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十三章 傳送

更新時間:2019-02-03  作者:潭子
看到遠處閃動的寶物光華,葉湛秋沒動。五行秘地就要真正的開啟了,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

最好所有看到的人,全都搶著去,這樣,哪怕隨機傳送,他們的距離相對也會近些吧?

近,代表了什么?

葉湛秋的臉上閃過一絲冷笑。

這破地方,新晉的小修士已經沒幾個了,剩下的全是修為高的家伙,只有他們能因為寶物打得你死我活,他出頭的機會才能更大。

見識到阿菇娜銀弓的速度,葉湛秋其實是后怕的,他現在的修為太低,各種反應都跟不上,要是一連遇到兩個像她那樣的,說不得也會折損在這里。

重生一世,他絕不允許自己無聲無息。

現在好了,他祝愿當年的那些天才,都傳送在一個地方。

南方雖然回了帳篷,可哪里能收心?忍不住眺望隱有光華閃動的地方,那里,或許有很多寶貝。

只恨,他傷的不是時候。

朱培蘭看他越來越焦躁,知道勸不住,只能回到睡袋上挨著朋友坐著。

半晌,南方終于下定了決心,走到睡袋前,不管朱培蘭,“林蹊,林師妹,快醒醒。”

“啊?”

陸靈蹊一下子驚醒,神識迅速放開,“南師兄,怎么了?”天還沒亮,外面還在下雨,沒發現西狄人,確定最后一項的時候,她稍松了一口氣。

“看到那邊的光華閃動了嗎?五行秘地的寶物應該現世了,之前有很多人都過去了,我……也要過去。”

什么?

陸靈蹊呆了呆,“你不是受傷了嗎?”

“秘地寶物從來不會平白無故落到任何人的手上。”

南方聲音淡淡,她們可以躲在這里,他不可以,“我得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

一起?

陸靈蹊眨了眨眼,“等一等,你們怎么知道,有很多人過去了。”

“剛剛我們看到的,阿菇娜也過去了。”

朱培蘭有些緊張她的選擇,先把阿菇娜抬出來。

“噢?那我不去了。”

陸靈蹊連忙搖頭,“師兄,寶物雖然重要,可是你的傷……”

“我的傷沒事,”南方看了一眼朱培蘭,“發揮八成戰力沒問題,你既然不打算去,那就好好和朱師妹在這呆著。”

這是人家的選擇,陸靈蹊保能祝福,“那小妹祝師兄一路順風。”

南方拍拍小丫頭,摸出一個靈舟,瞬間化大,一個閃身從陣門呼嘯而出。

那叫朱培蘭的明顯有些心機,拿師妹怕的阿菇娜說話,可惜現在不適合點出來,她們必須相扶相守。

南方只能希望自家的小師妹,可以更機靈點,不要被她糊弄了。

“朱姐姐,真的有寶物嗎?”

雨幕很快阻住了視線,陸靈蹊轉頭問朱培蘭,“真的有很多人過去了嗎?”

“有沒有寶物我不知道,但真的有很多人過去了!”

朱培蘭跟她解說,她睡著這段時間的事,“別的看不到,但那一亮的時候,真的看到了好些個遁光。”

“也不知道,我爹我娘會不會去。”

“……”看到愁眉的小伙伴,朱培蘭也想不出辦法,“那……你爹你娘是什么性子呀?是像南方師兄這樣的,還是像我們這樣的?”

要是像南方這樣要錢不要命的,在她想來,八成是去了。

陸靈蹊聽懂了,“我爹我娘應該不會自入險地。”爺爺在外面等著,他們不敢冒險的。

想通這一點,神經松懈下來,她迅速躺回去,“這兩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睡不夠,朱姐姐,我再睡一會兒。”

見小丫頭沒一會,便呼吸悠長起來,朱培蘭真是哭笑不得。

這是個睡大王吧?

