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百一十章 獸潮

更新時間:2019-02-18  作者:潭子
陸靈蹊一覺睡醒,發現應該警惕外面的青主兒,挨著她的手腕,耷拉著小葉子,好像也在睡覺得的時候,額角的青筋都蹦了蹦。

幸好側耳間,沒聽到外面有什么打架的動靜。

“起床了,快看看,外面什么樣。”

“啊啊啊……”

青主兒被她一咋呼,嚇了一大跳,伸在外面的小藤迅速沿著老樹轉了一圈,“嚇死我了,外面沒人,安靜著呢。”

陸靈蹊才要罵人,卻好像借著青主兒看到了外面。

銀白色的月光灑落大地,點點的繁星好似一顆顆明珠閃閃發光。

靜靜的夜,只有偶爾風過枝葉的聲音。

遠處什么樣,看不到,但這里,絕對沒被任何修士注意過。

“看到了吧?根本就沒事嘛!”

青主兒軟軟濡濡地道:“那些修士,早打到里面去了,我是呆著太無聊,才瞇一瞇的。”

陸靈蹊不管小家伙的解釋,“把洞口移開,我出去看看。”

師父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他說,他會來找她的。

萬一這里被青主兒掩飾的太好,他找不到她怎么辦?

“對了,我們睡了多長時間了?”

這一覺,睡得好飽,陸靈蹊感覺不會短。

“我我……我沒記。”青主兒咕嚕著小眼睛,越來越小聲,“好像……大概……可能整整一天。”

這還用她說?

到百禁山的時候,天是黑的,現在天還是黑的。

陸靈蹊的目光微有不善,“外面打斗的動靜,是什么時候停下來的?”只有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她才能猜測師父有沒有過來找她。

青主兒縮了縮了小葉子,她當時也好困了,沒記嘛,“好像是下午吧!”

好像?

陸靈蹊的手好癢,要不是小藤太細,怕打斷了,真想扯一扯,再踩一踩,“是你讓我休息,是你說會看著外面,你就是這樣看著的?萬一我師父早來找過我,沒找到,以為我早走了,怎么辦?”

真要那樣,她就要一個人走好長好長的路了。

想想都可怕!

“青主兒,你能不能靠譜一點?”

“我想靠譜的,”青主兒也害怕她一個走茫茫大漠,“可是……可是……我們木靈天生的就喜歡睡覺嘛,更何況我還小,還要長個,瞌睡來了,我頂不住。”

“……”陸靈蹊真想給自己一巴掌。

現在怪不著別人,真的只能怪她自己。

居然相信了青主兒的話。

她因為還小,覺都比東皋多些,這小家伙看樣子更小,自己居然沒多長點心。

“行了,你想睡就睡一會吧,我出去看著。”

只希望師父在可能的地點沒發現她,能又回頭來。

師父不笨,或許能猜到,她可能貓到哪好好休息了。

陸靈蹊走出樹洞,站到大石上,眺望遠方。

可惜,靜靜的百禁山,除了偶爾風過的聲音,真的什么都沒有。

傳說中的妖獸,不管什么階位的,一只也沒見,難不成是因為昨天的那場架,集體搬家了?

陸靈蹊忍不住頭疼。

如果外面的小妖們真的被嚇進了百禁山更里面,肯定會驚動里面的大妖。

如果真的驚動了化形級別的八階大妖,說不得幾百上千里外,現在正打得熱鬧。

畢竟那么多修士呢,修士出現在妖族的地盤上,人家肯定不能忍。

如果這樣,也許不用兩天,所有跑進百禁山里的人,就要跑回來了。

“青主兒,快,趁著現在沒人,我們多找點隱身之地。”

“你怎么知道沒人?”

青主兒的小腦袋,在她的手腕上伸出來,“元嬰修士的神識,可以看到百里遠呢。”

陸靈蹊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那好吧,我不出去找隱身之所,但你得出去。狡兔得有三窟,我們不指望三窟,可最起碼,也不能在樹底下藏著。”

“呃!那好吧!”

青主兒無奈,只能在她手上滑了出去,“你好好在家呆著,哪都不要跑。”

百禁山怎么可能會沒有妖獸?

