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五十六章 暗殺

更新時間:2018-11-05  作者:水平面

鐵木天人和圣盾天人帶隊參加紅巖涯之約,首先就是在東萊客棧匯合所有中門和下門,然后商量一下接下來的日程,最后一起出發。

當然,必要的應酬還是需要的,畢竟浣花劍派前車之鑒,與下面的中門搞好關系還是有必要的。

一場大宴之后,賓主盡歡。

鐵木天人和圣盾天人心情不錯地回到了院落里。

兩人在院子里的涼亭坐了下來,一邊乘涼一邊商議。

“想不到一字慧劍門這么快就被滅門了,實在太快了,一點兒征兆都沒有,陳曉那小家伙實在太狠了。”圣盾天人搖頭嘆道,失去了一字慧劍門的牽制,又多了陳曉這么一位天人,浣花劍派現在算得上完全恢復了。

“對于浣花劍派的打壓也算到此為止了,真靈門那邊已經明確表示不會配合了。”鐵木天人輕聲嘆道。

“哼,他們打的主意,我們會不知道嗎?不就是想讓我們當出頭鳥,主動與浣花劍派正面沖突,借機消耗我們的實力而已。”圣盾天人不滿地叫道,真靈門可謂是墻頭草,兩面倒,哪邊強大就站到哪邊,萬年老二和老三。

不過,千萬不要認為真靈門這樣的做為就看不起對方,人家好歹也是上門之一,實力擺在那里。

“幸好,那位絕情天人的道途已斷,至少道途不會像以前那么順利,否則我們還真的會壓不住他。”鐵木天人感嘆道。

“這等自悟道途,悟出的還是前所未有的新道途的天才,確實極難對付。要是讓他完成殺兄之事,恐怕他的修為會一飛沖天。”圣盾天人點頭承認道。

“這一次紅巖涯之約,相信他應該也會到場,到時候我們下場會一會此人,看看此人的手段究竟如何。”鐵木天人對圣盾天人提意道。

“可以,是該好好探探他的底,他能夠一個人滅了一字慧劍門,手段實力確實了得。”圣盾天人點頭回應道。

兩人交談著,誰都不知道他們所說的話,一字不漏地落入了陳曉的耳朵里。

陳曉就藏身在走廊廊道的拐角處,那里有一大片陰影,又是夜晚。

血神子的潛影術,比楊盤本尊也差不到哪里去。

夜晚是血神子的主場,來無影去無蹤便是它最好的形容。

兩人實在太謹慎了,客棧的豪華院落多的是,他們倆竟然共用一個院落,擺明了就是互相扶持。

陳曉在思考著應該對哪個先動手,而且只有一次動手的機會,必須要做到一擊必殺!

從修為上來看,鐵木天人和圣盾天人都是天人初期巔峰,處于快要突破中期,又沒有突破的層次。

這一點,有著本體的眼光,不會看錯。

這方世界,上門天人的修為實力漲得確實比大周世界的天人要快得多。

因為這方世界天人更多,交流也更多,互相打起來的情況也不少見。

這兩位天人的修為差不多,從資料上來看,鐵木天人或許要弱上一些,因為他長期在外面跑,根本沒有多少時間去專注于修行,即使如此,他的修為也和圣盾天人持平,顯然此人所修的道路有些特殊,天份更加厲害。

最后,陳曉還是決定先殺圣盾天人!

原因很簡單,圣盾天人的修為是真的處于突破邊緣了,比起鐵木天人,他突破天人中期的可能性更大,時間會更短,說不定一個契機找到了,也就順利突破了。

要知道菀州三大上門之中,天人中期的修士只有一位,那就是圣甲宗的圣甲天人,其他人,全是天人初期巔峰左右的修為。

只有陳曉是初入天人境,修為最低。

但沒有人敢小看陳曉,畢竟陳曉一個人滅了一字慧劍門,他的戰績上,可是有一位天人的性命擺在那里。

像慧劍天人這樣出身中門的天人,同樣也是一個天才,否則也輪不到他晉升天人了。

菀州三大上門,沒有哪位天人敢打包票能夠斬殺慧劍天人,就算是圣甲天人出手,慧劍天人恐怕第一時間就跑路了。

慧劍天人要逃跑,圣甲天人也沒有辦法將他拿下。

可是現在慧劍天人卻是死在了陳曉的劍下,這也讓天人級別的存在對陳曉更加正視。

斬殺天人的機會可不多啊,所以戰績上有天人性命的天人強者并不多。

雖然很多天人都有實力斬殺弱一些的天人,可是這也要有機會才行啊。

總不能隨便找個天人殺了吧?

