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一百零八章

更新時間:2019-02-16  作者:潭子
陸靈蹊不敢耽誤師父時間。

六十人的隊伍早就分散開來,留給他們師徒的空間也是最大,顯然,大家都知道,師父這里,才是安危險的。

她不怕危險想跟著,卻又自己成為他的累贅。

陸靈蹊費了好大的勁,才逼著自己離開師父往旁邊跑。

看到徒弟突然暴出的速度,隨慶眼中的笑意大增,“三昆,我們百禁山見。”話音剛落,人已如離弦之箭向遠方射出。

“嗷……”三昆一聲長嘯,“給我追。”

他知道隨慶的打算,如何敢讓他爭取那一息時間?

狼嚎聲,接二連三在沙原上響起,現在,他只希望,這里的動靜能讓早就到了的人有所警惕,不給隨慶進百禁山機會。

只要他們的人能堵住他進百禁山的路,元后大修士又如何?

一樣得喋血隕命!

西狄人的狼嘯漸漸匯合到一起,一個人逃命的陸靈蹊,幾次看向拉開距離的師父,眼睛都紅了。

這些人的叫聲太大了,萬一……

她不明白,為何四個元嬰,遇到問題的時候,只是自家師父出頭。

明明天劍宗的沖云也在。

陸靈蹊下意識地沒考慮另兩個不是道門的元嬰,也更不明白,人家都沒顧過師父,何以師父卻要顧人家。

她滿腔的郁氣無法發泄,只能注于雙腿,注于腳下的沙地。

被夾在中間的陸傳,眼見這師徒兩個都暴出了前面沒有的速度,不顧后面的各種狼嚎,突然大笑出聲,“三昆老狗,今日陸傳不死,他日定制打狗棒,敲斷你們的狗腿。”

三昆大怒,可只恨十來丈的距離,這大半天下來,愣是沒突破一點,“哼哼,小子,你現在也就配爽爽嘴,有本事別逃啊!”

他絕不會再給他機會。

“哈哈,被一群惡狗追著,是個人都得逃。”陸傳很高興,他那一嗓子后,身后的那叫三昆老狗沒好意思叫了,他不叫,其他的惡狗再叫也成不了氣侯,“有本事你們別追,只要你們不追,傳,保證不逃。”

想得美!

三昆深恨修士的狡詐。

草原人生來的嘴笨,不如他們。

“嗷……!”

看到隨慶還有余力,越跑越遠,三昆哪敢再顧面子,仰頭咆哮。

“老狗,你好吵!”

陸靈蹊跑得沒師父快,尤其在聽到陸傳罵狗之后,干脆回復到原來的速度,“想叫,回家找你娘叫去。”

什么?

回家找他娘……

小丫頭的聲音咯嘣脆,可把三昆氣壞了。

“知道我是誰嗎?”

陸靈蹊回頭的時候,張大嘴巴,朝他做了個鬼臉,“連那個紫衫老頭,都得求著我,賣他己土珠。”

反正她有傳送玉牌,還有青主兒,還有換天陣。

別人都不幫她師父,她自己幫,“想要己土珠的小狗,乖乖跟著,本姑娘要遛一遛你們。”

“噗哈哈哈……”

陸傳沒想到小丫頭這么有意思,當場笑噴了。

三昆不僅聽到了自己的磨牙聲,還聽到了好些其他的磨牙聲。

不過己土珠嘛……

準備給她遛的人,明顯挺多的。

三昆眼睜睜地看到,他身邊還剩的隊伍,一個個的都想往她那邊去。

奶奶的……

三昆氣得眼前發黑,“臭丫頭,你是隨慶的什么人?”

“老乖,你追到我就告訴你!”

娘的,根本就問不下去。

不過,三昆懷疑她也是千道宗人,要不然,隨慶不可能誰都不拉,就拉了她。

“己土珠在隨慶手上是不是?”

三昆這一次也不要她答了,話音才落,再次仰天發出一聲狼嘯,“嗷”

那一再揚起的聲調,好像在傳遞著什么,很快,沙原上的狼嚎,齊聲響起。

“不管己土珠在你們誰手上,我們西狄都接收了。”

“嗬!牛皮吹得挺大,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飛天呢。”

陸靈蹊冷哼一聲,“姑奶奶就在你們前面,有本事抓我啊!”

