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五百零三章 故作不敵——第五百零四章 金丹級數的血神子

更新時間:2019-05-14  作者:水平面
第五百零三章故作不敵

劍雙白身形一晃,原地留下了一個殘影,他整個人以閃電般的速度,幾個連續變向,來到了包圍圈邊緣,美人劍上綻放出一道粗大的,長達五丈的巨型劍氣。

劍雙白一劍橫掃。

所有被劍氣掃過的地方,一片空白,原本擋在此處的楊盤的幻影分身,紛紛破滅。

也因此沖出了重圍,并避過了上千道劍光襲擊。

劍雙白忽然之間,從口中噴出了一道橘紅色的火焰,火焰并不是朝著敵噴出的,而是向著自己的飛劍噴出的。

美人劍上燃起了一層燃燒的火焰,顯得更加美麗。

“白駒過隙!”劍雙白輕聲一喝,右手揮劍的動作快到完看不清楚的程度。但在視覺效果上,卻仿佛是輕輕地一式橫斬。

火焰仿佛在傳染一樣,燃燒的范圍越來越大,周圍所有的幻影分身幾乎在同一時刻破滅。

五階鏡花水月的幻影分身,只不過是出竅巔峰的層次,而且典型的攻強守弱,這是神通的局限性。

“少主,不行啊,我們根本就限制不住啊。現在怎么辦?”東離家族的保鏢家仆,著急地問道。

“撤退!”五離公子對此早有預料,如果受傷的劍雙白,他們還可以抗衡一下,說不定能夠逆襲。

可是面對一名盛時期的金丹宗師,就憑他們,絕對不是對手!

要不是玉景道人這位圣地真傳頂在最前面,他們三個人早就被滅殺當場了。

劍雙白好歹也是下品金丹宗師,就算實力不如自家父親,也差不到哪里去。

下品金丹宗師,那可是能夠占據一座島嶼,成為島主,稱霸一方的存在啊。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分。

更何況是因利益而結合的臨時盟友了。

“玉景道友,敵人兇猛,我們不是對手,暫時撤退,留著有用之身,以圖后效。”五離公子在走之前,傳音給楊盤,這可算不上背叛盟友,而是戰略撤退。

楊盤早有此意,順著五離公子的意思,傳音回答道“好,撤退!你們先走一步,貧道擋他一擋。”

“多謝道友好意。”五離公子一邊撤退,一邊傳音道。

五離公子一行三人早就準備好了退路,以最快的速度,逛飆五百里,隨后落到了一處山崖下面,開啟了早就準備好的陣法,躲了進去,隱藏了起來。

這是他們早就備好的退路之一,由五離公子拿早就準備好的陣盤,布置一個隱藏斂息的陣法,一有需要就躲進去,陣法一開。

哪怕是金丹期的神識都探不到分毫跡象。

這個陣盤的效果是東離家族買到的,經過家族測試過的,不會出錯的。

楊盤的手中也有陣盤,種類各異,多是一些防御陣法。

當然,隱藏氣息,模擬環境的陣法當然也是有的,畢竟楊盤的潛影術再厲害,總不能一直維持到天荒地老吧?

