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六百七十五、六章

更新時間:2019-08-30  作者:水平面
緊接著,楊盤以這方小千世界為中心,布置起一個絕世大陣,這是他十幾年來參悟陣法之道,所得的成就。

以楊盤的悟性和修為,加上智慧之門的加持,他參悟十幾年陣法,相當于一個普通的陣法天才參悟一千年。

這個比喻其實并不恰當,因為陣法的參悟因人而異,有的人一悟盡得,有的人被卡在門墻之外,不得寸進。

這玩意兒根本不能用時間來衡量。

當然,為了布置這個陣法,也幾乎快要掏空他這些年游歷諸界所得的財富。

別以為財富不重要,財侶法地,哪怕是主世界這樣的修行體系,財也是相當重要的。

更別說,楊盤還是“出門在外”的情況下。

財有多么重要,還用多說嗎?

當然,楊盤的底蘊也遠超常人,畢竟他可是得到了一位陽神真人的遺產,妥妥的修行界富豪。

況且,他本人也是一位積累財富的高手,這些年游歷諸界,在血神子分身的主持下,他本尊沒有怎么出手,但財富卻越積越多。

但是,楊盤也是一個花錢的能手,他要做的事情太大,手筆也極大,花費自然就多了。

比如說煉制四劍一圖,五件本命法寶,這是正常修士干的事情嗎?

光是為了這個,楊盤就花費了海量的財富,各種天材地寶不計其數。

沒有足夠的財富,怎么可能鑄造出誅仙四劍和誅仙陣圖?

哪怕只是它們的雛形、器胚。那也同樣不是一般的法寶能夠相比的。

看一看,楊盤為了讓四劍開鋒所做的努力,再看一看為了祭煉誅仙陣圖,楊盤還要花費心思參悟陣道。最后看一看,為了這四劍一圖的煉制,楊盤的修煉被卡在這里多久了?連自身壽元恐怕都不夠楊盤的謀劃,因此楊盤才來到了風云世界,打起了龍元和鳳血的主意。

不過,也快了。楊盤的一番謀劃,也差不多要完成了。

此刻經過楊盤的加料和推動,世界毀滅的進程加快。

楊盤不得不驅動穿云過界舟朝混沌深處遠去。

畢竟一個小千世界的毀滅,其余波楊盤也不敢小視,他有自知之明,肯定是扛不住世界毀滅的余波。

但只要站得夠遠,就可以了。倒不必楊盤親自硬扛著去收集三絕之氣。

于是,楊盤將絕仙劍倒掛在導引獻祭陣法的陣門上,轉身便走人了。

混沌深處,沒有上下左右之分,混沌一片,沒有修出元神之人,走進混沌深處,必然會迷失在其中。

楊盤是靠著智慧之門的指引,才不至于迷失了方向。

穿云過界舟也無愧于九階法寶,哪怕是混沌之中航行,它也不曾有半點兒損傷。

只不過速度倒是比不上在宇宙之內航行。

畢竟此舟要先分開混沌之氣,才能夠在其中穿行。

楊盤等啊等啊,這一等就是整整三年。

三年后,楊盤看到了世界是如何毀滅的,就像一個氣球一樣,突然漏氣,但它沒有爆炸,而是在不斷地萎縮。

直到壓制到極限之后,才會再次爆炸。

這一次爆炸,要是成功地孕育出新的世界,那就代表著這個小千世界會再次重開。要是運氣好,孕育出一個宇宙,那就代表著這個小千世界完成了一次涅槃并升級成功。

當然,還有最后一個可能,那就是什么都沒有,只剩下一些世界的殘片也不是不可能的。

混沌之中,太多太多這樣的殘片,有的小如塵埃,有的大如天體。這都是世界毀滅之后,沒有成功涅槃的遺留。

這些混沌中的殘片,有的歷史可以追溯到無限久遠之前。

但大部分殘片都會隨著時間而被混沌消磨,什么都不會剩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楊盤布置的陣法開始運轉了。

