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打斷——第三百九十章 悲酥清風

更新時間:2019-01-20  作者:水平面
第三百八十九章打斷

丐幫八袋吳長老站了出來,提著大刀說道:“這里不是你們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

“喬峰殺馬大元的動機是什么?你們誰能夠想得出來?是馬大元覬覦喬峰的幫主之位,還是喬峰覬覦馬大元的漂亮老婆?”楊盤直白地問道。

“都沒有。馬大元要是覬覦喬峰的位子,早在喬峰上位之前就已經做了,何必等到現在?所以說,連殺人動機都沒有,你們說說,喬峰真的是兇手嗎?那么兇手是慕容復嗎?也不是,這一點喬幫主可以證明。好了,回到正題,殺馬大元的兇手是誰?誰有這個本事,在丐幫的總舵,殺了丐幫的副幫主?”楊盤提問道。

“你們不知道吧?其實,這種事情只要稍稍推理一下就清楚了。首先,馬大元是一位武林高手,武功絕對不弱,要是弱了也不可能當上丐幫的副幫主。能夠殺了他的人,除了武藝更高的人之外,那就只有親近之人!”楊盤開口推理道。

眾人一聽,確實是這樣。

“這要是武藝更高的高手,在丐幫總舵動手,總會有動靜吧?”

“即使是北喬峰,南慕容,在丐幫總舵對馬大元出手,也不可能一點兒動靜也沒有吧?馬大元有這么弱嗎?”

“排除掉這個可能,真相就呼之欲出了。”楊盤笑瞇瞇地看向了康敏。

康敏也是一個心理素質相當了得的女人,她鎮定無比又可憐惜惜地說道:“楊少俠的意思是指責奴家才是兇手嗎?還有沒有天理了,奴家才死了丈夫,竟然被冤枉成兇手。”

全冠清站了出來指責道:“閣下不要太過份,馬夫人乃是馬副幫主的遺孀,豈容你如此構陷。這簡直就是不把我們丐幫放在眼里。”

“你是全冠清?嗯,倒是有幾分儒雅,可惜啊,聰明都是小聰明,野心配不上實力。這個世界,是強者為尊。有野心是好事,可是沒有絕頂的武功,再強的野心也沒用。”楊盤搖頭晃腦地數落道。

“康敏,你以為你的底子很干凈嗎?你做的那些丑事,就真的沒有人知道嗎?”楊盤直視著康敏說道。

“你在說什么,奴家怎么聽不懂?”康敏的內心深處還真的有些緊張了。

“馬大元這么高的武功,竟然會死在家里,還無聲無息,你說出去,在場的有幾個人相信?答案很簡單,肯定是你下了藥,迷倒了馬大元,然后再與奸夫合謀,害死馬大元,栽贓給慕容復。后來,更是想要栽贓給喬峰。真是荒謬!”楊盤大聲地喝道。

“各位,事情已經相當清楚了。康敏想要栽贓給喬峰,目的就是為了把喬峰趕下幫主之位,全冠清更是不惜沖鋒在前,策劃了諸般計策,不就是覬覦丐幫幫主的位置么?問題是,丐幫之中,夠資格當上幫主的人,怎么輪也輪不到你全冠清啊。以你的智慧不可能不清楚,所以,只有一個解釋,你就是馬夫人的奸夫,甚至你就有可能是殺死馬大元的兇手。”楊盤指著全冠清喝道。

全冠清此刻腦門都在冒汗了。

緊接著,以吳長風為首的四位長老站了出來,把全冠清圍了起來,開口道:“全舵主,你有何解釋?”

白世鏡站了出來,大聲喝道:“全冠清,你有何解釋,要是不給一個合理的解釋,休怪本長老請出法刀了。國有國法,幫有幫規。按照幫規,叔嫂通奸,罪不容恕。男的三刀六洞,剜去子孫根。女的刺面之后浸豬籠!”

馬夫人忽然放聲大哭,耍沷道:“你血口噴人,還有沒有天理了,你這般污我名節,可有證據?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好好的丐幫大會成為了倫理劇現場,也真是醉了。

現場被歪樓了,受邀趕來的幾位老前輩現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馬夫人想要證據是吧?好,我就給你證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康敏,你以為你做的那些丑事就真的無人知道嗎?十幾年前,你在嫁給馬大元之前,做了什么,難道真要楊某在這里當眾說出來不成?”楊盤自然拿不出實質上的證據,“你嫁給馬大元之后,你水性揚花的性格,難道只有一個奸夫不成?”

