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十二章 肉荷

更新時間:2019-02-03  作者:潭子
突然之間好像被傳送一樣到了人多的地方,山娜和蕭瀟除了心驚,就是心慌。

沒有靈物的五行秘地,可以讓修士和西狄人打得你死我活,有了靈物的五行秘地更甚。

她和蕭瀟兩個人的時候,還可以彼此克制一下,但這里這么多人,又如何節制?

無法節制,任何一個不好,都將引發大范圍拼殺,到時……

蕭瀟迅速尋找己方人手,判斷對方多寡,做好一旦打起來,如何占便宜。

與此同時,山娜的目光也在尚仙的身上停了一下,不可避免地看到那個耍了她兩次的小兔子躲在他的身后,眸光微有復雜。

還好,兩家的人手差不多,就是不知道,再來的人,到底誰更占便宜。

“山娜,這邊。”

曾經追殺南方的大胡子,先行喊人。

陸靈蹊看到山娜幾步一跨,好像縮地成寸般,就轉到了西狄人一方。忍不住輕輕地吁了一口氣,她好想這位大姐,把她忘了呀!

“這里怎么回事?我們都是被傳送來的嗎?”

蕭瀟看到不時有人,滿是驚嚇地出現在此處,到尚仙跟前時,忙低聲詢問。

“應該是。”

尚仙微不可查地點頭,“我是在一片空無一人的水域,突然到這里的。”

“我也是,”陸靈蹊朝朝她點頭示意的蕭瀟拱手,“我正緩行,眼前不知怎的一黑,一下子就到了這里。”

“……看來大家都差不多。”

蕭瀟明白后,一雙劍眉緊緊擰一塊兒,這五行秘地古怪得很,回回都把他們弄一塊兒,到底想干什么?

怕他們拼死的人少了嗎?

他和尚仙對了個很有深意的眼神,默默走到了修士的前方。

陸靈蹊不知他們打什么眉眼官司,但蕭瀟能站到前面,她卻覺安全了不少。

“師兄,我們不會真跟西狄人打起來吧?”

她數過雙方的人數,除了她這個濫竽充數的,兩邊還是修士一方占強,剛剛一下子多傳來六個人。

雖然己方好像不憷人家了,但雙方一旦打紅眼,千道宗不可能不管,她想獨善也沒條件。

“放心!”尚仙笑著安撫自家小師妹,“山娜是個很有腦子的人,她不會干沒把握之事。”

師兄好像很了解山娜嘛!

陸靈蹊跟山娜接觸了幾次,倒是很同意師兄所言。

現在只希望,西狄人那里,不會有什么愣頭青,修士這里,也不會有什么愣著青,仗著人多就去挑釁人家。

跟自家人交流過的山娜,很快也站到了族人的最前方。

她略有些憂心,對方畢竟比他們多出幾個人呢。

不過……

看到曾經騙了她的小兔子,睜著一雙有些驚恐的眼睛,一會看看這邊,一會又看看那邊,好像比她更怕打起來的樣子,實在忍不住翹了翹嘴角。

這里的人,誰不比她大?

至于要她來擔心打起來的后果嘛?

“快看這水……”

不知是誰大聲叫了一嗓子,把場中所有繃緊了神經的人,都嚇了一跳,大家齊齊看向水面。

不知何時,前方的水面居然出現了一條明顯的水線,這邊是他們熟悉的碧水,那邊在一圈圈的漣漪中,卻慢慢暗了起來。

不過……

陸靈蹊抽抽鼻子,感覺那邊的空氣好像帶種特別的香味,似乎比這邊的空靈。

又要出寶了嗎?

很多人都興奮起來,緊緊盯著那一邊。

陸靈蹊的眉頭攏了攏,忙把手放在懷處,暗地里,先往金鐘符和雷符輸送靈力。

沒寶,大家能勉強保一會太平,有寶……,肯定要爭一爭。

她很有自知之明,憑現在的修為,人家爭寶的時候,她還是要有多遠跑多遠的好。

只怕還沒跑遠,混亂一開始,千道宗的幾位師兄姐顧不了她,然后,她被一些別有用心的家伙盯住。

“啊……!”

