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二十一章 靜念禪院覆滅(下)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二十一章靜念禪院覆滅(下)

了空離得最近,同時也是看得最清楚的人,當他看到楊廣一刀就殺了巴哈活佛,真可謂是從內心深處涌起了一陣寒意。[隨_夢]小說w.SuiMеng.lā

楊廣原本便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可現在楊廣不僅僅是帝王,還是一位大宗師強者。

可謂是集權勢和實力于一身,完美無缺,毫無破綻。

了空頓時便有了覺悟,楊廣不死,佛門不僅僅所有算計成空,還會惹來滅教之禍矣!

佛門和楊廣之間,沒有仇恨,有的只是立場和利益的沖突而已。

這種沖突幾乎不可調和,只有一方徹底失敗為止。

了空雙手合什,一聲佛號喊了出來:“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這聲佛號是用嘴巴喊出來的,而不是用腹語說的。

這代表著了空自己破了自己的閉口禪!

積蓄了幾十年的力量,隨著閉口禪的破除,瞬間爆發出來。

了空原本只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小和尚模樣,現在卻忽然之間,身形漲大了五公分,整個人也變成了中年模樣。

并且身上澎湃著強烈的氣勢,這股氣勢比起巴哈活佛有過之而無不及。

了空的目的十分明確,行事也異常果斷,在熟悉了自身力量之后,毫不顧忌地朝楊廣沖了過去,先下手為強。

“幼稚!”楊廣淡淡地評價道,隨即手中的彎刀從下往上一撩,從這個角度出刀,快狠準。

耀眼的刀光亮起,這一刀毫不遮掩地沖著了空斬去。

只有真正面對這一刀的人,才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一刀的魔力。

了空剛剛接近楊廣,雄厚的掌力已經先一步逼向楊廣。

但是,這沒有用,如山壓頂一般的掌斬被一刀破開,這一刀還直襲了空中宮而去。

他想躲,可是當了空在中途變換了數次身形,可依然沒有能夠擺脫鎖定。

最后不得己之下,只能夠抽身后退,速度極快。

可是他快,楊廣的神刀斬更快。

避無可避,只能硬接。

了空鼓蕩起全身真氣,形成了一個佛像形狀,打算硬擋這一刀。

“哧——”佛像被斬開,刀氣正中了空眉心。

遠處的寧道奇一直關注著楊廣出刀,當他再次看到這一刀之后,哪怕隔得極遠。也能夠清晰地感知到這一刀的可怕!

了空在破了閉口禪之后,幾十年的積累爆發出來之后,他的實力恐怕比寧道奇還要可怕!

寧道奇自己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那就是了空在瞬間爆發力上,確實很強很強。

即使如此,這樣強大的了空也不是楊廣一刀之敵,此時的楊廣簡直如神如魔。

楊廣收刀,整個人輕輕一縱,回到了馬車的皇位上,舉手一揮道:“封寺,敢有反抗者,殺無赦!”

“是,陛下!”眾軍士齊聲應道,聲威震天。

已經逃出來的梵清惠,臉色慘白地看著這一切,她卻什么都做不了。

“完了,現在可怎么辦?”梵清惠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寧道奇淡淡地瞄了梵清惠一眼,心中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心里明白這一次下山扶龍怕是難有成效了,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獲,算是見識到帝王心術的可怕了。

“梵齋主,現在想一想,楊廣這是在釣魚啊!從楊廣困守洛陽到退守江都,他的所作所為皆耐人尋味。他是真的昏庸嗎?”寧道奇分析道。

梵清惠最有發言權了,“我們所有人全都被他給騙了,他假裝昏庸,其實是躲起來修煉武學。他放任天下大亂,天下皆反,實則是在釣魚,他要將所有的敵人全都釣起來,放到明面上,然后再一個一個鏟除!而我們佛門是他第一個開刀的對象。從楊廣只身入洛陽,在一絲峽,以他的武功,四大圣僧齊上,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此時的他們恐怕已經死在了楊廣的刀下,難怪他敢只身入洛陽,原來是有恃無恐。”