所以,想要斬殺天人,天地、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說到底,慧劍天人死在陳曉手里,真的有僥幸的成份在里面。

圣盾天人推開房門進入了房間,他沒有注意到的是,一道影子早在他轉身的剎那間,無聲無息地隱入了他的身后。

圣盾天人轉身關上房門,打算在床上打算一夜,明日一早出發去紅巖涯。

當房門關上,圣盾天人再次轉身走向床鋪的剎那間,一柄寶劍從黑暗之中刺出,從背后直襲圣盾天人腦袋而去。

當劍刺出的時刻,哪怕陳曉沒有暴露出殺意,但天人與生俱來的靈覺也察覺到了危險。

“不好!”圣盾天人本能地就要躲避,可是很快他就發現根本來不及了,對方的攻擊太快!

當閃避的念頭剛生,身體剛要反應,劍尖已經來到了后腦勺前。

他猛地向前撲去,想要拉開這段距離,卻已經來不及了。

電光火石之間,圣盾天人的身體爆發出強大的金色光芒,光芒照耀得整個房間,不,應該說整個院落都有如白晝。

“圣盾防御!”圣盾天人用出了他的拿手神通。

圣盾天人的名號就是以這一招防御神通而得名,用此神通,他一個人能夠扛出三名同級高手的圍攻!

這要是換個人來,這一劍恐怕就會無功而返了。

因為同級高手想要破開這一手防御神通,可謂是十分艱難的。

但陳曉卻不一樣,他這一劍,用的是誅仙劍意!

沒有錯,血神子是不能用出誅仙劍氣,但劍意這種東西卻是從靈魂層面上共享的,只要本尊領悟了,血神子也就明悟了。

相應的,血神子要是領悟了什么,本尊也同樣可以共享。

這也是為什么,楊盤會將一尊血神子分身留在大隋世界,繼續當皇帝的原因所在。

楊廣重整河山,清掃門閥、佛門等反對派勢力,再一次站在了權力的最高峰,可謂是所向披靡。

但是,這只是開始罷了,楊盤追求的不是皇帝至高無上的地位和權力,也不是財富和美人。而是圣皇之道!

重整河山,再掌皇權只是一個開始而已,接下來楊廣就需要改善民眾生活,帶領帝國發展壯大,讓底層民眾也過上安居樂業,家有余財的幸福生活,這才算合格。

想一想,楊盤現在連金丹期都沒有達到,就在考慮著圣德大道的體會和修行,這種偉大的戰略前瞻眼光,簡直能亮瞎所有元神以下的修士,不對,應該是亮瞎所有金仙以下的修士。

誅仙劍意加持之下,陳藍這一劍在遇到金光盾牌之時,絲毫遲滯感都沒有,便破開了光芒,一劍刺了進去。

風吟寶劍原本就是一柄能夠削減風阻,提高劍速的神兵,在陳曉用來,更是快得不可思議。

風吟劍毫無懸念地刺進了圣盾天人的后腦,劍尖從對方眉心突出,一劍穿腦,對于天人來說,這絕對是致命的一劍,慧劍天人便是這樣被陳曉所殺。

“這怎么可能?”圣盾天人死得不甘心啊,他引以為傲的圣盾神通,怎么會毫無作用?不說能夠徹底防御住,至少能夠擋住一兩個剎那,他也有時間躲避啊。

可是對方的劍竟然這么絕,一劍就破開了圣盾防御,一劍就結果了他的性命。

陳曉感嘆一句道:“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到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光是一個“利”,便如此厲害了,更別說其他三劍的玄妙了,組成劍陣之后更加強大,難怪有洪荒第一殺陣之稱了。

上清靈寶通天教主那等層次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大能!

