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三十八章 因果了結

更新時間:2018-10-18  作者:水平面

楊盤的五個幻影分身與楚教主的交手之中,竟然處于下風。

“叮叮叮……”幻影分身的攻擊落到楚教主身上,不斷地傳來打鐵聲,玄魔金身不愧為魔門秘傳,威力竟然絲毫不下于金剛不壞體神功。

不,不對,應該說這玄魔金身的威力要遠遠地超出金剛不壞體神通。

楊盤當年斬殺邪僧的時候,就領教過金剛不壞體神功,它絕對擋不住半神通級數的神刀斬。

神刀斬的極限,便是半神通層次,再高便不行了。

沒看楊盤都將神刀斬融入了在化血神刀之中嗎?

神刀斬出刀必中,涉及因果之道,可神刀斬畢竟底蘊不夠,根本無法引申出完整的因果之道。

楊盤的因果意境,領悟到了三分之一,便再無寸進。這便是神刀斬的極限了。

要知道,哪怕是鏡花水月,楊盤也能夠將它升華到小神通級數。

況且楊盤可是早就知道這方虛空宇宙的因果大道早就被合,領悟一下因果意境倒沒什么,這要是接觸到因果大道,那就是將自己完全暴露給因果琉璃佛主了。

楊盤可不會傻到這種程度。

所以,楊盤果斷地放棄了神刀斬。

魔門也不愧為這方世界的土著勢力代表,底蘊就是深厚,連《玄魔金身》這樣不遜色于少林秘傳,神級橫煉功法《羅漢金鐘罩》這樣的法門都有,還名聲不顯。

楊盤的《鏡花水月》也有它的局限之處,這門神通畢竟是根植于《血影神功》的神通,幻影分身的根基便是楊盤的影子!

影子分化成幻影分身之后,擁有楊盤本尊六成到七成的力量。

可卻無法使用誅仙劍氣!

只有楊盤的本尊才能用出誅仙劍氣,幻影分身不能。

倘若有一天,楊盤能夠將《誅仙劍經》與《血海真經》融合,兩部功法合為一部,那么幻影分身便能夠使出誅仙劍氣了。

這是根本大法的不一樣,所導致的結果。

否則,你看看楚教主敢不敢只攻不防,硬吃幻影分身的攻擊?

他的玄魔金身再厲害,面對專克橫煉金身的誅仙劍氣也要跪啊!

楚教主倒是應對有余,卻無法脫身。

畢竟五個幻影分身合力,即使不能打敗他,纏住他還是不成問題的。

楚教主就算想要救援其他人也是分身乏術。

剩下的一個幻影分身準確地落到了大雪山峰頂,大力法王和炎龍法王對視了一眼,也拿出了混身解數朝楊盤的幻影分身攻去。

這個時候,他們倆要是不拼命,肯定會死得很慘!

“真是太天真!”楊盤輕笑一聲,輕松以一敵二,接下他們倆所有的反擊。

“弱,真是太弱了,倘若你們沒有其他招數,那就可以去死了。”楊盤又接下了兩人十幾招強攻。

平心而論,大力法王和炎龍法王的實力都擁有地榜大宗師的水平。

用上類似天魔解體大法的短時間爆發手段之后,更是不下于地榜前五的實力。

以兩人大宗師初期的修為,這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可是這沒有用啊,楊盤一個人一只手,就便能夠接下兩人的合力。

實在是差得不能以道理計。

“楊盤,既然你非要趕盡殺絕,那我們就和你拼個魚死網破!”大力法王的身形忽然拔高到了三米,龐大的體形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魚會死,網絕對不會破,你們能夠打敗我這個分身又如何?況且,你們也不可能做得到。”楊盤控制著這個分身開口道。

大力法王和炎龍法王聽了,心里就涼了一半,楊盤說的是實話,即使是把楊盤的分身給打敗,也就是讓他損失一個分身而已,代價微乎其微。

一想到,他們兩人拼了命最終也不過是拼掉一個分身,無論是誰都會心里涼透了。

可現實就是,你不拼命還是保不住小命。

你讓他們怎么選擇?

哦,對了,還是可以逃跑的嘛,可他們能逃到哪里去?

