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二三章 妖族秘地

更新時間:2019-03-03  作者:潭子
吃飽喝足睡一覺。

陸靈蹊緊張忙碌了這么長時間,終于能安安心心過正常日子了。

“隨慶師父不是說,讓你好好修煉嗎?”

青主兒急切外面,跟她沒話找話。

“我又沒說不修煉。”陸靈蹊振振有詞,“我還小,還要長個呢,不吃飽睡飽,萬一是個小矮子怎么辦?”

又瘦又小明顯營養不良的青主兒好好看了看她自己。

“別看了,誰養你誰知道。”

陸靈蹊感受到小家伙的動作,很有些郁卒地道:“這么難養,也就我舍得本錢,要不然,你看看誰能養得起你?”

那么多己土珠一起養她,也沒見她胖起來,真是夠夠的了。

青主兒眨巴眨巴眼,“看樣子,我是比較難養。”

“什么是比較,分明就是。”

“……林蹊,我這么難養,你不會半路上把我扔了吧?”

“咦?你現在能扔得掉嗎?”

陸靈蹊好笑,“大德之契不是三百年嗎?三百年后我怎么也能把你養出一指粗了吧?到了那時候,你肯定能管大用了,我傻啊?還要半路上扔你?”

青主兒無語,那種時候,這家伙肯定舍不得扔她了。

“其實我想養我自己的。”她的童音軟軟的,柔柔的,有期盼有緊張又有失落,“林蹊,你想靠你自己,不要你爹娘養,甚至還想反過來養他們,我也是,我想養我自己。”

陸靈蹊沉默一瞬,說來說去,小家伙還是想跟那些妖王的屁股后面撿漏啊!

可是,真有漏撿嗎?

“你想過被那些妖王發現的后果嗎?”

“他們不會發現我的。”青主兒忙道,“隨慶師父能發現我,是因為那兩天,我們住他的屋子,他又是元后大修士。可是這里的妖王,只有那位瑛娘前輩比較厲害,可是她再厲害,也沒到九階呢。”

到了九階的大妖,怎么也不可能被妖族發作到這里。

“我小心些。”

青主兒努力給自己加碼,“有寶貝就拿,回來我們一人一半兒。沒寶貝……沒寶貝轉一圈也沒什么。

而且,你不想知道,這里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的妖王嗎?”

陸靈蹊確實心動了。

連山雞都成了八階妖王,這里隱藏的秘密,一定非同小可。

他們要集體離開一個月,那去的地方,非常有可能牽涉到那個秘密。

“去也可以,但不能跟人家搶明面上的寶貝,寧可少點,安全第一。”

“行行行,”小家伙非常急切地道:“我都聽你的。”

真聽她的?

那誰跟她磨到現在的?

陸靈蹊在心里輕嘆一口氣,“青主兒,你聽我說。”她很鄭重地道:“我不嫌棄你,那些己土珠,都是你幫我藏起來的。”

能在大獸潮的時候逃出命來,小家伙居功至偉,戰戰兢兢的這些天,也是她陪著她,在心里,她早是她的小伙伴了。

“所以,也不存在我養你,三十三顆己土珠,你也有十六顆半呢。”

有好東西,沒實力,就是惹禍的根源。

陸靈蹊覺得,回到宗門后,她能從宗門的配給中,拿出一顆放到明面上,就非常了不起了,“你有這么多己土珠,其實,我感覺真不用到外面拼命了。”

她生怕這小家伙跟東皋一個樣,要錢不要命。

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但是十六顆己土珠,似乎真的養不大她。

青主兒自己知自己事,“那你明知道修仙危險,為什么還要修仙呢?凡人界多安全啊?林蹊,我想出去轉一轉,我對那些妖王,特別特別好奇。”

“……那你去吧!”

