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是要發啊

更新時間:2018-11-22  作者:水平面

“大宗師留下,其他人快跑,分散逃跑。”執法長老傳音入密道。

下面的人剛要動彈,陳曉拔劍而出,一式雨劍術,無數劍氣齊出,僅僅一招,在場除了大宗師結陣,接下了一部分劍氣之外,其他劍氣正中目標。

一招就把在場的大宗師以下的武者全部殺光。

天人之下,皆螻蟻。不是吹出來的,而是事實。

一個是凡人巔峰,一個已經超凡。

劍氣掃過,就像是割麥子一樣地收割生命。

隨后陳曉身形忽然往前沖去,眨眼間便來到了一名大宗師身前,身影交錯而過,劍刃準確地劃破了此人的喉嚨。

緊接著陳曉的化身為無數殘影,或削,或刺,或撩,或切,或盤,基礎劍招被陳曉拆分成一個個瑣碎的動作,每一個動作便能夠帶走一條人命。

而且是大宗師的性命!

面對天人,人多是不管用的。

其實陳曉的劍法,只有三個特點,速度、角度、控制。

所以,陳曉的動作十分簡潔干凈迅速,用時不超過三分鐘,就把這一批真靈門的精英種子給殺光了。

陳曉的影子開始瘋狂地變化,不停地吸取一個又一個尸體的精元血氣。

過了一會兒,陳曉的影子才恢復了正常狀態。

陳曉一揮手,一層土壤開始翻動,將現場的尸體盡數掩埋。

隨后,陳曉才一個縱身飛空而去。

“可惜,不是天人帶隊,否則便可以先殺一個了。”陳曉默默地想道。

不得不說,真靈門確實比圣甲門更加謹慎,三名天人聚在一起,寸步不離。

這也是吸取了圣甲門被滅門的經驗教訓。

圣甲門是怎么被滅門的?

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陳曉突襲暗殺了圣盾天人,又在戰斗之中單人獨劍斬殺鐵木天人。

這兩位老牌正統天人被殺,直接導致了圣甲門內部空虛,只剩下圣甲天人一個人撐場面。

不僅如此,陳曉還從真靈門執法長老的腦袋里搜魂得到了很多信息。

最讓陳曉動容的莫過于真靈門一次性拿出七顆破境丹給宗門七位大宗師后期的長老突破之用。

不得不說,真靈門的掌舵人要比圣甲天人更加大氣,更加有魄力。

陳曉滅了圣甲門,從圣甲門那里搜到了七顆破境丹,以及圣甲門破境丹的丹方。

陳曉在對比之后,破境丹這種戰略物資,每一個上門都不一樣。

原理其實都差不多,但是每一個上門的核心功法不同,丹方調整也不一樣。

所以,實際上,破境丹這種東西其實就是上門研究出來的產物,就好像每一個上門的合擊陣法都不一樣。

沒有研究出破境丹的上門,其實很難一直保持上門的位置,因為不是每一個上門都會天人不斷代。

萬一出現了老一代天人壽元將盡,新一代天人還沒有出現,那怎么辦呢?

這種情況雖然出現的不多,但每一家上門都有可能遇到這種情況。

萬一遇到這種情況。

有破境丹的上門,就會使用兩三顆破境丹,保持天人鎮世,拖延一下也是好的。

沒有破境丹的上門就倒霉了,運氣好的跌落上門,能夠保持自家傳承,撈一個中門的位置坐著。

運氣不好,就是被人滅門之后,取而代之。

就拿最新晉升上來的上門,八荒門來說吧。

他們這一代運氣不錯,有兩位天人坐鎮,而且運氣不錯,連續三代都有天人坐鎮,成為第一中門也有五六百年了。

他們上位之后,萬一要是天人斷代又沒有研究出破境丹,幾乎可以肯定會被通州的其他中門取而代之。

真靈門肯拿出所有的破境丹,確實是讓陳曉刮目相看。

一旦成功,真靈門就是十位天人鎮壓氣運,基本上可以撐過這一劫了。

老實說,天人以下的武林高手,數量再多也不放在陳曉的眼里,可是面對同級高手,兩位數的天人,還真的很嚇人的說。

不過,陳曉得到這個消息之后,第一反應卻不是害怕,而是欣喜!

