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五十二章 滅門

更新時間:2018-10-31  作者:水平面

“就是今天!”

陳曉單人獨劍下山了。

一字慧劍門,乃天下八百中門之一。

所謂的中門,便是二流門派,至少擁有十名以上的大宗師坐鎮,才有資格稱中門,否則全是下門。

沒有大宗師撐腰的門派,連下門的資格都沒有。那數量就多如牛毛了。

天下八百中門,排名前十的中門,那也是有天人坐鎮的。

事實上,八百中門之中,至少有五分之一的門派曾經都出過天人,不過很遺憾,天人隕落之后,卻沒有下一代天人接班。

這就是所謂的天人斷代!

而上門則是代代有天人出世,傳承不絕。

這其實便是中門與上門最大的區別。

就好像浣花劍派一樣,上一代天人坐化殆盡,可是這一代天人又有了三人之多。下一代的天人也還在成長之中,幾百年時間,足夠培養出下一代的天人。

這就是上門的優勢所在,龐大的底蘊必不可少。

一字慧劍門在現今江湖之中,也是大名鼎鼎,矮子里面拔高個兒,擁有天人的一字慧劍門在天下所有中門之中,就顯得相當突出了。

這一代一字慧劍門的天人,也是一個驚才絕艷之人,他是一字慧劍門的第一位天人,他的出現,帶動了整個門派的發展和壯大,但是很不巧的是,一字慧劍門的山門位置有些尷尬,他們處于上門浣花劍派的勢力范圍之內,一直以來都是浣花劍派的附屬勢力之一。

什么是附屬勢力呢?

就是說,你要上交部分資源給上面的宗門。

否則,浣花劍派是絕對不會放任非附屬勢力在自家勢力范圍之內撈好處的,而且還是大把大把地撈好處。

天下間所有的上門都是這么干的,上門不剝削下層勢力,哪來的油水?

一字慧劍門的慧劍天人也是一個野心勃勃之輩,他看到了浣花劍派這一代只有兩位天人撐腰,自然便起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一字慧劍門的勢力已經發展到了頂點,要想再上一層樓,只能夠取代浣花劍派成為上門之一。

以一字慧劍門的底蘊,供養一位天人已經是極限,甚至還在透支。

這天下間,靈峰有不少,但九成九以上品質優異的靈峰都被上門所占據,而一字慧劍門所在的山門只有一座靈峰,還是大家共用,并且品質只能算中等。

而浣花劍派封存的靈峰就有七座,注意,這是封存的靈峰!

就是盡量保護靈峰的原生態,不去開發,也不去吸收靈氣,讓靈峰的靈氣一直保持在巔峰水準,并且不斷地優化品質。

浣花劍派所在的山門,本身便坐落在一個大靈脈之上,門中的靈氣普遍比外界高三倍。

陳曉突破天人之后,得到了落泉峰做為道場,落泉峰的靈氣品質和數量,是一字慧劍門的十倍以上。

這樣的差距,這樣的利益,一字慧劍門豈能夠視而不見?

