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環扣一環(上)

更新時間:2018-10-11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三十二章一環扣一環(上)

什么叫“剛好差一點”?

楚教主也是一個聰明人,一聽就回過味來了,驚恐地看著楊盤,不禁開口叫道:“你的所有行事都是故意而為之的?你竟然從先天境就開始藏拙?!”

這是一個怎樣恐怖的概念呢?

也就是說,楊盤從出名的時候,也就是他登上人榜的時候便開始有意識地在藏拙,并且有意識地防著魔門的暗手。

楚教主仔細想來,每一次楊盤到了關鍵的晉升之期都會神秘地失蹤,完全找不到他的蹤跡,這就是在防著有心人。

而且楊盤行事極有分寸,每一次和魔門作對總是卡在一個尺度之下,讓魔門吃虧又不至于惱羞成怒。

細思極恐啊。

這是何等恐怖的戰略前瞻眼光?

而且此人行事看似大膽狂妄,實則算計至深,凡事都心中有數,理智與瘋狂并存。

楊盤淡淡地說道:“如果不是這樣做,恐怕我早應當被打壓至死了吧?”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站在頂端的肉食者們絕對不愿意再出現一個同級別的存在來妨礙他們以及瓜分他們的利益。

至少魔門的心胸絕對不那么寬廣,楊盤藏拙不僅僅是因為顧忌打壓的問題,更加顧忌的是他功法的秘密。

《血影神功》的修煉法門太過邪異,常人難以接受。

“楊盤你的神刀斬呢,使出來,讓我見識見識。”楚教主穩住了心神,反激道。

楊盤搖了搖頭,神刀斬是有局限性的,它的極限便是天人級數,但也有區別。神刀斬說到底也只是一種絕世刀法,升華到天人級數的武道神通之后,便是它的極限了。

面對這一刀,躲和逃避是沒有用的,出刀必中,便是這門武道神通最可怕的一點。可同樣的,如果是身懷橫煉金身這樣的高手,可以說是完克神刀斬!

因為你砍中對方也殺不了對方,比如說面前這位楚教主。

他的肉身堅如精金,玄金魔身這樣的肉身防御神通,真的是完克技巧性的神刀斬。

因為一刀砍中對方,連破防都辦不到,有個屁用啊?

所以,楊盤才會將神刀斬融入天魔化血神刀這樣的神通之中。

這門神通是專破橫煉金身,同時也是《血影神功》修煉到最后境界,唯一一門自帶的神通,成長性極高,修煉到巔峰也是一門相當強大的無上神通。

可是,誰能想到,計劃沒有變化快啊!

楊盤竟然在天河圣地之中得到了《誅仙劍訣》這部絕世劍經。

相比于天魔化血神刀,誅仙劍訣的檔次和逼格要遠高于它。

誅仙利!

