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百一十二章 硬茬子

更新時間:2019-02-20  作者:潭子
百禁山外圍的盛宴其實早進到尾聲,若不是捍魅突然強橫地冒出來,狩獵人修的妖修,早大半往回路搜查了。

只是誰也沒想到,吃了那么多人修后,這時候,不僅冒出玩鬼的硬茬子,居然還有修士敢那么光明正大地動劍!

看那沖天的劍氣,似乎也是元嬰修士呢。

意識到這一點后,除了跟捍魅正面相抗的五個大妖,其他幾乎一齊行動了。

鬼氣森森的地界,太不舒服了。

那個家伙看樣子是鬼修,鬼修的元嬰,大概沒正常修士的好吃。

更何況,好吃也輪不到他們,推山王那幾個,絕不會再給他們分肥。

為了面子,為了一點點交情,他們在那里撐著,但現在有多好的借口,不溜又更待何時?

化鷹的妖修雙翅一展,第一個沖了過去。

沖云知道時間不等人,以最快的速度斬殺野豬精后,拉著修為已經下落到煉氣的隨慶,如風般沖向邊境。

身后的妖氣盈天,各種吼叫似乎都在朝她這里來。

在修仙界,若是從哪冒出一個八階大妖,大家幾乎一起行動,圍追堵截。

現在反過來了,這群八階大妖,在圍追堵截她和隨慶。

沖云把一肚子的郁悶氣發泄到飛劍上,帶著隨慶以最快的速度沖到絕靈的寒漠。

一刻鐘后,在那只黑鷹撲來之前,二人平安到達。

隨慶放心了,朝不死心,也飛到寒漠抓人的黑鷹,‘咻’的一聲,放了一支弩箭。

“唳……!”

左翅巨痛,黑鷹痛呼出聲,在人家就要放第二箭時,慌忙歪歪扭扭地飛回百禁山。

人修具體什么樣子,他們這些妖,其實并不是很清楚。

這塊靠著絕靈寒漠,很多時候,幾萬年都不會來一個修士。

一下來了這么多,實在意外,好在他們也正好有事相聚一處,在第一時間以絕對的實力把人家變成靈草、仙藥、大補丹。

這本來多順啊!

現在……

變身成人,一襲玄衣,面容兇戾的黑鷹王拔下傷了他的那支弩箭,氣憤不已,“閣下是誰?”

沖云要回頭,被隨慶一把拉住,“別理他,快點走。”

他不能橫穿百禁山,這個黑鷹想無緣無故橫穿百禁山,似乎也不可能。

妖族崇尚血脈,等級森嚴。在與寒漠交界的邊境之地,他可以稱王稱霸,但對百禁山的某些大妖來說,這黑鷹連替他們提鞋都不配。

既然大家不可能再有交接,又何必留下名號。

“他們這么多人,被我們兩個逃了,臉面肯定掛不住,一會兒為了面子,說不得會派些皮糙肉厚的小妖來追追我們。”

所以,他們得走快點。

沖云雖然喜歡跟人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卻也是個聽人勸的,聞言,果然看都不看后面某個家伙的喊叫。

“你們是誰?縮頭烏龜嗎?”

黑鷹王自進八階以來,還從來沒被人這么無視過,氣得手都抖了。

后面一個又一個伙伴正在趕來,這兩個人修如此不給面子,當他這個妖王當假的?

他不顧自己的傷,朝縮在某片山谷的小妖們大喝,“還等什么?去給你們的妖王報仇血恨。”

八階妖王的神識威壓,打在每一只妖獸頭上。

陪著野豬精過來守境的都是低階妖獸,最高者也才五階,大家被妖王的神識狠狠一壓后,大都站不住腳,好多一二階的,甚至當場嚇尿了。

“還不快去。”

不耐煩,更不容違逆的語氣,帶著一股推斥之力,逼著它們往寒漠去,“踩死那兩個人。”

大家有一個算一個,都顧不得那是個什么地方,盡從山谷奔出。

轟隆隆……

近千妖獸的小獸潮從百禁山殺到了絕靈寒漠。

不過,到了這里,本來就沒多少靈智的小妖,受天地禁制所限,成了凡獸后更顯渾噩,若不是腦子里一直有踩死人的命令,本能的不敢違逆,早轉頭了。

“真來了?”

沖云不知道是不是該怪隨慶是烏鴉嘴。

好在兩人的速度并不慢,再加上妖獸良莠不齊,又一下子出來的太多,在沙地上,不是這個滾了,就是那個跌了。

“嗷……!”

