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七零章 子息護魂術

更新時間:2019-04-21  作者:潭子
烏云滿布天空,時值晌午,看起來卻似深夜,天和地幾乎連成了一片,低暗的叫人心情壓抑!

要下大雨了呀!

追殺老白鶴的陸岱山九人不約而同,想以最快的速度沖出這片可能要打雷暴的地方。

殺鶴聯盟經過幾個月的壯大,共分成了四隊,可惜線索時時有,他們卻總是遲了一步,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收尸。

那個在修仙界混了大半輩子的妖鶴,幾乎看著他們長大,熟知他們每一個人。

不管如何的圍追堵截,人家總能跳出去,殺人吃金丹一點不耽誤。

“那老混蛋在耍著我們玩呢。”

樂機門容惑真人咬著牙,“我們想什么,人家可能一清二楚。”要不然,他們不會被耍得團團轉的,“他這樣耍我們,絕不止是炫耀他的速度快。”

追殺他的人越來越多,他不可能不惜命。

“一定有我們不知道……”

她的話音未落,同坐一舟的陸岱山突然圓睜雙目,額上閃過一道旋轉的紅色光盾,那光盾似乎正在被什么東西浸襲。

“爾敢!”

陸岱山在驚異驚慌中暴喝出聲,帶動了元嬰中期修士的渾身氣勢,“滾!”空中的滾滾墨云翻轉著退開。

與此同時,飄渺閣上云院,突然傳來一聲驚慌大叫。

急急沖來的清漓幾個,只見無想的額前一個小小的無形光盾明滅不絕,似乎在抵抗著什么。

見到好像認識的師兄師姐,無想想向他們求救,可是她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無數畫面在腦海中交替出現,那里面有她,有一個非常親近,笑起來特別溫暖的男人,還有一個最后抱在手上的小兒。

一家三口的溫馨畫面,最后定格在被數位長輩圍住,然后強行拉開的時候。

“嗚……!”

無想抱住因為所有畫面攪成一團,想要炸開的腦袋。她無法向這些穿著天藍法衣的人求救,甚至好像從骨子里,特別害怕穿這樣法衣的人。

她以最快的速度縮到墻角的時候,額前的光盾好像要被人扯開侵入進來,“不,不不不……”

強烈的恐懼,還有死也要護著的下意識下,無形的本命劍氣透額而出。

“啊啊啊……”

北海急行的靈船上,老白鶴痛苦慘嚎。

他堂堂九階妖修,搜個小筑基的魂怎么會被反噬?

驚慌之間,他連退了數步。

在千道宗坊市的時候,老白鶴就防著擄人被發現的可能了,所以早早備用了救命的傳送古符。

可是哪怕如此,也因為黑駝子的莫名插入,害他的法力和體力都在急劇消失。

他中毒了,雖然林蹊也一樣中毒了,但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讓她再活著回去。

原以為早點搜魂,早點知道龍息草所在,他也能早點安心逼毒的想法,在這一刻全都化為烏有。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整整感覺到了四道阻礙,除了其中一道有些特別外,好像同一時間,還有三個跟這小丫頭大有血緣關系的高階修士被扯了進來。

“子息護魂術從何而來?”

老白鶴想起來了,這臭丫頭出生在寒漠荒園那邊,凡是被發配到那里的修士,都是被這邊放棄,犯了大錯的,“說,你祖上是誰?”

這等子息相引的護魂術好像有很多禁忌,早從這方世界絕跡,實在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陸靈蹊渾身發軟,蒼白的臉上其實也非常驚疑。

丹田被封,身上又中了黑駝子的毒了,雖然青主兒及時醒來,為她護住了神魂,可是那另外出現在的三道神魂護盾是怎么回事?

什么子息護魂術?

下意識里,感覺這跟血緣有些關系,但爺爺和爹娘,修為比她弱,神魂方面一樣比她弱,不可能護得住她。

更何況……,靈魂波動也明顯不對。

“說,你祖上是誰?”

問出該問的,老白鶴還想盡快逼毒。

“這跟我祖上有什么關系?”

“……嗬!”

他突然明白過來,這臭丫頭什么都不知道。

也是,被放棄的子孫呢。

而且,就算問出來也沒什么用,他不可能因為她有后臺,就不問龍息草的出處。

“你想知道?”