誅仙劍可謂是一切橫煉金身、防御神通的克星!

有這樣一柄幾乎無視防御的寶劍在身,楊盤的攻擊力可想而知了。

僅僅是誅仙劍意加持,圣盾天人的得意神通和他苦練的橫煉金身就這樣告破了。

圣甲門能夠力壓浣花劍派和真靈門,成為菀州上門第一,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圣甲門的功法注重于肉身橫煉,防御超強,先天就立于不敗之地,同級之中,自然占盡優勢。

“呔——賊子看刀!”鐵木天人提著一把一人高的大刀迎空而斬下,刀罡縱橫八方,刀意牢牢地鎖定了陳曉。

陳曉抽出了風吟劍,回身一劍格擋。

鐵木天人一看來者的臉,立即便認了出來,驚叫道:“是你,陳曉!你怎么會在這里?圣盾師兄,你怎么了?”

圣盾天人雖然必死無疑,但在神魂燃盡之前,他還是能夠彌留一會兒的。

“我不行了,鐵木,一定要小心此人的劍,他的實力絕對不像資料上那么簡單。如果不敵,你就逃吧,一定不要猶豫。”圣盾天人面色死灰地說道。

“是我,我在這里等了好幾天,阻道之仇,不死不休。”陳曉說罷,先一步搶攻。

鐵木天人聽了臉色發青,他策劃阻了陳曉的道途,卻想不到陳曉如此瘋狂,直接來個不死不休。

你讓我修煉,好,我不修煉了,就和你玩命,不死不休,一天到晚盯著你,就是讓你不能松懈,總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這種行為,算得上是另類的恐怖分子行為。

一言不合,就抱著炸藥包和你玩同歸于盡。

你能怎么樣?

鐵木天人現在也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招惹這個瘋子了,現在目的是達到了,可得不償失啊。圣甲門損失一位天人,帶來的連鎖反應可謂巨大!

損失慘重,如果有后悔藥賣的話,鐵木天人寧愿不去招惹陳曉,即使陳曉道途完整,但想要上窺虛境,可能性也極小。

浣花劍派多一位天人,對于整個菀州局勢來說,變化并不大,何必非要搞成現在這樣呢?

現在好了,傳出去,其他武林人士是不會同情圣甲門的。

阻人道途,不死不休。

你做初一,難道還不讓別人做十五嗎?

江湖之中,哪怕上門掌控著大半的輿論,但也不會為這種事情幫圣甲門洗地。

人人心中都有一桿稱,阻人道途是不受人待見的行為。

今天你圣甲門能夠阻別人道途,明天是不是就要阻我的道途?

所謂物傷其類,便是如此了。

你這種犯忌諱的事情都干得出來,還不興別人報復嗎?

所以說,無論陳曉干了什么,他都占理。

當然,江湖之中,占了理卻同樣受欺負的人海了去了,畢竟江湖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人會去同情,頂多嘴上幫著說兩句,但要說出手相助,只能指望上門正道的大俠們。

但占了理,又有實力報復回去的,那自然就可以為所欲為,誰都沒有辦法指責。

圣甲門也是倒霉,遇上了陳曉這樣不按常理出牌,偏偏實力又超乎想像的高手。

陳曉持劍強攻,而鐵木天人則全神貫注地揮刀阻擋。

并且守中有攻,攻中有守,攻守兼備。

兩人一時之間難分勝負。

陳曉施展開了《殺戮四絕劍》,可是即使如此,也只是將鐵木天人壓在下風,對戰局依然沒有多大的幫助。

陳曉出道以來,殺了兩位天人,可是相比起來,陳曉卻還是沒有見過這樣難纏的對手。

上門出身的天人,其實力確實要比其他出身的天人要強得多。

幸好剛才用暗殺的手段,迅速殺掉一個,否則兩位天人聯手,哪怕是陳曉也只能不了了之。畢竟只是傀儡分身,而不是本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