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師父很多

第四十六章 故人

更新時間:2020-02-14  作者:閻ZK
但是這個時候,王安風已經后退一步,淡淡道:

“你脈搏速度上升了三成。”

“看來,我猜對了……不是嗎?”

“你!!”

謝正豪微怔,旋即不可遏制浮現羞怒之情,抬手猛然朝著一側墻壁撞擊,仍舊存了必死之心,王安風手指輕彈,指法剛猛,擊在謝正豪一處穴道上,內含數重勁氣,瞬間將其內勁打散,跌墜在地上,落地之后,仍舊破口大罵。

他此刻已經知道了眼前人的身份。

年輕一輩,高深莫測的內功修為,走霸道一路的刀法。

滿足這幾項條件的人并不多。

王安風松開劍柄,那柄寬劍墜在地上,然后毫不客氣,俯身抓起謝正豪,將他扔在座椅上,右手在謝正豪肩膀上拍了拍。

謝正豪面容瞬間慘白一片,神色變得猙獰可怖。

“從無心那里得來的消息果然不錯。”

“打算伺機刺殺來第一莊的江湖名宿,挑起紛爭,這些人自然不可能對第一莊下手,但是卻足以讓第一莊威望下跌,再壓不住這草莽龍蛇四起的江湖,到時候也方便你們白虎堂繼續行動。”

“而若是防備森嚴,難以下手,那么你們就自盡數人。”

“幾個中三品的武者,掀翻了天下第一莊雄峙江湖數十年的威名,怎么看都是賺大了是吧?如果是我也不會有多少遲疑。”

謝正豪神色變了數遍,王安風聲音篤定,又提到了無心之名,令他只覺得此人似乎聽得了他們昨日夜間的商談,背后止不住升起寒意,旋即意識到這有可能是故意開口誘導,心中鎮定。

謝正豪體內五臟六腑翻江倒海一般難受,這個時候反倒咧嘴一笑,道:“什么叫倀鬼?堂主救我性命,也傳授我一身武功,讓我從一介乞兒變成了江湖上人人害怕的大劍客,我心甘情愿為堂主驅馳。”

“你懂個甚么?!”

聲音未落,已出一劍,手中寬劍不動,彈出一柄細長鋼劍,劍法詭魅冷冽,直指王安風要害,王安風手指將這柄劍劍鋒夾住,短促剛厲的劍鳴聲音才起就被生生遏制住。

謝正豪當即猜得了不止琴音沒有用,連喝下去的那幾杯黃酒都沒有半點作用,心中暗恨,咬牙一抬手將劍鋒拍斷,一手鮮血淋漓,一手持著斷劍朝著一側飛撲過去,看到王安風出現在面前的時候,甩手一下將手中斷劍朝著唐會欣射去。

與此同時,體內內力暴起,要將自己經脈崩斷。

可是氣機才運轉開來,一只手掌已經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陽剛內力涌入其中,將暴動的氣機和內力全部壓制住,原本自盡的過程被阻隔。

謝正豪心中一陣復雜,轉頭看向唐會欣的方向,本以為會見到血肉模糊的尸體,卻看到另一名王安風伸手抓住了那把劍,然后緩緩消散。

此刻方才發現,背后那人手中抓著一柄斷劍。

殘影?

謝正豪張了張嘴,心中震蕩,王安風彈指將那柄斷劍扔出去,漫不經心道:

琴音引動內氣,令謝正豪心中煩悶異常,姜守一先生自然不會傳授給他這種招數,但是之后他的琴藝一直是贏先生看管,只是棋下的稀爛,只有碰到三師父鴻落羽的時候,才是臭棋簍子對臭棋簍子勢均力敵,為此沒有少令文士心中不愉。

只是琴音,琴音甚好,沒有半點燥氣。

過去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謝正豪已經如一癱爛泥癱軟在椅子上,汗水不斷往下滴,王安風最后叩擊了下琴弦,音調略有肅殺,輕描淡寫道:

“這是我藥王谷改脈手里的基礎手段,在這上面還湊了三十六種天罡數,其中有一種法門,能夠讓你無法昏迷,還有一種用來體悟內力流轉途徑的點穴手段,能讓武者感知數倍放大。”

“我很好奇。”

只是剛剛輕輕一下,他體內的經脈仿佛擁有了自己的靈性,如同一團一團扭曲的蛇,不斷抬頭甩尾,連帶著肌肉筋骨蜷曲成一團,也曾是刀劍上走過不眨眼的鐵漢,這一下額頭上反倒滲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想要掙扎,卻不知何時被點了穴道,動彈不得。