一聲慘叫,從一個沖過水線數米的修士口中溢出,他驚慌地想要沖回來,奈何靈力全不聽使喚,身體控制不住地下沉。

大量的血水在他的身邊咕嘟咕嘟冒著泡,好像還散發著熱氣,他明確感應到自己的骨肉在化水,驚駭中不由哀聲求救,“陳師兄,劉師兄救我,快救救我……”

想要出手相救的不是一個兩個,奈何,他們扔出的青藤道法、符箓,甚至繩索和青綾,在落到那邊水域時,卻好像重得不得了,早早便不控制不住地落水。

“這水不對。”

拽回上品青綾的女修嚇壞了,她的青綾靈器可是花了一千八百塊靈石買的,陪了她好長時間,連建數功,可是現在,只在那水中泡了不到五息,拿回來居然下落了品質,靈光晦澀,變成了下品的。

所有人都驚的往后退了點,原先仗著修為,輕浮水面的修士,不約而同拿出自己的飛行靈器,站到上面。

“不,救我,救我……”

陸靈蹊只見那修士已經入水到膝蓋處,血水泡冒得更多,好像把他下面全都化盡了般。

“我不想死,救我啊!”

那修士舉著兩個儲物袋,一張白慘慘的臉,盯著大家,“誰救我,我的東西就是誰的,快點,救我,救我啊……”

但此時,誰能相救?

陸靈蹊看得清楚,那符箓至少是張中品的土符,可落水時,只是一閃,便失了所有靈能。

她踩著葉形靈器,忍不住又后退了一些。

就在此時,一個修士從后面沖到前面,伸出了自己棍形靈器,“抓住。”

陸靈蹊看那棍子迅速長過去,忍不住帶了點期待。

對啊,只要棍子抓得緊,不落到水里,拉個人應該沒問題吧?

“拉!”

那人有如抓了一根救命稻草,抓住棍子的時候,連忙大聲喊拉。

只是,讓所有人都沒想的是,那原本自信滿滿,想要大力把人拽回的修士,臉色在一息之間變慘白,他的靈力,好像瞬間被棍子吸到了那邊。

兩個想要相幫的修士也在同時感應到靈力在狂泄。

“快!斷棍。”

尚仙剛叫出來,蕭瀟一劍斬去。

棍形靈器當場斷開,三人若不是尚仙用靈力扶了一把,都要齊齊跌坐于水中。

“不……,救我。”

那修士失了這邊的助力,一個踉蹌差點跌到水中,不過,他驚慌之下,忙用斷棍撐了一下,身體被棍子帶著,往這邊移了半米。

“接著。”

尚仙的反應非常快,連忙把這邊的斷棍扔到他能夠得著的地方,那修士在生的渴望下,連忙伸出另一只手握住,借棍子還未沉的那點浮力,又往這邊移了半米。

“接著!”

“接著!”

大家受到啟發,連連扔出棍子之類的東西。

眼見他終于挪到了這邊,可是沖過水線時,大腿以下,盡皆空了的樣子,還是把大家嚇了一跳。

“我的腿……”

被同伴接住時,他的靈力能動了,劍光一閃,愣生生削了好像還在腐蝕的一截。

哎呀呀!

見到這一幕,不管是修士一方,還是西狄人一方,齊齊離那水線遠點,只怕那邊的毒水,突破水線,把這邊也染了。

但此時,那邊傳來的空氣味道更帶了絲說不得的清香,就在大家遲疑不定的時候,一陣微風來,一片片嫩綠的荷葉在水中長大,很快抽枝開花,或紅或粉或白或黃的荷花,在大家面前綻開。

這一次,是西狄人先行出手,一柄彎刀甩出后,目標不過是水線那邊一米多遠的粉紅荷花。

“我想起來了,這是肉荷,”一個修士看到那彎刀飛到那邊,沉悶落水,再也沒回來的時候,大叫起來,“典籍記載,肉荷需血肉為引,生在鬼靈水中,不管什么丹藥,只要加了它,只要沒煉壞,最低也是中品丹。”

但事實上,煉丹師得到肉荷后,煉出來的丹藥,大都是上品丹,有的甚至能暴出極品丹。

陸靈蹊發現好多人的目光從原來的驚恐,一下子全熱烈起來。

他們分散得很快,各種靈舟和飛毯式的靈器,以最快的速度化大,扔過去后,借最開始的那點浮力,迅速摘花。

還帶這樣的?

