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一字慧劍門除名

更新時間:2018-11-02  作者:水平面

楊盤凝聚第二魄的積累已經有了,只是需要一兩個星期的時間沉淀一下,便可以嘗試凝聚點亮靈魂之中的第二魄——天沖魄。

天沖魄能增強神魂運轉念頭的速度,說白了,就是另類的一種神經反應速度加快,同時思維能力提高。

陳曉的自我意識已經完全被血神子所吞噬替代,剛才的陳曉所使用的招數,自然是楊盤的成名絕技——鏡花水月。

在陳曉一劍刺中慧劍天人的百之一個剎那間,身影互換,用影子代替了本尊受了對方一劍。

自己則潛入對方影子之中,在關鍵時刻現身,從背后一劍穿心。

哪怕強如天人,也同樣是人,只要是人就有精神放松的時刻,這一刻便是此人最虛弱最不設防的時候,因為大意而送命的高手很多,多他一人也算不了什么。

“跑!大家分散逃跑吧!逃掉一個是一個,以后隱姓埋名,退隱江湖吧。”一字慧劍門的傳功長老傳音給所有人說道。

陳曉開始大開殺戒,一劍接一劍地揮出,一人接一人地倒下,血流成河。

在天人的神識籠罩之下,操控天地之力,發揮出地圖炮一樣的威能并不是太難,只是對付同級高手,這樣的手段沒有用而已,但用來殺戮宗師以下的螻蟻,這一招是相當管用的,否則天人也不可能有這么強大的威懾力了。

所以天人真的有一人滅一派的能力!

接下來,陳曉清理了整個一字慧劍門,九成以上的門派弟子被殺光,特別是宗師以上的高手,只有少數的兩三人逃了出去,大宗師留在宗門的全都被陳曉殺光了,下面的外門弟子幸運地跑掉了十幾人。

一字慧劍門留下來的財富,自然需要陳曉慢慢地盤點清理出來。

最大財富,莫過于靈峰內蘊藏的靈脈了。

如果按照炎黃大世界的分級計算,這只是一條下品靈脈中的分支支脈,陳曉有意識地想要將這條支脈分離切割出來,投入到血海空間之中,填充空間進化的資源。

楊盤可不是普通人,他是天河圣地的真傳弟子,在天河洞天學了整整八年的高端知識,典型的高級知識分子。

和楊盤相比,這方世界的所有人全是文盲!

哪怕是下品靈脈的分支支脈,對于一窮二白的楊盤來說,也是一筆天大的財富。

而且如果是在炎黃大世界,楊盤也不敢打靈脈的主意,因為靈脈乃是世界之根,無論是誰動了,都會削弱世界底蘊,成為世界公敵。

傳出去,會被全天下的修士追殺。

一條靈脈,無論是誰占了,可以利用它修煉,也可以挖掘依附在靈脈之上的靈石礦脈,但絕對不允許截斷靈脈。

靈脈乃是世界之根,它不僅僅是靈氣的來源,也是世界的凈化器。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和植物是一個概念,所以,它乃是世界之中最珍貴的靈藥之一!

炎黃大世界,沒有人敢隨便截斷它,然后拿來入藥,這實在太奢侈了。

楊盤在天河洞天學了不少知識,可是關于拿靈脈入藥的配方卻是沒有的。

顯然這種高端知識或者說禍害天下的知識,是被上層大能所控制和不允許的。

想一想,如果所有人都拿靈脈來入藥,成全自身。

恐怕,一個一個的大千世界,都會衰敗和凋零。

不用懷疑,修士乃天下間最自私的人,如果對自身修為有益,他們真的敢這么做,而且毫無節制可言。

楊盤要不是天河洞天的真傳弟子,恐怕連這些知識都不會看到。

靈脈入藥,練的是什么丹呢?

楊盤對此可以非常明確地告訴你,是外丹!