勸不通。

“但是,離瑛娘前輩遠點,明面上的東西,絕對不碰,另外,人家說是一個月,也可能提前回來,你也不能離那些妖王太遠,差不多就得了。”

要不然,秘地關了,她出不來,那可慘了。

“嗯!我保證聽話。”

瑛娘不知道,她趕走了所有明面上有危險的人族后,會迎來一個不在預期中的小東西。

修仙界的道法千奇百怪,再加上某些特別的木符什么的,也能把人的氣息全都掩蓋住。

所以,哪怕那天追殺江雪,看到被什么青藤掩蓋住所有氣息的陸靈蹊,她也沒多想什么。

反而在知道隨慶后,心里微有的那一點疑惑,也消失殆盡。

千道宗的道法整個修仙界都有名,再加上隨慶元后大修士的身份,給徒弟弄點保命之物,最正常不過了。

蛟王虎王等人的洞府,其實都圍著秘地而建,他們一群妖,能近水樓臺先得月,就是因為住得近。

秘地的門禁徹底熄下的第一時間,所有感受到的妖王都沖了出來。

“……老大,把我也帶著吧!”

鷹王可憐兮兮地追過來。

“現在真不能帶你。”

瑛娘的神識在蛟王洞府外轉一圈后,稍為滿意,“我們誰也不能肯定,不會再有大能修士闖進來。

尤其是那些穿草原服的修士。

據我所知,他們住在西狄草原,與我們的百禁山在另一面也接壤,每隔百年,他們就舉行一次大規模的獵獸行動。

那天,你們雖然殺了不少人,可一樣逃了不少人。

那個斷了手的西狄元嬰和他的另兩個同伙,為什么又回來?

還有,虎王是怎么死的,你就沒想過嗎?”

鷹王張了張口,雖然最后又閉上了,可是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好。

“胡一八和山鳳他們的戰力都不如你。”

瑛娘捧了一下,“不僅戰力不如你,真遇到危險的時候,連通風報信都做不到。”

是這樣嗎?

鷹王的胸脯挺了挺。

“這一個月,是最危險的時候,我明確告訴你吧,這里出現這么多人族,是因為寒漠另一頭的的鎖龍印破開了。西狄人和修士因為鎖龍印的利益,雖然合作了一把,可好東西弄到手后,又在寒漠上大打出手了。”

人族的貪婪,是這些家伙想不到的。

“我懷疑,寒漠那里,還有大股西狄人,”瑛娘不能不多想想,“你不想我們的家園,被那些家伙毀了,蒼梧山那邊都不知道吧?”

哪怕她對蒼梧山那里,沒什么好感,可與人族相比,瑛娘到底情愿便宜妖族。

“……好,我留下來,那……”

“放心,如果我們能一直保住這里的秘密,以后禁地開啟的時候,我們都輪換著進,下一次,胡一八留下。”

胡一八面上一苦,不過,那好歹是下一次,在大家都盯來的時候,大力點了頭,“下一次我留下。”

他也不敢不應,老大也在看著呢。

似乎柔弱的仙子,扳起臉時不知道為什么,讓他感覺特別害怕。

鷹王自然看到了某人幽幽的眼睛,替胡一八腿軟了一下后,忙道:“那你們去吧,我讓小子們,好好盯著外面。”

“拜托了!”瑛娘嘴角輕輕扯了一下,“另外,也幫我照顧一下我的小客人,不能欺負她噢!”

“喛!”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沖向那個本來無路的斷涯,好像仙霧凝成的通道連接著一個特別的空間,那里的靈氣已經有好些沖到了這邊。

蛟王洞府離這里并不遠。

靈氣的波動,讓正在修煉的陸靈蹊特別敏感,一心二用,借著青主兒,她模模糊糊地好像聽到了瑛娘等人的說話。

沒被發現,那是進去了吧?