萎縮至極的小千世界,在徹底玩完之前,三絕之氣被陣法不斷地抽出,純化一遍之后,獻祭給絕仙劍。

絕仙劍被這股氣息和力量籠罩著,不知道過了多久,當這方小千世界內中的三絕之氣被抽空,絕仙劍終于開鋒,它的鋒芒難以抵制,劃開了混沌,開辟出一方小世界出來。

只不過,在混沌之中,這方空間很快就合并了,無法長久。

“好,很好,總算是不負我這么多年的謀劃和準備。終于是成功開鋒了。現在就差陷仙劍了,距離誅仙劍陣的完成煉成,也快了。”楊盤欣喜地自語道。

隨即,楊盤心念一動,絕仙劍化為一道劍光朝楊盤射來。

不一會兒,就飛到了楊盤的手中,溫順地躺在楊盤手中。

楊盤噴出一口精元,當場開始祭煉,趁熱打鐵,想要將此劍的等級再提升一些。

才開鋒的絕仙劍不過只是兩階法寶而已,趁著開鋒的勢頭沒有散盡,現在祭煉,有可能讓它突破品級。

絕仙劍可不是普通的法寶,它的潛力極高。

再加上楊盤這個主人的境界,要遠超法寶本身的品級,所以,祭煉升級,并不困難。

只不過,需要耗費時間而已。

時間眨眼間又過去了三個月。

楊盤終于結束了祭煉,此刻的絕仙劍已經是三階法寶了。

誅仙劍是九階法寶,而絕仙劍才三階,陷仙劍就更低了,甚至它還不算完全煉成。

五件本命法寶的品級不對等,這也是楊盤頭疼的事情。

要不是如此,楊盤也不會著急著尋找延長壽元的方法。

楊盤是真的壽元不夠,而不是因為無法晉升元神而延長壽元。

只要本命法寶全部祭煉到九階,以楊盤的積累,突破元神不過是眨眼之間而已。

只要過了心劫一關,元神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門靈,幫我關注著這方世界,等時機成熟之時,通知我一聲。”楊盤開口吩咐道,三絕之氣開鋒已經完成,接下來楊盤要利用的便是這方世界本身了。

畢竟一方完整的小千世界,在經歷毀滅與新生之間,可是一種極為難尋的天材地寶啊。

想要遇到這種玄之又玄的先天煉材,那真的是需要碰運氣的。

楊盤如今的《玉景真經》包容正反大道于一體,毫無沖突,整部法門立意極高,直指混元。

禹余道人傳下的《誅仙劍陣經》看似齊全,實際上卻是一部簡化版的法門,你相信《誅仙劍陣經》只是一部直指永恒的法門嗎?

本方宇宙的永恒之主,在諸天寰宇之中,只是大羅金仙而已。

連半點混元之路都沒有闡述,這還是通天圣人仗之橫行諸天的那部《誅仙劍陣》嗎?

所以,楊盤才沒有以《誅仙劍陣經》為核心根基,構建自己的法門。

而是以《血海真經》為核心,《誅仙劍陣經》和《星河道典》為輔,融合而成的新的功法法門。

這部新成型的《玉景真經》,才是屬于楊盤的成道根基。

以血海空間為里,誅仙劍陣為表,圣皇之道居中調和。形成了完美的陰陽循環,整部功法就是以太極圖的為構架。

這代表什么?

這代表楊盤根本就不信任那位留下《誅仙四劍》傳承的禹余道人。

當然,因果已經結下,這份因果,楊盤日后仍然是要還的。

要是傻呼呼以《誅仙劍陣》為核心功法,日后還不知道會不會落入禹余道人更深層次的算計之中,為他頂雷呢。

所以,楊盤寧愿欠下這份因果,也不想為人家頂雷。

畢竟因果要還,還是容易還的,大不了像原著一樣,護持石軒成道,因果結清,一目了然。

總比自家核心功法上留有別人的暗門,被人算計了還在為人家數錢。

不過,誅仙劍陣也是一個不錯的扯虎皮拉大旗的東西。

日后,要是超脫本方宇宙之后,進入更大的世界之中,說不定這虎皮還真的很能唬人的。

同時,它的威力也確實是讓人眼饞啊。

洪荒第一殺陣,也可能是諸天第一殺陣,能夠學到手,為什么不學呢?

