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六三章 風門

更新時間:2019-04-13  作者:潭子
千道宗低階修士千呼萬盼的西山狩獵,終于開始了。

不過這一次不止是煉氣弟子的盛宴,好像還是筑基弟子的盛宴。

以前的西山甚少出現四階以上的妖獸,這一次,也不知怎么回事,四階五階的妖獸,卻緊跟二階三階的妖獸,一齊從阿山的深處往這邊過來了。

為了避免獸潮暴發后,西山周邊城鎮的人員隕傷,重平決定,千道宗提前出擊。

一時之間,外事堂前報名者眾。

陸靈蹊遠遠看了一眼,到底按下了那顆蠢蠢欲動的心。

知袖師叔說他們已有老白鶴的線索,但到現在為止,她也沒見師長們出門,也沒在南師姐那里,看到任何有關圍堵老白鶴大戰的消息。

所以,安全起見,還是不出門的好。

人家是百獸宗的老祖宗,驅動這些低階妖獸,也許很容易呢。

陸靈蹊才要轉到食坊吃免費的靈食,耳邊就傳來知袖師叔的聲音,“去,報個名,參加筑基弟子的狩獵。”

不是不讓她了門嗎?

陸靈蹊連忙回頭。

“不用找,”知袖再次傳音,“你只管去報個名就好。”

陸靈蹊心下一跳,突然就明白,那老白鶴真的沖她來了。

而自家師長們,要引他到西山動手呢。

她的心噗通噗通地急跳了幾下,強行按住的時候,她也擠進了人群。

老白鶴實在沒轍!

那個臭丫頭大概真的屬烏龜,從來都沒離開過千道宗。

老在這里吊著不是事,他到底沒忍住引蛇出動。

老白鶴坐在茶樓三樓的包廂,朝遙遙向他擺手的青年,微一頷首。

“前輩!”

程錦泰蹬蹬蹬地爬上三樓,滿臉喜色地朝他以為的高人深深一禮,“西山狩獵申時正式開始,我要回去做些準備,所以今日不能再聆聽前輩教誨了,錦泰……”

“不急,以后有的是時間。”

老白鶴所扮之中年人非常爽朗地擺擺手,“聽說貴宗向有獵獸獎勵的好習慣,霍某先預祝小友能旗開得勝。”

“多謝前輩吉言!”

程錦泰眼角眉稍都透著喜意。

他相信自己的本事,進獵獸榜前二十名,肯定不成問題。

“也多謝前輩賜予的百獸雜論,它對我很有用。”

里面記載的妖獸命門,以及極個別的引獸之法,都比市面上的大眾貨高級,他偷著試驗了一兩樣,真是好使的很。

“哈哈!有用就好。”

老白鶴哈哈一笑,“不過,狩獵狩獵,總難免會有一二意外,你也要多加小心,最好與同門多多配合才好,萬不可為了一點小利,一人涉險!”

“是!錦泰心中有數,多謝前輩關心。”

程錦泰親自給他倒茶,“西山狩獵正常半個月,半個月后,我再來聆聽前輩教導。”

“嗯!”老白鶴點點頭,佯裝不在意地問,“對了,你的老對頭,林家也有人報名嗎?”

程錦泰很遺憾,“林家不缺靈石,就像前輩說的,狩獵狩獵,總難免損傷,這類活動,林家人向來不參加。”

要是參加了,說不得,他還可以再報點仇回來。

“這樣的家族……”

老白鶴很不贊同地搖了搖頭,“隨慶長老閉關,他不管便罷了,他徒弟……是叫林蹊吧?她也不管嗎?上兩次林家的事,她都管了,這一次……”

“這樣可能出意外的事,她怎么可能會管?”

程錦泰語帶譏誚,“隨慶長老一直捧著林家,她是個聰明人,是不會跟她師父對著干的?再說,想要去西山狩獵的人多著了,名額本來就有限,正好還省了她事了。”

“現在省事,將來可不會省事啊!”

老白鶴嘆口氣,“隨慶的前車之鑒在那呢?修仙之路險且阻,沒聽說誰閉門造車,就能一路直上的。

對了,我剛聽說,西山將要出現的獸潮,還雜有四階五階妖獸,千道宗那里,不能只是你們煉氣小修出手吧?”

