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零六章 三神咒

更新時間:2019-05-29  作者:潭子
不安之地,陸靈蹊不敢讓別人太眼紅,快速把肚子糊弄飽,收了自己的異火,獨留余呦呦的在外。

“來了。”

腳步聲有些紛雜,余呦呦望過去的時候,恰好池謹因為這邊的刀劍之聲,也望了過來。

“不好,陰尸宗池謹!”

余呦呦一眼認出了他,低聲道:“其他好像也都是陰尸宗人。”

世間萬物皆可修行,以尸入道自然也可以。

只是世人愚昧,更多的人在修行路上,求的是個‘強’。

陰尸宗為了更‘強’,煉尸為己用,反而把老祖宗以尸入道的理念丟了個七七八八。

“陰尸宗會在這里試煉的弟子中選出新一代七十二地煞,他一定會爭一爭。”

余呦呦懷疑此番不會善了,“想爭七十二地煞,必得在這里,得七十二具筑基修士的尸首。”

什么?

陸靈蹊的眉心一跳。

這世上,最貴的是人命,最賤的也是人命。

她們兩個看樣子就勢單力孤,對這些魔修來說,不比碾死兩個螞蟻難。

更何況,還有一株異火。

果然!

“在下池謹,兩位仙子有禮了!”

一行人好像不露痕跡地往她們這邊靠近,走在正中閑著的池謹朝她們遙遙拱手,“陰魄太多,兩位不如移到我們隊伍,也好休息一二。”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被無相界一群人逼到這里,卻沒想,除了有兩個小菜,居然還有一株無根卻不息的火。

雖然沒靈氣,還看不出它到度是什么火,但有它在,陰魄再多也有個保障。

“走!”

陸靈蹊知道對方來者不善,帶上收起異火的余呦呦一言不回,就準備避開他們,往另一邊的通道去。

“哪里去!”

因為面紗,池謹不知她們是誰,但他也不在意。

修仙界很一些修煉稍為有成的女子,喜歡扮什么高冷仙子,這樣的人,幾個耳刮子一打,馬上就能軟成一攤泥,“給臉不要臉是吧?那就別怪池某了,上。”

他們師兄弟合作默契,迅速分離出五人急趕,堵住兩方距離差不多的一個最近通道。

堵住了這里,她們就只能往更遠的地方跑。

區區兩個人,在這么多陰魄擋路的情況下,如何能跑得過他們這么多人?

“找死!”

陸靈蹊可沒有往遠路跑的自覺。

發現最后的十人,又分成兩路,一路追著她們過來,一路抄遠道,想把她們最遠的一條通道也給堵了,氣得柳眉一豎。

“哼!異火留下,身家留下,乖覺一點,哥哥們留你們性命也未為不可,否則……”

否則的話沒說完,卻沒想,原本還在十來丈外的人,突然一躍就殺到了他們面前。

五人驚異剛想打下手上的陰魄就來擋格,就見金光急閃,叮!叮叮叮……

什么叫砍瓜切菜?

落在后面的余呦呦算是見識到了。

她一直知道,身邊朋友的厲害,可是這家伙好像強盜一樣,把戰場弄得血肉和斷肢橫飛,還是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吱——

空氣中的血氣和新飄出來的五個生魂,讓這處空間里的所有陰魄同出一音,瘋了一般,全朝那里撲了過去。

“怎么回事?”

顧長安和凌霧等人對這些突然躁動起來的陰魄,心驚不已。

這些東西,原本就悍不畏死,現在更甚了。

兩大隊伍才輪體的幾個人,又被重新拉入戰場。

他們都如此了,陸靈蹊這邊,要不是她感覺不對跑得快,都要被那些一擁而上的陰魄活活淹了。

“這邊。”

余呦呦的反應快,拉住有些狼狽的隊友,忙往池謹等人來的通道殺去。

短短不過十來息工夫,五個人的血肉魂魄,便被這些陰魄生生撕吃了。

它們的顏色,比原先的好像亮了不少。

一道有些熟悉的呼氣聲,讓陸靈蹊和余呦呦心下一寒。

“快走!”

陸靈蹊的話音還未落,就聽‘啊’的一聲慘叫,一顆頭顱帶著不可置信,被鮮血激出老高。

“翁成,你干什么?”