陸靈蹊輕吐了一口氣。

那里似乎真是個好地方呢。

她正要借著這股靈氣好好修煉的時候,突然眉頭一蹙。

靈氣的源頭,似乎被封了。

好小氣。

陸靈蹊撅了撅嘴,頭一次高興青主兒進去了。

雖然,她跟小家伙的聯系,也突然弱了下來,可進去了是真的。

只要小家伙離瑛娘前輩遠一點,不喪心病狂地搶東西,應該不會被發現。

修煉中的陸靈蹊嘴角若有若無地上翹,體力靈力如河水嘩啦啦地順著筋脈而行,雖然感覺它們沒有減弱的跡象,可她還是心念一動,從儲物袋里摸了兩塊上品靈石出來。

那天的引龍決,雖然主鍛在骨,對筋脈卻好像也有部分影響。

至少,剛剛分心關注青主兒那里的時候,靈氣在筋脈中雖然也堵了堵,卻沒感覺到什么不適。

師父說,身體好比裝酒的容器,天長日久的,會如窖藏佳釀,歷久彌香。

可若裝酒的容器不好,哪怕再好的酒,也會在歲月中揮發變水。

身體于靈氣而言,就是容器。

身體的好壞,不僅決定了戰力,還決定了靈氣的存儲量,精純度……

她的脈筋比剛修煉的時候,感覺粗壯了好多,能存儲的靈氣,比原先更多了數倍不止。

現在……

陸靈蹊覺得,她或許還可以再以靈力沖刷沖刷筋脈壁,讓它變得更大更堅韌一些。

想到就做,嘩啦啦流淌的靈力,被她有意控制了速度,磨沖筋脈壁。

三個周天,從上午修到了晚上,等到真正收功的時候,陸靈蹊從一旁的沙漏上發現,早過了午夜。

哎呀呀!

過了這么長時間?

怪不得修煉到中途,肚子不時地咕嚕嚕叫呢。

陸靈蹊連忙拿出一碗雞絲面填肚子,順便犒勞自己兩根彩麋肉串。

她正長身體,萬一餓瘦了,爺爺和爹娘都會心疼的。

雞絲面和彩麋肉串下肚,陸靈蹊摸摸肚子,感覺還是空落落的,忙又端了碗駐地免費送的八寶粥。

這八寶粥可全都是靈谷熬制,味道……

一口熱乎乎的粥在牙齒和舌尖來回轉換,不僅是味蕾和身體上的滿足,聽著外面呼呼吹的風,還有嘩啦啦流的水,更有一種心靈上滿足。

陸靈蹊感覺幸福死了,尤其是前段時間,在寒漠趕路,想熱乎乎地吃頓好的,根本不可能,一碗面拿出來沒多久,還沒吸溜幾下,就涼了。

為了飽肚子,所以,粥這東西,她根本就沒吃過。

呃……

一個飽嗝打出來,她戀戀不舍地放下碗。

可惜,這八寶粥,當時沒領多少。

光顧吃肉吃面了。

等青主兒回來,也許可以跟她商量商量,在她的空間,多種些糧食。

所謂家中有糧,心中不慌嘛!

這俗語可沒說家中有肉,心中不慌。

想到這里,陸靈蹊自個樂了一下,收拾收拾,打了幾個凈塵術,躺到鋪得厚厚的木塌去。

讓師父騙爹娘,她受了點傷,覓地養傷,他們肯定要心疼一段時間,等回去,要是沒看到長肉,肯定會亂七八糟地給她補的。

為了不被亂七八糟地補,她還是按步就班地過日子吧!

數千里外,從百禁慌亂逃生的兩個西狄修士,終于找到了大部隊。

原來,感覺無望追到修士的紫衫,帶著他們的大部隊,又開始了朝行夜宿的規矩。

“二十、三十幾的八階妖王?”

紫衫面色陰沉,“你們當這里是百禁山內里?”

對江雪反復,他不奇怪。

那家伙能在玄天宗的大力追殺下,平安逃到西狄,就是因為修士那一邊,某些人給予的方便。

“長老,我們不敢撒謊,當時剛進百禁時,數百里內,都沒有一個妖獸,我們……”

“蠢才!”

紫衫不知三昆等人的生死,但只聽到這里,就知道不妙,“百禁山本就是妖族的天下,如何會數百里沒有一個妖獸?你們……都被修士的東西,晃花眼了吧?”

從沒有妖獸,到突然之間,冒出那么多八階妖王,他下意識地以為,是哪個大妖在過大壽,或者人家在比斗什么。

“怎么?你們現在還想叫老夫,到百禁山幫你們找妖族的晦氣?”

“不……不敢,三昆長老……”

“他們用不著你們擔心。”

這兩個蠢才都能逃出來,三昆幾個又如何逃不出來?

紫衫根本就沒在意,“除了你們這支隊伍,草原那邊沒有再來人了吧?”

再來人,哪怕烏恩奇早早報信回去,薩仁等人只怕也組織不了有效的阻截隊伍。

“沒了,就我們。”

“那就行了。”紫衫心下一松,擺擺手道:“好好呆在后隊修養,等這段寒流過去,我們就加快速度。”

長時間的急行趕路,哪怕是他,也很是疲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