楊盤的每一句話,都加了一點點精神暗示在其中,有一點點幻術的影響,催眠康敏,讓她自己爆發出來。

“康敏,你可還記得那個被你親手捂死的孩子?那可是你的親生骨肉啊!”楊盤看火候差不多了,終于來了一個刺激性的爆料。

康敏的意識終于模糊了起來,內心深處最不愿意揭開的傷疤,被楊盤毫不猶豫地揭開,終于爆發了出來。

“不,不是我,要怪就怪段正淳,要不是他始亂終棄,我也不會這么做,都怪他,都怪他。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馬大元窩囊,你們也一樣,一個個都死瞇瞇地看著我,想要把我給活吞了。”康敏嘶吼道。

“馬大元是不是被你用迷藥給迷倒,再由奸夫模仿鎖喉擒拿手殺死,他肯定是發現了你們的奸情。”楊盤的聲音越來越飄渺,常人聽來,倒是沒有什么奇怪的,畢竟杏子林中,有風吹過,聲音變化一下不奇怪。

“沒有錯,當天我和白世鏡在床上嬉戲,想不到被那老家伙發現,那老家伙走火入魔,癱倒在地,我們自然不能讓他活著。”康敏面色瘋狂地笑道。

白世鏡混身力氣都被仿佛被抽干了一樣,軟軟地跪倒在地,頭上冷汗直流,他知道他完了,身敗名裂都是輕的。

“白長老,竟然是白長老,太讓人難以置信了。”丐幫兄弟們議論紛紛。

哪怕是丐幫輩份最高的徐長老也一臉驚訝地看著白世鏡,現在他就是再糊涂,也明白康敏和全冠清把自己請過來,是何用意了。

雖然他對丐幫幫主的位置有覬覦之心,可是不代表他愿意毀了丐幫。

第三百九十章悲酥清風

徐長老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揭露喬峰的身世。

丐幫經歷了哪些丑事,要是再暴露出喬峰的身世,丐幫的聲威會徹底名譽掃地,丟臉會丟到整個江湖上去。

馬夫人的通奸對象在丐幫之中還不知道有多少,這要是一個一個地揪出來,絕對會讓丐幫元氣大傷,要再逼走了喬峰,丐幫一定完蛋。

徐長老只能夠保持沉默,觀察著事態走向。

譚公譚婆等外人也不好插手丐幫的家務事,他們也只能看戲。

四大長老大聲喝道:“來人,先綁了白世鏡,到時候再以幫規處置。”

這個時候,四大長老也反應了過來,這場有預謀的奪權之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喬峰在丐幫威望極高,為人光明磊落,根本沒有任何可以攻擊指責的地方。

忽然之間,一陣大風吹過,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哈哈哈……堂堂丐幫竟然爽約,那么我們只好自己前來赴約了。”

“這是一品堂的人?不好,這是悲酥清風!”

丐幫弟子開始不約而同地軟倒在地,顯然是中毒了。

喬峰也不例外,因為他可沒有百毒不侵之能,只有段譽無事,他背上了王語嫣,隨時準備跑路。

原著之中,喬峰此時已經被丐幫逼走,不在現場,自然沒有中悲酥清風之毒。

“卑鄙!竟然趁人不備,下毒!”

“我們不是讓人傳信,改約了嗎?”

