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二十七章 鎮壓江南

更新時間:2018-10-07  作者:水平面

“你先到江南,我想知道六扇門在江南收集到的重要情報,有沒有需要動手的目標或者案子。”楊盤和霍權寒暄了一陣,直入主題道。

“目前來說,還沒有。六大派雖然封山,但江南畢竟是他們經營多年的地盤,總的來說,還是相當平和的,重大案件以及殘虐百姓的事情基本上是看不到的。”霍權開口說道。

楊盤點了點頭,六大派分屬道與佛兩宗,無論是道還是佛,其核心教義都有導人向善的一面,所以,江南或許有一些隱藏在陽光之下的陰影,便總的大格局方面比起西北、山西、蜀中等地要平和得多。

再加上江南乃魚米之鄉,生產力發達,商業繁榮,招工不斷擴大,下層百姓也很少有餓死的情況出現。

整個天下的大勢,趨向于和平盛世,江南地區自然也一片祥和。

“沒有也是好事。好了,公事到此為止了,我準備在城外買幢宅子,作為落腳之地,有空過來喝酒。”楊盤說完,便朝著大堂外面走去,正好瞧見楊鑫候在門外,開口吩咐道:“給我在城外買一處風景秀麗的宅子,作為暫住之所。”

“是,少爺。”楊鑫應聲道,立即下去辦事了。

楊盤繞了一個圈,朝著衙門后院走去。

“嘿,你等等。”霍權追了上去,一邊走一邊問道:“你怎么想起要在外面買宅子了?”六扇門衙門的后院,也是有不少客房的,專門為任職的捕快捕頭們提供免費的住宿。

當然,級別越高住得就越好。

獨門獨院的小院也有七八個,是給六扇門的高層準備的。

“短時間住衙門倒是沒什么問題,可時間長了,總有些不方便,不是嗎?”楊盤搖頭回答道,要知道他可不是一個人來上任,而有帶著侍女小廝一起來的。

楊鑫還好辦,可上官晨曦一個女子,住在全是大男人的六扇門衙門里面,總是有些不方便的。

“你還打算長住?”霍權驚訝地問道。

“有這個意思,江南如此祥和,也確實是一個養人的好地方,反正我最近沒事,就住上幾年再說。”楊盤心情不錯地回答道。

“你來真的啊,真的是太棒了。”霍權并沒有跟上去,反正以后有的時間聊,楊盤才剛來,也要等人家安頓下來再聊吧?

楊盤要是住下來,住的時間越長,那就越有意思。

霍權心里明白,江南這塊兒,大的問題確實沒有,但小的問題絕對不會少。江湖沖突什么的,其實很正常,只是有的時候會涉及到一些無辜吃瓜群眾。然后就是一些紈绔子弟在街上橫行霸道,打架斗毆什么的。最嚴重的不過是賭坊里的悲歡離合,妻離子散。

嚴格來說,以上問題都是小事!

只要不鬧出人命來,官府都懶得管。

普通官府都懶得管,更別說六扇門這種負責重案大案的部門了。這種事情都是街面上的普通小捕快干的。

上官晨曦在指揮下人布置房間。

楊盤走了進來,開口道:”不用太麻煩。過兩天我們就會搬出去住。”

上官晨曦愣了一下,冰雪聰明的她,一瞬間就想到了原因,開口謝道:“真是大好了,免得以后人家連洗澡都找不到地方。少爺想看人家洗澡嗎?”

楊盤翻了一個白眼,不理會上官晨曦的挑釁,他早就過了見到女人走不動的路的年齡了。

楊鑫的動作很快,借著楊家在鎮江府的人脈,很快就買下了位于城外郊區的一處半山莊院。

據說,這處莊院的主人原本是一位朝廷大官,因為犯了事兒被法辦了。這處宅子也就空了下來,被那大官的家人抵押給牙行,拿到一批錢,匆匆離開了鎮江,帶著孩子返回娘家去了。

三天后,楊盤便從衙門里般了出來,住進了這棟莊院里。

還別說,像這樣的山莊別院,還真的是相當別致。不愧為鹽商賄賂給科道大官的毫宅啊。

楊鑫從牙行那里弄來了一些下人,打理這棟莊院。

由他來管理外院,內院則是交給了上官晨曦負責。

上官晨曦并沒有對外招人,她一個人侍候楊盤又不累,也談不上忙碌,何必找些狐貍精回來分寵呢?