往外逃?好主意,楊盤本尊就在外面守著呢,你逃得再快,能夠快得一個天人在天上飛?別說什么隱藏行蹤,在天人的神念掃描之下,根本就無處可藏。

呆在大雪山頂,還能夠有陣法保護,哪怕是楊盤也是心有顧忌,不敢踏進陣中,幻影分身就這么厲害了,更別說其本尊了。

“猿魔大力神拳!”大力法王壓箱底的神功,氣勢驚人。

沙包大的拳頭砸向了楊盤。

炎龍法王也毫不示弱,體表燃起了一層烈火,火勢從全身各自慢慢朝雙臂壓縮。

“炎龍無雙炮拳!”炎龍法王也同樣使出了絕招。

高度壓縮的兩顆火球朝著楊盤的分身壓來。

一前一后的夾攻,可謂是配合默契,毫無死角。

“這就是你們最后的反抗了嗎?太弱了。”楊盤的分身忽然之間由實化虛,嗖的一聲消失不見。

眨眼間出現在大力法王面前,一手做鷹爪狀,輕易間便破掉了其護體罡氣,扣住了大力法王的脈門,緊接著以自身為軸,整個人一個二百七十度轉身,順勢便把大力法王拽了起來,扔向了背后的兩個壓縮火球。

大力法王在被楊盤瞬間扣住脈門,力氣大失的情況下,他立即便明白自己的處境,就在他被楊盤扔出去的一瞬間,全身功力爆發,體外的護體罡氣也爆增數倍。防護重點便是后背,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背后的炙熱感。

“轟——”大力法王被正中目標,一口喃出,整個人被狠狠地摔打在地,整個人差點散架,這一次護體罡氣立功了。

大力法王了解炎龍法王的絕招,所以知道如何避免受到更重的傷勢,否則要是被火球近身,那才是后果不堪設想。

“好,有點意思!”楊盤哈哈一笑稱贊道。“招數不錯,就是人弱了一點兒。”

武學修煉到楊盤這樣的境界,已經是入了化境,隨便一招一式,皆有著莫大的威力。

“還有什么招數嗎?如果沒有了,我就大發慈悲,送你們上路了。”楊盤平靜地說道。

“楊盤,使出你的神刀斬吧,哪怕是死,本護法也得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天下第一刀!”大力法王受傷不輕,環視了一眼如今的場面,自知必死無疑。

擯棄了生死,大力法王回歸了一個武者的本性。

哪怕是死,也要見識一下傳說中例無虛斬的神刀斬。

否則楊盤飛升之后,神刀斬或將成為絕響。

哪怕楊盤留下了傳承,可楊家這么多年下來,卻沒有一個人成功地修煉出神刀斬。

“看來,你也練了橫煉功夫,否則不可能還能夠站得起來。”楊盤頗為意外地看著大力法王站了起來。

炎龍法王也知道今日恐怕是大劫難逃了,索性也放下了生死,踏前幾步,與大力法王平行,開口道:“來吧,我也想見識一下傳說中例無虛斬的神刀斬。”

到底是武者,楊盤的誅仙劍威力可開山劈石,但那個在他看來不是武學,只有神刀斬才是真正純粹的武道秘法。

魔門四大護教法王,注定為護教而死!倘若貪生怕死,又何必去爭這個位置?

可以說,歷代以來,魔門四大護教法王就沒有一個善終的。

戰死沙場便是他們最終的歸宿,同時也是他們最大的榮耀。

生死已經不重要了,怕死誰還混江湖?

大力法王和炎龍法王到底是武學大宗師,自有他們的氣度,哪怕是死,也要死得其所,死得盡性。

他們一生練武,追求武道至高境界,能夠死在天下第一刀之下,也算是他們一生最榮耀的閉幕了。

大力法王和炎龍法王對視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來。

“老火龍,想不到今日是你陪我上路,很好,黃泉路上,也不會寂寞。”大力法王猛地咳嗽了兩聲,笑說道。

“不錯,我們這輩子相爭多對相交,你爭我奪了上百年,想不到我會和你死在一塊兒。”炎龍法王點頭道。

“交待完身后事了嗎?”楊盤平靜地問道,他也是大發慈悲,給他們最后交待后事的時間。

“來吧!”大力法王和炎龍法王并沒有束手就擒,再次出手攻了上去。

楊盤腳尖輕點,瞬間騰空而起,居高臨下,以掌為刀,一刀劈下。

“神刀斬!”楊盤還是選擇了尊重了兩人的意愿,他們想要死在這一刀之下,那成全了他們又如何?