一個“利”字,道盡誅仙劍的優點。

任何防御在誅仙劍面前都是紙糊,區別只是誅仙劍夠不夠強而已。

比如說,眼前的玄魔金身,神刀斬出刀必中,有個屁用,一刀斬中對方,也就是給對方撓癢而已。但要是被誅仙劍氣擊中,金身立破,至少也能夠打出一個血洞來。

神刀斬的傳說,來自于它的出刀必中屬性。

這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神通,至少在這方世界沒有。

楊盤將神刀斬融入天魔化血神刀之中,同樣失去了出刀必中的屬性。

這也是為什么,楊盤在得到《誅仙劍訣》之后,棄刀用劍的原因了。

就好像當年楊盤在先天境界得到神刀斬,棄劍用刀一樣。

對于楊盤來說,兵器只是外用,不執著于心。

楊盤修煉的不是劍道也不是刀道,而是長生永恒之道。

其他一切都是輔助。

楊盤在評估,現在出誅仙劍,有沒有滅殺對方的可能性。

“不行,我沒有修煉成誅仙劍意,無法完美鎖定對方的行動,再厲害的劍,打不中對方有個屁用。”楊盤搖了搖頭嘆道。

楚教主的速度太快,哪怕是快如閃電的劍氣,也奈何不了對方。

對于楊盤來說,以前用慣了神刀斬,出刀必中,這相當于精確制導導彈。

可現在的楊盤用的是誅仙劍氣,相當于火箭炮。

看上去各有優點。

可是神刀斬的缺點擺在那里,沒有辦法。

誅仙劍是沒有這樣的缺點,只要能領悟誅仙劍意,在劍意鎖定之下,照樣能夠帶來類似神刀斬的必中效果。

這便是絕世劍經的厲害之處,修成之后,除了防御方面差點以外,在攻擊上,它無懈可擊,完美而強大。

倘若能夠練成誅仙劍陣,有劍陣充當防御層,也不見得防御就弱到哪里去。

《誅仙劍陣》真是近乎完美無缺的天道級功法啊!

當然只是近乎,因為天道自己都不完滿呢。

誅仙劍陣,強攻弱防保命弱。

血海真經,則剛好相反,保命最強,防御稍次,最弱的反而是攻擊!

“要是能夠將它們融合為一部功法那就好了,這兩者相合,簡直完美無缺,絕對乃是大道級數的功法。”楊盤在心里輕嘆道。

楊盤竟然在與魔門楚教主打斗之時分心他顧,對于其他人來說簡直就是在找死,可是對于楊盤來說,卻是游刃有余。

“你想多了,大道級功法,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就能夠拼湊出來的?大道完美無缺,永恒存在,大道級數的功法,僅憑誅仙劍陣和血海真經是不夠的。不過,這兩部混元級數的功法,倒是完全相輔相成,你努力升級權限,到時候我給你合成。”智慧之門回答道。

“你果然有合成功法的能力!”楊盤沒有果然沒有猜錯,其實,只是推衍功能就能夠滿足楊盤融合兩部功法的意愿,只是推衍所需要的時間太長。

現在的楊盤時間太富貴,還沒有到隨意揮霍的地步,所以他只能夠將舊先用著。

楊盤想了一下,分出了三道幻影分身,纏住了楚教主,本尊忽然之間,與另一個幻影分身互換。

“去死!”

楊盤劍指一指,一道劍氣射出,只見那劍氣由虛轉實。

誅仙劍出!

駝背老人只覺得整個人汗毛都豎了起來,全身細胞都在預警,心靈深處涌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和恐怖。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駝背老人一生之中,經歷了不下于五次這樣的境況,每一次都憑借頑強的求生欲望和匠實力挺了過來。

這種感覺太熟悉了,這是死亡的預兆啊。

駝背老人的動作極快,瘋狂地后退,于此同時,用盡所有手段迫使楊盤收回這一劍,這叫圍魏救趙。

“教主,救我!”駝背老人絲毫不要面皮地救嫠道。

高空之中,沒有影子,所以楊盤的影子束縛術無用武之地,這便是《血影神功》的局限所在,所以說,這門功法只是筑基功法,因為它的各種能力都有著一定的局限性。

三個幻影分身,其中一個不惜犧牲自己,猛地抱住了楚教主,死死地纏著他的行動。

另外兩個則是拼命地攻擊,讓楚教主根本無暇他顧,想要出手相救也是有心無力。

況且救人的時機,稍縱即逝。

“不,楊盤你敢!”楚教主眼睜睜地看著駝背老人被一劍穿心,怒吼道。

楊盤身后忽然之間,竄出一道血影,這道血影撲到了駝背老人身上。

“不,不要,我投降!”駝背老人驚叫道。

隨即,整個人被血影吞沒,死得一點痕跡都沒有。

血影裹著一個儲物戒指飛了回來。

楊盤接過了戒指,收了起來,隨即便劍指一豎,誅仙劍直指楚教主而去。

“楊盤,你竟然還修煉了邪功?!”楚教主一臉慒逼地看著楊盤,難以置信地叫道。

這種詭異的血影將一個人完整地吞噬消融掉,簡直可怖可畏,殘忍詭異到極點,不是邪功是什么?

正因為如此,楚教主才震驚無比,想不到堂堂楊家少主,超級天才,六扇門副總捕,正氣凜然的楊盤,竟然還暗中修煉了邪功?