楊盤搬進城郊莊院的消息根本就不是秘密,于是就像是風一樣的傳播開來。

大家在一瞬間都明白過來,楊盤這是要長住啊!

這是要搞事情啊。

為了應付楊盤的到來,各家各派各幫都把暗面上的生意給收了起來,青樓賭坊都破天荒地歇業一個月。

可問題是,楊盤這完全是要長住的節奏啊。

楊盤搬新家,鎮江府無數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想上門慶賀,攀點交情。

可問題是楊盤的逼格實在太高,天人強者,他們就算是有心上門也怕唐突啊。

況且楊盤根本就沒有辦喬遷宴的意思,他們總不能死皮賴臉地湊上去蹭吃蹭喝吧?

其實,楊盤也不是沒有請人,只不過請的人太少了,只請了霍權一人,追風因為不在鎮江,想請他也沒辦法。

霍權空手過來吃喝了一頓,空手回衙門了。

楊盤這邊就平靜了下來。

每天,楊盤便上山修煉,采朝陽紫氣和天地靈氣,運轉煉化,增強修為。

修為到了楊盤現在的境界,靠的就是水磨的功夫了。

再加上身處于下界,靈氣濃厚程度和上界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也難怪修煉會這么慢。

明霞真人讓楊盤下界來修煉,一來是因為飛升者的好處,二來則是因為她認為楊盤修煉得太快,不如讓楊盤下界沉淀沉淀。

這也是一種歷練,不是嗎?

按照預計,楊盤在下界,重修《太乙斬仙訣》需要二十年,然后又至少要三十年以上才會飛升上去。

前后花費的時間在五十年以上,飛升之后的楊盤也不過才八十出頭,一百不到的樣子,在修士之中,仍然算得上是年輕,有足夠的時間去追尋上品金丹之道。

可是誰能想到楊盤身懷智慧之門這樣的重寶,可以穿越到其他世界去歷練和修煉。

并且從《太乙斬仙訣》之中,參悟出了《誅仙劍訣》!

在這里,需要嚴肅地說明一下,《太乙斬仙訣》就是《誅仙劍訣》,而《誅仙劍訣》卻不是《太乙斬仙訣》。

為什么要這么說呢?

因為《誅仙劍訣》便是隱藏于這部《太乙斬仙訣》之中。

功法的斷句、跳行、略詞等等是有講究的,真傳不是說給你一本功法,你就可以照本宣科地去修煉了。

那是不可能的。

否則的話,那些大宗門的弟子,隨便一個死在外面,遺失了秘籍抄本,豈不是會讓功法外泄?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搜魂,你也搜不出東西來的。

各門各派,對于自家拉力地的保護措施可謂是強大至極,甚至于要發下因果大誓,任何人一旦觸發到這條紅線,立即便被因果反噬,當場應驗。

所以,想要靠奪舍、搜魂竊取功法的行為,都是行不通的。

真當因果琉璃佛祖是假的啊?

對著這位佛祖發下的誓言,只要違反,必然會被反噬,哪怕有金仙道祖作后臺,也一樣逃不了報應。

有不少功法都是夾雜在經文之中,你要是不懂斷句,整篇經文那還真的是一部普通的經書。

當然,也只有小門小派或者是背景不深的門派會采取這種保密方式,這種保密方式也確實太原始了一點。

現代之中,一個精通密碼學的高級精英都能夠破解它。

《太乙斬仙訣》是一部上乘的直指殺戮大道的功法,可是誰也想不到這部功法之中,還隱藏著一部絕世劍經!

