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下江南

更新時間:2018-10-04  作者:水平面

天一亮,楊盤便帶著上官晨曦飛空而起,朝著楊鑫駕馭的馬車追去。

楊鑫駕馭馬車先行了二十多天。

楊盤全力飛行,只用了十個時辰就追上了楊鑫。

不得不說馬車的速度確實有夠慢的。

楊鑫見落下身形的人竟然是自家少爺,趕緊把車停了,跳了下來,恭敬地敬禮道:“見過少爺。”

“不必多禮了。”楊盤一揮手,一個躍身上了馬車,進入馬車車箱之中,舒服地躺倒在云床上。

楊盤的馬車可不是兩輪馬車,而是四輪寬箱馬車,由兩馬齊拉。車箱別說是睡一個人,睡三個人都足夠了。

上官晨曦朝楊鑫點了點頭,也縱身進了馬車車箱,這便是貼身侍女的好處了。楊鑫從小便是楊盤的跟班,可畢竟還是要避閑,窺視主家隱私也是犯忌諱的。貼身侍女則不一樣了,不用怕犯忌諱。

不過,真正的豪門世家,是不會給自家子孫從小安排貼身侍女的,全是男性跟班。有的甚至連跟班都沒有準備。

為什么呢?

這是不想自家孩子過早接觸男女之事,保持童身修煉武學是有好處的,特別是對先天境界而言。

大周世界,世家豪門的平均成親年齡是在二十五歲左右,但大周世家平民家庭的平均成親年齡卻在十五歲左右。

所以說,差距是一直存在的,客觀而隱秘。

如果說,小的時候,你看有的少爺外出,身邊跟的不是小廝,而是丫環的話,那么這個少爺肯定在家族里面并不受寵。

這是從小當廢物養啊!

“走吧,繼續趕路吧。”楊盤淡淡地吩咐了一句道。

“是,少爺。”楊鑫繼續趕車前行。

上官晨曦則在回味著兩方世界的時間差異。

對于她來說,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么神奇的事情,她在另一個世界呆了七年,而回到大周卻發現,只過了二十多天,這么神奇的事情,也難怪她到現在還在震驚。

江南指的是大江以南區域,包含了江南道、姑蘇道、廣粵道三道,再往南便是嶺南道,那里就太偏遠了。

三道之地,可以統稱為江南。

這里自古以來便是繁華之地,魚米之鄉,人口眾多,生產力發達。并且誕生了不少頂級世家和豪門大族。

大周的八大世家之中,有兩個在這里,但是頂級的幫會勢力卻多達一半。除此之外,類似呂家這樣的郡望家族,更是不少。

朝廷在這里,即使是收稅也只能收一收中下階層的稅收,上層的高級勢力,偷稅漏稅更是家常便飯。甚至遙家族明明毫宅大屋,丫環婢女一個不少,卻在資產證明上是負資產,不用交稅。這個你也信?

可以想象,江南這里繁華的外表之下,隱藏著什么樣的罪惡?

江南各方勢力,無論大小,在收到楊盤要來的消息之后,都雞飛狗跳。開始全力擦屁股。

稅收這塊還好辦,六扇門不負責查稅收稅,那是朝廷另一個部門的事情,六扇門的職權重點是刑事案件。

楊盤不會管職權之外的事情,當然也要看心情,但稅收這種東西,楊盤是不會碰的。鬼知道楊家有沒有偷稅漏稅?

這一塊兒的事兒,全是破事兒,插手進去,那真是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況且這要是管了,還犯忌諱,朝廷的體制總的來說是分而治之,職權要分散。

比如說六扇門這邊,只有抓捕權,抓捕上來之后,證據什么的要上交給刑部審核,最后是給大理寺審判定刑。

當然,六扇門在抓捕過程之中,是有執法權的,敢于反抗者,一律殺無赦。

所以,楊盤出手酷烈,便卻沒有超出職權之外。

即使是楊盤血洗刑部,也是占著理的。

只要占著理,沒有違背明面上的規矩,那么楊盤憑借天人的修為,高人一等的地位,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血洗刑部,這種事情要是其他人來做,哪怕是占理,也會受到朝廷的追責。

可楊盤就厲害了,他把刑部相關人員全殺光了,全家殺光,沒人告自然就朝廷就兩只眼睛全閉上,裝看不見了。

當然,楊盤殺人也不是眾目睽睽干的,而夜黑風高,一夜之間,殺盡了刑部高官們。

這么大的案子,六扇門一點兒都不理會,這不是心知肚明是什么?

