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三四章 霸王餐

更新時間:2019-03-14  作者:潭子
目送一大一小兩個怪人離開,掌柜抱著一只玉盒,呆在那里半天沒動。

好茶,他還挺能賺靈石的,可是那些靈種佐料……

“掌柜的,我們是不是要屯點靈種佐料?”

小伙計在旁小聲地建議,“相熟的幾家店,都被我們借空了。”

老掌柜的嘴角抽了一下,“屯什么屯?你真以為那好賣啊?”

不好賣嗎?

小伙計萬分不解,明明他舔著臉,借了五家,才幫人家把貨弄齊。

“你以為怪人年年有?”

老掌柜摸了摸懷里的玉盒,“看到那些貨沒?出的這么整齊,人家……人家可能就是傳說中隱世世家的人。”

既然是隱世世家,出來辦一次貨,可不就得把佐料什么的,全都辦齊嘛!

“這一次,是我們運氣……”

他小心地打開玉盒,里面有整整十株千金菇,雖然它們品相差了點,可他一樣看不夠,“它才是真正的好東西。”

小伙計在旁咽了一口吐沫,一萬靈石一株的東西,能是差的嗎?

“快去,打聽打聽,白鶴前輩的身體有無惡化。”

老掌柜知道,現在誰最需要它,知道誰更愿意出大價錢買下它。

鷹王和陸靈蹊可不知道人家會那般腦補,更不知道,他們換靈石的下品千金菇,被老掌柜當成好寶貝,要高價賣給百獸宗的老祖宗。

他們現在有錢,當然要嘗嘗,修仙界仙廚的手藝。

“五味齋!就是這里。”

陸靈蹊拉著鷹王就走了進去,“有大包間嗎?”他們手上除了換千金菇的十萬靈石外,還有知袖師叔送的兩萬,共十二萬,“有什么點心和好菜,全給我們來一份。”

她其實不算個好廚子。

做得飯菜與真正的仙廚比,可能相差十萬八千里。

以前沒錢,沒條件就算了,大家一起湊和著過,但現在有錢,當然要讓妖王叔叔阿姨們嘗嘗真正仙廚的手藝,順便看看,能不能順那味道再偷個師。

“有有!甲字一號房!”

來了大主顧,五味齋當然歡迎。

沒一會,一道道點心、冷盤、拼盤、小炒、熱菜……,擺滿了好像能無限延伸的桌子。

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應有盡有。

“鷹叔,您嘗嘗,人家做的肯定比我做的好吃。”

“……肯定沒你做的好吃。”

擺得再漂亮,味道再香,鷹王現在都沒胃口,他就想多看看他家的小仙子。

陸靈蹊心頭酸酸的,不管送菜伙計的異樣眼光,關好包廂禁制,順手就拿筷子夾了一塊看上去,讓人很有食欲,好像透明的魚片,“鷹叔,您嘗嘗嘛!要是喜歡哪道菜,我多給您買點。回頭,吃著高興了,還能學著自個做。”

鷹王沒接她的話頭,就著她的手,吃了那塊沒有一點刺的魚片,“我跟你瑛姨說說,再在修仙界陪你半年可好?等你進階筑基,鷹叔還能給你慶祝慶祝。”

陸靈蹊的眼睛突然也酸了,眼眶里有熱熱的東西,想要流下來。

她放下筷子,眨了好幾下眼睛才忍住沒當場流淚。

“瑛姨不會同意的。”

“那就不要她同意!”

聽到小丫頭帶著哭腔的話,鷹王的眼圈紅紅的,“回去的路,我又不是不認識。”

陸靈蹊心下一跳,沒有瑛姨,只鷹叔一個人回去,她哪能放心?

來的時候,走的一直都是百禁的邊界,可是哪怕兩個妖王同行,路途也并不平靜,不僅有百禁山里的妖攔道,還有西狄人圍殺妖族。

“鷹叔,千道宗規矩,不到筑基中期,不能出門,您留下來,也陪不了我。”

她忙跟他曲解出門的意思,“再過個十幾,二十年,這邊到那邊的傳送陣就會建好,那時候,我肯定是筑基中期修士,能出門游歷了,我一定借機回去好好陪你們,或者,你們陪我一起游歷,都成。”

“……真的?”

“真的!我保證!”

陸靈蹊確實有這個心思。

那片百禁山,在她心中,已是另一個家園。

“……”鷹王慢慢低下頭,“你也嘗嘗這些菜,跟鷹叔說喜歡哪一道,回頭有空了,我一定多做做。”

“不用!”

