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三二章 傳送寶盒

更新時間:2019-03-12  作者:潭子
“我家這孩子福緣深厚,帶回了龍息草。”

知袖真人沒費話,直接把裝龍息草的玉盒拿出來打開,“伏荒,你的曦元丹……”

“曦元丹在此。”

確定是龍息草后,伏荒激動的手都抖了,連忙摸出個丹瓶,就要來拿龍息草。

“慢!”知袖按住玉盒,“伏荒,曦元丹有此草珍貴嗎?”

伏荒心下一跳,慢慢平靜下來,“在隨慶眼中,此草沒有曦元丹貴重。而且,據我所知,貴宗也在收集煉制曦元丹的靈藥,當知道,它的有些東西,也非常難尋。”

要不然,隨慶也不可能急急往毒龍塢跑。

伏荒很有底氣,“怎么?知袖道友現在是不想換?”

“哈!”

知袖把裝靈草的玉盒干脆蓋上,“我千道宗家大業也大,雖然一時是湊不起曦元丹的某一陽靈露,可是它再難得,也不過是等待而已,如何能比龍息草?”

她對那狗屁陽靈露,有萬般怨念,“你信不信,用不了一年,我致遠師兄就能煉出曦元丹。”

這……

伏荒當然相信。

當年的兩味主藥,還是他從千道宗求來的。

千道宗不是找不齊曦元丹的靈草,而是敗在那需要特定時日收集的陽靈露上。

但是……

“可據我所知,隨慶要這丹藥,要的非常急。”

那家伙等不了慢慢收集陽靈露的時間,私底下,對他連己土珠都許了出來。

老祖說,他年紀大了,身體再不復以前,沒有龍息草,服不服曦元丹,差別其實都不大了。

伏荒一天天地拖著時間,其實就是想逼千道宗幫忙尋找龍息草,徹底解了老祖的病癥。

知道隨慶在毒龍塢鎩羽,他一開始是擔心的,但重平又親來跟他談換曦元丹的事。

雖然那家伙最后暴怒著離開,可他的心更定了。

這些天,他擺出一幅無力又兩難的樣子,就是為了在最后的時間,跟千道宗好好大開口一次,再讓他們從心里上,感覺虧欠了老祖。

“我家老祖的身體也越發不好,在其他曦元丹沒煉出來之前,這顆……可能就是保命的。”

伏荒的眼睛紅了,“知袖,真不是我吊著你們,我家老祖……”他好像哽咽著說不出話般,“這么多年,一直是老祖撐著百獸宗,就是你小時候,也上過我家老祖的背,你……”

“停!”

知袖當然是尊敬那位白鶴前輩的,可是一碼歸一碼,“知道我師兄為什么要這丹藥要的這么急嗎?”

身體都沒完全回復,就去闖毒龍塢。

不過是擔心徒弟,在妖族地盤過不下去。

擔心過了約定時間,小丫頭被暴怒的妖王害了。

“因為我家這孩子,等著曦元丹救命。”

伏荒連忙看向陸靈蹊,不過,他沒在這孩子身上,看到什么不足之癥。

“林蹊是我師兄多年來,收的唯一弟子。”

知袖把裝藥的玉盒往身推推,“你捏著他徒弟的命,他可不就得豁出老命地給你找龍息草嗎?”

伏荒的面色漸漸變了。

如果原本需要曦元丹的人,不再需要了,那……

“那道友,還要換曦元丹嗎?”

“有它也行,無它也行。”

知袖皮笑肉不笑,“我家林蹊雖然還有些不適,但支撐到宗門煉出曦元丹,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

陸靈蹊:“……”原來老狐貍們都能睜著眼睛說瞎話。

現在,她有些明白,為何瑛娘要在最后,把龍息草交給她了。

“道友!”

伏荒的氣都喘粗了些,“那請問,你的龍息草,要怎么換?”

現在不是他掐著人家的脖子,而是人家掐到了他脖子。

風水輪流轉,這轉得也太快了。

可是為了養他長大的老祖,伏荒也只能認了。

“怎么換啊?”

知袖似乎在沉吟,“為了你的這顆曦元丹,我千道宗忙了一兩年,家師兄隨慶更是差點把老命都搭上了。所以呢,這丹藥,我不要也得要。”她一把把丹瓶吸到手上,“至于其他……”

伏荒想搶丹藥的手,馬上頓住,所有心神俱在其他二字上。

“家師兄重平要不了幾天就會收到消息,到時,他會親來跟你談的。”不該她管的,堅決不管。

伏荒眼睜睜地看她把那曦元丹倒出來,聞聞后,又很不在意地丟回去。

可恨,她現在不在意了,但他卻在意那株龍息草啊!