虎王第二個趕到,對這些小妖的樣子,一百個看不上,威風凜凜地飛騰在天,長嘯陣陣,催促那幾個跑在前面的五階妖獸。

他不敢跨過邊境,只怕跨過去后,也如黑鷹王一樣被人家用暗箭偷襲。

但野豬王隕命,黑鷹王受傷,這對他們百禁山是個大恥辱,做為有意更進一步的妖王來說,絕不可忍。

“兩位當我百禁山無人耶?速速報上名號。”

帶著靈力的聲音,傳出極遠極遠。

這一邊,暗下來的天地,在捍魅的九陰陣下,突然變成了阿鼻地獄。

他原先還不敢用天殺這一招,只怕把還沒加入戰團的妖王也引進來。

但現在……

呼呼的風聲帶著哨音,卷著突然落下的雪花,朝沒來得及走出黑暗天地的低階妖獸去。

咻!咻咻咻……

雪花似乎天生帶刃,在呼呼的風勢下,有如萬刃齊飛。

四階以下的妖獸,幾乎全糟了殃,被割得遍體凌傷,更倒霉的妖獸,則直接被雪刀打瞎了眼睛,打到了喉嚨……

凄厲的叫聲在四下響起,配合著鬼嘯,更添九陰陣之威勢。

埋在地下的陸靈蹊緊了緊身上的法衣,第一次喝了口師父送她的靈酒。

火辣辣的液體,從嘴巴燒到喉嚨,燒到肚子,一直燒到四肢百骸,把身上的陰冷,迅速驅離了。

好酒!

陸靈蹊連連吐舌,靠在石壁上,正要再聽聽外面的戰況時,一聲好像要穿透靈魂的凄厲慘叫,無視厚重的土石,無視金鐘符,好像劈進了腦子里,讓她眼前一黑,當場暈過去。

她都如此了,外面與雪刀相抗的諸妖,有一個算一個,全都中了招。

四階以下的當場暈過去,由著萬刃凌刮,四階以上的,雖然沒暈,也失了所有抗力,軟倒在地,眼睜睜地看著萬刃朝它們殺來。

恐、憂、懼、怕……

若不是腿軟了,早不要命地逃了。

“哈哈哈!從今天起,我捍魅要你們記住幽都。”

九陰陣的威勢還在漲,顯然他的布置收到了最好的回報,捍魅非常高興,再次狂噴一口鮮血,驅動厲鬼。

“啊啊”

穿透靈魂的凄厲慘叫再次響起,哪怕推山王都受不住,當場從空中跌了下來。

他們這些妖王,在祖先的口口相傳中,曾經幻想過人修的厲害。

可是這幾天,除了偶爾的幾個,幾乎沒有修士敢跟他們正面相抗。

那一個個逃的比兔子還快的身影,讓他們忘了祖先心有余悸的話。

嘭!嘭嘭……

暈頭暈腦跌下來,還沒爬起來的推山王、狼王、熊王、猿王雖然知道這時候才是最危險的時候,可心和身體統一不起來。

沒有與修士爭斗經驗的他們,根本想不到,數個結丹期的陰鬼此時正在身邊,伸出了它們的鬼爪……

“吼!”

痛苦的嘶吼,只叫了半截子,戈然而止。

推山王的腦袋,當場垂了下來。

蛟王知道不妙,可是到處都是不可破的永夜,連天接地,他‘嗷’的一聲大叫,“救我!”

“呵呵,九陰大陣大成,你們的聲音是傳不出去的。”捍魅笑得非常開心,“雖然你的蛟筋次了一點,用用卻也不無妨。”

什么?

蛟王怕極了這陰惻惻的聲音,“不不不,不要殺我,我……可認你為主。”

他終于想到某個朦朧的傳承。

在很早以前,連真龍在無法可想下,都要認強大的修士為主。

“從此以后,我就是您的坐騎,”他的聲音即卑微又討好,“您指東,我絕不往西。您叫我殺誰,我也絕不退縮。”

沒了性命,一切枉然,蛟王在捍魅面前低下了腦袋,放出一只迷你的小蛟魂。

“哈哈!哈哈哈……”

捍魅心懷大暢,一口吞下那只小蛟魂,“行,從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坐騎。”

嘭……

正在得意的捍魅沒想到,這只蟒蛟居然會真龍的犄角之術,以三分元神自暴的方式噬主。

大團的血肉從他的胸腹之間翻開。

“混蛋!”