寧道奇贊同地點了點頭。

梵清惠更是腦子越動越靈活,一眼看穿了楊廣的所有而已和目的。

“就算是沒有這一次佛門危機,楊廣也會出手對付靜念禪院,借口更是好找,因為和氏璧!”梵清惠繼續述說道。

“佛門一旦損失慘重,魔門就會出手反撲,正魔兩道的情勢就會出現大逆轉之勢,江湖就會因此而大亂。從而讓江湖勢力無法干擾朝堂。”

沒有了江湖勢力的掣肘,楊廣就會出兵掃平天下反叛勢力,其中包括占據關中的李閥勢力。

幾十年來,慈航靜齋在李閥身上的投資可不少,如果李閥被滅,慈航靜齋便會血本無虧。況且楊廣恐怕早就盯上了慈航靜齋。

梵清惠現如今就站在了懸崖邊上,像佛門這樣的江湖的勢力,靠的是超出凡俗的強大武力,可是現在武力卻不是楊廣這個皇帝的對手,那么還拿什么來和楊廣相抗衡?

“道長以為現在清惠應該如何去做呢?”寧道奇倒是不怕楊廣,他惹不起,躲得起。

大不了往深山老林里面隨便一鉆,難道楊廣還能夠找到他嗎?

這便是散修的好處了,他并不用操心楊廣的威脅,只要不和他打交道便是。

楊廣血洗了靜念禪院,將其所積累的龐大財富便落入了楊廣的手中。

雖然現在的楊廣不缺錢,但有錢卻能夠代表許多。

從南北朝時期便一直強大的靜念禪院,終于在今日滅亡。

楊廣回了洛陽,更加大刀闊斧地整頓政務,調動寒門的力量運作朝廷。

王世充徹底慫了,心里的野心被了內心的最深處,不敢有絲毫顯露,現在的楊廣比以前的楊廣還可怕十倍以上,雙方的差距太大,大到王世充失去了必勝的信心。

做為一個帝王,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對自身的自信,如果連自己都不自信,如何感染其他人為自己效力?

同樣的,王世充背后的大明尊教也慫了,更加不敢早頭,生怕被楊廣給上盯上,落得和靜念禪院一樣的下場。

楊廣在整頓洛陽的同時,派出史萬歲、賀若弼二人統軍,收復洛陽以北以東的區域。

關中的李閥,楊廣并不著急,因為此時的函谷關還在朝廷的手中,楊廣將司馬德堪所部從江都調了過來,換防函谷關。

司馬德堪手中的驍果軍,乃是禁軍系統之中最精銳的一部兵力,有他來鎮守函谷關,可以說萬無一失。

函谷關在手,李閥在關中再怎么活躍,終究是甕中之鱉。

靜念禪院覆滅之后,李閥便迅速撤離了洛陽城,特別是李世民所率領的力量,灰頭土臉地逃回了關中。

“這就是楊廣?這真是楊廣?這還是楊廣?”李世民在回長安的路上,不停地自問道。

幾年以前,他一點兒也不在乎這個弱智大表哥,好好的花花江山被他弄四分五裂。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李世民的想法很簡單,你楊廣丟了天下,那我李世民為何不能坐一坐這花花江山?

李閥一直在圖謀天下,這個戰略和準備,可以說從他老爹那邊算起,上數三代李閥閥主都在為這個戰略目標而做準備。

楊廣在李世民看來,實在不是一個當皇帝的料,過于剛愎自用,同時也不自量力,瘋狂地打壓世家門閥,導致各家與朝廷離心離德,落得如今的局面。

可是,楊廣當日在靜念禪院的表現,徹底刷新了李世民的認知。

李世民還有走到長安,又有一個天大的消息傳了過來。

楊廣給慈航靜齋下令,讓梵清惠在三日內親自將傳國玉璽交到洛陽皇宮來,否則他不僅要滅了慈航靜齋,還要滅了整個佛門!

楊廣可不是其他帝王,這位主兒是真的說得到做得到,哪怕是北周武帝行滅佛之事,也沒有徹底消滅掉佛門。

可楊廣比北周武帝更加強勢!