陸靈蹊給他倒了一杯酒,“做菜很煩神的,我們每樣嘗嘗,喜歡哪道,偶爾高興的時候,做點自樂就行了。”

鷹王沒吭聲,喝了一杯愁酒。

這種愁,他以前從來沒嘗過。

“吃不完,我們全打包給狐貍叔他們。”陸靈蹊看著滿桌子好吃的,也沒什么胃口,“他們喜歡做菜,您千萬別跟他們比手藝,他們做的好吃,您就多夸幾句,夸人又不少塊肉,還省得您麻煩了。”

人和人有親疏。

與其他妖王比,當然還是鷹王親些。

陸靈蹊舍不得他勞累,“瑛姨說,您的修為還可以更進一步,可不能放松了,要不然,被瑛姨比下去,多沒面子。”

“我現在就比不了她。”

要是比得了,他早逼著瑛娘一起在修仙界陪一陪。

百禁山就在那里,又不會搬走。

“林蹊,鷹叔舍不得你。”

知袖不知道,還有一個妖王,在賺她家小師侄的眼淚。

跟瑛娘談了半天,敲定所有,現場演示傳送寶盒。

在寶盒的五方放好靈石,寫一張紙條,讓傳六百萬靈石來,那邊沒多大功夫,就有一個裝滿靈石的小儲物袋傳送了過來。

“道友現在會了吧?”

知袖把靈石遞過去讓瑛娘查驗。

“會了。”瑛娘對這傳送寶盒愛不釋手,“這東西真方便,不過,聽說造價很不便宜。”

“可不是!”

知袖微笑,“此物難制得緊,整整花了宗門八百萬靈石,才從秘市拍來。”

要不是兩邊離得實在太遠,要不是小丫頭為宗門貢獻那么多己土珠,重平師兄哪會如此大出血。

“……你們不會虧的。”

瑛娘把傳送玉盒收起來,“百禁山物產豐富,要不了百年,你們一定會覺得,物超所值。”

“呵呵!道友說錯了,”知袖端茶輕啜一口,“應該說,借此傳送寶盒,我們一定能彼此共贏!”

這話瑛娘也喜歡,以茶代酒,正要相慶一處,包廂的禁制被人觸動。

“怎么回事?”

知袖感覺到閔浩的氣息,揮開包廂門的時候,一反之前的溫和,顯得非常嚴厲。

“師……師叔,林蹊在五味齋那里跟人吵起來了。”

瑛娘也忙望過去。

“她在那里點了人家全套的靈餐,錢不夠……”

“你們不能付一下嗎?”

知袖大怒,這么一點小事,都要來問她。

想干什么?

“都是做師兄的,給師妹花點靈石怎么啦?”

閔浩嘴角抽了一下,非常想說,那是一點靈石嗎?

五味齋的全套靈餐,要整整三十六萬靈石呢。

他自己都沒吃過那么好的。

“還愣著干什么?別告訴我,你們四個連那么點靈石都沒有。”

真是太丟人了。

要錢要到她這里來了。

知袖的手特別癢,非常想揍人。

閔浩忍氣,“不是我們不想付靈石,當時宣白與我們在一起,天龍馬之前可能許了五味齋的少齋主,他非在那里拉扯不清。”

“找伏荒啊!宣白呢?屁都沒放?”

知袖氣得眉毛都豎了起來,“天龍馬可是他們親許給林蹊的。”

雖在林蹊不是很喜歡,可是天道宗的面子不能丟。

“宣白說了,可是對方抓住師妹沒錢吃飯,還擺闊,吵嚷間,他們的人先動了手,師妹被潑了一身的菜湯,陪她的那位前輩……”

說到這里,閔浩瞟了一眼瑛娘,“那位前輩一怒之下,把人家的店砸了。”

“砸的好!”瑛娘站起來,“知袖道友,那是我的同伴,我們一起去看看吧!”兩個傻蛋,以為修仙界的靈食便宜嗎?

“他們不知這里的物價,這位道友,當時沒幫忙解釋一下嗎?”

