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四十二章 擒下

更新時間:2018-10-22  作者:水平面

李公子和鄭公子的爺爺或是太爺爺也不過是一位宗師。他們倆更是每天會家族做事,不說多累,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也就那樣,不上不下地吊著。

而這位陳公子,隨隨便便便能夠調動十位宗師,雙方的差距也太大了。

孩童時代的友誼是很純真的,可是長大了之后,就會發現經過對比之后,雙方的差距過大,真的很難再做朋友了。

普通人之間,哪怕不是朋友,至少也是熟人。

但世家子弟之間,這關系可就復雜得多了。李公子和鄭公子這種不動聲色挖坑的,只能說是正常操作。

就算是陳曉最后栽了跟斗,也根本沒有辦法找出指責這兩位的理由出來。

說白了,只能怪自己太傻太天真嘍。

“上官,這些嘍啰就交給你了。”楊盤搖頭嘆道,宗師級別以下包括宗師在內,他都不感興趣。

上官晨曦站了出來,腳步一滑,瞬間出現在一名中年宗師面前,嘴角微微一彎。

這名宗師剛要動手,看到上官晨曦的笑容,忽然之間莫名地不忍心動手了。

“小心點,不要打傷了美人,要完好無損地擒下她。”

十名宗師對上官晨曦一起動手,又不能傷了她,真的是有難度。

另外的十幾名先天高手則將楊盤圍了起來,等待著陳曉的命令。

陳曉瞄了楊盤一眼,到底是初出茅廬,沒有經驗,他見楊盤沒有動手,也沒有下令出手。

陳曉也不全是傻子,能夠有宗師當侍女的公子哥,絕對不是普通人,他也不敢直接下令下殺手,總要謹慎一些為妙。

最好問到來歷,惹不起的,就請出浣花劍派的長老從中調節。惹得起的,再來炮制也不遲。

陳曉敢動手,還真不是仗的是陳家的勢,而是仗的是浣花劍派的勢。

天下一百零八上門之一,哪怕浣花劍派在上門之中只排名中下游,但也毫無疑問是天下一等一的頂級宗門。

只要不出人命,雙方各執一詞,誰有理,誰沒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面子對付過去。

這種事情,出身世家的陳曉就是再怎么不堪,這點規矩還是懂的。

天魔妙相,如夢似幻,美艷絕倫,讓人在不知不覺之間喪命。

就比如現在,上官晨曦的天魔妙相大法施展開來,驚人的魅力,讓在場所有動手的宗師在不知不覺之間便心生憐惜之意,下手不敢過重。

漸漸地有幾位宗師竟然開始在出手的時候暗中偏幫上官晨曦。

過了一會兒,局勢突然變化,竟然變成了十名宗師捉對廝殺。

陳曉就是再弱智也明白了現在的情勢對自己十分不妙。

“喂,你們怎么了?停手,我叫你們停手,你們聽到沒有。”陳曉大聲喊道,聲音之中的急色卻是掩飾不住的。

“他們是聽不到的。”上官晨曦的聲音出現在陳曉身后,輕輕地點中了他的穴道,將陳曉給制住了。

楊盤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一轉,圍著他的一群先天武者全部感覺到脖子一涼,人首分離。

那場面簡直血腥殘忍到極致,陳曉看得不禁被嚇了一跳。

“你,你們究竟是什么人,我可是浣花劍派的內門弟子,我是出了事,你們也不會好過的。”陳曉開口威脅道,現在的情況顯然是踢到鐵板了,首先就要抬出背景,然后再認錯賠償。

“好了,你們也沒事,不是嗎?這一次是我的錯,我愿意賠償。”陳曉這一點上,還是相當光棍的,錯了就要認,挨打要立正。

楊盤笑了笑說道:“上官,你去把現場清理一下,做得干凈一點兒。”

“是,少爺。”上官晨曦明白楊盤這是要殺人滅口,雖然這個站點人不多,因為陳曉提前來做過清場工作了。

剩下來的全是陳曉的人馬,所以他才會毫不顧忌地直接在站點外面就動手。這倒是大大地方便了上官晨曦接下來的工作。

楊盤走到了陳曉面前,微笑著拍了拍陳曉的臉,開口問道:“你說你是浣花劍派的人,總得有個證明吧?你先說說浣花劍派的情況,和我知道的是不是一樣?”