“我家老祖身體日差,道友……道友能否先把龍息草借我,回頭,我再和重平道友慢慢談。”

早一天,把龍息草給老祖服下,說不得老祖就可以多活一年。

“道友當知,我家老祖是誠摯君子,一定不會占貴宗便宜的。”

“是啊!白老前輩是誠摯君子。”

知袖的手放在裝龍息草的玉盒上,有節奏地敲了敲,“可是伏荒,你不是。”

伏荒的胡子抖了抖。

“我家隨慶師兄也是誠摯君子,”知袖的柳眉突然倒豎,“可是你看看,這兩年,你把他逼到了什么程度。”

伏荒的臉一白,他沒想那么逼他。

只是……

怎么知道,隨慶一個元后大能,也沒在毒龍塢討到好。

“只有這一顆救命丹藥,那你讓我怎么辦?”

伏荒再次擺了苦臉,“知袖,你要是站在我的位置上,你一定跟我一樣。”

“所以啊!我也沒為難你,說不換了。”

知袖好整以暇,“不過呢,你現在就要拿走龍息草,總要多付出點誠意,我師兄這么疼愛他的弟子……”

伏荒不蠢,忙忍了心痛道:“是是是,正好上個月,我宗新訓了一匹五階天龍馬,飛天可展翅,入地可疾行,龍息草既然是小友所采,那……五階天龍馬,就送予小友了。”

給她?

要養吧?

想到百禁山里那群吃貨妖王,陸靈蹊的眉頭不自覺地蹙了蹙。

“林蹊,可是不滿意?”

知袖看向小師侄,“五階的天龍馬,耐力非比尋常,哪怕絕靈寒漠之地,只要吃食能跟上,它的速度,也不會比其他地方差。”

沒看到閔浩他們都是一幅羨慕樣子嘛?

天龍馬野性難馴,就是百獸宗這個天生御獸的宗門,也需要諸多巧合,才能好運地馴成一匹。

雖是五階,可事實上,比很多六階靈獸,還要難得。

“整個筑基期,你都可以用它代步,你現在年紀還小,用它正合適。”

伏荒都不知道,人人稱頌喜歡的天龍馬,怎么在小丫頭這里如此難銷。

他一時有些拿不準,這孩子是因為隨慶怪罪了百獸宗,還是怎么的。

“師叔,養它會不會很麻煩?”

“……呵呵!不麻煩!”

看到伏荒的胡子顫了顫,知袖特別想笑。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麻煩地養一匹天龍馬而不得呢。

“伏荒,你也聽到了,小丫頭怕麻煩呢。這樣吧,你再多給我們配些靈獸丹,如此就一點也不麻煩了,半個月喂一次就行。”

這么簡單?

陸靈蹊望向伏荒真人。

“……好!”

不好又怎么辦?

伏荒突然想到隨慶骨子里其實不好惹。

他現在惹了他。

不僅惹了他,只怕還把他們師徒兩代都得罪了,“回宗,我就讓宣白把天龍馬給小友送過來。”

“那行,閔浩、于成,你們四個與伏掌門一起,把龍息草帶著,親自送到白前輩那里。”

知袖把伏荒心心念念的東西,遞給自家人,“跟白前輩說,等他老人家大好了,我親送一壺好酒去。”

“是!”

閔浩捧住玉盒,朝自家小師妹眨眨眼,“小師妹別急,回頭我們與宣道友一起回來,到時帶你玩兒。”

“好!”

陸靈蹊話音才落,伏荒已然急不可待地轉身,千機屋的大門,沒有阻礙他,閔浩四人,也緊跟著沖出。

“拿著!”

知袖把曦元丹的丹瓶,塞到師侄手上,“帶我去見一見你的瑛姨。”

這是真的嘛?

陸靈蹊捧住瑛娘心心念念的東西,眉眼慢慢彎起來,“師叔,您真好。”

“哈哈!”知袖大樂,忍不住逗她,“我要是不給,是不是就不好了?”

“師叔肯定會給的。”

陸靈蹊東西在手,不怕她嚇她了,很是親昵地道:“師叔,瑛姨帶了不少好東西,您的靈石要是不夠,給閔師兄發信,讓他跟百獸宗再拆借些吧!”

“嗯!是個好點子。”

知袖轉轉自己的儲物戒指,倒是沒那么急地起身了,“林蹊,你現在明白,為什么你的那位瑛姨,沒有直接跟百獸宗換丹藥了吧?”