捍魅大怒亦大驚,九陰陣因他這個主人受傷,終于出了一點破綻,遠處的天空,現出一縷白來。

蛟王沒想到,他獻出的三分元神,居然沒炸了他的腦袋,反而炸的是他的胸腹。

他顧不得想,這人收靈獸為何與傳承中的不一樣,努力一擺巨尾,拼命往現出正常天色的地方飛去。

“救我!救我……”

龍聲萎靡凄慘,可惜,他的朋友們都離得太遠太遠,根本聽不到。

捍魅以靈力固住胸腹血肉,對這只蟒蛟恨透了。

朝天一抓,一面黑色陰魂幡呼嘯著朝蟒蛟卷去。

那邊動劍的像是沖云,她能拖那些妖修多長時間,捍魅猜不出來,指揮陰魂幡攔住噬主的家伙后,他顧不得其他,雙出無數法決,“給我收。”

方圓兩百里,所有死了的妖獸,盡數被壓下的陰魂幡連尸帶魂地收起來。

永夜消失,天地重新回復清明。

“救我,救我……”

蟒蛟使勁掙扎,他慘嚎的樣子,以及這邊的不對,終是引起鷹王等妖王的關注,他們來不及看這邊蠢妖能不能追上人,又一齊回撲。

只是,所有一切都遲了,捍魅用陰魂幡卷著蟒蛟,強行吸魂后,如隨慶和沖云一般,也往寒漠沖去,徒留下一片狼藉的大地。

陸靈蹊在諸妖憤怒的狂吼聲醒來,腦袋好像要被裂成兩半,痛得她想打滾。

“噓!再睡一會,你會好過些的。”

青主兒朝她臉上輕噴一口淡綠色的靈氣,她果然再次無知無覺地睡過去。

好在她眉心的痛苦,少了許多,青主兒仔細看了看后,放心不少。

這一次,她不敢再偷懶,老老實實地守著。

兩天一夜后,陸靈蹊才重新睜開眼睛。

“頭還疼嗎?”

“好多了。”陸靈蹊有氣無力,“青主兒,謝了。”那種腦袋要裂成兩半的感覺太痛苦,“外面怎么樣了?”

“我這半天常在外面晃,即沒人,也沒妖了。”

她的小藤上,慢慢卷出十幾個或大或小的竹節來,“妖獸死了很多,我收了不少六七階妖獸的血,回頭,你賣了靈石,我們一人一半兒。”

陸靈蹊懵了懵,她真沒想到,這時候,這小家伙居然……居然……

“我總要賺點靈石。”

青主兒小臉正經,她終于幫上她的忙了,但只這個還不夠,得讓她知道,她很管用,“看到這四個小竹桶了嗎?我告訴你呀,都是八階妖獸的血呢。”

她把其他大的竹桶放下,小細藤就舉了四個大拇指粗的小竹桶在陸靈蹊面前,一幅獻寶樣,“快看看,都是我從泥里提回來的,要是有玉瓶,趕快換了。東皋不是說,它非常值錢嗎?”

對噢!

妖獸血都是畫符的好東西呢。

更何況是八階大妖的。

陸靈蹊一下子翻身坐起來,從幾個儲物袋中,把西狄人的某些丹藥并一并,騰出四個玉瓶來,“給我。”

八階大妖的血,靈氣十足,一滴一滴有如滾珠。

陸靈蹊小心地倒好,“都沒有低階妖獸過來搶嗎?”

在駐地聽課的那幾天,她可知道,低階妖獸對大妖的血,那也是有見過不放過的。

“哪里還有妖敢過來?”

青主兒嫩葉上的顏色都淺了,“那個捍魅好像特別厲害,所有在他陣中的妖,連魂帶肉身都被收了。敢過來的都是八階大妖,可他們也只敢亂吼亂叫,不敢追到絕靈寒漠。”

我的天!

陸靈蹊想到那聲讓自己差點頭痛死的鬼嘯,面色也跟著白了。

“我是在那些家伙走了以后,才上去收血的。”

青主兒幫忙往她拿出的玉盒里倒六、七階妖獸的血,“這些都是能收的,還很有靈氣,其他的,我都沒要了。”

“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陸靈蹊的動作加快,“我師父肯定在等著我。”

“行!”青主兒歪著腦袋,想了想,“一會天又要黑了,我看那些妖,好像特別害怕天黑。”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