那多累人啊。

陣法就好用得多了,陣法自己運轉,用不著主人去操心,躲在里面,主人可以安心休息,調整狀態。

楊盤原地留下了一批幻影分身之后,本尊則隱藏在不知名的某種陰影之中,劍雙白根本就找不到楊盤本尊所在。

劍雙白在消滅了這一批幻影分身之后,就發現無論是楊盤還是五離公子等人都先一步撤退了。

“哼,算你們跑得快。”劍雙白此刻是自信滿滿,他恢復了盛狀態,是這方秘境的第一強者,理所當然地能夠獨享整個天神宮的利益。

他也沒有去追擊楊盤和五離公子等人。

先不說找不找得到的問題,這兩伙人是分開跑掉的,追得上一邊,也追不上另一邊。

最關鍵的是,對于劍雙白來說,現在最要緊的不是追殺這些手下敗將,而是奪取天神宮的機緣和寶藏。

和這些相比,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劍雙白踩在寶劍上,朝天神山飛去。

飛到接近天神山十里左右的距離,才不得不降下云頭。

因為前方禁制還在不停地減弱,但總體來說,還是很強,從空中硬闖過去也不是不行,只是得不償失罷了。

劍雙白剛剛落地,忽然之間,一道血光從一處陰影之中竄出,直奔其身后而來。

速度極快,快到就算是劍雙白也來不及反應。

血光完無視了劍雙白被動的護體罡罩,滲透進劍雙白體內。

“不好!”劍雙白哪里還不明白,自己又被人給暗算了。

又…………

血光直撲劍雙白體內的金丹而去。

金丹乃龍虎交匯,陰陽凝聚而生。

只不過上品金丹是自發地龍虎交匯,而下品金丹則是以妖丹之力為牽引,形成龍虎交匯的狀態。

不論哪一種,金丹就是金丹修士神魂寄居之所。

劍雙白集中了所有意識轉向了體內。

體內神魂開啟了意識之眼,一時之間,金丹之內,金光閃爍,光明普照。

但就在此時,金丹所在的意識空間之中,不知從何處涌來了一片血海汪洋,將意識空間淹沒,形成了一片血光與金光共同閃爍的詭異局面。

“你是什么東西?”劍雙白的神識,化為人形,出現在意識空間之中,大聲喝問道。

“哈哈哈……劍宗師,不過才剛剛分手,竟然就認不出貧道了?”楊盤的身影光明正大地從血海之中浮現。

“玉景道人?是你!怎么可能?”劍雙白又不傻,自己被暗算都不自知,連反應都反應不及,顯然暗算自己的人,修為實力更在自己之上,區區一個出竅期的玉景道人何德何能?

沒有錯,兩年前在靜安寺,劍雙白已經被楊盤暗算過一次,讓劍雙白損失了替死傀儡這件至寶。

可當時的他,傷勢極其嚴重,差點隕落。

好不容易穩住了傷勢,實力十不存一,被玉景道人這樣的圣地真傳戰勝,也不是無法接受之事。

這沒有什么可丟臉的,劍雙白的心里也不在乎這點輸贏和面子。散修出身的他,最重實際。

第五百零四章金丹級數的血神子

可問題是,他已經恢復了盛修為,無論哪方面都自信能夠碾壓出竅期的小輩。

這種自信之下,竟然還是被暗算了,這怎么可能?

而且這不是普通的暗算,而是一種另類的奪舍!

否則對方不可能侵入金丹內的神魂空間之中。

神魂奪舍,一般只存在于肉身破滅,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奪舍其他生靈的肉身而存活下去。

這種情況下,一般都是強者奪舍弱者。

況且不到萬不得己,有奪舍能力的修士,寧愿投胎進入未出生的嬰兒體內,重新出生成長,也不會選擇奪舍他人肉身。

玉景道人卻想要奪舍自己,這不符常理啊。

圣地真傳,肉身完好,對方瘋了才會來奪舍一位下品金丹。

“你瘋了嗎?”劍雙白一點兒也不害怕,畢竟他是金丹宗師,神魂強度和力量遠在出竅期修士之上,反而顯得極為震驚。

除非是瘋子,才會做出這種不正常的事情。

奪舍自己,放棄自身的肉身,這不是瘋子是什么?放棄大好前途,來送死?

“先不說成不成功,退一萬步說,你成功了,劍某不過是區區下品金丹,有什么可以讓你圖謀的?隨便一顆妖丹,就能夠讓你輕松晉升下品金丹。一枚妖丹對于圣地真傳來說,絕對不難吧?”劍雙白有一種荒謬絕倫的感覺。

圣地真傳想要在海外得到一枚妖丹,其實并不是太難,總之,只要用心就能夠做到。

可為什么天河圣地的下品金丹仍然顯得非常稀少呢?

原因就是圣地真傳的驕傲,讓他們寧死也不會考慮下品金丹。

劍雙白想不通的是,哪怕玉景道人想要成就下品金丹,隨便煉化一枚妖丹就成了,何苦冒著這么大的風險來奪舍自己呢?