楊盤要不是有智慧之門的話,他也發現不了這個秘密。

原本他選擇《太乙斬仙訣》就是為了掩飾自身的根本法門,畢竟同為殺戮大道,稍作掩飾足夠了。

可是想不到智慧之門在收集了功法內容之后,翻譯出了這么一部《誅仙劍訣》,也確實是意外之喜。

更難得的是,兩部功法的行功法門,其實有很多是相通的。

只不過在一些關鍵之處有變化而已。

兩部雖然都是以劍為用,修的是劍仙一脈。

可差別卻極大。

《太乙斬仙訣》只有劍氣和劍意的修行之法,而《誅仙劍訣》則是以劍為主,輔以氣、意、體、魂四大要素。

后者對于肉身的要求極高。并不像一般道門功法一樣,忽視肉身的修煉。

楊盤現在修煉的便是劍氣!

誅仙劍氣!

并指成劍,是指為劍,凝氣化劍,收發自如。

劍氣的修煉是一個水磨的過程,并不著急,因為誅仙劍氣太鋒利,隨便一道劍氣,其殺傷力就足以洞穿天人罡氣護罩,運轉起來也是相當考驗控制力的。

因為稍不住注意便是傷人又傷己。

真正難的是領悟誅仙劍意,這才是真正厲害的地方。

一旦領悟了誅仙劍意,楊盤便能夠重現幾分真正的誅仙劍的意境,在那種意境之下,仙人都要被削弱三成實力。

以出竅期逆斬金丹也不是不可能的。

以楊盤的悟性,想要領悟誅仙劍意也不是短時間能夠成功的。

不是它有多難,而是楊盤現在的神魂力量還不夠承載這種可怕意境。

如果只是難度的問題,那么在楊盤恐怖的基礎悟性以及智慧之光的加持之下,難度的問題就不是什么大問題了。

所以,楊盤現在最主要的不是去參悟劍意,而是先把劍氣練好,然后將自己的神魂力量提升上去。

現在正是難得的修煉時間,所以楊盤也抓緊時間修煉。

于是,楊盤便在鎮江府住了下來。

這一住看樣子還是長住。

這就讓江南的各方勢力有點難過了,他們可以忍住一個月的風平浪靜,哪怕是損失大了一點兒,只要躲過這一災,也就捏著鼻子認了。

再加上朝廷的嚴打和追查,幾個月不開張,損失極大,咬著牙關挺下來就是了。

可要是長年累月地這么下去,那整個幫會遲早會做不下去的。

這簡直就是擋人財路啊。

問題是,即使如此,你再仇恨又如何,你敢和楊盤拼命嗎?

送你兩個字:呵呵。

所以,再憤怒,再痛恨,也只能忍著,敢發泄出來,就是在找死。

六扇門的捕快是不會放過這個在楊盤這個副總捕頭眼皮子底下立大功的機會。

眨眼間,幾個月過去了。鎮江府或者說整個東南地域都一片風平浪靜,百姓們忽然發現這幾個月的日子比平常要過得更舒心了,也更放心了。也沒有那么多遭心的破事兒了,遇到賣兒賣女的慘事也少了。

黑賭坊黑窯子都不見了,街面上的潑皮無賴少了。惹是生非的幫會份子也安分了很多,很多幫會份子竟然做起了小買賣。

以前經常見到的紈绔子弟都不見蹤影了,真的是好安定好祥和。

紈绔公子哥們聚會的地點也變了,改到了各家的家里。

這些公子們聚在一起,全都是在哀聲嘆氣。

“這日子還怎么過啊,各地花船、青樓都不經營了,這種日子還要過多久啊。咱們連上街逛逛都不行,簡直就是做牢嘛。”

“我好想街面上的小娘子啊!!!”

“街面上的小娘子有什么好玩的,我想要我的淑娟姑娘啊!!”

“要不,我們現在到飛鶴樓喝酒去?”

“好主意,我同意。”立即有人跳出來贊同道。

“呵呵,你們不怕你們家老爺子和你們斷絕關系,把你們趕出家門,我們可害怕。”

這些紈绔公子們能夠玩到一起,家世都是差不多的,脾氣也是相投的,興趣愛好也是相通的。

可問題是各家情況不一樣,有的人是長子嫡孫,有的人是傳承香火的獨苗苗,有的則是庶出,或者是家中兄弟姐妹太多的。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