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十一章 金蟬脫殼

更新時間:2019-02-03  作者:潭子
阿菇娜怎么會追來?

東皋遠遠看到的時候,驚訝死掉了,他們跑了這么遠,她是憑什么東西找過來的?

他忍不住懷疑自己身上有什么東西,給人家當了定位,要不然也不會就轉在他們的上空。

東皋顧不得想其他,第一時間檢查自己的儲物袋,檢查林蹊遞給他的儲物袋,神識連掃間,他終于發現衣擺中,暗藏的那只草蟲。

美食會的時候,聽很多人說了這東西,沒想到……

東皋看看六個冷漠的同伴,默不作聲地,悄悄按死了那只蟲子。

“找到火晦陣了嗎?”

找不到人,可草蟲就轉在這一帶,阿菇娜和伊勒德第一時間想的便是火晦陣。

伊勒德正要搖頭,他的草蟲突然急切地哀鳴一聲,那聲音,別人聽不到,可是做為主人,他卻聽得清楚,“這里沒有火晦陣,而且對方也發現了不對,剛剛把紹布的草蟲殺了。”

什么?

咻咻咻……

大怒的阿菇娜連連朝懷疑的地方放箭,“王八蛋,給我滾出來。”

姬子清六人默默觀察。

西狄小一輩中,排名前三,擁有天狼弓的阿菇娜,消息靈通的誰不知道?

不過,他們什么時候得罪過她了?

“奶奶的,我們六個人,你們說有沒有機會……”

小聲說話的修士,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式,“她身上的東西,應該有不少,到時候,我們平分。”

“天狼弓的速度你看到了嗎?”

姬子清聲音冷靜,不是他不想動手,而是天狼弓真的太快了,“聽說此弓有自動追索人的本事。如果她旁邊沒人,我們六個一擁而上,或許能找到機會,但她有幫手,只要稍為牽制一下,死的可能就是我們。”

這是一塊硬骨頭,想啃人家,自家這一方,算時間,最少也要死兩個人。

誰死?誰不死?

憑的是阿菇娜先看誰不順眼,憑的是運氣。

姬子清不想把自己的性命,拼在虛無飄渺的運氣上,“先等一等,她找的人,可能就藏在這一片。”

他們可以用陣法隱匿,人家當然也可以。

“能讓阿菇娜發瘋,對方一定也不簡單,我們等一等,伺機而動。”

看到六人默盯天上,東皋非常想說,這里真沒有其他人。

算路程,這里離朱培蘭、林蹊藏身的火晦陣也差不多有十來里,所以,人家真的只是沖著他來的。

但是,他不敢說。

他怕一說,就被扔出去。

東皋很緊張,緊張的身體都有些抖。

“不用怕!”

姬子清回頭看了他一眼,“我的鬼府陣,可不是她這樣亂射一氣,就能找到的。”

東皋連忙點頭的時候,稍為放心了些。

他望著天上,只怕人家放大搜索范圍,找到朱培蘭和林蹊的藏身地。

畢竟,走路彎彎繞繞,直線很少,十里的距離,從天上看,可能不五六里。

遠處天空的動靜,朱培蘭和陸靈蹊隱隱地,雖然不能完全看清楚,但那張銀弓,二人記憶猶新。

“應該是阿菇娜,她怎么追來了?”

拉克申不是好東西,她都跟伊勒德在一起了,至于還要為了面子,千里追擊嗎?

朱培蘭和陸靈蹊對視驚慌的一眼,都猜測人家是看到東皋了。

算時間,以及東皋幾人所走的方位,應該就在那一片。

她能找到東皋,或許也能找到她們。

怎么辦?

再被抓到,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人家不會給任何喘息的機會。

“林蹊,要不然,趁著他們還沒發現我們,我們……趕快走吧!”

當然要走。

只是如何走,是個問題。

如果只她一個人,用飄渺無行決,在人家沒發現的時候,從林中偷著跑,完全沒問題。

但加上朱培蘭……

陸靈蹊狠狠吐了一口氣,“朱姐姐,你先說,她是用什么東西,找到這里的?”