所以,雙方沒有大的仇恨,只有單純的利益沖突。

一字慧劍門想要發展,自然會把目光轉向最近的,也是現在最虛弱的浣花劍派。

徐勇也是一個可憐人,為了老婆孩子,不得不放棄一切刺殺陳明,斷了陳曉的道途,至少也要讓陳曉道途不全。

陳曉單人獨劍,出現在一字慧劍門的山門外。

他的到來,并沒有絲毫隱瞞,身上強大的氣息毫不掩飾。

坐鎮宗門的慧劍天人也感知到一位天人的到來。

哪怕慧劍天人沒有見過陳曉,也能夠從氣息之中分辨出來,因為陳曉的氣息實在太獨特,散發著一種純粹的冰冷的殺戮氣息。

這種氣息,哪怕是沒有親眼見過陳曉,只要聽說他證道事跡的天人就明白來者是誰了。

這樣的氣息,天下間獨此一家,別無分號。

“他果然還是來了,真是麻煩了。”慧劍天人輕嘆了一口氣,幸好自己早有準備。

忽然之間,慧劍天人感知到這股氣息的主人動了,而且速度很快,直沖自己所在的方向而來。

不對啊,慧劍天人一直收斂著自己的氣息,陳曉不可能感知到的。

陳曉出現在一字慧劍門的山門前面,強大的氣息讓守護山門的一字慧劍門守山弟子們全都瑟瑟發抖。

陳曉沒有理會這些顯影,一步一步地踏上了一字慧劍門的山門。

整個一字慧劍門如臨大敵一般地動了起來,掌門連同五十幾位大宗師,聚眾持兵相候。

陳曉的身影出現在山門廣場入口處,雖然形單影只,卻氣勢如宏。

“閣下乃浣花劍派太上長老,不知來我派有何貴干?”一字慧劍門掌門開口問道。

“我來是為了殺人和滅門。”陳曉淡淡地說道,“阻道之仇,不死不休。”

陳曉說罷,拔劍而出,一劍刺出,劍氣如雨。

“結陣!”一字慧劍門的大宗師們在迎向陳曉時,他們的站位便隱隱成陣,現在只是將合擊陣法完全發揮出來而已。

這樣的動作極為流暢,顯然經過了大量的練習和準備。

否則不可能配合得如此默契。

一道劍光從陣眼位置的一字慧劍掌門手中發出。

幼稚,如果人多能夠對抗天人,那還要天人來干嘛

陳曉的一劍沒有手下留情,劍氣如雨一般飄過。

帶走的一條一條鮮活的生命。

眨眼之間,合擊陣法破碎,有一半以上的人永遠地倒下了。

都是一模一樣的角度,一模一樣的劍痕,頸間飄飛的血線,如同畫筆一般,在空中呈現出優美的線條。

陳曉一劍斬殺了一字慧劍門超過半數的大宗師,堪稱犀利異常。

“嘶——”全場幸存下來的人,倒吸一口涼氣,心中已經被恐懼所填滿。

原本一直隱身幕后,想要多探一探陳曉虛實的慧劍天人坐不住了,因為再這樣下去,整個一字慧劍門的大宗師階層都會被陳曉給殺光的。

慧劍天人原本還想多觀觀察觀察一下,現在卻是不得不硬著頭皮現身了,因為陳曉的殺人效率太高,要是整個大宗師階層被陳曉殺光,那一字慧劍門以后還有什么前途可言?

“住手!”慧劍天人從空中落下身形,大聲喝道。

天人的氣勢,毫不猶豫地與陳曉碰撞在一起。

陳曉的氣勢也同樣噴發而出,兩股強大的氣勢交鋒,雙方都不分上下。

看上去似乎是這樣,實際上,陳曉的氣勢明顯占據了上風,只是不到天人境界,根本無法理解而已,看都看不出來。

慧劍天人立即便明白陳曉的難纏了,這位可是才突破天人不久啊,難怪敢這么一個人殺上門來,真是非同一般,難怪真靈門和圣甲門哪怕是廢盡心力也要使出下作手段來阻止他的道途。

只是這口黑鍋,一字慧劍門是不想背都不行。

哪怕背后策劃和出力的不是一字慧劍門,一字慧劍門頂多算得上半個執行者而已。

“陳天人,今天你也殺夠了,氣也出夠了,請回吧。”慧劍天人端著天人的臉面和架子說道,一般來說,天人之間,是不會直接大打出手的,這便是王不見王,屬于潛規則。

陳曉面無表情地舉劍指著慧劍天人說道:“你終于出來了,阻道之仇,不死不休,殺了你,滅了一字慧劍門,我要其他事情要做。希望你能夠讓我愉悅。”

說罷,陳曉身形一動,但沖了上去。

“你瘋了,真以為本座是好惹的?”慧劍天人毫不猶豫地拔劍相迎。

兩劍交擊,不分上下。

兩人展開了一場劍術上的比拼。

一種是殺氣凜然,殺氣騰騰的劍法,劍劍直指要害,劍劍直取人性命。

另一種則是飄逸自然,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可偏偏總是能夠在關鍵時刻扭轉劣勢。

“劍法不賴,再來!”陳曉直白地夸贊道,同時用力又多了幾分。

劍速比之前還要快一倍!