想要張口怒吼嘶咆,卻被點了啞穴,竭盡全力,只在喉嚨里發出了細微急促的嘶嘶聲。

王安風負手立在古琴旁邊,手指落在琴弦上。

琴弦響動將這原本也極細微的聲音壓制住。

王安風抬手一指凌空勁氣將他啞穴點住。

踱步往前,隨手抓起了謝正豪落在地上的寬劍。

寬劍做刀,猛然劈斬而下。

刀鳴之聲暴戾而起。

剛猛霸烈至極的銳氣與殺機混合,謝正豪雙瞳驟然收縮,大罵聲音更是戛然而止,劍鋒死死擦著他的臉頰沒入地面當中,謝正豪臉頰上被勁氣撕扯出許多細碎傷痕,鮮血淋漓而出,心跳幾乎停擺,直到數息之后方才瘋狂跳動起來。

第四十六章故人(二合一)(第1/3頁)

謝正豪看著仍舊還背著包囊的王安風,仍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兩人居然在一招之間就敗下陣來,看了看直接昏迷不醒的唐會欣,咬緊牙關,道:

“你……究竟是誰?”

“這一次來第一莊的,沒有這樣體魄的人才對。”

王安風答道:“我也很想要知道,結廬劍堂算是名門正派,為什么會變成白虎堂的倀鬼?”

“你對于白虎堂的忠心,能夠讓你支撐到第幾種。”

方才那叩擊琴弦的一下令謝正豪體內內氣涌動撞破啞穴,他癱軟在椅子上,仍舊勉強露出冷笑,道:“有本事,殺了我……”

王安風平淡道:

“我從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一個道理,對于敵人心存憐憫其實就是令仇者快親者痛的事情

閱讀我的師父很多

他剛剛問完謝正豪之后,將這名使用寬劍的劍客直接一手刀砍暈,然后又將唐會欣喚醒之后問了相同的問題,過程自然多有波折,問出來的是否就是事實和真相也不盡然,但是至少可以作為參考。

昆侖出山本就令平靜了許久的江湖化作一灘渾水。

白虎堂的目的則是要在天下第一莊第二任莊主上位的時候,將這一座江湖徹底搞混,最好殺些江湖上的老好人,不惜觸怒第一莊,也要將令它威名掃地,再壓不住江湖。

若是原先老莊主還在,確實沒有誰人敢來鬧事,以這位的掌力,即便是白虎堂堂主親身來此,被逼近三丈之內,也不敢說能接下這位武夫一拳一掌,只是現在老莊主畢竟不在。

王安風看了看背后兩人,一連下了數種令人昏迷的毒,更用神偷門,藥王谷與少林寺三個派別的點穴手法點了穴道,才安心將這二人扔在這里,轉身出去,先是將事情和離伯說了說,老人大手一揮讓他自去,這里有他看著保管不會有事。

“那么,勞煩少俠在這里稍微等一等,我去稟報莊主。”

“不過是否出來相見,要看莊主的意思了。”

王安風點了點頭,道:

“這自然是應該的。”

宮白容旋即就去了,王安風則是去了那一座亭臺那里等著,他之所以前往西域,是因為從酒自在那里得來了白虎堂的情報,而為了能找到這位老者,可是花去了不少的時間。

不夸張的說,若昆侖上那位發了狂,一路打殺到三重門后,將那里別院中住客不分黑白一氣打殺,然后自后山沖殺出來,倘若眾人合力也拿不下他,那大秦江湖少說要萎靡不振一個甲子的時間。

王安風推開窗戶,看到又有一位老人大笑踏空直上九重霄。

許多人聽得了朗笑聲,也不知道多少人心中羨慕地厲害,從來高處好風景,第一莊上最高處的風景倒是不一定有多好看,不夠能和整座江湖上身份地位最高的那幾位并肩其看風光,不提風光如何,只是這件事情,想想也足夠醉人。

王安風收回視線。

在他的背后,出身白虎堂的謝正豪與唐會欣已經徹底陷入昏迷。

一炷香后,謝正豪雙目失去了先前掙扎的欲望,只余下了一片死灰。

王安風為他解開啞穴,坐在謝正豪對面,道:

“我有些問題,想要問你。”

“希望你能夠如實告訴我。”

“不過你不說實話也沒有關系,我一向很有耐心。”

天下第一莊今日來客極多,幾乎隨意挑一個時間,從別遠處看向大道上,都有一個個負劍弟子來來去去,引著那些打扮衣著各異的男男女女,放在大秦許多地方,都是能讓一座江湖晃上幾晃的人物。