楊盤通過穿越之門回到了風云世界神兵山莊。

楊盤看了一眼紫氣蘊靈爐,神識一掃,輕聲一嘆,果然不愧為補天神石,返本歸源的難度就是大啊。

而且五彩石四分之后,每一枚都經過漫長歲月的演變,各有變化,屬性各異。

想要將它們重新返本歸源,自然是有難度的,同時也需要耐心。

楊盤起身出了密室,神識一掃,就發現了上官晨曦在前廳接待客人。

客人還不少,就是斷浪、聶風、步驚云三個小年輕,還有一個殘了一半的中年儒生。

“你們來了也沒用,我家少爺在閉關修道,而妾身要為我家少爺護法,所以是不會插手江湖上的事情。況且神兵山莊也不是江湖勢力。”上官晨曦拒絕道。

“上官姐姐,難道真的不能通融嗎,以你的實力,對付絕無神不過是小菜一碟,您為何就是不出手呢?”斷浪勸道。

“我們是世外之人,不喜插手世間俗事,免得因果纏身,更難脫身。再說了,別人的死活與妾身何關?整個天下,每天都要死很多人,妾身要是每一個都管,那還管得過來嗎?所以說,出手是恩惠,不出手是本份。沒道理本份做人也是錯的吧?”上官晨曦辯解道,上官晨曦的同情心,確實非常弱啊,再說了,她經歷了無數世界的歷練,幾百年下來,什么事情沒見過,見得多了,管得多了。慢慢的,也就不想再管了。

上官晨曦在這方世界沒有羈絆,她更加能夠高高掛起,毫不在乎。

楊盤掐指算了一算時間,發現這方世界才過了一年半而已。

果然,不同世界的時間流速是不一樣的。

楊盤在那邊呆在了三年有余,這里才一年半。

這還好一點兒,風云世界和主世界的時間流速比例恐怕會更夸張。

但即使時間流速不一樣,但消耗的壽元是恒定的。

上官晨曦開啟了山莊的陣法。

“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攻打我神兵山莊。”上官晨曦神識一掃,便發現了山莊之外兩里,有無數鬼羅剎,并同幾個高手攻到了山莊外圍。

不少火箭從遠處射了過來,只是它們都被一層無形的氣罩給擋了下來。

楊盤所修建的神兵山莊,怎么可能沒陣法守護?

“這神兵山莊是什么來頭,為什么本座的情報里沒有它的記錄?”絕無神面色凝重地說道。

“回大人,您要收集的中土武林的資料,而它不是武林勢力。”負責情報的羅剎眾大頭目匯報道。

“八噶!”絕元神兩個耳光扇了過去。

“嗨!”大頭目低頭請罪,不敢多言。

上官晨曦怒而想要出手,忽然之間聽到了楊盤的傳音道:“不關我們的事,不要理會,讓斷浪一行人留下來養好傷再出去。至于外面的人,讓他們慢慢玩就是了。”

楊盤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試探一下自己布下的護莊陣法的極限呢

“給我攻!我就不相信,它能夠擋得了多久?”絕元神十分謹慎,并沒有貿然地親自出手。

“來人,去把投石機、床弩等攻城器械都給我搬來。”絕天最是聰明地下令道。

接下來三天,絕無神用攻城的心態來對待神兵山莊,結果一連三天都沒有絲毫效果。

楊盤十分失望,武學側果然是神秘度最低的道路。

投石機能夠投多大的石頭?除非是投一座山過來,否則根本奈何不了這護莊大陣分毫。

絕元神無奈地看著那坐落在半山腰的山莊,無奈地暗嘆道:“中土果然藏龍臥虎,這應該就是奇門遁甲之中的陣法之術吧?”

“爹爹,這山莊的人就是一群縮頭烏龜,要是他們敢出來正面對敵,我們一定能夠殺得他們人仰馬翻。”絕心叫道。

山莊之內,斷浪等人的傷勢倒是養得差不多,這要多虧了上官晨曦的醫術高超。

醫武不分家,上官晨曦也是以武道筑基的修士,醫術自然不弱。

而無名的傷勢也同樣好得七七八八,剩下的是自身功力的恢復。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