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十五章 己土珠

更新時間:2019-02-03  作者:潭子
回宗門駐地的第一件事,當然是上交秘地所得之八成。

千道宗根據情況,把各個弟子所交之靈物,變成宗門的功德點數,打進身份牌。

據說,宗門的功德點數非常珍貴,像筑基丹、結金丹甚至法器、法寶都可換到。

看到排在前面,連尚仙、南佳人這些天才弟子,都對那功德點數異常緊張和期待,陸懔夫妻忍不住也要操心他們的功德點數。

“阿懔,我們一人勻點東西,給林蹊吧!”

蔣思惠朝人打聽了,功德點數劃到個人身份牌后,就再也不能轉讓了,“林蹊,別急著反對,你聽娘說,像法寶,結金丹這些重要的東西,所需點數是很多的。”

他們進一趟五行秘地,別的不敢說,煉氣和筑基初期所需的修煉資源,基本不會再缺,但修仙越到最后,越是艱難。

她和陸懔的年紀在這,能得筑基的兩百壽就差不多了。

但女兒不同,只要修煉資源能跟上,一定能拼一拼結丹。

結丹之后,就可稱真人,才算真真正正踏上修仙路。

“我和你爹暫時也就這樣了,多了點數也沒什么大用。”

“對!,有多余的點數我和你娘也沒用,換靈石也太虧了。”

怎么就混到換靈石了?

陸靈蹊捂著自己的儲物袋,“我弄了好多寶貝呢,才不要你們的。”

她的聲音挺大,排在前面的南佳人忍笑回頭,“噓,小聲著點。”

能有多少寶貝?

所有聽到的人都忍不住好笑。

小丫頭的年紀在那里,一家人的修為在那里,就算機緣再盛,能比得過他們嗎?

“你是怕別人盯不上你吧?”

南佳人小聲教訓,“老實拿著吧,點數對有些人很重要,對有些人卻未必有靈石好。你爹娘現在補貼你,將來等你厲害了,難不成,就不能補更好的回給他們?”

在沒落成點數之前,先把秘地所得,給前程更遠大的族人,是世家不成文的規定。

畢竟世家的族藏再厲害,都無法跟一個宗門相比。

像他們這些目標元嬰的修士,在沒成長起來之前,都需要家族和族人的供養,可是強大之后,反過來就可以庇護整個家族了。

而一個家族,只有不停地涌出天才修士,才能保證普通族人的安全。

“小傻子,還倔什么倔?你厲害了,你爹娘你爺爺在宗門的日子才能更好過。”

是這樣嗎?

被師姐敲了一記的陸靈蹊,只能由著爹娘,往她的儲物袋里裝東西。

可憐,她覺得她手上的寶,絕對足足的呢。

畢竟她都殺了好幾個西狄人。

不過,相比于那些東西,陸靈蹊更可惜她的鴻蒙珠子,她總覺得它是超級大寶貝。

“師姐,你認識這個嗎?”

丟一個儲物袋給爹娘轉寶,陸靈蹊干脆抓著南佳人,拿出一顆拳頭大的土珠求她解惑。

“這個?”

南佳人拿到手上,越打量,目中越是驚疑。

土靈氣在這珠子出現的時候,好像活躍了那么一絲呢。

“……你果然得了寶。”

確定之后,南佳人的神色特別的復雜,“聽說過己土嗎?天干第六位己,相配五行屬土。己以引申為“紀“,是“找出事物的條理“的意思。另外,也可以引伸為“起“,意味著萬物變化而生長。事實上己土就象征著田園,河邊的濕土,是肥沃的,溫潤的,而且伸縮自如的。

己土跟在戊土的后面,是天的元氣,也是大地的土壤。清氣上升,沖和天地,濁氣下降,聚生萬物,所以也叫陰土。天地人三才都不能離開己土的化育之功,就好比天地之間的媒妁、催生、催化者。”

這么厲害?

忙著給女兒裝東西的陸懔和蔣思惠都呆了。

陸靈蹊咽了一口吐沫,“師姐,它……它具體有什么用啊?”

有什么用?

一旁想嘆氣的不止南佳人一個。

小丫頭什么都不知道,卻得了己土珠,讓他們這些曾經幻想過己土珠的情何以堪?