氣魄更是比歷史上的所有帝王都要強,除了秦始皇之外,論氣魄論膽識,幾乎沒有一位帝王能夠比得上楊廣。

梵清惠聽到消息之后,考慮了半天,終于還是親自帶著和氏璧進了洛陽。

梵清惠算是明白什么叫胳膊擰不過大腿,面對一個如此強勢的皇帝,哪怕是世外宗門,高高在上的慈航靜齋也要低頭啊。

中原的皇權權威,簡直大到沒邊了,特別是在遇到一個強勢帝王的時候,那真的是代天行事,口含天憲,天子之稱果然沒有錯。

“這就是傳國玉璽?”楊廣看著韋公公送上來的銅盒,開口問道。

梵清惠低眉順眼地站在臺階之下,開口回答道:“陛下所言正是,這就是傳國玉璽,和氏璧。”

楊廣打開了銅盒,果然一股異力擴張開來。

“果然如此。”楊廣心中暗道。

他可不是這方世界的土著,認不出這股異力的來源,這股異力便是傳說中的天子龍氣,龍氣籠罩的范圍之內,除了皇帝以外,其他人萬法難存!

無主的天子龍氣,能夠影響的范圍有限,對于大宗師的影響便很小了,所以寧道奇才有本事帶著它到處亂跑。

這方世界的和氏璧,才質可不簡單。

這玉根本不是傳說中的和田玉,而是龍紋玉!

這是一種可以收納鎮壓龍氣的神玉!

楊盤從智慧之門那里得到的資料,讓楊盤看得大漲見識。

諸天萬界之中,有不止一種皇帝修煉之法。

帝王修行,在楊盤所在的主世界之中,也是一點兒也不稀奇的。

主世界的帝王修行,無非是修五德五運之道,一般來說,都是修煉功德和圣德之道!

帝道者,圣也!澤被蒼生,披荊斬棘,為蒼生計,不惜犧身。

比如說,渾天大帝,這位便是主世界有名的半步金仙帝王,因為圣德道種被星河道祖所合,他只能卡在半步金仙這一境界無法寸進。

算得上主世界之中最無憂無慮的一位半步金仙,壽元無盡,無災無劫,又無大道之爭。

嗯,他倒是想爭,可問題是他爭得過先天道祖嗎?

所以,只能等待圣德道種空出來嘍。

這位大帝,便是一方大千世界的皇朝帝王!

另外,諸天宇宙之中,還有一種皇帝的修煉之法,名為運朝!聚氣運納功德,加諸于帝王之身,朕即天地,朕即國家。

其中運朝的皇帝,最重要的莫過于帝王玉璽!

而這種玉璽一般都是用龍紋玉來煉就。他們用的是龍紋玉之中的極品,九龍神紋玉。

而和氏璧用的龍紋玉只是普通的龍紋玉。

即使如此,它也是這方世界之中,唯一的一件天然法寶了!

楊廣輕易地取出和氏璧,將它握在手中,絲毫不受影響。

梵清惠看得目瞪口呆,楊廣也是大宗師,他能夠抗衡和氏璧的干擾力量,這是正常的。這一點梵清惠早有準備,她這一次來上呈和氏璧,并沒有刺王殺駕之心。因為她知道,不會成功,她一出手,接近和氏璧便會受它的影響,真氣沖突,走火入魔。可楊廣乃大宗師修為,受到的影響有限,他是可以出手的。

這種狀況下,梵清惠傻了才會去刺王殺駕,況且皇宮大內,她敢動手,絕對走不出皇宮。但即使如此,她也不敢相信楊廣竟然不受和氏璧的影響。

“怎么?你很驚訝?”楊廣笑著看向了梵清惠。

“其實你根本用不著驚訝,它乃是傳國玉璽,從秦始皇傳下,到如今,歷經的皇帝也不少了。這些皇帝之中,也同樣有武學高深之輩,他們也同樣不受它的影響。你可明白為什么了嗎?”楊廣述說道。

“沒有錯,因為他們是皇帝!朕也是皇帝,真龍天子!受命于天,即壽永昌!”楊廣拖著和氏璧,看著和氏璧下方刻印的秦篆,不由得輕聲嘆道:“大隋創立至今,父王對這傳國玉璽耿耿于懷,想不到今日它能夠重歸太和殿,和該朕一統天下,威服四海!”

梵清惠臉色蒼白,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