此時,神魂反噬的痛苦已經稍減了些,情緒也鎮定了下來,“那就老實說,龍息草出于何處?百禁山送你回來的那個妖修是何方神圣?”

這才是他搜她魂的關鍵吧?

真要說出來,他可能馬上就能拍死她了。

陸靈蹊心念急轉,“前輩是不是忘了,在竹山的時候,我都說過了,百禁山送我回來的是鷹叔鷹姨……”

“閉嘴!”

老白鶴知道她聰明,才不聽她胡扯,“不進棺材不掉淚是吧?”

揮手間‘咔咔’的兩聲響,陸靈蹊的右腿一陣巨痛。

“聽好了,好好說話,老夫不折磨你,敢再拿以前的說詞騙老夫……”

老白鶴冷哼一聲,“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什么叫求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嗎?老夫會讓你一點點嘗遍的。”

陸靈蹊艱難地咽了一口吐沫。

她相信這老妖鶴能做得出來,“咳!咳……”想要配合青主兒逃出去,首先,她得回復一點靈力才行,“我現在已經知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黑駝子的毒一直都是要人命的,你不幫我解封丹田,讓我逼毒,要不了多久我也會死。”

是她自己犯蠢,相信這老東西,正被殺鶴聯盟的人追殺在十萬里外的赤水另一邊。

是她以為師父出關了,就什么都不怕了。

可師父再厲害,也不能貼身護著,此時更遠水解不了近渴。

“老白鶴……”

她強忍了不讓自己哭出來,“想讓我說龍息草的出處,你得讓我覺得,事后我還能活著,要不然,反正是死,你就使勁折磨吧,疼麻了,也就那樣。”

臭丫頭天生一股子狠勁。

老白鶴知道,她真能說到做到。

黑駝子的毒確實霸道,他要是再不逼的話,恐怕也沒機會了。

老白鶴是個當機立斷的妖,幾指連點,解了她被封的丹田,“給我老實一點,否則,再出手的時候,你的胳膊腿是不是還能長在身上,我就不能肯定了。”

說話間,他連她身上的儲物袋也一并拽走了。

自從開始放飛自我,大開殺戒以后,他就再沒缺過靈石了。

只是,有時候,有靈石也不一定就能買到好東西。

臭丫頭從五行秘地回來,又曾得過龍息草和千金菇,再加上那新開的靈石礦,老白鶴對她的儲物袋還是有些期許的。

可惜……

神識探進去后,居然大都是食盒,唯一的乾坤玉箱里,裝的還是各種靈米餅,靈面饅頭什么的。

唯一有點價值的,也就是幾瓶丹藥,兩塊上品靈石,二十幾塊中品靈石。

那什么千道宗的制式法衣、飛劍、下品靈石等等,于他根本沒什么用。

“你的千金菇呢?都送人送完了?”

神識一探,他扯過她的袖子,那里面還有個暗袋,暗袋里好像還有一個儲物袋。

只是不看還好,一看更讓他差點氣炸了肺,里面居然全是處理干凈的四五階妖獸肉。

兩個儲物袋砸到她臉上,老白鶴的氣出不了,正要再給一腳的時候,突覺身側不對,才要回頭看看,一張很熟悉的大網,兜頭朝他網來。

距離太近,他只來得及撐出靈力護罩,什么動作都沒做出來,就被捆了個結實。

“你……”

憤怒的話沒喊出來,就見被他扯了儲物袋的臭丫頭又不知從哪拿出一柄長劍,叮叮叮……,片刻之間,在他身上連斬了數十下。

“就憑你也想殺我?”

老白鶴冷笑著,暗暗攢勁,想以自己的護罩撐開陸岱山的破符網,“哼哼,加點勁,接著斬啊!”

根本斬不動。

陸靈蹊又不傻,九階大妖的靈力護罩,不要說她現在的修為下落的厲害,就是沒下落,也動不了人家一絲一毫。

她撿起他扔在地上的儲物袋,拿出千道宗的求救煙花,沖出船倉,才要放出去,又頹然收手。

除非她定住這船,否則……

在重平師叔的神道峰混了一段時間,陸靈蹊非常清楚,北海的近海域根本沒有高階妖獸,在此獵妖的,幾乎全是煉氣筑基的弟子。

沒有元嬰修士,左近的同門就算趕來,也拿撐著護罩的九階妖修沒辦法,等符網的半刻鐘有效過去,大家還要陪她一起逃命。

“哼哼!求救煙花?你怎么不放了?”