“嗷”

三昆不跟她斗嘴,他早發現了,不管跟老的還是小的修士對嘴,人家都有本事,把他氣得半死。

不過,小丫頭如果真從五行秘地帶回己土珠,也一定在隨慶那里。

反正那么重要的東西,誰都不會放在一個煉氣小修士身上。

齊聲的狼嘯再次響起。

只是,呼呼呼……!

遠處的太陽剛剛落山,讓人受不了的夜風,又狠命刮來,他們的聲音再大,也因為逆風而行,大都刮到了身后。

陸靈蹊都沒聽到多少。

她雖然被刮得差點要倒退幾步,卻還是好高興。

最好這風就這樣一直刮到大家進百禁山。

她緊緊衣服,側身橫出長槍,以槍頭刺風而行。

陸靈蹊早就發現過,每次排在前隊的修士,都不會跟風硬著來,他們總是尋找身體最不受風的一面,側身而行。

這種時候,能省多少力,是多少力。

師父早就跑在了更前面,她可以為自己多考慮考慮了。

“嗷”

三昆再發長嘯,只是這次的嘯聲,被風吹得更不成調。

聽到大家的和聲,再次被風吹到身后,他真是氣得想殺人。

只是,哪怕氣得怒火從腳底板升到頭頂要燒了頭發,也因為剛被灌的一肚子的寒風,而致身體冰火兩重天。

“呵呵!應該再叫大點。”

沒跟上隨慶,反而跟到了陸靈蹊身后的陸傳,百忙中回頭看到那一個個難看的臉,拉拉圍巾后,很不厚道地笑了,“又不是小奶狗哼哼。”

眼現殺機的,絕不止三昆一個。

“嗷”

有了兩次經驗的三昆,再次長嘯的時候,干脆把身體倒了過來。

只是,讓他郁悶氣憤的是,這一次的聲音,被刮走的更快。

呼呼的寒風,好像專門跟他們作對般。

真是沒地方說理。

“加快速度!”

回身的時候,發現跑在最前面的隨慶都要被沙丘掩住身形的時候,三昆掩著嘴巴,擋住風,又連忙大喝。

除了隨慶,還有沖云、捍魅、夙方三個元嬰,看住了隨慶,他們三個,肯定是看不住的。

三昆清楚,這些修士在遇到他們時,一致對外的德性,嚴重懷疑,隨慶所謂的自我犧牲,不過是他們四人爭取靈氣回復的一個計謀。

不論是他們的任何一個人沖進百禁山,為其他三人拖出一息時間,都不會有問題。

怎么辦?

真要讓計劃成空嗎?

元嗔的隊伍能被這些家伙分別吃掉,他憑什么占據絕對優勢下,就吃不了他們?

追得有些絕望的三昆,深恨草原的基礎煉體術,都是煉力氣,沒有煉速度。

時間一點點過,將圓未圓的寒月漸漸升到高空,遠方,一大片透明的灰云在寒風中迅速移來,它淡淡地遮住了月光,越來越近的百禁山在這一瞬間,仿佛籠起一片輕煙,仙氣繚繞有如夢境。

陸靈蹊不知道別人怎么走的,反正她越走越艱難了。

越是靠近百禁山,風吹得越大。

有好幾次,都感覺它要把自己吹起來。

此時,除了追在身后的陸傳和西狄人,她早看不見師父和其他隊友。

“嗷”

那個三傳好像又叫了,不過,那叫聲,在風中聽得有些變調。

陸靈蹊一邊喘著粗氣趕路,一邊在呼呼而過的風中努力睜大眼睛,看百禁山有沒有什么飛起的西狄人。

好在,眼睛都被吹得刺痛,也沒看到任何一個能飛的。

百禁山安靜得不像樣子,一聲獸吼也沒有。

陸靈蹊狠狠吐出一口氣,在又一陣風來時,摸出一塊金精增身身體的重量。

“嗷”

身后的西狄人,更賣力地提醒百禁山里的人。

他們的嚎叫,已經發展到每隔兩三百步,就要嚎一次的程度。

不過,也正因為他們不間斷的嚎叫,跟她和陸傳又拉開了數十丈的距離。

陸靈蹊估算他們的速度,往地上坐下來歇一歇的時候,一大碗肉粥也摸了出來。

飯肉的暖香味迅速隨風而來,陸傳抽抽鼻子,真想也給自己來一口。

可惜,他跟西狄人的距離還是太近了,沒辦法像人家那樣還能坐下來歇一歇。

他干干地咽了一口吐沫,掀開圍巾,給自己倒了一大口烈酒。

“呼!痛快!”