“七位新生天人,這是要發啊!”遠在青州的楊盤輕笑道。

“倘若你們這七位天人早一點存在,或許我還會忌憚兩分,可是現在才臨時抱佛腳,這不是在給楊某送菜嗎?”楊盤撫掌笑道。

凝聚第五魄需要十六份天人道韻,真靈門就主動送上門來十份,實在太給面子了。

“或許我的計劃要改一改,用一個圣地秘境來吸引天人大亂斗,確實有這個可能。但要讓天人之間拼了命地廝殺,那就不現實了。”楊盤嘀咕道。

畢竟楊盤就是再怎么神通廣大,也不可能控制諸多天人的主觀意識吧?

所以,天人之間拼不拼命,楊盤還真的無法保證。

況且要探索布置一個秘境,實在太費時費力了。

這條路子暫時不可取,反而用破境丹制造出大批天人出來要輕松得多。

天人數量一多,死上一批也不會引起太多注意。

楊盤的心思轉到了破境丹上面了。

破境丹作為上門底蘊,戰略性的丹藥,以楊盤的眼光看來,這種丹藥簡直就是這方世界的黑科技產物。

因為楊盤研究過這方世界的丹道,說句實在話,這方世界的丹道根本就不倫不類,仍然歸屬于醫道的范疇。

丹方配比是按照醫道君臣佐使的理論來的。

所謂醫武不分家,這方世界的武道這么厲害,醫道發展自然十分發達。

破境丹便是此方世界醫道理論和武道理論為根基發展出來的丹藥。

嚴格來說,這方世界的丹道完全不成理論,便向于實用型,一般都是散、泥、丸為主。出爐成丹,圓潤如一的丹藥,根本沒有。

真正的丹道,乃是完全獨立于醫道的修行百藝之一,是天地大道,也是超脫大道。

煉丹如煉天地,煉宇宙,煉法則,煉萬物。

楊盤在天河圣地所學的丹道自然沒有這么精深,但也比這方世界高明了許多。

“我可以在此方世界再開一個商會,主營破境丹!”楊盤的想法不斷地跳出來。

“哈哈,好好,妙妙妙啊。”楊盤不禁大笑了起來。

不過,以楊盤現在的丹道水平,自然煉制不出破境丹來。哪怕是他擁有丹方,也沒有那個水平。

況且楊盤所擁有的丹方根本不具備普適性。

楊盤只能夠從頭學習。

要從頭開始學習丹道,對于一個新人來說,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但對于楊盤來說,擁有智慧之門的楊盤,學習一門新的知識,其實并不難。

至少入門并不難,再加上虛擬世界的存在,楊盤的學習會很快。

不過,楊盤手上缺少一門真正成系統又高深的丹書!

“門靈,出來,打開你的智慧寶庫,為我挑選一門適合我的丹道法訣。”楊盤決定從智慧之門那里兌換一門高深的丹道知識。

楊盤存了許多智慧點,足以讓楊盤再兌換兩門類似于《血海真經》這樣的高端知識。

智慧之門的門靈,以投影的方式,打開了一張清單。

上面寫著:

《因果丹書》、《虛空藥典》、《太清秘錄》、《如來梵書》……

洋洋散散,十幾個名錄。

讓楊盤挑花了眼,這些丹道典籍,最高深的要數因果丹書,它以因果入藥,是丹道之法,同時也是修煉之法。

“我要有煉制外丹之法,并且不帶內修之法的純輔助丹經。”楊盤提出新的要求。

“所有高深的丹書都有內修之法。次一級要不要?”門靈回答道。

“也行,反正我又不是主修丹道,只是了解輔修一下而已,能夠自己煉制一枚外丹這樣也就差不多了。”楊盤點頭回答道。

現階段,他并不打算把主要精力放到丹道的修煉上,只把煉丹作為一種打發時間的興趣愛好。

在修為進入一個平緩期甚至是瓶頸期的時候,能夠煉煉丹也是好的,說不定觸類旁通,有了新的領悟呢?