但是許多仍只能留在山腰處的別院館中落腳,倒也沒有什么人有何不滿。

結廬劍堂算是大秦西南一帶最強劍派,安排下的地方也就是比起山腰高些的地方,還上不了三重門后的位置,第一莊三重門內,是七宗高人,以及江湖上縱橫來去的大高手們才有資格在的地方。

即便如此,也將山頂上別院住滿。

本見無一人可以共賞,本自遺憾,突然發現在他畫畫時走來的王安風,雙眼微亮,起身不管不顧,就拉他來看畫,王安風雖然沒有學過丹青之法,但是贏先生既然琴棋書畫皆造詣不凡,自然不肯讓他變成個只懂武功的莽夫。

當下拗不過老者盛情,展開畫卷,見果然畫技純屬,心中佩服,若以他自己的水準,自然無法對這浸淫山水畫中幾乎一甲子之久的老者做任何的品評。

只是自十三歲少時到現在,不止一次看到先生畫畫,高屋建瓴之下,眼力差不得哪里去,只將先生閑時碎語說出。

只是他卻不知青衫文士年少時是何等樣人,不過三五句話,那位氣質不凡的老者已經雙目亮起,細細琢磨之下,幾有恍然頓悟之感,突然就從氣質高邈的老前輩成了熱心腸的老人家。

極熟路拉著王安風坐下,令在遠處守著的幾名年輕弟子看的目瞪口呆。

最后是在梁州城中秋酒會之后,由無心代為引見。

那個時候,不只是青鋒解幾人,薛琴霜和司寇聽楓也和他同行,一路人熱熱鬧鬧自扶風回返劍南道,他也是在梁州城才第一次遇到了熙明,明明只是前幾年的事情,卻仿佛還在昨日。

許久未見,不知故人如何。

王安風心中升起了一絲期待,左右踱步,自亭臺上看著下面的風景,亭臺上除了他還有一位穿著青衫的老人,手持丹青,看一眼山下風光,就又揮筆急舞,想來已經畫了有一會兒,畫卷之上,青山隱隱。

最后復又添了幾筆,忍不住得意哈哈大笑,甚是得意。

王安風旋即出門,打算尋第一莊中的人,打算將這個消息告訴司寇聽楓。找到的弟子正好是先前他曾經開口幫過的持劍弟子,聽說他有要事要告知莊主,宮白容臉上顯然露出了遲疑之色,道:

“這……王少俠,我莊莊主今日繁忙,恐怕不一定有時間。”

王安風道:

“就說是當年梁州城中,共看那一場中秋酒會的故人來此。”

宮白容有些茫然不解,點了點頭,指了指旁邊亭臺,道:

第四十六章故人(二合一)(第2/3頁)

“所以你不用擔心我下不去手。”

“這是第二種,平素。”

并不打算聽謝正豪開口,王安風說完之后,抬手彈出數指,謝正豪身子猛地僵硬,旋即繃緊,脖子上一根根粗大血管賁起,如同深林巨蟒一樣盤旋,粗大異常。

正當王安風因老人過于熱絡而覺頭痛之際,宮白

閱讀我的師父很多

周深朗聲一笑,道:“為何如此拘泥?”

“來來來,老夫也說了身份,這樣你都不來嗎?你先前所說運筆鋒的手法極別出心裁,再仔細與老夫說道說道。”

說著便不容王安風拒絕,一下把住他的手臂,帶著他走出軒外。

王安風感知到老人修為不過只是六品多些,不愿強行震傷了他,心里也想著,畢竟是任老的門派,他少年時好友夏侯軒自小喜歡的姑娘更是上一位軒主的獨女,這一次白虎堂陰謀,無論如何還是要知會一聲才成。

在此之前,也得確認一葉軒來人中沒有白虎堂堂主的容器,當下只得半推半就,跟著老人走。與那大墨碑林眾人擦肩而過,再往上行了片刻,才到了分給一葉軒的別院。

那十七歲少年察覺到老人回來,雙目一亮,急奔而出,口中道:

“周先生……”

少年視線看到了老者旁邊的青年,笑容戛然而止,然后那一雙褐色眸子里突然綻出琥珀般流光,伸出右手指著王安風,結結巴巴道:

“王,王……”

周深認得了少年身份,咳嗽兩聲,要引著這少年入內,更要將這少年身份在旁邊青年面前給含糊住,老莊主是皇帝三叔公雖然人人都知道,不過若是這個大日子里,當今太子嫡長子,大秦皇長孫出現在滿是江湖兇人的地方,怎么看都有些不對勁。

