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六六七章 滅鶴聯盟

更新時間:2019-04-18  作者:潭子
山海宗的回復終于到了。

只是所有看過回函的人,心情都更不好了。

“……風門不是很厲害嗎?”葉琛無法接受現實,“他既然動手了,怎么可能還會讓老白鶴跌進空間裂縫?”

如果知道老鶴真正的落腳地,他還能心定些。

可是現在,那老東西表面上好像生死不知,但他們誰都知道,他一定還活著,而且活得非常好。因為不久前百獸宗還傳來消息,老東西的命火從來不曾有過波動。

“不行,我要回宗。”

一想到葉家可能要再被老東西盯上,葉琛就無法再呆下去,“陸岱山,你回不回去?”

雖然大家平時斗得厲害,但事實上,葉琛知道,老白鶴真要殺進葉家,看在同出一門的份上,相鄰最近的陸家絕不會坐視不理。

陸岱山沒理他,問向重平,“重平道友,你說,老白鶴如果回來,有沒有可能,再跟我們玩什么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游戲?”

除了葉家,還有千道宗和百獸宗,對他可能都是非常好的選擇。

這也是重平頭疼的地方。

“老白鶴對各宗都非常熟悉。”他沉吟著,“我們能想到的,他或許也能想到,用噬靈魔功自絕天下,他的主旨還是想更進一步。這一目的再不可行后,他現在要做的,沒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以散妖的身份,偷獵人族修士。”

連吃葉家三個結丹修士的金丹,肯定已經嘗到甜頭了。

“這件事,我剛得到山海宗回函的時候,就給各宗發信了。”

重平嘆了一口氣,“另外,我宗已提議,有關他的懸賞最好還是加倍。”只有讓那老東西知道,一直有人在追殺他,他做事才能收斂一些,至少不敢明目張膽地殺人。

老白鶴死里逃生,在小坊市的公示欄上,看到有關自己的懸賞又加倍后,臉上神色莫名。

做為修仙界的老前輩,他當然知道,重平那些人震懾的是什么。

有了這加倍的懸賞,再加上他的身家和妖丹、材料,不說元嬰散修,就是那些宗門的元嬰長老,都會心動不已。

說不得,那些人現在已經組起殺鶴聯盟了。

這是想逼他當地老鼠東躲西藏啊!

老白鶴冷笑一聲,放在不知道龍息草出處的時候,他該配合的。

可是現在卻絕無可能。

想定某事后,他大搖大擺地走進坊市實力最強的張家。

新羅山靈石富礦的消息還沒曝出來,沿海的泉州就傳來張家坊市的噩耗,老白鶴在半個時辰里,把坊里唯一的結丹修士以及十七個筑基修士,全都吃了。

這般兇殘的妖鶴直讓天下人驚慌不已。

十數元嬰真人在百獸宗以及千道宗兩次出手,都沒把老東西拿下來,反而激起了他的兇性,這還讓他們底層修士怎么過日子?

為了小命,各方修士無可奈何地往大宗靠攏,只怕自家倒霉碰到妖鶴,丟了身家后還丟了性命。

滅鶴聯盟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真的組建了起來。

“……我們哪都不去了。”

出關的陸懔夫婦在外面轉一圈后,心情都很沉重,“靈蹊,千道宗什么都有,你又是核心弟子,各方供給充足,從現在開始,你也別出門了。”

陸靈蹊原本就沒打算出門,“我可以看住我自己,等師父出關為止。”她看向陸永芳,“爺爺,西山那邊,您以后也不要去了。上一次老白鶴在坊市蹲守我,就曾拐著彎地朝宗內某些不知情的人打聽消息,我怕他等不著我,會故計重施遷怒你們。”

“放心吧!爺爺現在忙著呢。”

陸永芳從不曾想過當家里的拖累,“除了配合大地靈蚯犁田,下個月,我就是丹崖山正式的煉丹學徒了。”

想當煉丹學徒可不容易。

好在丹崖山上的藥田多,看在大地靈蚯的份上,他被破格錄取了,“以后我可能不會常回金風谷了,有什么事,你們要用傳音符聯系。”

一家人都沒想到,爺爺居然先找到工作了。

“爹!恭喜啊!”蔣思惠最先反應過來,笑著恭喜微有得意的老頭,“阿懔,靈蹊,看樣子我們也要好好努力,跟爺爺一樣,找個好工作了。”在宗門有個好工作,還能兼顧修煉,這是多好的事兒。

陸懔閉上微張的嘴巴,郁悶道:“暫時只能是靈蹊努力,我們兩個的當務之急還是筑基。”所以,他們不僅啃老還啃小。

“我?我就不用努力找活干了吧?”

