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四十八章 回浣花劍派(下)

更新時間:2018-10-28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四十八章回浣花劍派(下)

哪怕比潛力,也是陳曉的潛力更大一些吧。

所以陳曉的價值相比陳明要高得多。

宗門是以感情為紐帶來傳承的,但宗門的發展全是利益為本。

什么樣的利益呢?

那就是追求更高的境界,追求長生,追求更強的力量。

倘若宗門僅僅以感情為紐帶來發展宗門,完全不給人一點利益,那么無論怎么發展也不會可能發展起來。

不可否認,這個世界上確實有那種為了感情而放棄一切的人存在,但這種存在極為稀少,少到已經比保護動物還要少的程度。

大部分修士,甭管是哪種修士,只要踏上修行之路,走到一定的程度,都不可能是感情能夠完全束縛的了。

浣花劍派這樣的上門,之所以能夠發展壯大,不斷成長,就是因為它給了宗門所有弟子看得見的上升階梯,這條階梯直達天人,可以碰觸到虛境的至高境界。

有了這種看得見的利益,再加上感情的紐帶,自然可以保證傳承的穩定性。

陳明的師傅余然找上了陳明,單獨和他講話。

“陳明,我收到消息,你的弟弟陳曉正朝著山門趕來,你要是不想和他見面,我可以做主,放你外出歷練。”余然還是很看重這個弟子的,陳明雖然出身大家族,但卻絲毫少爺脾氣都沒有,修煉刻苦認真,悟性也上佳,待人也誠懇,而且十分孝順。

陳明現在的狀態可不怎么樣,畢竟不管是誰聽到全家慘死,親友盡沒之后都不會有好狀態,最主要的是,干這件事的人還是自己的親弟弟。

無論如何,陳明也不相信自己的親弟弟會干出這種事來,這太匪夷所思了。

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弟弟,難道還不清楚嗎?

陳曉要是真要這樣的才能,何至于被招回去成親?

簡直難以置信嘛。

陳明現在真的想和陳曉見上一面,當面問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師傅,消息是真的嗎?二……陳曉真的晉升天人了?”陳明第一次開口問別人道。

余然點了點頭,回答道:“是真的,沒有錯。他這一次回來,是來找你的。他現在走的是一條父殺母殺兄殺弟殺妻殺子,殺盡親友,殺盡蒼生的絕情之路,而你是他道途唯一的一個障礙,殺了你,他的道就完滿了,那個時候,他的實力會比現在還要可怕。”

“可是怎么會呢?無緣無故的,怎么會這樣?”陳明不相信,哪怕事實擺在眼前,自己的親弟弟是什么樣的貨色,陳明自己豈會不知道?

無論如何,他也不相信陳曉會變成現在這樣。

“別說你不相信,為師也不敢相信。可是悟道這種事,沒有絕對。雖然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但他真的憑借殺戮大道,晉升天人,根據消息,他又殺了兩家交情不錯的同窗好友,簡直瘋了一樣。現在正朝著山門而來,你要是不想見他,就躲著他吧,我相信他還不敢在我浣花劍派亂來的。”余然盡了一個做師傅的責任了,該勸的都勸了。

斬草除根,陳曉的變化太大,最能夠讓人聯想到楊盤的,只有當初慫恿陳曉出手對付楊盤的李姓公子等兩人,所以這兩人是必須除掉的,正好他們和陳曉是同窗好友,陳曉半途之中就順手殺了這兩家不少人,特別除掉了那兩個關鍵人物。