不把這個問題弄清楚,跑可能也是白跑。

朱培蘭沒說話,盯著她身上。

陸靈蹊也正懷疑是戰力品暴露了她們。

正要仔細檢查的時候,她突然頓住了。

遠方的天空,星星點點,似乎下起了雨。

伊勒德為了尋找火晦陣,用了不知什么容器,正在天空大肆造雨。

東皋咕的一聲,咽了一口吐沫。

幸好,他出來了,要不然……

看到淋下來的水,他不能不懷疑沒了草蟲后,人家又在借雨,尋找火晦陣,五行火陣以火為攻,說不定用水一激,就會有反應。

“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阿菇娜跟著撒下的水,尋找火晦陣,“想用火晦陣藏身,別做夢了,現在你們只有兩條路,一條是自我了結,得個痛快,一條是……被我找到,慢慢虐殺。”

那滿是殺氣的聲音,帶著靈力傳出極遠。

陸靈蹊和朱培蘭當然也聽到了。

兩人的面色都有些發白。

雖然對方鎖定的距離有些問題,但火晦陣真的不能要了。

“他們在天上,看得遠,我們小心些。”

早知道就在林中布陣了,陸靈蹊望著跟林子隔開的百來米,心下懊悔無比,“朱師姐,你用掠云術,盡量提輕身體的重量,一會兒我拉著你跑。”

“我已經修煉到煉氣五層了,”朱培蘭的斂息術一放即收,“一會兒,我拉著你吧!”

論修為,論年齡,她都不至于讓小兩歲的林蹊護她。

“別廢話了,我煉氣六層。”陸靈蹊沒時間得意她的修為更高,沿著陣盤,小心弄出一根長長的藤條,以靈力把它蒸干了,倒上烈酒浸濕,在相距一丁點的地方,又以靈氣做杯,倒上一杯烈酒,用火球術,小心地讓它燃起,“那邊到現在都沒人反擊,說不得是打不過人家。”

六個人都不敢動手,阿菇娜的厲害可想而知,時間久了,東皋一旦暴露,小命肯定第一個沒。

陸靈蹊只希望,一會兒,這里的動靜,能把阿菇娜吸引過來。

“我準備好了,一二三,走!”

陣牌一揚間,火晦陣打開,飄渺無行決運起的時候,她拉著身體輕了好些的朱培蘭直奔林子。

煉氣六層啊!

朱培蘭不知道自己該想什么。

當然,她也沒時間想什么,飄渺無行決太快,林子不好走,她雖然被拉著,但如果不努力配合,說不得就要不停地撞上樹。

阿菇娜的銀弓威脅太大,她不敢想象,弄出動靜被她發現的后果。

“火晦陣大概什么時候,會有動靜?”

“百十息吧!”

“這么快,我們跑不遠的。”

雖然知道她已經很快了,可是朱培蘭真的無法放心。

“她又怎么知道,我們跑了?”

陸靈蹊邊跑邊道:“想要攻開火晦陣,她怎么也要再浪費點時間吧!”

搶來的儲物袋,都被她用靈氣時時裹著,沒了能鎖定她們的目標,她就不相信,她還能以直線的方式追過來。

火晦陣中,陸靈蹊用靈氣做成的杯子,被里面的烈酒燒的慢慢不支,幾下一閃,當場散開。

還在燃燒的酒很快散到同樣沾酒的藤子上,火苗瞬間蔓延過去。

在鬼府陣中淋雨的姬子清幾個,聽阿菇娜那樣明確地尋找這周邊的火晦陣,都非常有耐心地等著。

他們等著火晦陣被找出來,等著里面的人拼死反擊。

阿菇娜根本就沒給人家活路,那所謂的兩條路,都是死,只要有一丁點血性,被找到時,肯定就得拼出來。

他們希望雙方兩敗俱傷,到時候,一擁而上,怎么也會占點便宜。

時間似乎極慢,伊勒德撒水的范圍在增大,就在阿菇娜要失去耐心之跡,不知從哪傳來‘嗤’的一聲,迅速轉頭的時候,恰好看到,一道隱隱的火圈一閃而沒。

是火晦陣。

“那里!”

阿菇娜迅速沖過去,伊勒德緊隨其后。

咦?不在這邊?

姬子清六人,只能眼睜睜看人家離開,正在想是不是跟過去看看的時候,遠方傳來一聲長嘯。

那嘯聲原本極遠,可是待到尾音的時候,感覺靠近了很多。

顯然是阿菇娜兩人鬧的動靜,驚動了其他西狄人。

伊勒德很快回應,嗷

姬子清六人迅速歇氣。

一個阿菇娜已經很不好對付了,這再來的人,只怕也不簡單。

“你干什么?”