大口大口的烈酒進到肚中,熱流迅速延至四肢百骸。

就要到百禁山了,靈酒說不得能助他更早地回復靈氣。

身后并沒有元嬰修士,陸傳的戰意空前高漲。

“嗷”

追他們的十八個西狄人,也聞到了飯肉和靈酒的香味,他們的嗓子很干,灌馬奶靈酒潤嗓子后,又嚎了起來。

“嗷”

“嗷”

寒風凜冽,嚎叫卻隨風此起彼伏。

顯然,大家都知道,要到最關鍵的時候了。

陸靈蹊幾口把一大碗肉粥吃完,爬起來再走的時候,聽著隱隱的嚎叫,實在分不清它們有什么不同。不明白,百禁山那里的人,如何在四面八方的嚎叫中,分辨哪一路修士,更值得他們攔。

如果師父最開始讓大家分兵,還打了這個主意……

師父讓她多看,多思考,或許,是她最開始時,關心則亂了。

陸靈蹊心情微好,一邊走一邊又摸出一塊鹿肉干放嘴巴里慢慢嚼著。

她要多攢點力氣,要不然,到最后沖刺的時候,要跑不動了。

嘭……!

就在這時,百禁山的某處,好像劇烈動了動。

緊跟著,數道靈光閃起。

陸靈蹊確定不是師父跑的左手邊,心頭一振,顧不得她離百禁山還有幾里路,就抓著增重的金精,迅速跑起來。

轟隆隆!

大地一陣顫抖,靠近寒漠的山峰,滑下了一部分,亂石轟鳴滾動。

陸靈蹊慶幸,她沒在那一片,長槍收進儲物袋,抓著傳送牌有多快跑多快。

所有人都想加快速度,陸傳咬著牙,把猛虎下山決也一提再提。

“嗷”

右手師父跑的那一邊,嚎叫再次響起。

陸靈蹊心下一跳,就見一道長長的刀光,叮的一聲,狠狠劈來。

山風瞬間狂漲!

呼呼!呼呼呼……

“哈哈哈!仲坦,你可來遲了。”

陸靈蹊聽到師父的聲音,高興望過去時,發現師父好像變成了巨人,徒手一拳,狠狠擊散了對方再來的兇猛一斬。

“隨慶在此,我數三息,一滾的人,一個也不放過。”

回復了靈力,元后大修士的聲音里,好像都帶了絲天地意志,壓得還在追他們的西狄人腳步一頓。

“真是好大的口氣!”

懶懶的,帶著靈力的女聲,從四面八方響起,“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不放過我的。”

百禁山上空的薄云,在人家話音剛落的時候,轟然散開,一個身著草原服的女子,踏著一枚圓珠,咻的一聲,砸向隨慶的巨影。

一道無形波紋,與山風夾在一起,帶動百禁山里的巨石草木朝四方擊出。

那恐怖的樣子,讓陸靈蹊顧不得看師父的勝負,連忙往遠處避開。

嘭嘭嘭……

巨石草木在寒漠和百禁山的邊界簌簌而下,不管它們曾經的勁力有多強,在剛碰到絕靈的地方時,就失了所有力道。

“我道是誰。”隨慶的聲音極冷,“原來是江道友,怎么,你徹底投向西狄,不認修士身份了?”

“修士身份?”女子冷哼一聲,“多高尚嗎?”

“你……”

“隨慶,我們廢話少說,看在大家曾相交一場的份上,把你所得,交出三成來,否則……”

她手上的圓珠亮光一閃,“怪不得我江雪翻臉不認人。”

“江雪,你……”

三昆憤怒大叫,三股叉帶著勁風掃向隨慶,“助我殺他,分你一半。”

巨石草木在寒漠和百禁山的邊界簌簌而下,不管它們曾經的勁力有多強,在剛碰到絕靈的地方時,就失了所有力道。

“我道是誰。”隨慶的聲音極冷,“原來是江道友,怎么,你徹底投向西狄,不認修士身份了?”

“修士身份?”女子冷哼一聲,“多高尚嗎?”

“你……”

“隨慶,我們廢話少說,看在大家曾相交一場的份上,把你所得,交出三成來,否則……”

她手上的圓珠亮光一閃,“怪不得我江雪翻臉不認人。”

“江雪,你……”

三昆憤怒大叫,三股叉帶著勁風掃向隨慶,“助我殺他,分你一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