陸靈蹊指指自己,“整個金風谷都要我管呢。”

“金風谷有事嗎?”陸永芳拆臺,“外面的三峰,你讓林鐸管著,按年分紅就成,谷里藥田種的都是年份長的靈藥,明明是我管著。”

其實他也不用管,藥田的靈陣早多少年前就布好了,他只要帶大地靈蚯偶爾轉一轉就行了。

“外三峰不是我搞定的?”

陸靈蹊給自個倒了一杯茶,“而且,前段時間,我還給金風谷添了一份產業。”

這下輪到爺爺和爹娘對她驚訝了。

陸靈蹊嘴角忍不住上翹,摸出一枚介紹新羅山的玉簡,一張地圖,以及一份簽了名的契約,“這是從太霄宮那里撿的漏。”

發財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她挖了太霄宮的墻角。

“里面的靈石礦,等正式開采的時候,太霄宮那些大佬們的臉色,一定很好看。”

不知那里還有更好的靈石富礦,當然沒什么,可是知道了,太霄宮真是誰的臉色都不會好。

新羅山靈石礦,他們采了百多年,居然一直是在大西瓜旁邊撿芝麻!

才回宗沒多久的陸岱山和葉琛都跟著一起郁悶。

“宗門沒查到是程家先發現了靈石富礦,然后再背著我們買下的嗎?”

葉琛咽不下那口氣,找掌門成禹,“否則如何會這么巧?我們的勘探師沒發現富礦,人家的一進里面,就發現了富礦?”

他對礦脈也有部分研究,還曾親自進到新羅山的礦道檢查過。

“我和陸兄才從千道宗回來,程致遠還在金風谷陪隨慶一起閉關解毒,買山這么大的事,程家如何連一個族老會都不開,就由采薇一個人這般匆匆忙忙地決定了?”

“好好看看吧!”太霄宮掌門成禹扔了一枚玉簡給他,“這件事,說來,跟你們葉家也有點關系。”

太霄宮的速度不可謂不快,“買下新羅山的,不僅有程家,金風谷也在里面插了一腳。程致遠對隨慶多有幫助,程家早就覬覦新羅山,只是,以前人家靈石不夠。

這一次,據說是金風谷林蹊主動找的采薇,她聽了某些流言,知道葉湛秋被發配到那里當礦工,才馬上起意,助程家一把,順便也在新羅山插了一腳。”

若說郁悶,他這個掌門才更郁悶。

一座金山,硬生生地被他當白菜賣了出去。

“人家才買下新羅山,采薇就替程家招贅葉湛秋。”

雖然那小子拒絕了,可若沒那小子,新羅山一時也不會被林蹊注意上。

在成禹想來,沒那個風頭正健的天運之子林蹊,她程采薇再如何也不會對葉家的棄子感興趣。

人家分明看在林蹊的面上,想要照顧葉湛秋一二。

“葉師兄,你該回去好好管管葉家了。”

有競爭是好事,但一個家族,只有競爭無有一點家族關愛,培養出來的子弟,結果只能是便宜別人。

“你們想從林蹊那里弄好處,卻連她送葉家仙鶴的起始原因都忘了,實在太大意。”

葉琛看完了宗門調查到的,又聽到掌門這樣說話,氣得手都抖了。

那臭丫頭跟葉家犯克吧?

“掌門,金風谷林蹊運勢非比尋常,她插手新羅山的時候,我們這邊就無人警醒嗎?”

眼見這位師兄想把鍋甩回來,成禹的面色也陰沉起來,“修仙界有多少人被稱為天運之子?就是你我當年,也有此名。”

更何況,那丫頭所謂天運之子的流言,還有好多是葉家散出去的。

“采薇亦是少年成名,煉丹的九缺之號,明貶實褒。”

雖然十爐九敗,可是那僅剩的一爐,卻妥妥可成。不僅如此,那一爐丹藥,最低的也是中品丹呢。

一枚中品丹的價值,對他們這些有志大道的修士而言,可比十枚下品丹高的多多了。

成禹黑著臉,“真要說起來,采薇又如何不是天運之子?”