池謹在這邊發現不對,忙提醒,“快跑。”

可是已經遲了,那邊的四個人,好像把他們自己的同伴當陰煞結魄砍了,‘卟卟卟……’數聲響起的時候,猂貍放開被它一時禁住的血腥之氣。

吱……

整個空間中的陰煞結魄再次被血肉和生魂刺激得同出一音。

它們顧不得身前的香甜氣息,全往大餐的地方撲去。

池謹等人面色如土。

短短時間,十個師兄弟就這么……

異火迅速在余呦呦的手上亮起來,她感覺那猂貍來了。

要不然,陰尸宗的五人又如何會自相殘殺?

“分開!”

池謹腦子不慢,大叫時,先避開了四個師兄弟。

其他四人嚇得忙把劍對外,只怕不小心對自己人砍下去。

“快!退出這里。”

池謹一劍開路,總覺得再在這里,會有非常恐怖的事情發生。

“畜牲!你好大的膽子。”

墓門前,老者朝空蕩蕩的鎮墓臺上一抓,似虎似豹的猂貍獸就露了出來。

它的影子沒有老者凝實,不過,這不代表它不敢反抗,“老東西,我們之中,你才是畜牲,你知道嗎?”

它的爪子泛著紅芒,先朝老者拍去。

“爾敢!”

老者一拳迎上,‘咔’的一聲,猂貍伸出的爪子一下子軟了下來,好像沒有實體的身體,也被他打斷了腿。

“老夫早就說過,再敢殺人,就打斷你的腿。”

他的身體圍著猙獰的猂貍獸幾閃,連著響了三聲‘咔’,才退出一步,“現在知道誰是畜牲了嗎?”

猂貍獸:“……”

他眼中的暗紅與血紅連閃,最終又變回暗紅,“我是畜牲!”

打不過,不服輸,頭被擰了也很有可能。

它按下心里的憤怒,在曾經的老主人面前,又低了頭。

“既然是畜牲,既然當初自己說,要當我的鎮墓獸,看守門戶,那就好好呆著,敢再鬧事……”

老者哼了一聲,“你知道后果的。”

猂貍獸看著老者甩手回去,墓門又在面前轟的一聲關上,氣得磨了磨牙,努力想要再站起來。

四肢已斷,它站不起來,又摔了回去。

它再努力,‘啪’又摔了回去。

咔咔!

它的牙齒磨了又磨,終于狠狠心,從鎮墓臺上摔下去,朝滿是碎石的另一個鎮墓臺爬去。

陸靈蹊和余呦呦不知道鬧事的猂貍被老者抓走,她們不敢再在這個空間呆,不僅地上的陰煞晶石沒敢再要,就是陰尸宗死人的遺物,也沒人敢再拿。

兩人沒再管也朝這邊逃來的五人,再殺人,再見血的后果,可能是大家都承受不住的。

池謹五人分散而來,每個人相距的距離差不多都是三丈,緊緊綴著她們。

相比于未知的恐懼,還是能見的敵人更讓他們安心。

“這些東西不能見血!”

池謹五人其實已經有些被陰煞奪志,雖然都在勉力把襲向他們的陰煞結魄砍了變成晶石落下,可事實上,勁力早不如前。

“兩位也盡早分開吧,要不然……”

早知道會有此劫,他怎么也不敢朝她們打主意。

只是池謹的眼睛還是控制不住地想盯異火,“剛剛你們也看見了,再不分開,定有不測之禍。”或許因為這異火,她們二人不需分開,那如果自己得了這火……

“兩位!”

他在后面急叫,陸靈蹊和余呦呦不敢再殺人,只能把他當成狗叫。

兩人下意識地順著一地的陰煞晶石往他們的來路去。

“兩位,還請聽我一言啊!”

池謹白著臉大叫,“要不然,你們有難,我們也會跟著倒霉,你們……你們不能如此自私啊!”

猂貍獸忙了半天,終于爬到了這邊的鎮墓臺,它介于虛實之間的影子,抖的有些厲害,似乎非常痛苦。

可是痛苦也要做,否則機會一錯不再來。

呼!呼呼……

它對著一堆碎石不停地吸氣吐氣,沒一會,碎石慢慢化成了齏粉,而它也重新站了起來。

哼哼!