“解……解釋了。”

閔浩急步跟上走在前面的兩個人,“不過,五味齋的那位沃齋主,之前跟我宗有些不對付。”

偏偏師妹就沒帶夠錢,就去點了人家的全餐。

偏偏這一次,宣白拉著天龍馬,又被那沃北夢看到了。

瑛娘和知袖一齊冷著臉,如風般從茶樓飚到了五味齋。

本來裝潢很好的五味齋,現在被砸得一片狼藉。

“還看什么看,抓人啊!吃了霸王餐,還敢砸我家店,你們這些巡衛都不管嗎?”

一身大紅法服的沃北夢站在十幾個護衛的身后,朝擋在中間維持秩序的百獸宗修士跳腳,“宣白,你們百獸宗就是這么做事的嗎?”

宣白:“……”

他都不知道,招誰惹誰了。

反正這位少齋主不好惹。

同樣,千道宗的人,現在更惹不得。

“什么吃霸王餐,我師兄沒把靈石給你嗎?”

陸靈蹊氣死了,她整整十二萬靈石,居然連一半的餐費都不夠。

不就是區區三百六十五道菜嗎?加上點心,也不過四百八十八道。

“靈石給了你,你還敢潑我菜湯……”

“那是你師兄給的,又不是你給的。”沃北夢要不是怕那個黑著臉的大漢,都想跳起來跟她吵,“我都說了,拿天龍馬抵帳,你憑什么不同意?”

“憑我!”

鷹王一把在鐵木柱子上掰下一塊來,隨手搓搓,化成木屑落下來,“小子,老老實實讓林蹊也淋你一身菜湯,我們沒話說,要不然……哼哼!”

“看看,看看,他們又要挾我了。”

沃北夢扯著嗓子叫,“我告訴你,小爺我要是破了一點皮,我爺都會打上你們千道宗。”

五味齋的林掌柜剛覺不好,才要打個哈哈,把少齋主的話圓過去,就聽到一聲冷哼,“是嗎?”

知袖身形一閃,都不知怎么進到被重重保護了的沃北夢身前,拎著他,‘嘭’的一聲扔出老遠。

“讓你爺來找我吧!”

她拍拍手,又一閃,到了摔得說不出話的沃北夢面前,“現在,你可不止破了點皮那么簡單。”

沃北夢想哭!

一個元嬰修士,至于跟他一個煉氣小輩計較嗎?

“少主!”

“少主……”

護衛想要沖過來護著他,可是不敢惹知袖。

“快!那個誰!”

知袖在五味齋的一群人中,尋到林掌柜,“去,給你家老主子發個信,就說,他孫兒被我打了,快來找我吧!”

“不是,不是,前輩誤會了。”

林掌柜連忙告饒,“今天最開始是因為這位小道友吃霸王餐……”

“放屁!我有說不給錢嗎?”

陸靈蹊大怒,“我都叫我師兄來幫忙付錢了,師叔,他們當著您的面,還冤枉我。”她真不是沒錢,就是沒變現。

可恨,點了那么多菜,和鷹叔想到分別,都沒胃口,一齊打包,結果好巧不巧地,正好錢不夠,又正好看到師兄和宣白牽著那匹天龍馬。

“分明就是你們想訛我的天龍馬。”

“怎么是你的?”

沃北夢真的哭了,“我爺說,過兩天一定帶我來買這匹天龍馬。”

他大話都吹出去了,還許了好多妹子,答應讓天龍馬到手,讓她們也玩玩的。

“你爺你爺,那你找你爺要啊!”

陸靈蹊氣得想打人。

“那你等我兩天,反正不能現在就把馬牽走了。”

沃北夢頂著被知袖摔腫的臉,爬起來,“我答應太霄宮的陸從夏仙子,飄渺閣的靜柔仙子,樂機門的司馬蓓怡仙子,天龍馬給她們玩幾天的。”

這幾個人,都是新一代中,非常厲害的天才修士。

就不相信,這人不給他面了,也能不給她們面子。

“是你答應,又不是我答應,我憑什么要等你?”

陸靈蹊可沒那份自覺,她認識陸叢夏,那家伙不僅是陸家人,還欠了她一條命呢,“宣道友,這匹馬現在是不是我的了?”

“是!”

宣白哪敢不應。

“是什么?”

一道威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很快就到了跟前,“知袖,朝一個小孩子動手,你還要不要臉?”

“我不要臉,你要臉是吧?”知袖冷笑,“為了我家弟子的馬,你們五味齋,連強買強賣都用上了,沃老道,你的臉呢?”

“爺爺……”

沃北夢正要哭著上前,就見他剛說的三位仙子也過來了,嚇得連打凈塵術,捂住腫了的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