“當然不是,筑基后期以下的修士,也俱可以報名。”

“噢?”

老白鶴眼波一閃,強按下心中的激動,以平常語調道:“那……林蹊報名嗎?”

“她自然會報!”

程錦泰吐了一口氣,“我報名的時候,正好看到她也報名了。”

“世人都傳她是天運之人。”老白鶴似乎很遺憾地嘆了一口氣,“可惜,你未到筑基,要不然,也可以厚著臉皮,往她那里湊一湊,人家吃肉,你也能喝口湯。”

程錦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遺憾,“她在外門報名,或許就沒打算跟人組隊。”

沒打算跟人組隊?

那就是一個人呢?

哎呀呀!

終于逃不出他的五指山了吧?

老白鶴的心都跳慢了一下,“一個人總會有些危險的,這次的獸潮這樣大,千道宗總會多出兩個結丹修士幫忙監測不測吧?”

“應該是的。”

這些都不是秘密,程錦泰也不覺得,他被人套話了,“以前西山狩獵,都是一位結丹真人幫忙看著,這一次,最低也會出兩位吧!”

“唔!這樣……我就放心了。”

老白鶴把沒喝的茶端給他,“時間不早了,把茶喝了,你早點去準備吧!我等你好消息。”

“謝前輩!”

程錦泰幾口把茶灌盡,躬身告退!

老白鶴直到看著他走遠,才陰陰一笑地站起來,拂拂衣袖,大步離開。

陸靈蹊報了名,又老實聽師叔的指示,到了云蕩峰頂。

“把你身上的法衣脫了給我。”

“……”陸靈蹊咽了一口吐沫,邊脫法衣,邊道:“師叔,您要代我去引誘老白鶴嗎?”她好緊張啊!

“有多少人陪您一起啊?要是危險……”

“哪那么多廢話?”知袖一把奪過她才脫下的法衣,笑著在她額頭拍了一下,“這還要你說?小小年紀,操心好你自己就行了。”

都知道給金風谷置產了,在重平師兄那里聽到的時候,她好羨慕隨慶師兄啊!

“老白鶴人老成精。”

知袖給她指一條明路,“云蕩峰的這邊懸崖往下差不多十丈左右,有個小石室,這半個月,你哪都不要去,就在那里閉關吧!”

“噢!”

陸靈蹊連忙點頭,“師叔,我等您平安歸來。”

“去吧去吧!”

知袖擺個手,自己先下峰頂了。

峰頂的風大,陸靈蹊摸出一件厚毛的穿上,到底從懸崖那里慢慢往下,尋找石室。

沒一會,終于看到一個小小的縮進去的石門,輕輕一推,轟隆一聲,里面卻不像師叔說的那樣小,一連三個房間都各有一塊月光石,石塌、蒲團、石桌石幾俱全。

在來的時候,陸靈蹊就給家里發了信,言明參加西山狩獵,現在倒可以安安心心住下了。

關上石門,在石塌上鋪好被褥,她的心中起起伏伏,不知道是應該打坐修煉的好,還是多想想老白鶴的事。

借用西山獸潮,把她騙出去,是想殺她,還是……

陸靈蹊嚴重懷疑,人家在殺她之前,會先搜魂,尋找千金菇和龍息草的出處。

呼……

陸靈蹊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她現在真的知道,修仙界好人不能做了。

自己明明幫了他,為什么非要得寸進尺?

她摸著額頭,努力想轍。

修士努力修煉,與天爭命,其實說白了,個個怕死,能出一個老白鶴,肯定也會出其他的人。

以后再遇到……

陸靈蹊連拍額頭,這種有關封印記憶,禁錮神魂的事,如果明著問師父師叔他們,憑他們的聰明,或許都能猜到百禁山鷹叔他們的情況。

所以問…那是絕對不能問的。

唯一的辦法,只能是從藏書樓,自己找了。

可是藏書樓那么多玉簡……

一想到除了少部分的功法玉簡,那密密麻麻的擺在玉架上的東西,陸靈蹊就忍不住想要哀嚎一聲。

那么多玉簡,要看到猴年馬月啊?

