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二七章 小人精

更新時間:2019-03-07  作者:潭子
今天是龍冢秘地的最后一天,是自由活動的唯一時間,但瑛娘突然懷疑讓群傻蛋有儲物工具,是個非常大的錯誤。

秘地每五百年現世一次,以前,他們沒儲物袋沒儲物戒指,出去的時候,能帶的有限,可是現在……

瞄到大家嘰嘰喳喳又嘻嘻哈哈地撿些他們能吃的果子、靈植之類的,她的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抽。

無上機緣冒在這個破地方,便宜這些家伙,真是浪費了,浪費了啊!

她不管他們,連龍尸旁的幾株龍息草都采了下來。

他們不識貨,她識貨,正好,隨慶三年后會來接他的徒弟,賣給他,不管是換丹藥還是換靈石,人家保證都能高高興興地接著。

最后一天了,陸靈蹊抓緊時間拿美食相誘,讓鷹王帶她上最高的峰,下最深的深澗。

“那什么雪蓮花長得還可以,靈氣也足,可這……”

深澗中的暗流把鷹王和陸靈蹊沖得東倒西歪,“可這什么黑乎乎的草,你至于也要當寶嗎?”

“嘿嘿!它在我們那叫幽溪草。”

帶著避水珠的陸靈蹊在鷹王的保護下,身體前傾,一把把目標薅起來。

雖然這株草采得不算完整了,但入藥絕對沒問題,“那次在駐地,聽會煉丹的師叔說,它可以煉制某些特別的丹藥。”

要不是他吹牛說,這里的深澗可能連通大海,她才想不起來呢。

“那你能吃嗎?”

“都說特別了。”陸靈蹊瞪他,“特別你知道什么意思嗎?就是好像猿王前輩那種特別倒霉的。”

她才不要吃這種特別的丹藥呢。

“噢!就是說要等人倒霉?”

鷹王覺得,修士真不容易,他堂堂八階妖王,為了這破草,都要豁出老命來采,“萬一沒人倒霉,或者,那人倒霉了,卻付不出相應的報酬,你不是要砸在手上?”

陸靈蹊傻眼,怎么感覺有些道理呢。

可是,可是……

“應該不會砸在我手上。”

她意興闌珊后,小小地嘆了口氣,“聽一位師姐說,像這種特別的靈草,可以跟宗門換功德點數。功德點數對宗門弟子很重要,它關系到分配的洞府、靈地,甚至將來的筑基丹和結金丹。”

說到這里,陸靈蹊頓了一下,賣慘道:“我已經比他們遲了三年,要是不早準備著,將來肯定會一步差,步步差,一直跟不上人家的。”

這樣說,確實要多弄點。

鷹王果然可憐她了,“那快點,那里還有呢。”

他帶著她,避過這一片的暗流,更往下潛了潛,“這避水珠還是次了點,可惜蛟王不在了,要不然,憑他的本事,肯定能在星湖里找到那個藏起來的最老蚌精,它那里,肯定有更好的避水珠。”

“做人不能太貪心噢!”

陸靈蹊所得已經很多,“這枚避水珠雖然是下品的,可我用著正好。”

也是她運氣,跟鷹王在星河抓捕星魚,恰好碰到一只蚌精,要不然,哪敢下這么深的澗?

“我是妖,可不是人。”

妖族的規則就是弱肉強食,所處食物鏈的高低,在他們出生時就決定了,不存在貪心不貪心。

“要它一顆珠子,又不是要它性命。”

說來,蚌精的肉也好吃。

鷹王很遺憾,那天,他原還想嘗嘗小丫頭用蚌精制菜的手藝,結果她得了枚避水珠,居然欣喜若狂,放了那只蚌精。

“而且,還有些特別的蚌精,不僅可以孕育出避水珠,還能孕育出避火、避風、避塵等珠,我記得虎王那里就有一顆避塵珠。”

陸靈蹊突然想鷹王再帶她到星湖一行,找一找所有的蚌精。

“有沒有心動?”

鷹王看到某人的眼睛亮了亮,忍不住笑了,“如果我們倒霉,弄到的全是避水珠,你不是也可以換那什么功德點嗎?”

