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二十年——第八百章 出劍

更新時間:2019-11-11  作者:水平面
第七百九十九章二十年

楊盤的分身圓真和尚看到了同樣在金山寺出家的許仙。

這個時候的許仙已經完全不復一年多以前的風華正茂。

如今的他,完全就好像是一株枯朽的老樹,死氣沉沉,悶悶不樂。

只有每天去打掃雷峰塔的時候,許仙才有一點兒活人的氣象。

是誰在耳邊說愛我永不變。

只為這一句,斷腸也無怨。

千年等一回,等來的卻是一場悲劇。

值得嗎?

圓真和尚不只一次地路過雷峰塔,看著許仙無聲地撫摸著雷峰塔的大門。

比翼良久,甚以為懷。

寒風苦雨,各自珍重。

妻好,勿念。

這便是白素貞能夠用法力傳音出來的囑托了。

可惜,可嘆啊。

楊盤對此只能夠旁觀而已。

恐怕白素貞自己都不知道她被鎮壓雷峰塔看似沒有什么大傷害,實則卻是在透支著自己未來。

她千年等一回,等來的不是仙路,而是劫數啊。

楊盤是永遠無法體會和理解,千年不悔的等待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楊盤不懂,卻也不會去否認它的偉大。

愛情是人類永恒不變的美好情感。

一門之隔,卻是天塹。

這樣的日子,肯定是度日如年。

二十年的煎熬,也難怪許仙最后會變得憔悴而麻木了。

“哎”圓真和尚在心里輕嘆一聲,轉身離開了。

楊盤也只能在心里表達一下感嘆,要讓他出手相救,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自由而隨心所欲,這是每一位修士內心深處共同的追求,可是這樣的追求,沒有足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達成。

而且這個追求,也永遠只是一個相對值而已。

相對于白蛇傳世界來說,只要有半步金仙級別的修為,可以做到自由和隨心所欲。

而要是放到主世界來說,先天道祖差不多也能夠做到自由和隨心所欲。

在任何世界,只要站到最巔峰,就能夠做到自由和隨心所欲。

時間就在這樣平靜的日子之中度過。

白蛇傳世界的生活節奏真的是慢得不可思議,特別是對于已經成仙的仙人來說,幾百年時間對于他們來說,就是彈指一揮間。

而且這方世界的爭斗總體來說,驅向于暗面上的爭斗,世界總體趨勢是和平的。

特別是當凡間王朝處于鼎盛之時,更是如此。

最亂的不是凡間也不是天界,而是冥界地府!