“數千畝的藥園、靈田,有一顆這么大的己土珠,哪怕不用靈氣維護,也能保千年無虞。”

南佳人在心里嘆氣,“據說,古修時代,有厲害的煉器師,特別鐘意己土珠,現在還傳下來的靈寶和通天靈寶,無一例外,所用的材料里,都有己土。

因為它可以借天地靈氣,慢慢蘊化寶物。”

陸靈蹊的心,一下子就疼了起來。

她的寶貝蛋,一會兒要上交八成啊。

上交就上交吧,可是那顆被己土珠拱衛的鴻蒙珠子,一定是更厲害的寶貝。

“你這什么表情啊?”

南佳人看她一幅捧心的樣子,忍不住心里也揪起來了,“是不是還看到這珠子,沒有撿?”

小丫頭不認識這土疙瘩,萬一真是遇寶沒撿,不知道便罷了,知道了,她都想替她和宗門吐血了。

“怎么回事,林蹊,你是不是真的沒撿?”

楚天闊和采薇原本在房間里收錄大家上交的東西,結果己土珠出來時,觸動了一絲天地靈氣,他忍不住開了部分禁制,一邊收錄東西,一邊關注這邊。

卻沒想到……

楚天闊都忍不住從房里沖了出來。

“沒有,我撿了。”

陸靈蹊被他們嚴肅起來的樣子,嚇了一跳,正要說她還撿了好多,就被隨后而來的采薇以靈力封了嘴巴,“己土珠現,大家先等一會。林蹊,你先來上交所得吧!”

陸靈蹊嘴巴被封,在大家讓路的時候,只能老實上前。

“行了,能說話了,快把東西交上來吧!”

采薇只怕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口無遮攔,回到滿是禁制的房間后,第一時間解了封口印,“楚師兄,己土珠現,你先給幾位長老發個好信吧!”

楚天闊點頭,連忙發了個傳音符。

如果小丫頭沒在外面露出己土珠,千道宗說不得會悶聲大發財。

但現在,小丫頭不認識這東西,在外面就露了出來。

除了排隊的六七十人,駐地里如他般,被那絲天地靈氣異動所驚的一定還有不少,所以封口早不可能。

楚天闊和采薇想的很清楚,既然瞞不過,那干脆就讓長老們在外人面前得意得意。

陸靈蹊在桌前放自己身上的儲物戒指,儲物袋,可是……

貼身藏在內衣暗袋里的儲物袋,找不著了。

那里面可有裝著鴻蒙珠子的大玉箱,什么樣的小賊……

“我不是小賊。”

識海里突然傳來一個童聲軟軟的聲音,“我先替你收著,回頭再給你,己土珠一下子放出太多,對你也不好。”

不好?

好才怪!

陸靈蹊的后背起了一層白毛汗。

她身上什么時候藏人了,她怎么都不知道?

一想到老祖手扎上說的,修仙界奪舍怪談,她就淡定不起來。

“咦?林蹊,你在里面……殺人了?”

采薇看到她擺在桌上的一個儲物戒指,六個儲物袋,都不知有多驚訝!

陸靈蹊頂著楚天闊很是側目的神情僵著腦袋點頭,“殺了,是人家要殺我,我才動手反殺的。”

采薇和楚天闊對視一眼,一齊按下心里的異樣,“那你先把己土珠拿出來。”

秘地尋寶,想要不被人殺,就得殺人,這是非常正常的。

唯一不正常的,只是小丫頭的修為太低。

西狄人正常不會給她機會,能給機會的,只能是修士。

兩人在心里微嘆,這儲物戒指和兩個大型的儲物袋,可不是一般二般的煉氣修士,能擁有的。

“噢!”

陸靈蹊不知他們所想,在七個儲物用具上,各摸一個玉盒出來,“都在這里了。”

神識里,她沒看到說話的小東西,卻看到了一個小小空間里,據說被保存的儲物袋。

陸靈蹊心下微松,邊開玉盒邊道:“在土世界的時候,我找到一個礦道,那里面什么都沒有,就是土靈氣特別的旺盛,我就一直往里面跑啊跑啊,然后就……就看到這些個了。”

玉盒里,擺著九顆漂亮的己土珠。

楚天闊和采薇顧不得聽她說什么,一齊出手,把剩下的玉盒全都打開,除了前面的六個玉盒里,裝著是九顆,最后一個玉盒,裝的分明是十一顆,加上早一步拿出來的己土珠,小丫頭一共帶回了六十六顆。

哎呀呀!