不過,她守了大半夜了,似乎也沒什么,打個哈欠,便也歪在一旁。

沒人能想到,在大家轟轟烈烈準備搶寶拼命的時候,這兩人能安安心心地睡大頭覺。

阿菇娜等人,終于近距離看到了閃動光華的寶物。

那好像火山口一樣的地方,似乎流轉著無數發出耀眼光華的珠寶,它們或大或小,彼此追擊,發出好聽的叮當聲。

修士和西狄人一方,各有警惕,但隨著來人越來越多,兩方按捺的心,都在蠢蠢欲動。

這些東西,可能就是寒漠荒園十幾萬年的靈氣孕育而出的五行精華。

雖然看樣子很多,可是誰會嫌寶物少啊?

阿菇娜的銀弓遙遙鎖定這邊的時候,其實已用神識,迅速騰空儲物戒指里的一個乾坤玉盒,她最起碼要用它來裝滿滿一盒的五行精華。

如她一般準備大容量的東西的人,不是一個兩個。

大家全都勢在必得,之所以誰都沒第一個伸頭,只是怕被所有人當靶子打。

但老這樣等也不是事。

五行精華出現在夜晚,白天的時候,這里的天地會變,萬一沒了……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終于有人忍不住,不知是誰大力一堆間,三個站在火山口前的修士,一下子落了下去。

驚呼瞬間響起,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卻沒人出手,掉下山口的修士,也順勢急切地朝諸寶舀去。

西狄人一方,當然不可能就眼睜睜地看著,在阿菇娜等有意的控制下,也跳下了三個西狄人。

眼看下面的人,就要把寶物弄到手,十幾個急切寶物的人,也從后面凌空沖入。

場面一下子混亂,無數人沖入。

叮叮……

當當……

鏘鏘……

咻咻……

各種兵器響成一片,正在南佳人,也要往下跳的時候,大地猛然一震,只聽轟的一聲,火山口好像一下子被人點著了,轟的一聲,諸寶噴出。

跳下的眾人,全被一股無形勁力頂著,直入上空百米遠。

不過此時,沒人能顧得危險,大家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想兜住寶物。

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阿菇娜明明發現,她站在火山口邊,順勢一舀的時候,乾坤玉盒里已經滿了,但還沒高興起來,它們卻又像空氣一般,化為無形。

這是怎么回事?

手上靈力一動,收了乾坤屋,就忙伸手抓上一顆大的五行精華。

入手好像有些重量,她正要細看,卻見它也在轉瞬之間,化為空氣,再不可尋。

不僅她懵了懵,所有如她般試過的人,都很懵。

說好的,五行秘地里有無數寶貝,他們在破林子里轉了好幾天,毛都沒看到,現在好不容易有點希望,怎么又是騙人的?

正在大家愣了,沒在互殺的時候,沖天的東西,又如雨般落了下來。

不過,它們在接觸到人的時候,都化為了無形。

南佳人想感受這些東西的靈氣,也是啥都沒感覺到。

異常失落下,她根本沒注意到,沖天的光華,還有數十顆,分散四方,像不太應該的地方飛去。

南方正在急急沖來,遠遠看到無數寶物噴出的景像后,急得心都要碎掉了,雖然有數顆正朝他這邊來,他也沒什么心力。

他只是順勢撤了靈舟護罩,迎向其中一顆。

抓住時候,感覺那一抹重量,根本沒管其他,更快地催動靈舟,想要到前面撿寶。

只是……

手上緊攥的東西有些不對,原上才有的重量,好像沒了。

低頭一看,哪還有寶物?

陸懔和蔣思惠呆在陣中,自然也看到寶柱噴發的情況。

哪怕隔著雨幕,那耀眼的光華也無法掩蓋。

“快看,那里有兩顆。”

蔣思惠說這話的時候,拉著夫君,一齊沖出,迎向飛來的寶貝。

如他們般,滯留在外圍的修士,都看到寶柱噴發后,都發現了好像流星一樣沖過來的寶物,他們各迎各的。

葉湛秋也早早撤了劍陣,就站在雨幕中,早早等著。

他在等屬于他的那一顆。

據后來的總結,所有在林中還活著的人,都會迎有一顆這樣可能有傳送性質的光球。

不管你站在哪里,它都會自動鎖定你,把你拖進該拖的地方。

它們傳送的距離可能有大有小,事后沒人能真正說得清。

因為幾乎所有人,都自己去找它們了。

只有他聰明。

葉湛秋笑著看向,朝他飛來,閃著光華的光球。

龍眼大的光球在他伸手間,輕輕落下,他仔細看了看后,消于無形。

好了。

接下來,還有百十息。

陸靈蹊和朱培蘭在睡夢中,好像被什么東西砸了一下。

兩人齊齊驚醒的時候,額上有什么閃亮的東西一閃而沒。

二人連忙爬起來,尋找那家伙。

火山口邊,所有人的面色都不好。

說好的,寶物呢?