“不,我沒瘋,我很清醒。”楊盤的血神子分身邪笑著回答道。

楊盤之前故意只以鏡花水月的神通,與劍雙白一番激戰,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超乎尋常出竅修士的范疇之外。

但到底還是不敵劍雙白。

無論是劍雙白還是五離公子都沒有懷疑楊盤在出工不出力。

可暗地里,在撤退之時,楊盤便已經分出了一道血神子分身。

目的自然是為了劍雙白。

是為了奪了劍雙白的肉身、金丹,將他煉化為自己的血神子分身,

這樣子,楊盤就會多出一道金丹級數的血神子分身,并且有了一個另一個身份。

要知道金丹宗師,從來都不可能突然間冒出來一個陌生人。

楊盤的血神子分身想要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世人面前,就要在外面套一層馬甲。

否則楊盤不會讓血神子分身出現在外界,出現在眾多元神大能的眼中。

實在是炎黃大世界的水太深,大能太多。

這還不算什么,真正棘手的是,炎黃大世界只是這方高緯度宇宙,諸天萬界的其中之一。

在炎黃大世界之外,還有更多的大能和道祖。

如今光是合道級數的金仙道祖就有四十六位之多。

楊盤要是不在弱小之時就注意遮掩自身根腳,恐怕早就被人扼殺了。

楊盤身上的秘密太多,多得讓頭皮發麻。

單單說身懷的大道功法,這就足以引出后天道祖的爭奪了。

更別說穿梭其他多元宇宙的智慧之門了。

這絕對引發無數人的爭搶,恐怕就算是造化之主都會忍不住動手的。

所以,楊盤不敢露出一點點異樣,他也不能表現出超出常理太多的實力和修為。

當然,這一次選擇暗中奪舍劍雙白,這也是有將他做為探路之用的前鋒,試探一下天神宮是否真有危險。

原本楊盤也沒想這么快就動手的,只是計劃沒有變化快。

時機不對,楊盤只好提前動手了。

“就憑你,也想奪舍本座,真是異想天開,這是我的意識世界,我的主場,一切由我來做主。今日就在這里,打滅你的神魂,讓你知曉何為宗師不可辱!”劍雙白說罷,心念一動。

四周金光照射之下,變成一方劍道世界,空中懸浮著無數把飛劍。

這些飛劍與劍雙白的本命法寶美人劍,一模一樣。

整個意識空間,就相當于獨屬于劍雙白的領域,在這里面交手,一切規則都由他來定。

“血染天地,血海翻騰!”楊盤掀起了滔天的血海,淹沒整個意識空間。

可憐可嘆,倘若楊盤真的只是出竅期修士,那么無論如何,他也不可能成功地奪舍一名金丹宗師。

但楊盤乃上品金丹,血神子這門神通已經提升到了七階的程度。

劍雙白念動之間,下意識地想要抹去整個血海。

這里是他的意識空間,篡改規則,創造天地也在他一念之間。

可現在卻發現,他根本改變不了血海淹沒的空間。

“這,這不可能?”劍雙白驚恐地叫道。

因為他明白,要是無法阻止這血海的漫延,一旦等它淹沒整個意識空間,那么就是自己意識隕滅,神魂不存,身死道消之時。

“桀桀桀……”血神子分身怪笑著,一股邪意肆無忌憚,一身殺氣遮天蔽日。

天地都被血給染紅了。

“你,你不是玉景道人,你是誰?”劍雙白與楊盤交過手,這種魔道手段,不是對方的表現,而且身為天河圣地真傳,自有合道法門傳承,不可能舍近求遠,修煉魔道法門。

“我是誰?我就是你啊!”血神子怪笑著,邪意凜然。

血染天地,在這般改天換地的大勢和威能之中,劍雙白的神魂孤獨而渺小。

無還手之力便被血海淹沒,其神魂精華,投入血海之中,煉化成血神子。

不知不覺之間,楊盤就多了一個下品金丹宗師的分身了。

“好,好,實在太棒了。”血神子劍雙白大笑三聲,繼續往前行進。

楊盤本尊則在一處陣法之中,一臉計算得益的表情,欣慰地點了點頭道“一切順利,有了這個棋子,我倒要瞧瞧那天神宮究竟是機緣,還是陷阱。”

。天才一住三五第一35d1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