這孩子一開始,那么害怕她不給了,一定是那位妖王沒跟她說清楚。

“因為……因為做生不如做熟。”

“噢?”知袖眼波一閃,“何為生?何為熟?”

“百獸宗為生,千道宗為熟。”

陸靈蹊現在明白了,“百獸宗對妖族可能有些壓制,她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自己出面,跟他們換丹藥。

可是,就算我去換,在千道宗的壓力下,百獸宗肯定也要先給足我宗面子,把我弄到您面前。”

反正她總要來見她。

“我是千道宗弟子,我師父是千道宗長老,相比于陌生人,瑛姨相信我們,也更愿意相信,千道宗修士的操守比旁人的高。”

“……嗯!分析得很不錯。”

雖然有自拍馬屁之嫌,知袖卻還是很高興,她原先還怕這孩子被關一地,只知修煉,心智不足呢,“你接著說。”

接著說?

說什么?

陸靈蹊懵了一下,她該說的,都說了呀!

“你的那位瑛姨,是不是認識你師父?”

知袖盯著她,“要不然……在百禁那個地方,她抓了你們,就不可能再放人。”

她對妖族不排斥。

世間生靈,都有修煉的資格。

但哪怕再好的妖,面對失信的人修,可能都會非常暴躁。

這也是寒漠難走,陸家的陸傳,給師兄長了一個心眼,說如果遲了,不會遲過第四年。

“拿你作人質,逼你師父回來拿曦元丹換你,原本,我們都以為,你會過得非常辛苦。”

就是害怕這一點,他們才積極尋找龍息草,才會被伏荒牽著鼻子走,生怕師兄好不容易收的徒弟,因為大家的疏忽,夭亡在外。

知袖嘆口氣,“這一次我到百獸宗來,真的只是最后一次。若一個月后,伏荒還死捏著曦元丹不放,我就要代替你師父,親去百禁解釋,順便也一起當人質。”

陸靈蹊的神色鄭重起來。

“林蹊,我現在想知道,你的那位瑛姨,在你的感覺中,是個什么樣的人。”只有了解得差不多了,合作也才更方便。

“……殺伐果斷卻也心地善良。”

陸靈蹊遲疑了一下,才道出來。

知袖微微點頭,師兄早就說過,他在百禁的經歷,這兩個詞形容的還算貼切,不過,她還是看著她。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陸靈蹊抓丹瓶的手,緊了一些,她不能說百禁其他妖王的情況,只能死逮著瑛姨說話,“瑛姨在凡人界呆過,對人族很是親善。在百禁山遭遇獸潮,我第一個遇到的就是她,可是當時,我不知道,她不是人,只以為她是投靠西狄那邊的江雪前輩……”

聽到小丫頭的一碗雞絲面,就讓那位妖王心生惻隱,知袖在心里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百禁山有親善人族的,當然也有更多對人族除之而后快的。

前者只是少數,后者,才是主流。

那片百禁,深入寒漠靈氣不顯,對方只怕是被妖族發落到那里的。

“走吧!”

聽到自家師侄在人家的洞府,自自由由,每隔半個月,還能跟她出去玩一圈,知袖對那位瑛娘真的好感大增,“帶我一起,拜訪那位瑛道友。”

“師叔,您不給閔師兄發信,多換靈石了嗎?”

陸靈蹊雖然離開了百禁山,可是還是希望,宗門與那邊,都能各取所需。

“我……我之前賣己土珠的靈石,都……都換了東西。”

妖王們的秘地,再不是之前的自生自滅,可都被瑛娘用靈石,布下了聚靈陣。

陸靈蹊有些怕這位師叔,算著她的錢。

她現在真沒錢了,只帶回三個儲物戒指的東西。

那三個儲物戒指還在鷹王處,說好了,賣一部分后,就還他三個空的儲物戒指。

“賣己土珠的靈石?”知袖根本不知道,聞言倒是笑了,“這樣說,你還是個小富婆嘍!”

陸靈蹊閉嘴。

“呵呵!放心吧!”

知袖笑著拿出一個五角玉盒,“看到它了嗎?因為一顆曦元丹,宗門這一兩年,可謂人仰馬翻,兩邊離得太遠,消息不通是大忌,所以,我去當人質,就要帶這個傳送寶盒。”

有了它,就不用下一個人,萬里迢迢地趕路了,“只要曦元丹一煉出來,就能傳送過去。所以,你的瑛姨不用擔心,我們朝她打主意了。”

既然是互惠互利,這只寶盒,自然是送她了,“她有什么好東西,可以先說價格,我們就能先傳靈石給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