“隨慶,我們恐怕要回頭了。”深入近千里后,沖云的眉頭越蹙越緊,“前面的妖氣盈天,沒意外,應該是兩股大妖發動獸潮,在爭地盤或者什么東西。”

沒有他們,人家會接著爭,但昨日的動靜,那里肯定也有所覺。

萬一一起回頭,他們可就糟了。

沖云不想被兩面夾擊。

修為已經下落到結丹的隨慶站在她的遁光上,面容也非常凝重,“聽你的。”用了禁忌之術,又用了貓九命,未來七天,他的修為會接著下落,直到封閉丹田。

沖云雖然厲害,可是有了他這個累贅之后,戰力必將大打折扣。

遁光直入高空的云團,沒一會,一道遁光以更快的速度,避開妖氣沖天的地方,斜插百禁山深處。

遠遠跟來的三昆,緊緊追上。

他走未久,沖云帶著隨慶下落林中,小心走回頭路。

半晌,又是十幾道遁光在上空飚過,兩人互視一眼后,各自換裝,改變氣息。

“跟著羅盤指向,從這里,我們接著往百禁與寒漠的邊境走。”

隨慶知道徒弟等不到他后,會走這條路,“我的修為差不多會被封一到三年,要連累你了。”

“早猜到了。”沖云嘆口氣,“受點累沒什么,不過,你覺得有己土珠在,三昆那些人,還會不會追上來?”

冷硬的飛劍收起,換成了能在林中,自由彎曲的長長拂塵代步,沖云騎在最前,扶著把手,“替身傀儡頂多能騙他兩百里,若是還沒跟妖獸撞上,說不得會馬上回頭,還有江雪,夙方為了性命,定然把你賣了。”

要不然,大仇人當面,江雪不可能在得了隨慶好處之后,又回來找他麻煩。

“江雪性子邪性,喜怒不定,她……

“她要是再追來,己土珠我給。”

隨慶能屈能伸,“天誅珠升級,對她的誘惑太大,如果真的被她截住,不要打。”

打也打不過,與其被她羞辱,讓她再添憤恨,還不如早點給了。

“她那個人……”

隨慶嘆了一口氣,“得了己土珠,不會再對我們動殺心。”

“可她已經投了西狄。”

沖云并不放心那人的人品。

“投西狄,也是因為她當年無路可走。”

在玄天宗內擊殺花間,不管那人有多少錯,也是玄天宗花大力氣培養的元嬰修士,在宗門已有懲罰之后,江雪動手,就是欺師滅祖。

玄天宗怎么給她活路?

隨慶再嘆一口氣,“她要真的一點舊情沒念,剛進百禁山的時候,你與我都沒機會。”

事實就是事實。

人家當時就在那云中等著他們呢,她所居的方位,才是最特別的。

哪怕他做為主力,吸引了仲坦等人的目光,讓沖云和捍魅有機會得了那一息回復靈力的時間,可若江雪沒一點放水的心態,他們也不可能那么順。

“我們只吃虧在沒算到三昆這些人。”

沖云默然無語,專心指揮拂塵在林中以最快的速度或繞行或直行。

好半晌,天地好像震了震,無數獸吼從遠方傳來。

換了視線還不錯的懸崖中斷藏身后,陸靈蹊不敢打坐,也不敢再游周公,小心觀察外面,等待師父。

不過……

“快看,這個絕對是修士。”

現在天色又將亮了,別人甩了追兵,都在往能跑的地方趕,青主兒等急了,“林蹊,你說隨慶長老什么時候來啊?”

“我師父要是能來,肯定早來了。”

沒來,那定是遇到事了。

陸靈蹊坐在淺淺的洞口,看了一眼反方向好像要趕回頭路的遁光,在心里嘆了口氣。

從這時到修仙界,確實不好走。

相比于這條路,還是回頭路更安全些。

其實如果可以,她也在考慮回頭路。

雖然師父說,那邊的靈氣恢復慢,于她的修行不利,可陸靈蹊覺得,鐘乳洞的靈氣還行。

他們在此耽擱,大部隊大概是徹底追不上了,跑在后面的風險大增。

如果可以,陸靈蹊其實想等個十幾二十年,從傳送陣,安安生生地傳送。

反正跟師父在一起,爹娘和爺爺也不用擔心她。

“不對,有動靜。”

青主兒突然感覺到了什么,“林蹊,你感覺到了嗎?”