它對著墓門悄悄哼了兩聲,在鎮墓臺上一閃又一閃后,再次消于無形。

與此同時,好不容易回到隊伍中間休息一會的顧長安,突然感覺后背一寒,一道勁風襲來。

他反應超快地用劍擋住,“葛安之,你要干什么?”

幸好,他一直防著這兩隊魔修,要不然……

葛安之一擊不中,眼神直勾勾的,沒再朝他動手,順手的一劍,卻送進了身旁的師弟體內。

長劍送進去的快,抽出來的更快。

只是,他的師弟似乎也是狠人,被自家師兄暗地里來這樣的一劍,根本想都沒想,也還以一劍,與此同時顧長安也沒猶豫地一劍插進了葛安之的心臟。

吱——

血腥氣一出,陰煞結魄再次興奮,同出一音時,甩下其他人,直往那邊撲去。

“快退!”

眼見那密密麻麻瘋狂擠來的東西,山娜一個翻身后撤時大叫提醒一聲。

叮叮叮……

當當當……

無數道刀光劍影在自保的同時,狼狽外撤。

“啊啊啊!”

拼死沖出來的一個魔門修士面上呈一種不正常的紅,亂刀狂砍一通后,突然朝自個的脖子來了一下。

“不好,他們已被陰魄奪了心神,快退。”

十數丈外,凌霧拎劍擊散沖到她這邊的陰魄時,大聲道:“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凈,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急急如律令。”

此乃凈心神咒。

反應過來的無相界修士,連忙陪她一起,“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急急如律令。”

空氣中原本的躁動,突然一歇。

狼狽逃出的修士,不管會不會,管不了它乃道門驅邪之咒,更管不了他們是魔門修士,忙跟在后面念起來。

他們的聲音,似乎把爭搶血食和生魂的陰魄都驚住,它們不自覺地,離大家遠了些。

有門!

眾人大喜,再次相聚一處的時候,不僅跟凌霧又念起凈身神咒,還跟顧長安走起了禹步,“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對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我真,急急如律令。”

“魔門修士,再念一個凈口神咒。”

凌霧朝某些面色還不對的人大聲道:“丹朱口神,吐穢除氛。舌神正倫,通命養神。羅千齒神,卻邪衛真。喉神虎賁,炁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煉液,道氣常存。急急如律令。”

以為還能借一把勁的猂貍獸沒想到,這些人就這么破了它辛苦弄好的局面。

呼……

它吐了一口氣,正要再加把勁,身上突然再次一緊,空氣中閃過一道波紋。

“老夫說的話,你當耳旁風是吧?”

下面的情形,老者當然也感應到了,把猂貍拎出的時候,原本的怒火,倒歇了一些,“猂貍…大王,看出我人族為何會是天道的寵兒嗎?”

猂貍獸:“……”

它的獸臉都扭曲了。

不僅是被下面的人氣的,還被老者的話氣的。

“看你這畜牲的樣子,也知道你不懂!”

老者坐到空著的鎮獸臺上,“猂貍原本多乖,妖修千年,只為成人。可是你卻破了它的成道之心。

你如此殺人,不僅是誤了它,也是誤了你自己。

爾知道,何以世間生靈,修道的第一步要先成人形嗎?

因為天道即人心,因為人身乃一天地。”

老者看它掙扎不停,目中不覺又有些憐憫,“你們死了這么多年,其實還沒摸清百折園的地形吧?”

他朝棺材一指,白玉棺蓋猛然一橫,“你看!”

一個圓圓的空間,在棺蓋上顯露了出來,“這個你認識吧?好好看著。”

話音未去,好像圓柱的空間,以及后面的最大的廣廳也顯露了出來。

猂貍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掙扎。

說來,它真的沒有好生細想過百折園的地形。

現在借他之手,好好看一看,說不得,再有機會的時候……

可是,廣廳出現之后,兩條粗長的通道出冒了出來,它的樣子……

猂貍看著粗長的通道后,兩個微斜的空間,以及廣廳兩邊出現的兩個好像胳膊手的空間,突然呆住。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