“……前輩真是越來越會勸人了。”又收了一株幽溪草,陸靈蹊果斷不再看其他的。

“哈哈!哈哈哈……”

鷹王大笑著帶她沖出深澗,化身成本體,“那是因為我越來越了解你。”

所謂的無利不起早,指的就是這小丫頭。

不過,他現在喜歡,再加上她要的,都是他們大家看不上或者不在意的,拿就拿了。

“是嗎?”陸靈蹊坐在他背上,笑不可抑,“那我是不是應該榮幸啊!”

“你長那樣的心了嗎?”

鷹王還不知道她?

“這幾天,對我翻白眼的動作,越來越多了。”

“……哈!這能怪我嗎?”

他不提還好,一提,陸靈蹊氣的在他背上捶了兩下,“我燉了雞,您還要抓頭羊,我烤了豬,您還要弄頭牛……,燒個火,我都要喝猴兒酒補充靈力了。不知道我現在還小啊?要是喝慣了,成了酒鬼,您養我?”

“我養!”

鷹王高興回頭,“我保證能養你,把你養得白白胖胖。”

真是的,沒法說話。

陸靈蹊炸毛,“我要當仙子,像瑛姨那樣漂亮溫柔的仙子,才不要白白胖胖。”

“溫柔?”

鷹王在空中笑得差點扇不了翅膀,“林蹊,你這輩子都跟溫柔無緣。”

漂亮這個問題,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他就不反駁了。

但是溫柔?

第一次見面,他們打了個半斤八兩,但總的說來是自己吃虧,吃虧也就罷了,還差點被她氣得吐血。

這樣的丫頭,能跟溫柔沾邊才叫怪了呢。

“……誰說的?”陸靈蹊昧著良心,“我娘就是漂亮溫柔的仙子,我一定會像她的。”她娘要是不耍棍弄棒,真是漂亮又溫柔。

“那你肯定像你爹。”

“你還想不想吃飯了?”

“想想想,哎呀,林蹊林仙子,溫柔又漂亮。”

那討好中又陰陽怪氣的話,把陸靈蹊氣得都不想理他了。

大有收獲的青主兒,又把自己弄成一根小青線,粘在穿山甲王綠靴子的后根上。

這一個月,他們修煉,她在外面吃飽喝足,還給某人帶足了好東西,現在就等著出去,好好睡一覺了。

木靈因為自身基本不能動的原因,天生愛睡覺。

不過,青主兒的哈欠打到半截子,又對某一株在明面上的靈草,垂涎欲滴。

那一蓬長滿了碎碎小葉的,分明就是成熟期的千葉草呀!

哎哎哎……

眼看胡一八的腳要踩到千葉草,青主兒急得差點把頭探出來。

“瑛老大,這邊。”

胡一八朝回來的瑛娘大力揮手。

瑛娘縮地成寸,幾步上前,一腳把熱情萬分的他踢開,“知道這是什么嗎?”她蹲下身體,小心地扒土,把千葉草拯救出來,“千葉草,這是化嬰丹的主料,差點被你踩壞了。”

她要跟隨慶做生意,這千葉草,更能打動他。

“啊……噢!”

胡一八其實不知道所謂的化嬰丹是什么東西,但能讓從蒼梧山來的老大這么重視,肯定是好東西。

他和一群妖王,一齊亂瞟四周。

可惜,這個之前他們曾看到的東西,現在真要找的時候,卻找不著了。

“……我記得那邊有個跟這個長得差不多的。”

山鳳小聲地嘀咕。

瑛娘沒聽到還好,聽到了都想捂胸口,“算了,”她自己安慰自己,“以后還有機會,”

龍冢秘地已經開始微微顫動,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走吧,回頭我給你們一份靈草譜,都給我好好看看。”

瑛娘覺得,還是得給他們普及人族的靈草知識,要不然,太浪費東西了。

沒找到蚌精,倒是撈了不少星魚的陸靈蹊在識海中,又感應到青主兒的時候,心頭一喜。

“鷹前輩,我們回去吧,天都要黑了。”

“那行吧!”

鷹王沒捕到蚌精,感覺有些對不起她,“以后,我單獨給你找。”

“沒事,反正我要在這里呆三年呢。”

陸靈蹊毫不以為意,“這些魚交給您了,回頭弄干凈曬好,我再給您弄小魚醬吃。”

“喛喛!”

鷹王眉開眼笑地答應,給圍了好些星魚的水域,又加固了一把禁制,“林蹊,那你說,我們晚飯吃什么?”

“晚上啊?”