如果一直失望,那也就算了,可是現在給了他們一個什么樣的破希望呀?

騎著灰狼的吉達怒氣勃發下,第一個朝修士發難。

可是敢到這里搶寶的,又有誰是善茬?

一場西狄人和修士的火拼,迅速展開。

“如果是我一個人做夢有可能。”陸靈蹊二人找不到東西,非常疑惑,“可是不可能我們兩個都做夢。”

她們額上一開始,還有被砸的紅印子。

那絕對不會做假。

朱培蘭當然知道不是假的,“我們……我們趕快離開這里吧!”

她的臉色非常不好,嚴重懷疑有人曾經摸進來,或者看破了陣法。

早知道,她就忍一忍,不睡覺了。

陸靈蹊看她臉色不好,心里也漸漸不安起來,連忙收陣,只是最后一個陣旗,剛剛拔起來,就感覺虛空中,好像有什么強大的吸力在朝她罩過來。

“林蹊……”

朱培蘭卻先被吸走,想拉她都來不及。

緊跟著,陸靈蹊也是一陣天旋地轉,噗通一聲,摔在一片天也灰突突,地也灰突突的荒園上,身邊再也沒有人。

陸靈蹊正要放出神識,卻發現,它縮在體內不動了。

就是靈力……

連忙一試靈力的時候,好在,它還在,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好像不能讓她飛起來,觀察四周。

她狠狠踢了一腳腳邊的石頭。

真他娘的。

她招誰惹誰了?

老把她扔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陸靈蹊呼呼直喘氣,要不是顧忌著引來西狄人,真想大叫一聲。

她不知道,所有被傳送進來的人,除了葉湛秋,除了某些運氣特別好的,除了打架中,就要性命不保的,此時大都如她般,又懵又氣。

五行秘地,他們心心念念的好地方,結果就這德性?

放不出神識,就打不開儲物袋,這對于修士而言,簡直是滅頂之災。

雖然他們大部分的人,服的都是辟谷丹,一時半會不會餓,可時間久了呢?

有秘袋的檢查秘袋,沒秘袋的急急尋找出路。

只有葉湛秋,拿著早就準備的羅盤,尋找當年古修大能,封印的礦洞,在這里,據說,只有進了礦洞,才能放開神識。

庚金、鋼母、戌土……

無數礦物的精華,他都想要。

可惜!

他嘆了一口氣,他運氣不太好,沒被直接傳送進礦洞。

不過,他不知道,丁開甲雖然被傳送進礦洞了,可是才剛接解修仙的他,卻并不知道,礦洞中那些個散發特別氣息的東西,是什么。

東拓只想提升徒弟的修為,不敢浪費時間教所有的五行靈物,如同對待所有新弟子般,告訴他,五行秘地里,只要你感覺是好東西的都可以收。

他抬手摳一顆凸出好像金子一樣的東西,忙了半天才摳下來,感覺非常重。

這應該是好東西吧?

就是摳得太費勁了。

讓他用劍挖,又實在舍不得。

丁開甲拿出師兄分他的戰力品,一把彎刀,在墻上,叮叮當當地砍起來。

陸靈蹊身上有兩個納寶囊。

里面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各有一點,她雖然不急著找出路,可是一個人在這破地方,心里總是不安的。

她只要看到大一點的石頭,都會爬上去,眺望四周。

可惜,不要說修士了,就是西狄人,也一個沒見著。

從大石頭上跳下時,她真是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

到處都是一樣,該怎么辦?

陸靈蹊一邊走著,一邊拿路上的小石頭出氣,所有不順眼的,見一個踢一個。

骨碌碌……

半晌后,一塊石頭被她踢得劃過一條線,好像滾到了什么空洞的地方。

陸靈蹊好奇追過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