內服的丹藥,敢把靈脈煉進去,必然是非常高端的丹藥,元神級數以下是服用不了的,普通修士吃一枚就炸,除非你吃的是太赤道人留下的九轉金丹,但那是傳說中的神丹,現實之中,真的沒有誰見過和得到過。

但靈脈用來煉制外丹倒是事實,而不是傳說。

外丹的煉制,是用來代替金丹之用,所謂外丹便是外道金丹。

原本許多修士研究外道之法,是為了多一條突破元神的長生之路。

為了求得長生,修士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敢去嘗試,因為品嘗過長生的滋味和法力無邊的超凡之力后,每一個修士都想得到更多。

元神之路,太過虛無飄渺,只有堅定道心一條路可走。

但如何堅定道路,卻沒有任何典籍詳細表述,因為每一個人都不一樣。

所以才會有人去研究外道之法。

在無數天才前仆后繼的研究之下,還真的不少外道之法現世,其中外丹這種可以代替金丹的東西,便是這樣誕生的。

不過,世面上流傳的外丹之法皆是以妖族妖丹為源,以靈脈為源的外丹煉制之法,大多都失傳了。

楊盤就算知道靈脈外丹的煉制之法,也不敢拿靈脈煉制外丹,這以后要是在炎黃大世界混,這樣的外丹會引來天大的麻煩。

楊盤想要截取靈脈,是用來填充血海空間的。

那里才是楊盤的根本所在,血海不滅,楊盤不死!

所以,血海空間越龐大越穩固,楊盤的潛力就越大,修煉速度也越快。

靈脈乃世界之根,對于血海空間來說,最大最美味的滋補品便是靈脈!

陳曉通過血海空間中轉,拿出了相關的陣旗、陣盤、靈材、法臺等等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楊盤有意準備的,他的確是不敢在主世界亂來,但是在其他世界,特別是獨立的世界,楊盤就敢截取靈脈為己用。

七天后,一場大地震發生,整個一字慧劍門的山門都毀于一旦。

陳曉也消失無蹤。

一字慧劍門被滅門了,這樣的大事件,在整個江湖之中,也不是很常見,畢竟中門之一,而且還是排名前十,有天人坐鎮的中門。

這等強悍的中門,是擁有取代上門的潛力,竟然被人給滅門了。

一字慧劍門雖然說還有一些外圍力量存留,但這些外圍力量也同樣受到了浣花劍派的圍剿打擊。

經過浣花劍派有計劃有預謀的圍剿,一字慧劍門的中堅力量徹底被打滅了,剩下來的只是一些宗師以下的小嘍啰,他們掀不起什么風浪。

或許還有一兩名漏網的宗師高手,但他們同樣不敢隨便現身。

整個一字慧劍門就這么在一夜之間被滅了,連山門都被地震給毀了。

真可謂是徹底斷了根。

陳曉隨便找了一個地方打坐恢復,畢竟截取靈脈,消耗可真不小,一般的天人也做不到這一點。

陳曉也是有些透支過度了,所以他才需要時間來恢復。

為了以防萬一,陳曉并沒有回浣花劍派的山門恢復。

說到底,他和風劍天人、雨劍天人雖然是以師兄弟相稱,但其實還是因為利益而結合。少了情感的紐帶,加上陳曉在浣花劍派之中,空有太上長老的名頭,實質上在派中毫無根基可言。

冒然回去,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陳曉不會去賭,也不會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別人的仁慈之上。

哪怕只有百萬分之一的幾率,也不會!

做為一名矢志追求長生大道的修士來說,最了解修士的本質,反復無常,為了利益,他們可以做任何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哪怕是商人對金錢的追求,也比不上修士對長生的渴望。

在一處浣花劍派的派外據點,陳曉見到了風劍天人。

陳曉在恢復了修為,平復了透支帶來的虛弱之后,便來到了這處據點。

隨后通過內部渠道,請來了風劍天人。

“陳師弟,你怎么樣,沒受傷吧?”風劍天人例行關心道,哪怕他自己明白這點關心并不能觸動陳曉的內心,但依然如此。

“沒有大礙。”陳曉搖了搖頭,面無表情地回答道。

“那就好,這一次陳師弟可真是打出了我浣花劍派的威風,周邊宵小可謂是深受震懾,以前有些小心思的附屬勢力都紛紛向我派表示了臣服,乖乖地交納上貢。陳師弟,你也出名了,出大名了。以一人之力,斬殺兩位天人,堪稱當世罕有。真是大漲我浣花劍派的面子,哈哈哈……”風劍天人是真的很開心。