那里才是群魔亂舞之地。

九子鬼母在冥界也只是一方大佬之一。

接下來的時間里,楊盤幾乎每隔幾年外出游歷一次,去的都是海外,探訪同道,交流論道。彼此交換知識。

這讓楊盤過得無比地充實,同樣上官晨曦也一樣。

人間也一樣是臥虎藏龍,逗留在人間逍遙自在的仙人,大部分都不是普通仙人,都是仙人中的實力派。

有實力,有背景,才有資格任性地逗留在人間。

也正是由于他們的存在,這人間才能夠這般安寧。

除了改朝換代,天下大亂的時候,這人間的妖魔鬼怪,都不敢亂來,生怕被逗留在人間的大神通者給盯上。

楊盤這段時間就打發過不只一個在人間亂來的妖魔。

都是一些小角色,沒有什么可注意的。

在這樣的太平盛世,出來搗亂的妖魔,實在太顯眼了。就好像黑夜里的明燈一樣,一找一個準。

吸取這方世界的修道知識,讓楊盤進步速度非常迅速。

該修煉的神通,都順利地修煉了上去,短短二十年不到,楊盤就完成了需要幾百年修煉才能夠完成的功課。

這就是這方世界的氣運規則之下的神奇效果了。

據楊盤所知,如今逗留在人間的仙人,在世間皆有傳承留下,這些后人們斬妖除魔,積累下的功德和氣運,就是有一部分要分成給傳承之源。

故而道門每逢亂世出世,擇明主掃平天下。盛世則隱居山門,時常派人下山行走,斬妖除魔。

而就在楊盤感嘆修煉順暢的時候,從分身那里得到了白素貞強闖出塔的消息。

楊盤這才想起了,白素貞曾經真的有過一次強闖出塔的經歷,那是為了救自己的親生兒子,母性發作而爆種,法力不正常地大增,真的被她強闖出塔了。

到了這個時候,也差不多是白素貞劫滿之時了。

因為一旦許仕林上京趕考,高中狀元,那時便是白素貞真正劫滿出塔的時候了。

“白素貞出塔,法海可要急得跳腳了,他一定會親自出寺,把白素貞抓回來。而金山寺此時必然空虛,也是把陣法復原,以及拿回誅仙陣圖的好時機。”楊盤思考著決斷道。

楊盤又不傻,他改動佛門的陣法,隱藏得極好,這是在欺負法海燈下黑。

但同時,紙是包不住火的,一旦事情敗露被法海察覺到,第一個調查的肯定是雷峰塔的陣法。

改動過的陣法和原版陣法怎么可能一樣?

不查什么事都沒有,一查就會露餡。

佛門要是因此大動干戈地順著這條線查下去,楊盤也不敢說能夠做到天衣無縫。

所以,楊盤非常重視收拾首尾。

哪怕少賺一點兒,也得把首尾收拾干凈,做到滴水不露!

楊盤能夠順利地混到現在,茍到二劫陽神的境界,那都是因為楊盤行事極為謹慎。

白素貞出塔的消息,立即便被僧人傳到了法海的耳朵里。

法海怒極,提著禪杖和缽盂,連方丈袈裟都沒有披,便用神足通追了上去。

“孽障,休怪逃!”

禪房之中只留下這么一句話。

智通大師以及圓真和尚,趁著夜色,悄然摸到了雷峰塔,開始改動雷峰塔的陣法,將它改回原樣。

平常的時候,白素貞被鎮壓在此,更有天兵天將看守。

智通和圓真根本就不可能跑來改動陣法,因為這百分百會暴露。

而如今則不一樣了,白素貞逃了出去,看守的天兵天將也跟著追了過去,再加上法海關心則亂,也跟著追出了金山寺。

這便給了楊盤足夠的機會和時間。

第八百章出劍

兩個人一起做事,效率翻倍,時間減半。

陣法的改動非常順利,以前圓真還是小和尚的時候,花了七年時間,慢慢地改動,這是因為法海在金山寺里,不得不小心謹慎,徐徐圖之。

況且那個時候,也不趕時間。

故而,圓真小和尚用了整整七年的時間完成了陣法的改動。

但現在,要把陣法改回來,那肯定沒有七年時間給楊盤浪費。

另一邊,楊盤本尊則用出了千里鏡之術,暗中盯著法海的行蹤。

一旦法海有回寺的舉動,智通和圓真那邊能夠實時地收到消息,趕緊收尾。

不至于被法海回去抓個現形。

白素貞大戰金拔法王。

不得不說,同樣是千年大妖,白素貞比金拔法王強得不是一點半點兒,幾下就把金拔法王打得哭爹喊娘。

眼看著白素貞就要把金拔法王給打死了。

一道金光出現,打斷了白素貞的出手。

法海及時出現阻止了白素貞,大聲喝道:“白蛇,你竟然敢擅自出塔,罪加一等。老納可以念在你救兒心切,不予追究,現在就隨老納回寺。否則休怪老納金缽無情。”

“娘,娘,你是娘嗎?娘啊,孩兒好想你啊。”許仕林這才清醒了過來,大聲叫道,血濃于水,母子親情,不是時間能夠割裂的。

“仕林,仕林……”白素貞心痛地叫道,誰愿意放著親生孩子才滿月就離開他?

法海對此一無所動,抓住了白素貞的手,開口道:“跟老納回去,否則休怪老納不客氣。”

金拔法王像是死狗一樣地倒在一旁,他倒是沒死,但這個時候,卻聰明地沒有吭聲。

而法海就好像看不到金拔法王的存在一樣。

天兵天將晚了一步趕到,他們把白素貞給扣了下來。

做為旁觀者的楊盤就真的是只能在心里“呵呵噠”了。

當年法海以降妖除魔以及人妖不得結合的借口,硬是拆散了許仙夫妻。

收服了白蛇,將它打入雷峰塔下,鎮壓了整整二十年。

可是,現在卻對金拔法王這樣的大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前后之矛盾,真是令人發指。

楊盤真的想站出來呵問道:“法海,你不是要降妖除魔嗎?現在怎么洗手不干了?”