老白鶴見她收了煙花,按了一把解毒丹進嘴巴,冷笑一聲道:“修仙界強者為尊,現在知道什么是天,什么是地了嗎?你師父他們趕不來的,老老實實交待龍息草出處,我留你性命,否則……,你干什么?”

陸靈蹊咽下七顆上品解毒丹,一聲不吭地又拎著劍斬靈船的操作法陣。

這靈船不管是什么級別的,哪怕只是下品靈器,有老鶴的神識印記在,她也不能借為己用。

“哼!毀吧毀吧,你以為老夫就這一個靈船?”

老白鶴在外面吃了不少金丹修士,那些人都有點家底,靈船靈舟什么的,他真不止這一個,“北海之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

是啊!怎么逃?

師父他們不知道傳送古符的具體傳送方向,偏偏這東西一動就是萬里。所以,他們想要找到她,至少也得她在原地呆上三個時辰。

這時間,老白鶴不會給。

陸靈蹊咬了咬牙,盯著法陣中鑲嵌的四十九塊中品靈石一瞬后,又迅速收手。

“那你就看著好了。”

她幾個手印一打,數根藤蔓甩出,附到符網外面捆上幾圈,兩下一掙,就這么把老白鶴拖到了甲板上。

“你要干什么?”

老白鶴好像知道她要干什么,氣的想吃人。

陸靈蹊也不理他,手上的土黃色光芒急閃,先是土殼,后成石殼,就那么把老白鶴裹在里面,封了一層又一層,然后一腳踹下靈船。

海水濺到甲板上。

陸靈蹊看著那個好像石山一樣的東西沉下去,才狠吐了一口氣。

哪怕有青主兒幫忙以木靈氣滋養全身,幫忙阻毒,她的靈力還在減弱,身體也越來越沒勁。

她是如此,老白鶴想來更好不到哪里去。

要撐著靈力護罩,他就沒辦法全力逼毒,要不然符網裹身,一樣會禁了他的靈力。

所以,他怎么樣也要等半刻鐘的時間完全過去。

而半刻鐘后,這靈舟怎么樣也能沖出一二百里,所以,此消彼長,她再在這里呆一會還是沒事的。

陸靈蹊拿出羅盤,查驗方向。

老白鶴敢如此在千道宗的坊市擄她,他們彼此之間就都沒有后路。所以,掙脫符網的第一時間,他還是會不惜一切地找過來。

而師父他們來不及往這邊趕,現在回宗,或許就會被他逮個正著。

陸靈蹊第一時間按下了回宗的心思,摸出帶有她印記的傳音符,每數百息,就放出一個。

老白鶴就算看見了想攔,肯定也要浪費一點時間。

更何況,他也未必能全攔下來。

手上的六個傳音符全都放出后,她終于再問青主兒,“主兒,你現在有力氣了嗎?”

“……沒力氣也要有力氣。”

青主兒實在沒想到,她能惹上那樣要命的老妖。

閉關幾年才長的一點勁,先是護她神魂,再是護她丹田、筋脈阻毒,然后又催動元嬰修士的靈符,哎呀呀,等于沒閉關還貼了老本。

“說吧,要我干什么?”

無論如何,先把這條命逃了再說,然后再跟她算賬。

“海底有海藻,我要跳海了,你得幫忙……”

“行!快跳吧,不早了。”

青主兒一直算著時間呢。

陸靈蹊輕輕浮起身體,讓靈船按即定方向接著走后,才迅速落水。

避水珠她有,但此時真不敢動。

好在這一片的海藻很是茂密,青主兒幫忙讓這些東西給她們讓開一條道后,陸靈蹊非常自覺地把自己埋到海泥之中。

遠方傳來一道無形波紋,把本來悠悠閑閑的海藻沖的倒伏一方。

“來了!”

青主兒在陸靈蹊身上裹了一圈,“不用怕,讓他折騰一會。”折騰大了,正好把隨慶師父引過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