陸靈蹊確實感覺到了,屁股下面,好像有微不可查的震動。

她忙站了起來,跺跺腳下的平臺,“你找的這地方,結不結實啊?”

萬一來個地震,把它震塌了……

“你不是沒跺塌嗎?”

青主兒氣,“你要是再下力,萬一跺塌了,可就不能怪我了。”

陸靈蹊停止摧殘存身之地,“別跟我斗嘴了,快上峰頭,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站得高,才能看得遠。

青主兒聽話地爬到峰頭的大樹上,遠眺不對的地方,半晌跑下來的時候,小嫩葉子都比剛剛深了許多。

“好像……好像是獸潮!”

怪不得這里沒發現一個妖獸呢。

“我看到了,有一個大鷹,一爪子就把人撕成了兩半。”

能指揮獸潮的,都是有智的妖,青主兒很急,“快點,把洞挖深一點。”

她們一定跑不過獸潮,所以還是藏吧!

青主兒也不知道是不是該后悔,跟一個修為這么弱的人契約。

雖然林蹊的運氣不錯,可從跟她以來,就天天提心吊膽,生怕小命隨時不保。

陸靈蹊不知小家伙所想,連忙靈氣附劍,切割身后的石壁。

沒一會,就往里挖出一個小房間。

外面,各式遁光在四處遁逃,似乎真有厲害的妖獸過來。

青主兒幫忙把挖出來的石塊收進空間,陸靈蹊重新布置換天陣,把這伸出的一點石頭,盡數掩了,免得被那么鷹看見,在上面歇腳。

“也不知道東皋怎么樣了。”

連筑基和結丹修士都嚇得有多遠跑多遠,跟她一樣弱的東皋,肯定也是藏得份。

“他……”

青主兒正要說話,遠方突然傳來一聲高亢的龍吟,“嗷……”

強大的聲波,帶著一股子想象不到的龍威,似乎激蕩在整個百禁山上。

龍啊?

沒有水,這里怎么會有龍呢?

陸靈蹊的臉白了白,朝想往外面看看的青主兒噓了噓。

三昆之前追得有多快,現在逃得就有多快。

他不是沒發現這里的不對,可原來就以為,頂多是兩個八階妖獸爭地盤,指揮的小獸潮對撞。

怎么能想到,一群八階大妖,居然一齊出現在這百禁山的外圍。

所有跟著他,想撿便宜的族人,全被人家幾爪子、幾巴掌,或者幾腳,弄得腸穿肚爛。

隨慶和沖云跑哪云了,他已經管不了,現在,他只想在六個大妖的追擊中,保下這條命。

嗤……

一只巨爪好像切豆腐般,一下子把山峰上的一塊巨石切開,藏身石中的夙方顧不得半片飚血的身體,如風沖出。

瞄上他的大鷹,眼中閃過一絲冷笑,輕輕一吸,把滿含靈力的精血,盡數吸處腹中,才長翅一展。

尖利的鷹喙輕輕一叨,扯住他的右臂,眼見人家的巨爪又要撕來,夙方顧不得其他,迅速斷臂求生。

藏身在不遠地方的沖云和隨慶,只見夙方借著身體飚出的精血,愣是運起了化血大法,在空中劃出一道血色長線。

“莫動!”

隨慶無聲開口,他真慶幸現在還沒成廢人,要不然,根本無法動用千道宗的法術,掩蓋兩人的行藏。

只會玩劍的沖云,除了跟人家拼命,帶他送死,絕不會有第二條路。

諸妖眼睛全被夙方那道血色長線吸引,連跑得最慢的六臂猿,也化為真身,在山林間,一跳又一跳,哪怕吃著元嬰修士的血肉,也盡可能地逐殺同樣跑得慢的結丹修士,撿人家的金丹吃。

“那只蛟……”

“原身黑蟒。”蟒化蛟不易,隨慶與沖云都是無聲開口,“這一片一定發生了什么了不得大事,方圓十萬里的八階大妖,只怕都集中在此了,再等一會,等他們追遠了,我們接著快走。”

可惜他現在無力探查,“回到寒漠,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好在他們沒有太深入,好在修士一方因為人數少,主旨還在藏上,好在西狄人勢大,成群結隊在一起,替他們吸引了視線。

隨慶的神識在隆隆而過的妖獸身上微展,“就是現在,走!”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