修仙之人,運氣也是機緣的一種。

沒有運氣,哪怕靈根資質再好的天才,也是走不到最后的。

林蹊的運氣雖好,可跟同出五行秘地的小輩們比起來,卻又坎坷了些。

畢竟,別人順順當當地早就回來了。

她卻一直滯留在外,幾經生死,隨慶更為了她,差點身隕在毒龍塢。

“以后,那什么天運之子的流言,你給我少傳。”

天道人心,是非常奇怪的東西。

都說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可是,世人偏偏喜歡錦上添花。

同理,天道有時候也與人心一般,對那倒霉的,恨不能再踩幾腳,打進塵埃。對那順遂的,卻捧著再捧著,恨不能直接捧到天上。

“天運在太霄,我太霄宮的弟子,會一輩更比一輩強,再傳什么天運之子……”成禹盯著葉琛,“把太霄宮的弟子擺前面。”

“……是!”

葉琛低頭,“可是掌門,新羅山那里,我們真的就這么便宜別人了嗎?”

如果沒有賣出去,憑葉家在太霄宮的位置,肯定能分惠不少。

哐當!

成禹端茶的時候,把杯蓋直接扔桌上,“采薇就不說了,金風谷林蹊能幾經生死,全須全尾地回來,她自然也是聰明人。”

就算她不聰明,就算隨慶在閉關,重平又不是傻子。

“人家知道再現靈石富礦的時候,據說就自動獻上了金風谷在新羅山的九成利。”

成禹只要一想到重平在他這里發了這么大的財,就氣不打一處來,“程家有樣學樣,緊跟其后。現在那新羅山,已經算是千道宗的宗門產業了,你想怎么奪?”

百多年來,他一直得意太霄宮在千道宗的臥榻之側賺靈石,雖說為了兩宗大面上的和平,他故作大方地說對方可以贖買。

可事實上,他開的價錢也不比那靈石礦能挖出來的低。

可恨!

這么多年,人家一直沒買,這才買過去就……

成禹感覺平時喝的挺好的茶,進到肚里都是苦的,“只要你敢動心思,你信不信,重平絕對能跟我們刀對刀,劍對劍。”

理在人家,太霄宮根本找不到動手的理由。

“好好管你的葉家,再出漏子……可就別怪我做師弟的,不給面子。”

外面的殺鶴聯盟以及各種動蕩,都跟金風谷無關。

師父沒出關,陸靈蹊低調做人,一邊幫林家化解曾經的積怨,一邊在藏書樓尋找有關神魂記憶方面的玉簡。

“程錦泰拜見林師姐。”

成功筑基的程錦泰再遇陸靈蹊的時候,早早就過來打招呼。

他跟林家和解,從林家族長林鐸那里得了一枚筑基丹,省下了六年的等待期,“與林家的事,多謝師姐居中調和。”

若不是她調和的正當時,他也不會好運地才筑基就被久誠長老看上。

“哪里,這本就是我應該做的。”

陸靈蹊笑著打量他,“我年紀小,以后師兄還是喊我林師妹吧!”

“哈哈!如此也好。”

程錦泰一向自視甚高,“我已拜入大橫峰,現添為久誠師父的記名弟子。”

“是嗎?真是恭喜師兄了。”

陸靈蹊微有詫異,不過,這位過得好了,曾經的憤懣怨氣說不得也會消去些,這對金風谷而方,不算壞事,“大橫山弟子眾多,師兄以后不怕寂寞了。”

現在不到收徒的時間。

可是久誠師叔還是收徒了。

相比于宗內的其他師叔,聽說,他雖然進階元嬰時間最短,徒弟卻收的最多,已經排過行的,就有十五位。

“對了,程師兄,酒兒也成功筑基了嗎?我這段時間忙,都沒去看她。”

“筑基了。”程錦泰的笑容很是飛揚,“按早前約定,她會拜進云蕩峰,聽說,知袖師伯也有意再收弟子。”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