周姓老者撫須笑道:“正是山水之間一葉軒,老夫周深,奉任長歌師弟所托來此,不對……這個時候該稱呼軒主才是,前兩年我軒中出了些事情,累得原本在扶風學宮中坐死關的任師弟出山擔任軒主一職。”

“過去了這么長時間,還是沒能改過稱呼來。”

周深抬手輕拍了下額頭,無奈苦笑。

王安風曾親眼見過那位稱得上一句浩然正氣的軒主,點了點頭,道:

“原來是周老先生當面,在下先前未曾識得先生,還望贖罪。”

王安風起身看著只一人來此的宮白容,道:“莊主她……”

宮白容臉含歉意,道:“少俠海涵,莊主她確實是俗物纏身,不過她也說了,既然是故人,應當也不在乎這些俗禮,不妨在莊子里多待些時日,等到事情了結,在為少俠接風洗塵。”

王安風自懷中取出一個囊袋,遞過去道:“那么,請將此物交給莊主。”

宮白容接過,道謝之后,重又快步離開。

王安風看著山中莊子,抬手按了按眉心,恰在此刻,自山下又上來許多江湖人,其中十八名白衣負劍女子,團團圍著一位黑衣勁裝男子,正是王安風等人上山前所見那位,出身隱門大墨碑林的少主。

旁邊老人眉頭也皺起,撫須道:“大墨碑林的人也來了。”

“年紀輕輕,就和他父兄一樣,渾身脂粉氣,俗,太俗。”

“那三十七面石碑武功,總有一天要失傳,王小兄,若不嫌棄的話,不如去別院一敘,老夫還有不少畫作帶來,呵,本是打算贈予好友,未曾想許多人都沒有來,也白費我功夫,還專程與軒主說了這么一次。”

“軒主?”

“老先生是一葉軒出身?”

提前說一聲大家情人節快樂

一葉軒軒主的故事,在縱橫天下卷三十八章到第五十六章,浩然正氣。

李長興,安風在扶風城表白時候的皇太孫。

“長興見過王叔父。”

“前次在扶風時候,未曾認出叔父,還望叔父恕罪。”

旁邊老爺子瞪大了一張嘴,看看李長興,是貨真價實的皇長孫,不是甚么貍貓換太子的假貨,再看王安風眼神就有些詭異。

李長興再開口,下一句就是。

“王叔父什么時候和那位薛姑娘分了,娶我家棲梧姑姑?”

可是正當他拉著李長興袖口時,王安風已神色復雜,嘆一聲氣,道:

“殿下。”

周身以及兩名一葉軒核心弟子怔住。

可是緊接著李長興的反應幾乎就要讓他們叫出聲來。

這位肩膀上背負了皇室下一代期許的皇長孫整理了下衣著,認認真真一禮,動作上挑不出半點的毛病,恭恭敬敬道:

只是這個時候,門口有幾位一葉軒弟子,似乎已經手足無措。

門里樹下坐著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抬頭看著遠處發呆,柔軟的黑發略有些卷曲,束著玉冠,身后也是少年模樣,只是面白無須,抿嘴笑起來雙目瞇著,朝著前面微躬著身子。

在大秦士族中多有清名的周深和王安風齊齊止住了腳步。

前者只是愕然震驚。

王安風臉色已經有些不對,也在這個時候,想到了為何天下第一莊能立足于朝堂江湖而不亂,老莊主不但武功冠絕天下,也與皇室有些關系,莊上對聯是先皇寫就,當代皇帝要叫他一聲三叔公。

第四十六章故人(二合一)(第3/3頁)

容自三重門外疾步而來,卻只有她一人,不見故人身影,王安風神色微怔,宮白容入了亭子,看到那位老人正指著畫卷,滿臉熱切,不可遏制愣了愣。

旋即主動行禮道:

“晚輩見過周長老。”

老人回過頭來,神色自熱切變得冷淡下來,只是點了點頭。

“要不然,那位薛姑娘做小也是……”

王安風手刀落在皇長孫額頭。

包括李長興背后宦官在內,無有一人反應過來,王安風看著前面捂著頭呼痛的少年,他本不是如此莽撞之人,也想與皇室保持距離,只是聽得他說的話,下意識已經出手,復又想到不知埋伏了多少白虎堂的第一莊,搖頭道:

“胡鬧。”

PS:今日更新奉上………

閱讀我的師父很多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師父很多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師父很多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師父很多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