楊盤這么一搞,敢拖他后腿的人全被嚇住了,基本上沒有人敢在楊盤背后亂來了。因為他們也害怕楊盤被惹毛了,又來一次“月黑風高”,這一位是真敢干的。

從此以后,六扇門辦案受到的掣肘就少了很多。

六扇門總捕頭,鐵傲天又閉關為由,避嫌了。

這是一只老狐貍了,楊盤行事太過直接酷烈,不問政治緣由,只一心打擊罪惡。

出發點是好的,行的事情也是光明正大的。

可問題是,楊盤以后終究是要飛升去上界的,他走之后,六扇門必然會大受打擊。

楊盤拍拍屁股走了,哪怕是他將所有得罪的勢力全殺光。他飛升之后,以前不曾得罪他的勢力也會跳出來指責六扇門。

因為六扇門的所作所為,嚇到他們了。

這些勢力在楊盤掌權之時不敢跳出來,或者是故意躲著他,可一旦他飛升之后,影響力雖在,可威懾力就下降了,那個時候,各方勢力的反撲就是在所難免的。

鐵傲天就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主動閉關。

一旦楊盤飛升,他會在適當之時出關來,頂住六扇門的牌子,不讓它徹底倒塌。

鐵傲天可以明正言順地吼道:“老子以前在閉關,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你們要針對就是針對楊盤那個臭小子,六扇門還是六扇門,無論如何它也不能倒。”

所有想要拆分六扇門的勢力都會氣死。

“我們也想針對楊家那小子,可問題是他飛升了啊。六扇門的權力太大,必須要收回一部分。”敢這么吼的人,肯定是因為楊盤飛升了,否則他也不敢站出來跳得這么歡。

鐵傲天把六扇門的權力在朝堂上一擺,只有一個執法權。嗯,說白了,就是抓捕罪犯,查明案件,壓制江湖。

你們想要拿走哪一項權力?

抓捕罪犯

好啊,你拿走,這樣省了我們不少人力物力。

查明案件?

好啊,你拿走,這樣也省了我們不少心力,你以為查案很容易啊。

壓制江湖?

那更好了,你趕緊拿走,以后魔門和六大門派的壓力,由你們去扛啊。老子累了幾十年,終于可以休息了。

朝堂上的諸公百官一瞧,拿走哪一樣都是吃力不討好,拿走是小事,萬一要是辦不好事情,那最后必然會被皇帝問罪。

比如說,抓捕罪犯,沒有六扇門的力量,你有種去抓啊,那些窮兇極惡之徒,根本不把朝廷命官放在眼里,宗師、大宗師什么的,強到沒邊,你打算怎么去抓啊?

第二條,查明案件,這是需要很高的專業水準,不然就是全程抓瞎,結果最后啥事都辦不到,上面怪罪下來,算誰的?

至于最重要的壓制江湖,這才是朝廷賦予六扇門最大的職權。

誰敢拿走,誰有能力拿走?

拿走這項權力,就代表著頂住七位天人的壓力,以及幾十位大宗師的壓力。

對此,鐵傲天表示,誰愿意去扛,他舉雙手贊成,這壓力實在太恐怖了。這幾十年來,哪怕是鐵傲天也是如履薄冰啊。

但問題是沒有人敢接這活兒啊。如果真有人接下這權力,保證會明白其中的酸爽,他產要面對的是這方世界真正的頂層階級,大宗師以上的高手。.

要是有人問:“咦,不對啊。楊盤掌權的時候,怎么沒這么多破事兒呢?”