從此以后,再沒有人能夠把楊盤和陳曉聯系在一起了,也沒有人會去懷疑陳曉的突然變化會和楊盤有關。

順利堵上所有漏洞的楊盤,可以安心地隱居在帝都,操控著血神子肆意興風作浪。

“師傅,我要見陳曉一面,有些話,我要當面向他問清楚!”陳明正色地說道。

“你這又是何必呢?聽為師的話,離開浣花劍派,隱姓埋名才能夠活下來,而且你不死,陳曉的道就難以完滿,他的修為將定格,終生也不可能突破。”余然開口提意道。

這個提意不得不說正中要害,狠毒異常。

這簡直就是要壞了陳曉的道途,對于陳曉這樣一朝悟道,登臨天人的天才來說,道途就是他的一切,而且陳曉的潛力極大,很有可能去窺視虛境的奧妙。

對于這樣的天才來說,沒有什么比破壞陳曉道途更狠毒的手段。

余然和陳曉無怨無仇,竟然如此說出這樣的提意,不得不說此人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余然在浣花劍派之中,只不過是眾多大宗師長老之一,他不掌權,所以他的地位還是相當牢固的,擁有長老的所有待遇,同時不管事又自由,有大把的時間修煉和游歷。

在眾多有希望沖擊天人的大宗師之中,他并不出彩,也不是墊底的。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余然的這個提意才是正中要害!

可謂是一擊致命,相當可怕。

一旦陳明逃跑了,陳曉想要找到他還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畢竟這方世界太大了。

不過,陳明卻知道逃跑不可能逃一輩子,哪怕可以逃一輩子,他也不想這么做。這么做,他還有什么未來可言?一輩子做一只老鼠,東躲西藏?

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信不信憑借陳曉的身份,一個懸賞下來,整個江湖的人都會找他,躲不了多久就會被找到,除非陳曉一輩子躲在深山老林里面,不見人。

“不,師傅,我還是要當面見他一面,無論如何,我也要見上這一面。”陳明執著地回答道。

“好吧,為師也不便阻攔。”余然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他這個做師傅的,沒有對不起這個徒弟,沒有違背自己的道心。

修干的修為想要更進一步,追求更高的境界,就不能違了本心。

這一點是公開的結論,所有人從踏上武道修行開始就知道了,可是真正能夠把這一點完全貫徹的極少。

因為現實總有許多無奈和意外。

陳曉腰懸寶劍,整個人在天空快速飛行。

絲毫不遮掩自己的行蹤。

關注著陳曉此行的一些勢力,比如說純粹想要收集新聞的金風細雨閣為首的上門勢力,還有類似一字慧劍門等有意想要取代浣花劍派上門地位的中門勢力,以及以真靈門、圣甲宗為首的周邊上門勢力也在打著擴張自身勢力范圍的主意。

這些大大小小的勢力都非常關注陳曉的回宗之行。

大部分人都希望陳曉能夠與浣花劍派鬧翻,因為浣花劍派要是再多一位天人坐鎮,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除了陳曉之外,還有三位天人也隱隱地等候著,就在距離浣花劍派山門較遠一些的地方等候消息。

這個距離,可以完全避免引起浣花劍派的誤會,也不會干涉到陳曉和浣花劍派之間的紛爭。

他們要是隔得太近,恐怕陳曉和浣花劍派都不會撕破臉,他們又不傻,會坐視漁翁得利。

要是隔得太遠,消息傳來,萬一有什么變故,他們也來不及干涉。

“鐵木前輩,陳曉還有半天時間就會抵達浣花劍派山門前了。”一處普通的山間小屋,圣甲門的鐵木天人親自來到這里,關注著陳曉的動向。

簡陋的小層里,除了鐵木天人之外,還有一位真靈門的百禽天人。

“百禽兄以為,浣花劍派會如何處理?”鐵木天人興致勃勃地問道。

“還能如何處理,自然是要死扛著,在中途再變軟一些,最后妥協唄。”百禽天人十分明白宗門為了利益,有的時候真的是不得不妥協。

大家都明白該怎么做,其實只要浣花劍派一妥協,浣花劍派與陳曉之間的矛盾就消失了,說不得陳曉就會重新歸入浣花劍派之中。

“呵呵,我們來這里的目的,不就是要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么?”鐵木天人開口說道。