丐幫中人悲憤地喝道。

“我們給你們回了信,不予改約,難道你們不知道?”赫連鐵樹倒是仁慈地給予了解釋,畢竟這里是大宋的地盤,規矩還是要講一點兒的。

這個時候,丐幫有人才想起剛才有人匯報緊急軍情,結果被徐長老給攔了下來。

大家看向了徐長老。

徐長老面色一白,他也想起了剛才的事情。

可是當時的他,太著急于揭穿真相,把喬峰趕下幫主之位,自己好上位。所以才壓下了緊急軍情,結果釀成現在的局面,丐幫高層被人一網打盡了。

這個時候,徐長老也是悔恨不己啊。

在場只有兩個人免役了悲酥清風,一個是段譽這個掛逼,不說了。另一個則是楊盤這個更大的掛逼。

楊盤修煉的新功法《玉景真經》,主體內核還是由《血海真經》演化而來,自然不會畏懼區區悲酥清風這種毒藥。

別說悲酥清風,就算是金波旬花甚至是七星海棠也都對楊盤沒用。

“西夏一品堂?這里是大宋境內,你們很囂張啊,在大宋境內都這么亂搞,小心不能活著走出宋境啊。”楊盤一個翻身跳了下來道。

“你竟然沒中毒?”赫連鐵樹十分驚訝。

“悲酥清風很厲害嗎?”楊盤不屑地說道。

“來人,殺了他。”西夏一品堂來的人也不少,至少有近百人之多,其中還有十幾名弓箭手。

全是一品堂招錄的高手,以及西夏軍中的好手。

其中就包括四大惡人和化名李延宗的慕容復。

只是現在四大惡人只有兇神惡煞岳老三和窮兇極惡云中鶴在場。

還有一些二三流的邪魔歪道。

再加上惡貫滿盈段延慶和無惡不作葉二娘。這樣的陣容,難怪西夏一品堂能夠與天下第一幫丐幫作對。

現在丐幫高手被一網打盡,現場只剩下段譽和楊盤兩個人站著了。

段譽背著王語嫣看到情況不妙,趕緊施展凌波微步跑路了。

“楊兄,這里就交給你了,我帶王姑娘先走一步了。”段譽的聲音遠遠地傳來,背影都快要看不見了。

李延宗自然而然地帶人追了上去。

這個時候,岳老三、云中鶴以及西夏一品堂的高手已經與楊盤交上了手。

楊盤徒手與這些人交手,雙方打了幾十個回合,仍然不分勝負。

丐幫中人大聲叫好,因為楊盤的武功確實了得。

竟然一個對戰幾十位好手。

赫連鐵樹手一揮命令道:“弓箭準備!”

十幾名弓箭手張弓拉箭,對準了楊盤。

楊盤在交手之余,突然騰空而起,左手從懷中拉出了一排飛刀,右手抽出了三只飛刀,順勢一擲。

三只飛刀眨眼之間消失無蹤,只看到三抹刀光閃現,遠處的弓箭手全軍覆沒。

云中鶴和岳老三騰身而起,追擊楊盤,想要趁機將楊盤打傷。

楊盤射完飛刀之后,雙腿一掃,斗戰八絕之腿絕,絕世腿法也不輸于當世任何的武功。

一腿掃下了岳老三和云中鶴。

隨即借力再一次騰空飛向了旁邊的大樹,同時一個轉身再次抽出了三只飛刀,朝下一擲。

西夏一品堂的高手瞬間被清空,只剩下三個人!

丐幫中人看得目瞪口呆,西夏一品堂的高手有大半都在這里,可是現在他們全部變成了死尸。

幾個月前,丐幫高手與西夏一品堂大戰于西夏鷹愁澗。結果丐幫因為天時地利不在,大敗而歸,多名長老受傷,哪怕喬峰也受了箭傷。

可現在楊盤一個人屠盡了一品堂大半的高手,可謂是高下立現。

“好,好樣的,楊少俠!”

“赫連將軍,他是奪命書生,江湖傳言,奪命飛刀,例無虛發。老大不在,我們根本不是對手,還是撤吧。”云中鶴怕了,這飛刀太犀利了。

岳老三沉默不語,他也有些害怕楊盤的飛刀,因為飛刀出手的那一刻,他根本就看不清楚,實在太快了。

簡直避無可避啊。

不能閃避的飛刀,就是無解的致命之刀。

“我等乃大宋朝廷之邀,進京商議停戰協議的,你在這里殺了我,必然會引起兩國開戰,兵鋒再起,血流成河。”赫連鐵樹非常聰明地把自己西夏使臣的身份亮了出來。

“兩國交戰,不斬來使,放心,我要是想殺你,鍘才你就沒命了。還是趕緊帶著你的人滾蛋吧。下一次再見面,楊某可不會手下留情的。”楊盤揮了揮手,好像趕蚊子一樣的說道。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