鐵傲天肯定是一個白眼甩過去,“咱能和變態比嗎?他一突破,幾大天人就閉關,分明就是避開他嘛。況且楊盤的手段把整個江湖都嚇住了,他們哪里敢亂炸刺兒?誰敢炸刺兒,第二天就會被楊盤滅門。你有這樣的能力,你也能夠鎮壓江湖,這些破事兒也不會找上你了。”

最終結果,只能不了了之。

可以說,鐵傲天這個老狐貍早就把一切都算透了。

正好楊盤接掌六扇門給了他足夠的休息時間去參研武道。

至于說,因為楊盤的所作所為,不服氣的人可以盡管向楊家發難嘛。

可朝堂之上的人都不傻,公是公,私是私,他們還是分得很清楚的。

針對拆分六扇門是公事,實在是楊盤掌權期間,六扇門的威勢太大,楊盤做事情百無禁忌,觸犯了不少王公貴族的利益。

問題是,那都是六扇門干的,楊盤當時的身份是六扇門副總捕頭,統領整個六扇門。

倘若真要把公事算到私家頭上去,那大家以后還做不做事了?

比如說,某位新上任的父母官,一心想做事情,結果得罪了一些既得利益者。這幫人不針對其本人,反而把火發向了這人背后的家族,這還得了?

這種行為,共性質比楊盤所為還要惡劣。

所以說,在任官員在職期間的所作所為,皆是其個人行為,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追究到其家族身上的。

況且楊家也不是好欺負的,有能力針對楊家的勢力是不會干這種蠢事的。

因為楊家出了兩位飛升者,記住,他們是飛升了,不是死了。

任何人想要為難楊家,都得評估一下這么做的風險。

嗯,當然,有能力為難楊家的只有幾大宗門,可他們會這么做嗎?

肯定不會了,楊盤縱橫江湖的時候,六大派都封山了,兩者根本沒有直接沖突,犯不著在楊家飛升之后,去為難楊家吧?

再說了,就算是有人吃飽了撐的,想要這么干。天人以下的存在,恐怕都不能把楊家怎么樣,只有天人親自出手才有效果。

天人要是這么傻,也不會閉關避開楊盤了。

楊盤要來江南,整個江南都炸開了鍋,各方勢力都在瘋狂地自檢,把所有不合時宜的買賣都停了,所有涉及敏感區域的人或事都打掃干凈了。所有以前挖的坑都得想辦法填了。

衙門方面一些隱諱的賬簿都得平干凈了。

整個江南一下子成了于世無爭的世外桃源。

留在江南打秋風的江洋大盜也紛紛逃出了江南三道,黑道的買賣,稍微敏感一點兒會惹來六扇門關注的,哪怕再賺錢,他們也都咬牙給停了。

人的名,樹的影。

經過這段時間以來,楊盤上位之后的所作所為。

江湖上,無論黑白兩道,都不敢看輕這位主兒。朝廷體制之內,無論多大的官,做事情的時候都不敢為難這位主兒。

這真的是把楊盤當成祖宗一樣地侍候著。

江南的幾大世家、豪族全都在進行嚴格的自查。

楊盤的名頭實在太大了,號稱滅門神捕!

龍家這樣的一個大世家被他給滅門了,為了查走私,不僅僅是滅了一個龍家,更是在邊關掀起血雨腥風,殺了十幾萬相關人士,手段酷烈,偏偏這位是天人修為,百無禁忌。

“查,給我查,一定要查個徹底,一點兒遺漏都不能有。那些亂七八糟的丑事和犯忌諱的破事,全都給我查清楚,無論涉及到誰,都要嚴肅處理,不得放水,明白嗎?”各世家,各個家族都在進行相類似的工作。

有些時候,資本的原始積累總離不開血腥壓榨,這是在所難免的。

雖然有的世家、豪族已經不需要這樣的原始積累,可是賺錢的買賣嘛,總是有些舍不得的。

哪怕收拾得再干凈,也不可能把所有受害人都給滅口吧?

楊盤一旦到了江南,萬一有哪個不開眼的東西,硬著脖子街頭告狀,那才叫真的是捅了馬蜂窩了。

這種事情根本沒有辦法預防和阻攔,所以,他們只好收拾自己的首尾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