陸靈蹊想知道青主兒給她帶什么,或者,跟她比一比,誰的收獲大,不想浪費時間,“晚上我請你吃包子,肉包子。”

爺爺包的肉包子,也好吃的很。

“給,先嘗嘗。”

說話間,她就摸了一個大肉包出來。

鷹王一口咬下大半,緊接著整個塞進去,嘴巴鼓鼓的,“這肉包子是怎么做的?”

鮮嫩適口、肥而不膩,包子飽飲了肉汁,一口咬下去,肉汁和麥香在口中炸開,哇……

吃了一個,馬上就想吃第二個,饞蟲又被勾出來了。

鷹王都不知道,人族怎么能弄這么多好吃的,“跟你那天弄的餃子差不多,不過味道又不一樣了。”

“那天的餃子餡被我弄咸了。”

陸靈蹊笑得兩眼彎彎,“這包子,可是我爺爺弄的,拌餡的料,也是他親自研磨,聽說里面還加了好幾樣藥材。”

鷹王伸著手,“快點,再給兩個,我馱你回去。”

“一個,”陸靈蹊怕他噎著,就塞了一個大肉包進他嘴巴,“放心,回去,我給你二十。”

這還差不多。

鷹王化身本體,把她甩到背上,迎著落日,往蛟王洞府去。

回來沒看到小丫頭,也沒看到鷹王,瑛娘嚇了一大跳。

那混蛋別是趁她不在,性格再起反復,把小丫頭給吃了吧?

如果那樣……

瑛娘的臉都白了白。

林蹊是個可人疼的孩子,她這個相處沒多長時間的,都挺喜歡,更何況隨慶那個當師父的。

人家知道這里的虛實,一旦偷襲著來……

一個元后大修士的憤怒報復,大家肯定都得倒霉。

“給我找鷹王,不論死……”

她正要說,不論死活都要把他逮來的時候,就在神識中看到,百十里外,迎著夕陽,坐在鷹王背上的小丫頭。

那閑適的樣子,好像某笨蛋就是她的靈獸坐騎。

瑛娘臉上的血色迅速回復。

不過,這一次是氣的。

堂堂八階妖王,就算要帶她,至于化身本體嗎?

雖然這樣是快了點,可是你忙什么了,要趕時間?

她狠狠吐了一口氣。

其他妖王,小心看看她,又小心看看迎光而來的兩個,一齊抿著嘴,老大在發火,少惹為妙。

“前輩們回來了?

陸靈蹊從鷹王背跳下來,直奔瑛娘而去,“瑛姨,我們在星湖捕了好多星魚,回頭我給您做小魚醬吃。”

跟在后面的鷹王呆了。

不是說,做給他吃嘛?

瑛娘也有些呆,她什么時候成了她瑛姨的?

不過,小丫頭燦爛的笑臉,彎彎的明眸,還有那小魚醬……

“你還會做小魚醬?”

她驚訝中也很欣喜,裝作沒看到某笨蛋委屈的神情,“真的假的?”

“肯定的呀!”

陸靈蹊知道這聲姨,不會再變了,心中歡喜,“不信您問鷹王前輩,前段時間,我才做過一次。”

可惜,他一次就吃完了。

“那行,我就等著你們的小魚醬。”

瑛娘發現一個月沒見,這兩個長肉的長肉,長個的長個,“你們處的不錯啊?”

“嗯!”陸靈蹊挽了鷹王的胳膊,“鷹叔對我可好了。”

成叔了?

本來很有怨念的鷹王瞬間笑開了花,“老大,您這小客人,真是留對了。”

“那是!”

瑛娘笑著,不動聲色地拉過陸靈蹊,“林蹊啊,跟他玩可以,但修煉方面的事,可千萬別找他。”

“我……這些天都沒怎么修煉。”

引龍決的事,蛟王秘藏的事,陸靈蹊都不敢說,“百禁山好大,鷹叔帶我各處玩,還送了我不少好東西呢。”

各個妖王的秘地,鷹王都帶她打劫了一番,與其讓這位跟師父一樣的老狐貍私下猜測,還不如她就這里過明路。

過了明路,其他妖王也不好意思,再跟鷹叔吵了吧?

“噢?”

瑛娘瞟了一眼她腰上的避水珠,笑意加深,“林蹊,你聽過小人精嗎?”這兩個,你死我活的架才打了多長時間啊?

“呵呵!聽過。”陸靈蹊不傻,干脆就抱了她的胳膊,“我爺常說我是小人精,瑛姨是想說,我是小人精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