說句實話,楊盤的幻影分身,可不像本尊一樣擁有諸多手段,幻影分身的一切都是以《血影神功》的血影為根基,唯一的終結技便只有這一式神刀斬而已。

躲不掉逃不開,無死角無可琢磨。

這一刀璀璨奪目!

這一刀鬼神皆驚!

這一刀追魂奪魄!

這一刀美麗如畫!

“果然是技巧之絕巔!”大力法王處于彌留的狀態,大聲稱贊道。

“發前人之所未有的妙思,神刀斬確實了不起,能夠死在這一刀之下,本座死而無憾。”炎龍法王哈哈大笑道。

兩人大笑著慷慨赴死。

楊盤的幻影分身全部消失不見。

其他人都停了下來,神色復雜地看了陣外天空上的楊盤,又看向了不遠處山頂廣場上的大力法王和炎龍法王。

“恩怨已了,因果已結。”楊盤淡淡地宣布道,“我與魔門再無因果,從此以后,你們不來招惹楊某,楊盤也不會踏足大雪山一步。用不了幾年,我將會飛升而去。相信今日一別,將再無見面之日。”

上官晨曦看著智狐法王,輕聲開口道:“上官出身魔門,雖已退出宗門,卻無意與魔門為敵,今日我與魔門的恩怨就此了結,師傅,教主,你們保重。”

“如果你們不服氣,還放不下,隨時可以來中原找我,到時候,我不會再手下留情。魔門總舵也不過如此,只要我想,隨時可以毀了這里。”楊盤俯視著魔門總舵開口說道。

說罷,楊盤便摟著上官晨曦,遠走高飛而去。

楚教主神色復雜地看著楊盤離開,終究還是無力地長嘆一聲,他明白從今天起,楊盤便是大周世界的天下第一。

在他飛升之前,所有人所有勢力都要被其壓一頭,以楊盤的酷烈手段,誰敢在他面前炸刺兒,他真的就敢殺誰。

所以,在他飛升之前,所有人所有勢力都要夾著尾巴過日子。

特別是他們魔門,更是要保持靜默,最好不要在中原攪風攪雨。

“教主,楊盤的神刀斬確實名不虛傳,不可避,不可躲,出刀必中,乃技巧之絕巔。我魔門上下除了玄魔金身,其他功法皆被它所克制。日后,若遇上楊家人必要小心為上,能避則避吧。”大力法王彌留之際交待道。

“好在,神刀斬乃是天才的刀法,非天才難以領悟,倒是不必太過在意,楊盤之后,楊家就算擁有這門傳承,一時之間也難以找出第二人會使這門刀法。”炎龍法王補充道。

“你們太天真了,楊盤已經棄刀練劍,他的小樓一夜聽春雨必然會留于楊家,做為鎮族之用。”

“等他飛升之后,被他壓制的各方勢力勢必會反彈,楊盤是一個聰明人,他豈會不清楚?所以,他一定會早做準備,那個時候,各方勢力肯定會碰得滿頭灰,那場面肯定十分精彩。”楚教主猜測道。

“甚至于,楊盤也會為我或者為中原六大派的天人準備了一份大大的驚喜呢。”楚教主慎重而嚴肅地說道。

“教主,這怎么可能?”智狐法王搖頭問道。

“不可能?你太小看飛升者了。不說其他,我魔門之中,便有這樣的底蘊。楊家第一代靖邊侯,楊文昊飛升之前,肯定也留了一手。再加上楊盤這個注定飛升的家伙,楊家一個家族就出了兩位飛升者,前后相隔不過五代而已。堪稱恐怖!楊文昊當年便是天下第一,楊盤如今也是天下第一,連續兩代天下第一皆出楊家,你猜猜楊家的底蘊會有多么恐怖?”楚教主開口說道。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