楊盤在這方世界,沒有制約,能夠抽取靈脈為己所用,為什么不用靈脈給自己煉制一枚外丹呢?

有一枚外丹在身,楊盤便能夠提前擁有金丹期修士的法力。

這樣的話,在這方世界,楊盤便可以不懼虛境強者,浪得飛起。

楊盤的計劃有條不紊地安排和實施。

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楊盤對于戰略前瞻十分重視,凡事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甚至看十步。

楊盤兌換了一部《太初丹書簡章》,撰寫者名為太初道人。

這是一位至少也是混元以上的大能,現在是不是還活著也不知道,但這本丹書卻是精妙絕倫,最適合初學者并有意深造學習高深丹術之人修習。

這是一部純粹的丹書,有理論、有手法、有藥理、有相性、有丹方、有簡方甚至有猜想。

是一部丹道學術巨著。

沒有內修之法,不涉及法則大道的修煉和指引,缺少總綱。故而稱之為“簡章”。

對于楊盤來說,這一部丹書足夠他修習到金仙級數了。

于是,楊盤趁著空閑時間開始緊張的修習階段。

陳曉殺完人,埋完尸,再一次潛回了真靈城。

他再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城主府門前,手中多了兩個錦盒。

此時的城主府,人去樓空,陳曉也沒有找到人報信,但城主還在府中。

于是,陳曉將錦盒用巧勁送進了城主府的大廳中央,千里傳音給里面的陸城主道:“錦盒兩個,送上真靈門。”

陸城主立即點頭應道:“是,是,是,晚輩遵命,樂意效勞,樂意效勞。”

陸城主心里松了一口氣,至少陳曉需要他辦事,就不會要他的小命,小命是保住了。可那盒子是什么?送上宗門是小事,陸城主擔心里面是戰書什么的,那真的是坐實大禍臨頭了。

陸城主來到了前廳,看到前廳地上擺著兩個精致的錦盒,拿起來掂了掂,鼻子一聞,便明白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了。

打開來一瞧,果然不出所料,真是人頭。

再仔細一看人頭面貌,頓時嚇得后退了三步。

他不是被人頭的血腥恐怖嚇到,而是被里面的人嚇到。

這兩個人,他全都認識。

正是宗門的傳功長老和執法長老。

雖然同為長老,他這個外派的城主在宗門的地位上遠遠比不上這兩位大佬的。

光是實權就差得太大。

實力同樣也有差距。

現在這兩位大佬都躺在盒子里了。

“怎么會這樣?”陸城主有些恍惚地自言自語道。

這兩位大佬平時是不會離開宗門半步的,畢竟宗門這么大,他們倆個作為長老會的頭兩把交椅,需要配合掌門管理宗門,怎么可能會離開宗門?

可現在,這兩位從來不離開山門的長老竟然會躺在盒子里,難道陳曉偷偷摸上真靈山殺人?

不可能吧,宗門里的三位天人師叔可不是擺設啊。

再說了,要是偷入山門殺人,又何必把這兩個人頭當拜帖送上真靈門山門呢?

這一次,真的是麻煩大了。

陸城主重新把盒子蓋上,并系好,然后找了一個包袱將它們包了起來,背起之后,便急沖沖地施展輕功離開了城主府,朝真靈門山門而去。

真靈門后山。

三位天人老祖坐在一起。

“師兄,我總有一個不祥的預感,你們呢?”百禽天人忽然間開口道。

“廢話,敵人都快殺上門來了,當然會有這種感覺了。”百鱗天人接口道,說句實話,他也真想指著百禽天人的腦袋問一句:“老大,你是不是傻啊。人家圣甲門打壓浣花劍派,我們在邊上敲鼓吶喊就是了,你干嘛主動參與進去啊?這不是授人以柄嗎?”

真靈門其實也一樣派人去隔壁州請外援了。

只不過大家一聽到是陳曉出手,都不敢插手進來。

人的名,樹的影。

這位絕情天人真的可謂是威風八面,威懾武林啊!

偶都沒有防盜了,怎么訂閱反而狂降啊,要不要這么坑啊。

求訂閱支持。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