事實證明了,當日接納陳曉加入浣花劍派是正確的決定。

要是沒有陳曉的加入,現在的浣花劍派靠著風劍和雨劍兩位天人的支撐,勉強地壓住了下面附屬勢力的跳反和外界幾大上門的擠壓。

說句實在話,再這樣下去,沒有第三位天人出現的話,當風劍和雨劍兩位天人壓不住局勢的時候,就不得不動用一些底蘊,以非正統的方法,讓一名有潛力的大宗師犧牲潛力,強行突破天人。

這對于門派來說,是絕對不可取的。

這就好像讓一名上品金丹,有望晉升正統元神的修士,轉而去修毫無前途可言的外道元神一樣。

外道元神,通常是那些前途無亮的修士才不得不去選擇的道路。

比如說中品金丹。

陳曉的加入,不僅僅穩住了浣花劍派的局勢,經此一戰,還徹底地打開了局面。

所以,風劍天人當然會非常開心了。

“師兄,我想要圣甲門和真靈門的詳細資料,你能和我說說嗎?”陳曉開口問道。

風劍天人仔細地看了一眼陳曉,皺著眉頭思考了一陣,輕聲嘆道:“好吧,其實我不并建議你去找圣甲門和真靈門的麻煩,它們和一字慧劍門有著本質的區別。”

菀州,乃天下九十九州之一,在九十九州之中,算得上是上州之一,資源豐富,靈氣濃厚,與天下中心中州為首九州之地隔得并不遠。

天下九十九州的排名,中州是第一,十大上門之中,有四家山門地處于此。然后是中州之外的八州,十大上門之中的其他六家,以及排名靠前的上門就坐落于此。

緊接著是更外圍的二十七州,其中菀州在這二十七州之中排名靠后,但也被三家上門所占據。

這三家上門分別為浣花劍派、圣甲門和真靈門。

這三家上門既互相有利益沖突,又互相抱團,抵制外來上門染指菀州。

圣甲門和真靈門,在上門排名之中,比起浣花劍派要高幾名,實力要強一些,但強的也有限。

前些年,浣花劍派一派六天人的時候,可謂是強勢一時,擠壓了不少圣甲門和真靈門的勢力范圍和生存空間。

現在浣花劍派虛弱了下來,自然就輪到這兩派收復失地,強勢聯合打壓浣花劍派的時候了。

風水輪流轉,這很正常。

事實上,這三派,無論誰強大起來,都不可避免地擴張勢力范圍,首當其沖的便是其他兩派。

不過上萬年來,三派格局倒也一直保持著相對的平衡。

這一次浣花劍派進入了虛弱期,偏偏它麾下有一大中門強勢崛起,這讓圣甲門和真靈門看到了機會,于是他們便聯合了一字慧劍門,不斷地擠壓浣花劍派的生存空間。

圣甲門和真靈門,再加上一字慧劍門,加起來總共有七位天人!

七對二,真的是絕對的優勢了。

可惜,他們之間根本就是貎和心不和,大家心里都打著小九九,互相顧忌和猜疑。

圣甲門和真靈門,在上萬年的對峙時間里,同樣也曾結下大仇,大的火拼也不是沒有過,所以,別看這兩派現在好得像穿一條褲子似的,實際上,他們的合作僅限于表面,根本不可能達成深度合作。

換作浣花劍派和這兩派合作也是一樣的情況。

而一字慧劍門自然是最積極的,可是沒有用,真靈門和圣甲門顯然就是把一字慧劍門當槍使,根本不可能全力幫助它取代浣花劍派的位置。

這是一種上門之間的默契,上門之間可以拼得你死我活,但是明面上支持其勢力范圍內的中門造反,那是不可能的。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