“我,我懷里有身份令牌,不信你自己翻出來看。”陳曉有些驚懼地應道。

“不靠譜,有心人要是偽造了,也不是我們這些外人能夠分得清的吧?”楊盤搖了搖頭拒絕道,“看來,你在撒謊,你不是浣花劍派的人吧?”

說到這里,楊盤伸出了自己的食指,在陳曉面前晃了晃。

陳曉是看得頭皮發麻,脖子發涼,他可是眼睜睜地看著手下人是怎么身首分離的,那不是指頭,面是殺人的刀劍啊!

陳曉忽然之間反應過來,不對啊,以指作劍,這是需要很高的境界水平的,也就是說,此人不是普通人!

“別,別,我說我說,浣花劍派山門在襄南道,荊劍府,浣溪山脈之中。天下一百零八上門之一,派中鎮派絕學為《浣花神劍錄》。分為四大支脈為:細、雨、聽、風。聞名天下的高手極多,雨劍天人、風劍天人更是威震武林。”

“浣花劍派創派于七千年前,七千年來,傳承不絕,到第兩百二十五代中興之主出世,突破天人,創出《浣花神劍錄》,之后一千年,成長為上門之一,詩號為:劍浣天花,豪情絕世。細雨聽風,獨步萬代。”陳曉背誦起門派歷史資料。

“好囂張啊。”楊盤在心里嘀咕道。

這個時候,上官晨曦已經做好了清理工作,陳曉帶來的人馬,只剩下遠處還在拼命的十名宗師,他們恐怕還要打上一陣才能夠拼得兩敗俱傷。

“上官,你來問吧。”楊盤沒有再問下去,專業的事就要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是,少爺。”上官晨曦嬉笑嫣然地應道。

對付陳曉更加昌,上安監局晨曦不過是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個笑容就把陳曉給迷住了。

接下來,楊盤通過陳曉知道了這方世界的許多高層情況。

畢竟是出身上門的弟子,哪怕再草包,基本常識還是有的。

楊盤整理之后才發現這方世界的武道極為昌盛,各種奇功絕藝,層出不窮。

擁有獨特的等級制度和淘汰制度。

其中上門、中門、下門以及旁門左道的劃分,更是給天下間所有武林宗派和世家給劃分得清清楚楚。

天人級數的高手,更是層出不窮。

上門全部都是有天人坐鎮的宗門,其宗門的整體實力相當可怕,大周世界的七大頂級宗門擺到這里來看一對比,也就相當于排名倒數的層次。

甚至可能連一些強大的中門都能夠和他們相比較。

這就恐怖了。

再加上不屬于上門、中門的散修和世家高手,這方世界的天人還是數量可觀,整體實力相當恐怖,絕對不是大周世界能夠相比的。

從實力和勢力體量上來看,大乾世界是大周世界的幾百倍之多!,

楊盤很興奮,興奮得混身發抖,這真是一個精彩絕倫的世界。天人之間的交手,更是時有發生,尋常得很。

這才是楊盤想要的世界,在大周世界,楊盤根本放不開手腳,也是極為無奈。

陳曉這個時候清醒了過來,回憶起剛才的事情,不由得眼露恐懼之色地看著上官晨曦,這個美女一點兒也不覺得美了,簡直就是可怕!

在她面前,自己絲毫秘密都沒有,實在恐怖。

“你們是魔道中人?”陳曉驚懼地說道。

不管哪個世界,有正道就有魔道,這是世界陰陽的兩面,必不可少的。

大乾世界的正道和魔道交鋒并不像大周世界那么絕對。

大乾世界的正道和魔道是真的按照功法來劃分的,偏向于陽光正常的便是正道功法,偏向邪惡陰暗的便是魔道功法。

但大乾大世界的正魔對立并不明顯。

因為大乾世界實在太大,正魔都名列上門、中門之內,大家以恩仇和利益劃分陣營,而不是以正魔來劃分。

有的正道宗門和魔道宗門交好,有別的門派開戰的時候,更是會出手相助。

你沒有看錯,宗門開戰,這樣的場景,在大周世界是很少的,幾乎不可能。

為什么呢?