慧劍天人立即便感覺到吃力了,漫天的劍影之下,慧劍天人有一種獨自面對狂風暴雨的感覺。

倘若之前,兩人之間還有來有往的話,現如今慧劍天人便是完全被壓制了。

二十幾個回合之后,慧劍天人便明顯開始招架不住了,他的慧明劍法,開始運轉不開,時斷時續。

“原來你只有這點本事,那就到此為止了。”陳曉輕聲喝道。

陳曉加快了劍速,劍影消失了。

如神來之筆的一劍,忽然之間出現在慧劍天人眼前。

慧劍天人眼睜睜地看著它不斷接近,可是他卻動彈不得。

不,不是他動彈不了,而是速度不夠,此刻的他,動作仿佛慢了一千倍。

“怎么會有這么快的劍?!來人啊,救我!”慧劍天人的眼角余光看到了自己請來的幫手終于出手了,偷襲暗殺式的一劍,妙到毫巔!

慧劍天人的心里暗松了一口氣,在他看來,這一劍之下,陳曉只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收劍去擋,另一種便是兩敗俱傷。

經典的圍魏救趙之法。

以陳曉的性命來迫使對方妥協,不得不回身自救。

可惜,他們想多了,陳曉的劍至始至終都沒有回撤的打算,這一劍與偷襲之人的劍,幾乎同時命中目標。

“不!”慧劍天人被陳曉一劍刺入眉心,強悍的劍氣,瞬間摧毀了慧劍天人的大腦,連同靈魂一起隕滅。

于此同時,陳曉自己也被一劍穿心,看上去似乎也活不成了。

偷襲者抽劍背身而立,輕嘆一聲道:“真是一個狠絕之人,為了殺人,竟然不惜自身性命。”沒有錯,在他看來,陳曉最好的選擇便是回身自救,如果自救,他這一劍不可能殺死對方,同時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雙方罷手而已。

天人只要不被對手纏得死死的,那么他想走,哪怕是數量再多三倍的人手也困不住這位天人。

可誰能想到陳曉這么狠絕,寧可死,也要殺了慧劍天人,這簡直就是同歸于盡啊。

這不是瘋子,是什么?

噗哧——

一柄月白色的寶劍從胸口刺出,這一劍太突然太荒誕太不可思議。

總之,這一劍真的是始料未及。

偷襲者努力地轉過頭,他看到的正是陳曉冷冰冰的臉。

“你,你怎么可能?”偷襲者真的是莫名其妙,天人也是人啊,命中要害,也是要死的。

況且,偷襲者自己也是天人,他的劍氣轟出對方體內,劍氣肆虐之下,不可能還能活著的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個道理原來你不懂啊?”陳曉淡淡地說道,這很簡單啊,想一想就明白了,怎么可能有人會不怕死,愣是與人同歸于盡?

而且還是一位天人。

能夠成為天人的武者,會是笨蛋嗎?

顯然不是,那么真不知道這一位出手偷襲的天人怎么坐這么自信,以為自己一劍真的殺了陳曉呢?

這個江湖,從來不會同情弱者,同樣也不會眷顧一名大意的天人。

哪怕是天人,一旦大意,就有可能陰溝里翻船!

“咳咳咳,我真的不該真淌這趟混水的,我恨啊,我悔啊!!”偷襲者悔得腸子都青了。

“人,總要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無論對與錯,都是一樣。”陳曉身有體會地說道。

陳曉付出了足夠的代價,才能夠擁有現在的實力和修為,以前他是什么地位,現在又是什么地位?

兩者相差之大,不言而喻了。

這些都不是白來的,都是付出了無數的代價,這些代價到底值不值,那就因人而異了。

陳曉說罷,抽出寶劍,影子開始自動吸取兩名天人的精氣神三寶。

然后投入血海空間,煉化成新的血神子。

沒有錯,哪怕是血神子在外殺了人,也可以吸取死者三寶投入血海空間,煉化為血神子。所以,楊盤才會安靜地躲在幕后,通過陳曉這個血神傀儡來行事。

兩位天人身死,就代表楊盤又多出了兩個天人級數的血神子,同時,吸取來的精元血氣,足夠讓楊盤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總之,這一筆賺大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