阻止,想倒是很容易,可是做起來完全毫無著手點,因為天人的意志,根本不以外界干涉為轉移。

說白了,天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從來就不會在乎外界的干擾。

就好像陳曉,中途去了一趟李家和鄭家,大肆殺戮了一番。

這兩家純粹是無妄之災,被按在地上暴打了一頓,這頓打自然是白挨了。

也幸好是兩個分家,這要是換成家族主支,損失會更大。

李家和鄭家連聲張都不敢,絲毫叫囂都沒有發出,默默地收尸埋葬,自認倒霉。一點報復的打算都沒有。

真的是倒霉,只不過因為李家和鄭家的兩位庶出公子與陳曉是同窗好友的關系,結果被陳曉找上門來給殺了,這個簡直沒處說理去啊。

但是不得不說,陳曉的行為也是加重了浣花劍派中下層的恐慌。

其實陳曉去干掉李家和鄭家的兩個公子哥兒,最主要的還是為了滅口。

其實,這兩人死不死的,根本礙不到陳曉的道途。

相比于十幾年沒見的同窗好友,陳曉在浣花劍派生活了十幾年,那里面的朋友同窗豈不是更多?

浣花劍派之中,消息靈通的人聽到這個消息也不免要嘀咕,我當年是不是和陳曉很熟呢?

如果不是,那么會慶幸地松了一口氣。

如果是,那真的是會提心吊膽,擔驚受怕啊。

楊盤在萬里之外體會著陳曉此刻的心境,忽然之間明悟,絕情之路或許有可取之處,但卻不是正途。

原著中的玉景道人,走的絕對不是絕情之路,否則他何必收徒弟呢?總不能收了許多弟子是為了斬來明道的吧?

所以,楊盤徹底放棄了絕情之路,但這并不妨礙,他現在體會感受一下這條道路的道韻。兩相印證,楊盤自身對殺戮之道的感悟也有了新的進步。

在受悟道進步的影響,楊盤停留在第一魄凝練之下的修為,又有了新的進展,幾乎快要成功凝練第二魄。

只是修煉的資糧不夠,這一步突破卻不知道需要積累多久。

普通修士也好,天才修士也罷,必要的積累都是節省不了的,絕對不可能出現一步登天的情況下,如果有,那么也會造成根基不穩的情況。

修行就是一步一步地踏踏實實前進。

積累永遠是必不可少的。

只不過積累也是有方式方法的,普通修士和天才修士相比,就是對方式方法的應用效率問題。

當然,最大的局限性還是資源!

哪怕楊盤所在的虛空宇宙的修行,最重要的不是資源,而是道心。

這樣的修行體系,對于虛空宇宙的資源消耗得到了一定的緩解,讓虛空宇宙有足夠的本源之力擴張壯大。

這樣的修行體系,修為越高,越是不需要資源的輔助。

也不知道是不是禹余道人、大赤道人等刻意如此傳道,又或者是這方虛空宇宙的根本體系?

陳曉的快速突破,其實是一種假象,他的積累是由血神子提供的,否則光是悟道,沒有足夠的修煉積累,陳曉絕對不可能一夜之間,登頂天人。

所以,陳曉這樣的突破,才會在江湖上引起巨大的轟動,可謂是開創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跡。

楊盤的修煉也同樣少不了積累,他的積累是通過殺人來加速的。

比如說,只要殺兩個天人,就可以積累到突破第二魄凝聚所需了。

過了半天,浣花劍派負責守山的大宗師,遠遠地便看到了陳曉的身影,他立即傳音匯報給宗門道:“來了,陳曉果然來了,是飛來的,憑虛御空,果然是天人。”

說到這里,這名大宗師看著陳曉的身影也不禁露出羨慕之色了。

天人啊,他卡在大宗師后期已經五十年了,卻看不到絲毫突破天人的希望,連門檻都沒有摸到。

悟道真的不是一般的難。

陳曉離開山門才三年不到,如今卻成為天人重回浣花劍派了。

陳曉開創了浣花劍派的最快晉升記錄,從先天到天人,竟然只用了三年不到,簡直難以置信啊。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