楚教主雖然與楊盤是敵對的立場,但這并不妨礙楚教主從心里敬佩楊盤的所作所為。

楊盤上任以來,查走私,清盜匪,平邪道,壓黑白。殺得血流成河,還天下一個個朗朗乾坤,這是需要與天下人為敵的氣魄和一往無前的正氣。

楊盤的所作所為,會讓大周王朝更加強大,會讓中原武林更加人才輩出,同樣的也會讓魔門返攻中原,回返中原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正因為如此,在駝背老人突破天人并穩定修為之后,才有了這一次的算計。

放任楊盤這樣做下去,不符合魔門的利益。

可是,現實就是這么殘酷,原本楊盤的所作所為,都是奔著功德氣運以及修煉需要去的。

楊盤得了冥河老祖的傳承,冥河老祖最本質的忠告是什么?

“修士,乃是這個世界上最自私的群體!”

大道獨行!

修士追求長生與永恒,與天地抗爭,與壽元抗爭,與同道抗爭。

修行在爭在奪。

所以,修士只能依靠自己,其他宗門也好,師傅也罷,都是可依不可靠。

當有一天,宗門和師長擋在自己成道之路的時候,那便是敵人,該殺還是得殺!

在這個大前提之下,任何功法只要對楊盤有用,無論正邪都不重要。

楊盤從開始修行的那一刻,便明悟這一點。

目標相當明確!

楚教主顯然不是這樣,他還執著于正與邪,善與惡,道與魔。

他的執著成就了他,同樣也束縛著他。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楚教主跳不出這個桎梏,他的成就也就這樣,最多能夠突破到天人中期,飛升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楚教主才震驚無比,這是在打擊他的三觀啊。

楊盤哈哈一笑道:“這很奇怪嗎?家祖當年收藏的功法也不少,有一兩部非主流的功法不是很正常的嗎?”

“原來如此,楊盤你果然非同凡響,別具一格。”楚教主神色復雜地嘆道,什么叫大奸若忠。

楊盤就是這樣,難怪他修煉這么快,原本是修煉了邪功。

難怪他殺人盈野,出手必要人命,原本是為了練功需要,看樣子這些年他殺了這么多人,全是為了修煉需要吧?

恐怖至極!

楚教主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楊盤不會承認,況且他說的話,全天下都不會相信。

楚教主知道自己這一次來此圍堵楊盤是失策了,連楊盤的底細都沒有查清楚就貿然上門,實在太魯莽了。

幸好早有準備,否則今天要全身而退恐怕也不容易啊。

楚教主看了看周圍的幻影分身,以及分不清楚的本尊。

“楚教主,你們來得正好呢,我修為突破以來,從來沒有殺過天人,這一次總算是開葷了,非常美味呢。而你就是第二個!”楊盤喃喃自語道,強勢的一面,具象無疑。

楚教主看著楊盤的目光完全變了,這不是一個正義的大俠,而是一個絕世的魔頭啊!

天人在他眼中,也只是美味的佳肴而已。

楚教主在這個時候,暗中發出了撤退的信號。

在下方魔門的幾位大宗師與追風和霍權交手,并沒有占多少便宜,畢竟追風和霍權都是地榜大宗師,取勝或許不可能,但自保絕對是措措有余,實在擋不住也有追風可以帶著跑路。

反正,追風要跑,在場的魔門大宗師沒有人能夠攔得住。

他們在接到楚教主的信號之后,立即便撤退了。

江湖中的常態就是這樣,大宗師之間雖然互有勝負,但當一方要走的時候,另一方也不大可能能夠攔得下。

追風倒是能夠追上去,可是追上了又有何用?他一個人也無法抵擋幾位大宗師聯手,何必去找虐呢?

況且上面也沒有下令一定要留下這些人。

追風和霍權看著遠去的魔門大宗師,對視了一眼,追風開口道:“看樣子是上面分出了結果。”

“嗯,應該是楊副總勝了。否則魔門不可能退得這么迅速。”霍權點了點頭贊同道。

“廢話,楊盤是誰,魔門以為有了兩位天人就可以來摸虎須了,真是太天真了。”追風冷笑一聲道,他現在快要成為楊盤的粉絲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