兩人的呼吸在這瞬間,都重了很多。

不過,他們動作又非常一致地把玉盒關上,一張又一張的禁制符,連連貼好。

“干得不錯!”

楚天闊相信,她真的沒有遺漏,把該撿的,全都撿了,“林蹊,這里面的兩成,我們暫時不能給你,己土珠不是一般的東西,你拿著……”

“我知道。”

不知道這東西珍貴之前,她可以拿著,但知道后,陸靈蹊清楚,自己拿著只會惹禍,“楚師伯,我可以把有關己土珠的兩成,先放宗門保管,或者……,換成以后也可換己土珠的功德點?”

“應該可以。”

不說小丫頭很聰明,靈根資質也不錯,單是她帶回的六十六顆己土珠,楚天闊相信宗門也會答應她的條件。

陸靈蹊打量二人的神色,卻沒再擺東西,只按著最后一個儲物袋,朝他們擺了個哭臉,“這里面,我爹我娘還給我塞了東西,我……我留著,還給他們行嗎?”

看己土珠的樣子,宗門的功德點一定不少。

雖說,她也能換了東西給爹娘,可自己有,和她給,在心理上,父母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陸靈蹊不想爹娘早早認他們的命,反而想把她分過來的一部分東西,分到他們頭上。

“……看在這么多己土珠的份上。”

也看在小丫頭還有一份孝心的份上,采薇答應了。

“謝師叔!”

陸靈蹊一下子高興起來,摸出她也心心念念還想知道的,“師叔您看,這是什么?它…我也不認識。”

采薇和楚天闊,齊看她打開的玉盒。

一個像船形的透明花瓣?

看它靈光微亮的樣子,顯然不是凡品啊!

兩人的手,輕輕地觸了觸,又齊齊縮了回去。

房間的禁制一動,楚天闊點向某處,“是隨慶師伯。”他忙打開禁制,隨慶一閃而入。

“嗯?這是……”

隨慶一進來,就被玉盒中的東西吸引,“壬水蓮?”

有己土珠,已經讓他萬分吃驚了,沒想到,還有壬水蓮,“林蹊,這也是你得的?”

“是!”

陸靈蹊知道這是大人物,連忙站好跟采薇二人一齊行禮。

隨慶擺擺手,“還有嗎?”

“有!”

讓楚天闊和采薇無語的是,小丫頭還是在各個儲物用具里分藏。

如果真被人逮著了,她這樣藏有用嗎?

儲物用具的氣息,可不是那么好瞞的。

隨慶倒是很欣賞她的謹慎,一連七個玉盒打開,“可惜了,你沒收到蓮心吧?”

“……沒!”陸靈蹊低頭,“當時在水世界,一浪接一浪,我是跑到一個大浪頭上,看到它出現并且開花的。”

陸靈蹊也后悔呢,“當時又一個浪頭來了,蓮心長成蓮蓬,蓮蓬要結蓮子了,它是透明的,我害怕找不著它,就抓了它的莖,準備帶著它捱過那個浪頭,結果……”

她又摸出一個玉盒打開,“浪過去了,就只剩這一截莖了。”

心疼的其實不止隨慶,他摸了摸這截小莖,長長嘆了一口氣,“壬水蓮萬年難得一見,可惜,見著它的人,從來都不曾帶回完整的它,這或許也是命數吧!”

他打疊精神,“有多少己土珠?”

“回師伯,六十六顆。”

這么多?

隨慶的精神瞬間就好回來了,“干得不錯!坐,都坐。”

他自己先坐到主位上,打開禁制符最多的玉盒,看到里面的己土珠,笑意滿滿,“林蹊啊,你知道壬水蓮是什么東西嗎?”

陸靈蹊搖頭,她感覺采薇師叔和這位楚師伯也不知道。

“壬水乃奔放之水,所以,壬水蓮,向來長在‘動’之水上,難存的緊。”

就是他遇到,也未必能及時采下來,貪心它的蓮子那是肯定的。

“蓮心蓮子俱是仙家之藥,只有這蓮瓣……”隨慶稍為沉吟,打量小丫頭,“卻只能煉器了,回頭,我用它,給你打一幅護身之寶如何?”

請:m.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