“我……我想去看看。”東皋的眼睛很紅,可是整個身體卻又控制不住地發抖,阿菇娜離開的方向,分明是他之前藏身的方向。

他忍不住懷疑那里暴露了。

“你看?看什么?好奇害死貓知不知道?老實呆著。”

山海宗一位師兄很不客氣,一腳把他踢回原地。

東皋連忙又爬起來,只是還沒沖出,遠方又傳來一聲大笑,“阿菇娜、嘎爾迪,當我修士無人乎?”

五個身著黃色道服的天劍宮修士,和兩個天藍法服的飄渺閣修士,連袂而來。

才趕來,半路截住他們的嘎爾迪目中微縮,“我道是誰,原來是申道友和燕道友。”

天劍宮申甫長劍一揚,“嘎爾迪,別廢話,讓開。”

不遠的地方,阿菇娜帶著伊勒德,正全力攻擊火晦陣。

飄渺閣燕離雖然無意在這里管他人死活,可是誰讓他碰到阿菇娜如此發瘋呢?

他沒廢話,一劍逼退嘎爾迪,就要沖過去阻止阿菇娜。

不管對方是誰,遇到了,總要護一護。

阿菇娜最討厭的便是天劍宮的人,西狄草原與天劍宮相離最近,申甫又向來愛管閑事。

但拉克申的仇,她必須報。

眼見方人多勢眾,她再也顧不了其他,甩手就是一把符。

轟隆隆……

無數火光、冰錐,以及噼啪而下的閃電盡數砸在火晦陣上。

火晦陣嗡鳴一聲,火圈一閃而沒,當場被破。

可是,里面的人呢?

正要舉劍相助的燕離和同門,實沒想到,阿菇娜打的居然是個空陣。

看到破陣中藤條一路燒過的痕跡,她直氣得渾身發抖,“燕離,你們修士如此狡詐,還要一點臉嗎?”

“呵呵!”燕離愣后一笑,“能把你氣成這樣,我覺得,臉這東西,還要以再掉一點兒。”

“你們別高興的太早了,”阿菇娜的銀弓隱隱鎖著他們,“拉克申的仇,天涯海角,我也會報。”

拉克申?

不僅修士一方吃驚,就是嘎爾迪也一樣吃驚,“是誰?誰殺了拉克申?”

他被圍在修士一方,聞言急速撤到阿菇娜的身邊。

“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是,人……我認識。”

為了拉克申的英名,阿菇娜無法說出,他死在三個煉氣小修手中。

看火晦陣的痕跡,她非常懷疑人家并沒有跑遠,“你們能跑一時,能跑一世嗎?”

帶著靈力的聲音,隆隆滾出,“是誰殺的拉克申,自個出來,其他的,我既往不咎。”

看痕跡,是兩個人動的手。

但她帶回去的一共是三個人。

她就不相信了,在生死面前,另一個不會動搖一二。

鬼府陣中,東皋油煎一樣的心,終于又安定下來。

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但朱培蘭和林蹊應該是跑了。

林中靜默一片,沒人出來。

“好!你們不出來是吧?”

阿菇娜咬牙間,用靈力一把甩出數張火符,“那以后也不必再出來了。”

她就不相信,三個煉氣期的小東西,能跑多快。

大火瞬間蔓延。

咔咔咔……

可是,申甫領著天劍宮的師弟師妹們,迅速飚至的時候,卻想也沒想地扔出一道上品極冰符,硬生生地凍住了燃燒的區域。

冰中,那火苗燃燒的樣子,看上去,好生漂亮。

“阿菇娜,你忘了我們嗎?”

申甫笑嘻嘻地凌空站在林子這一方,“想在我申甫面前抓人,你覺得可能嗎?”

遠方再次傳來西狄人馳援的身影,不過,阿菇娜的臉上,卻沒有喜意。

現在的援軍再多,想要突破申甫等人的阻攔,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這時間,夠那三個小蝦米跑遠了。

萬一他們死在別人手中……

阿菇娜心中大恨,“申甫,今日阻攔之仇,他日定當大報。”

她持著弓,身體緩緩后退的時候,伊勒德和嘎爾迪也連忙后退。

請:m.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