當然,楊盤也只能想一想而已。

法海不可怕,可是法海背后的佛門,勢力龐大,實力滔天。

楊盤也惹不起。敢怒不敢言啊。

明哲保身不丟臉,這是人之常情。

但同樣的,日常吐吐槽,也是人之常情嘛。

“不,不要走,不要走,娘,娘……”許仕林哭得肝腸俱斷。

白素貞同樣也成了一個淚人。

可法海毫無表情,鐵石心腸地把白素貞帶走了。

現場只留下許仕林一個人。

金拔法王趁此機會溜掉了。

楊盤念動之間,絕仙劍刺破了空間,飛遁而去。

金拔法王遁逃了不到百里,便顯現了身形,現在的他身受重傷,也不敢再去找許仕林麻煩了。

法海傳音警告過他,不要亂動許仕林。

金拔法王不甘心,但也不好立即出手。

忽然之間,一柄寶劍劃開空間,鉆了出來,瞬間穿透了金拔法王的胸腹。

緊接著,這寶劍再一次劃開空間,消失無蹤。

絕、絕、絕!

金拔法王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便灰灰了去。

絕仙劍之下,哪怕是元嬰境界的千年大妖,也難逃滅亡的命運。

楊盤動手實在太快,太果斷。

電光火石之間,還是隔著上千公里出的手,誰也查不出半點跡象。

楊盤的想法很簡單,你法海惡心到我了,你不出手降妖,我就幫你出手嘍。

正好可以出出氣,敢惡心我,這就是下場。

順便不動聲色地打打佛門的臉。

最主要的是,楊盤敢保證,佛門都不敢大張旗鼓地去查。

真當楊盤不知道這千年蜈蚣精乃是佛門養的白手套嗎?

實在太明顯了,好不好?

就在此時,智通和圓真的行動已經完成,而誅仙陣圖則通過血海空間中轉,回到了楊盤本尊的手中。

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

楊盤沒了顧忌,出手自然就隨心所欲嘍。

當然,楊盤也只敢出手降妖,而不是直接對法海出手。

說句實在話,楊盤也想給法海來一記誅仙劍。

但這后果嘛,可真的就難以預料了。

金拔法王被楊盤一劍給捅死了。

手腳干凈利落,佛門就算知道了,也無法光明正大,大動肝火地找兇手。

這件事要是挑明了,佛門也得被朝廷問責。

竟然敢縱容圈養的妖類半路打劫舉子,這是想干什么?

公然挑釁朝廷,挑釁天子的威嚴嗎?

所以,佛門哪怕是最后知道了金拔法王死得形神俱滅,也只能夠暗中吞下這個啞巴虧。

為什么?

因為他們不占理啊。

劫殺有著功名在身的舉子,而且還是在對方上京趕考的時候劫殺。

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會引發天下所有士子的眾怒。

得罪了天下所有士子,佛門的日子恐怕也不好過嘍。

楊盤收回了絕仙劍,看著千里鏡里的許仕林失魂落魄的樣子,搖了搖頭嘆道:“真是一個可憐兒啊。”

楊盤默默地取消了千里鏡,吩咐道:“門靈,干活了,把陣圖中的氣運全數煉化。”

“如你所愿。”門靈回答道。

智慧之門的投影浮現,瘋狂地吸收著誅仙陣圖之中的積存封印的氣運。

楊盤通過智慧之門的屬性欄,清晰地感受到氣運爆漲的強大。

氣運和福緣差不多是一個概念。

楊盤的福緣,被恒定在一億的數值上面。

這一次,楊盤從法海手中算計分化到的氣運高達七億三千萬之眾。

這份氣運,是楊盤現有氣運總和的七點三倍!

可以想像,白素貞的氣運是多么恐怖了。

這還是她被佛門算計,到處闖禍,折算下來之后的大概數值。

否則數值會更加夸張。

楊盤辛苦修行,百般算計,千般積累。本命福緣不過才一億而已。

白素貞的修為比楊盤要低了三個檔次,一個大階。

但氣運福緣功德卻比楊盤多了十倍以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