陸靈蹊不知道鬼靈水有什么禁忌,但她也有靈舟,只是待她沖到水線這里,靠邊的肉荷早被大家采盡,此時已有不少人,仗著身法厲害,強提掠云術,踏荷而行,一點也不碰鬼靈水的往更里處采。

怎么辦?

陸靈蹊當然舍不得好東西,對飄渺無行決也很有信心,可是,她真采到了花,能平安帶出去嗎?

“林蹊,靈舟借我,回頭,我給你半株肉荷。”

尚仙舍不得好東西,一把搶了她的靈舟,借力踏上去后,他又在茶花上連借了兩次力,一連摘了三朵肉荷。

靠近他的還有一株幾乎貼著鬼靈水的黃色肉荷……

尚仙一咬牙,到底還是伸了手。

可是此時,他的一口氣已經用盡,雖然沒碰到鬼靈水,但鬼靈水特別的吸力,還是在他低頭時傳了來。

鬼靈鬼靈,不僅身體不能碰,神魂對它的抗力也非常小。

神識在轉瞬之間縮回識海,尚仙知道危險,猛一咬舌,強借那口精血之力,再次踏荷回來。

不過,此時的靈舟已經入水,他沒了回來的路。

再加神識不能用,用眼看腳下,在速度上就再不能靈敏。

“師兄踏好……”

眼見尚仙要失重,陸靈蹊連忙甩出圖里埕的大金錘,這錘子較重,哪怕鬼靈水這邊吞靈吞得厲害,能甩遠一些。

一連兩個大金錘甩出,尚仙終于回來了。

“多謝!”

尚仙塞給她一整株的肉荷,“藏好,出去了,我再把靈器的靈石還你。”

“行!”

陸靈蹊迅速收好那朵花,“師兄,你還……”

她正要問他還采不采,就聽到數聲驚呼聲。

原來又有人不小心碰到鬼靈水了。

接二連三的慘叫聲傳來,雖然大家已有救援經驗,可事實上,救起來,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畢竟,有救別人的時間和東西,自己或許也可以再采一株肉荷。

“救我救我,我拿肉荷買命,快!”

落水的西狄人顯然也是聰明的,忙向同伴誘以利。

遠遠的,陸靈蹊看到這次是山娜出手。

不過,這時候還在采肉荷的,好像都非常危險。

“尚師兄,救我!”

十數米遠的地方,一個千道宗師兄雖然還沒沾鬼靈水,可明顯神識也縮回了體內,在大家都踩過的荷葉上跳得非常危險。

一只金鈸被尚仙著急甩出,可是金鈸太輕,雖然沖力十足,還是在三米遠的地方落下,而此時,那位師兄還在四米外,眼見他下一息要踏入水中,尚仙急得汗都要落下來了。

但他真沒東西能扔了,要不然,也不會借小師妹的靈舟,危險的時候,還要她救。

“師兄,借力!”

陸靈蹊一腳踏到尚仙肩頭,飛過水線,還在空中時,一連甩出數西狄人的衣服,借力前行,她的速度快,在那位師兄就要無可踏時,甩下一床被子救了他一腳。

可這不行啊!

楚師弟的樣子,明顯已經失重了,對靈力的掌控也快不行了。

尚仙額上冒汗,正要扔自己最大的一塊礦石救急的時候,就見小師妹雙腳互踢,轉到師弟身后,嘭的一腳狠狠踢到他的屁股上。

楚成的身體被硬生生地踢高了三米,緊跟著,又是嘭的一腳,他往尚師兄那里飛了三米。

“踏!”

尚仙顧不得小師妹,連忙連甩袍袖,把鼓出勁力的袖力,甩了出去,讓楚成借力踏了一步。

待他把師弟一把拽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小師妹林蹊居然沒回來,自己跑去采肉荷了。

尚仙的汗再次滴下,小師妹跑得太快,幾下一轉,愣是撈到兩顆肉荷。

“快回來。”

到處都是哀哀聲,有了得就行,他可不想才救回師弟,再把師妹搭上。

陸靈蹊如風一般踏荷回來,她也確實不敢太貪心,貪心太過,就是讓大家把目光全瞄她這。

請:m.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