高層緊急云動的時候,老白鶴也先一步趕到了西山。

隨慶活了六百多歲,就林蹊這一個徒弟。

他現在受著傷,所以,千道宗重平等人,會比平常更關注那小丫頭。

所以,想要不跟他們死磕,唯一的辦法,就是悄悄地來,再悄悄地走。

在所有人都還沒注意的時候,抓了那小丫頭,就有多遠跑多遠。

他正要在某個隱蔽之地,布上一個小鏡光陣,監視臭丫頭可能走的方向時,突然發現了某一不對。

這里居然已有鏡光陣?

下意識里,老白鶴急忙后退。

一陣地動山搖,不論是西山里的妖獸,還是正在往這邊趕的狩獵弟子,都齊齊一嚇。

嘭!嘭嘭……

叮叮叮……

無數道法劍光,以及高人的威壓,從兩方都想去的中間地帶冒出來。

轟隆而行的妖獸群,先有一個出于本能地掉頭跑后,很快如一盤散沙,四散而逃。

“葉琛?”

看到太霄宮的幾個人,老白鶴哪敢戀戰?

此時的他,不用想就知道,這引蛇出洞的好計,是被他看著從小狐貍長成老狐貍的家伙們反用了。

可恨!可惱!

一直以來,老白鶴都自負自己的智商。

可是近來,卻接二連三地被人反壓。

“想抓我?你們在做夢!”

化形之后的爪子,可比上品法寶,當場把擊到面前的劍光一爪子拍到一旁,便急速后退。

一群混蛋早就知道他,那肯定知道,他在千道宗坊市呆了四個多月。

只是那里的人多,哪怕查到了他的落腳點,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下,他們也不敢在坊市動手。

媽的。

敢用計對付他?

老白鶴化成的仙鶴直撲千道宗小修趕來的方向。

一只滴溜溜轉的玉如意,不知在什么地方冒出來,好像棒槌一樣,直擊鶴腿關節處。

咔咔兩聲傳來,老白鶴微一踉蹌,到底還飛了起來。

只要翅膀沒壞……

一張大網在虛空中出現,攔在老白鶴要逃跑的方位。

他連忙調轉方向,只是還沒飛出三十丈,那粗繩一樣的大網又出現了。

轉頭轉頭再轉頭……

第一個方向,那大網都是兜頭朝他兜來。

“陸岱山!”白鶴大叫,“三百年前,陸信被抓之前,曾見過我。”

兜來的大網輕輕頓了一下下。

陸岱山略顯高瘦的身形,在網后閃了閃,徹底顯了出來。

只是還沒等他問話,老白鶴已如一個箭影,直插左方。

叮……!

一聲高亢的劍鳴響起,老白鶴的幾根大毛落下,翅膀歪歪斜斜,眼見就要再被人圍住,那方空氣突然顯出一個隱帶黑色的小旋窩。

老白鶴大喜,顧不得身上的痛苦,散下大片血跡,不由分說,沖進那個小旋窩。

“各位!”

小旋窩的波光,替老白鶴擋住了所有攻擊,一個淡淡的聲音,好像從旋窩的中心點傳出,“老白鶴的噬靈魔功,最先動的是我魔門中人,所以,他現在是本尊的。”

話音才落,旋窩好像一兜,老白鶴的身影徹底消于遠方,空間中的波紋再次一閃,徹底消于無行。

又讓他逃了?

陸岱山、重平等人的神色,都不好看。

魔門能稱尊者,只有元嬰后期大能。

看那旋窩,不能說,他們都知道,是山海宗久不出世的風門大尊。

“不是說風門早就死了嗎?”

葉琛氣的想磨牙,“陸岱山,你攔的可真好啊!”

陸岱山垂了垂眼皮,默不作聲地收了自己的大網。

他知道,現在不僅葉家的人怪上了他,就是千道宗也怪上了他。

風門性情極邪,說話做事,全憑喜惡,哪怕山海宗人,也怕極了他,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被他神不知鬼不覺地,用那什么來無蹤去無影的風門法寶給掠了去。

那東西,自帶的空間法陣非常不穩,隨時有可能跌落進撒裂的空間。

“陸岱山,老白鶴是你放走的,你難辭其咎。“

葉家抓老白鶴,除了他身上的材料,主要還想要妖丹呢。

可是現在,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呀!

“重平道友,你說,我們現在怎么辦?”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