灌注了靈力,好像一塊板磚一樣,朝陸岱山砸去,“你好好聽聽吧!”

聽什么?

以靈力托住板磚傳音符的陸岱山順勢一點,里面是天劍宗沖云真人的聲音,“儀芬,陸道友走后,上泰界三通老魔幾個,在偷偷打聽當年陸信的暢靈之脈,打聽他母親,陸家那邊,你們要注意一點。”

雖然不知道,他們打聽一個死人干什么?

可那鬼鬼崇崇的樣子,沖云總覺得不是好事。

偏偏茶樓那些伙計為了打賞,只怕沒奇怪的事吸引人家注意。

“……信兒早就死了。”陸岱山臉上顯過一絲難過,“他們想打聽就打聽好了。”連那邊的后人,都被人搜魂了,他老想又有何益?

“等都知道了,就不會再好奇了。”

“放屁!”

儀芬大怒,“你是豬腦子吧?怎么不想想,當初寧家姐姐是從哪來的?”

什么?

陸岱山呆了呆。

那個女人的來歷,他自始至終都不知道。

是父親把她帶回家,非讓自己跟她成親的。

不過,就算從上泰界來又如何?

人都死了幾百年。

“……陸家的事,瞞不了人。”

老頭看著還像二八少女的妻子,“真有什么,跟一個死人,也沒人能計較得來。信兒一脈……也早不在了,你因為他們的事跟人生氣,值得嗎?”

值得嗎?

儀芬的身體晃了晃,她感覺三通那些人有一肚子的陰謀詭計,可是面對這個越老越丑,卻始終沒長多少腦子的人,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師父!”

被徒弟扶住,儀芬萬分疲憊,朝陸岱山直擺手,“既然你要這樣想,我就不管了。”陸家那些人當年把她當賊一樣防著,現在不防了,可她對陸岱山已經沒那份心力了,“以后,我麻煩你,不要再來見我了。”

見他一次,她就氣一次,更深悔當年眼瞎心瞎!

陸岱山:“……”

他站了片刻,終于無言離開。

結界在瞬間彌合。

“師父,既然決定放下,就徹底放下吧!”

看到師父這樣,凌霧忍不住心疼,“陸傳師兄已經不要您操心了。”

“……你不懂!”

儀芬眼中滄桑可見,“當年那人……死的不對。”

“可是,我聽說,有好些人都驗過尸了。”

“……”儀芬苦笑,“如果她真從上泰界來,你以為,她就沒有其他手段?就算她沒有,上泰魔宗對我無相虎視眈眈,他們正愁找不到機會滯留于此呢。”

到時候,無風,也能被他們攪出浪來。

“那……早點給宗門發信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