因為大周朝廷的強勢,六扇門的強勢,讓武林紛爭壓制在一個極低的烈度之下。中原六大派格局平衡,利益劃分平衡,自然不會隨便開戰,而另一邊,魔門則被趕出了中原,只能夠搞一些小動作。

所以,大周世界的整體局勢是平緩的,宗門開戰極少見。

但在大乾世界之中,宗門開戰很正常啊,大乾地廣人稀,平民百姓都是生活在城鎮平原區域。

宗門開戰則多在無人區域展開,并不會涉及到平民,而且各地宗門也會注意到盡量不波及平民百姓,因為這些人都是他們的基本盤。

大乾皇朝走到了末期,失去了朝廷的影響力,宗門開戰就更是頻繁。

所謂的朝廷也不過是十大上門選出來的傀儡而已。

楊盤來到這方世界,自然要參與進這樣精彩的世界之中,只是身份的洗白問題,還需要從長計議,暫時他的本尊是不適合暴露在各大上門天人的眼中。

楊盤眼珠子一轉,看向了陳曉,開口道:“小子,知道什么是坑爹嗎?像你這樣的就是坑爹貨,既然你與我結下因果,有因自然就要有果。所以,借你肉身一用吧。”

楊盤從血河空間之中召出了僅有一個血神子,將它以道心種魔的方式,植入了陳曉體內。

“不,這是什么玩意兒?”陳曉慌亂地問道。

“它是能夠讓你變強的東西,難道你不喜歡嗎?”楊盤呵呵笑道,說完,便帶著上官晨曦離開了。

趕車,上官晨曦也會的,用不著車夫幫忙了。

因為車夫也被清理了。

那十名宗師最后拼得同歸于盡,整個站點最后只剩下陳曉一個活人,而且這個活人還被點了穴道,一動也不能動。

兩個時辰后,陳曉終于可以動彈了,他趕緊起身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沒出什么事,那一團血光一樣的東西到底是什么?

陳曉現在面對的是整體善后的問題,關于自己體內的異物,他還是決定保密,看看情況再說,現在感覺起來,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陳曉把尸體處理了,然后想辦法招來了家族的人,編了一個自圓其說的理由,把這份損失推到了一伙流匪頭上。

他自己則回到了家族之中。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兩個月,陳曉也平復了恐懼的心理,并且開始體會到魔種的好處了,他練功練劍,可謂是進步如飛。

每一天都有極大的進步。

這讓陳曉欣喜若狂,漸漸地忽略了魔種可能會造成的后果。

楊盤的血神子與陳曉的靈魂緩緩地融合著,嗯,應該不能說是融合,而是血神子在以一種極為緩慢地速度吞噬著陳曉的靈魂,并且將自己的靈魂力量補給了過去。

陳曉突然之間,從一個普通的武者,變成了一個超級天才,正是因為他用的是楊盤血神子的靈魂天賦。

高屋建瓴自然非同一般地快速進步。

同樣的,陳曉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的靈魂在慢慢地消亡,性格在慢慢地轉變,整個人會慢慢地被替換成另一個人。

血神子能夠在一瞬間吞噬替換一個人的所有,就好像大隋世界的楊廣一樣。

氣息、記憶、舉止、動態、習慣、經驗等等都會被血神子繼承,但這種做法太極端,忽然之間來了一個大轉變,正常人都會懷疑的。

楊廣那是特殊情況,畢竟楊廣是皇帝,孤家寡人,心思深沉,性格變化尋常,一會兒雄才大略,一會兒昏庸不堪,誰知道哪個是真正的楊廣?

雄才大略時的楊廣真的是不輸秦始皇,昏庸時的楊廣就是一個標準的末代皇帝。

從來沒有一個皇帝像楊廣這樣矛盾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