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一十六章 做事做絕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慈航靜齋的齋主敢在我的面前叫囂,那就讓她見識一下金錢的力量。◢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lā水印測試

水印測試先發動輿論攻勢,我要先搞臭慈航靜齋的名聲,然后再挖寺廟的墻角,把那些藏污納垢的寺廟全都曝光出來,滿天下宣揚。我要把佛門的名聲削減一半,否則我養這么多的說書人是為了干什么?”楊盤淡淡地說道。

梵清惠滾出了千米遠之后,腦海中的神秘力量便消失了。梵清惠恢復了自主能力,一個縱身,施展絕妙的輕功朝著洛陽城外狂奔而去。

在路上,梵清惠整個人后背一片冰冷,心里同樣是驚魂未定。

不過,梵清惠也是世間有數的高手,極為接近大宗師的存在,很快便壓制住了心神的震動。心神一定,智商就回來了。

首先,她對于楊盤生起了難言的恐懼之意,此人簡直恐怖到如神如魔,一聲呵斥便能夠讓她行動不能自主,毫無反抗之力,這簡直比用高深的武功打敗她還要令她感到恐懼。

緊接著,便是憤怒,這股憤怒不是奔著楊盤去的,而是沖著吐蕃活佛去的。

《變天擊地精神》雖然在中原江湖之中名聲不顯,但在佛門各宗之中,卻是極為有名的神功秘法,獨屬于藏傳密宗,乃一等一的佛門神功。

身為佛門弟子,梵清惠聽說過,卻沒有想到自己會中招。中招之后的她,就仿佛性情大變一樣,得罪了好幾個侵略首領,甚至還得罪了楊盤這樣的天下第一富商。

對于慈航靜齋的名譽來說,是一種無形的損害。

這些還不是最要緊的,最要緊的是如何應對別有用心的巴哈活佛。

梵清惠現在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她竟然病急亂投醫,請來了一尊指揮不動還別有用心的吐蕃活佛。

現在怎么辦?

梵清惠相信自己只要一回去,必然還是會被巴哈活佛給控制,而且梵清惠有些摸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被操控的。

現在靜念禪院之中,又有多少人被巴哈活佛暗中控制了呢?

梵清惠越想越著急,但同時越著急,她也越發冷靜。

中原四大圣僧失蹤,雖然中原佛門之中,每一派都有底蘊,不至于掌門死了,就失了支柱。但相比于四大圣僧的實力,仍然差了一些火候,不足以應對巴哈活佛。

梵清惠也是有決斷之輩,當機立斷折身重回洛陽城,她要去找一個最強的幫手,散人寧道奇!

這世間大宗師絕對不只是明面上的天下三大宗師,但為何他們三人的名聲最響亮?

因為他們每一個都走出了自己的道路,這樣的大宗師比走前人道路的大宗師,要強上許多,而且皆有望更進一步。

畢玄自創炎陽,縱橫突厥幾十年,示逢一敗。要不是他遇到了楊盤,恐怕沒有那容易就丟掉性命。

散人寧道奇,成名中原以來也是威名赫赫。藏傳密宗一直都想傳教中原,可一直以來都被擋在門外。

密宗活佛也是大宗師級數的高手,擁有這樣的底蘊,密宗還是沒有成功。

其原因很簡單,因為寧道奇的存在!

那么,梵清惠又為什么在四大圣僧隕落之后,不去請寧道奇坐鎮,而要請來巴哈活佛呢?

因為寧道奇在閉關之中,自從寧道奇前往突厥查探畢玄死因,回來之后的他便一直處于半閉關的狀態,沒有大事,從來不輕易出關。

梵清惠將寧道奇當成了最后的底牌,于是也認可了他閉關參悟思考對付那神秘高手的方法。這才請來了巴哈活佛。

可是梵清惠也想不到,這位巴哈活佛,做事情一點兒也不講究,剛來不久便把梵清惠給控制了。

寧道奇便在洛陽城之中的一處隱秘的民宅之中閉關潛修。

洛陽城實在太大了,想要藏一個人實在太容易了。

寧道奇的閉關之所,只有聊聊兩個人知曉,一個便是師妃暄,另一個便是梵清惠。

其他人,哪怕連了空都不知道,但了空從來不過問這些俗事。

師妃暄與婠婠一戰,雙雙戰平,兩人皆有大收獲,各自閉關消化去了。

師妃暄也沒有靜念禪院之中閉關,畢竟那是男子寺廟,她一個女子住進去,多有不便,所以她也暗中藏身在洛陽的另一個民宅之中。

梵清惠按照特定的頻率調門,不一會兒,一個民婦從里面打開房門,見是梵清惠馬上讓開了一個身位,讓梵清惠進屋,而她則是踏出了房門,左右觀望了一會兒,才重新進屋關門。

寧道奇已經出現在客廳里了。

“寧道長,打擾了。”梵清惠招呼道。

“梵齋主,你心神震動,暗藏焦慮,可是發生了什么大事?”寧道奇的境界極高,或許他的實力也就是大宗師級別,但他本人對于道家經典的感悟卻是極高,深得寧靜至虛之意。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梵清惠的焦慮。

梵清惠將所有事情合盤托出,沒有絲毫隱瞞,包括楊盤的恐怖。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那位楊先生的行事作風,頗有古風,瀟灑絕塵,難以言喻。諸子百家的底蘊,從魔門兩派兩道的傳承就能夠看出一二來。道家當年也是諸子百家之一。一千八百年前,春秋戰國之時,那是我華夏最繁盛最慘烈的時代。能夠在那個年代站穩腳跟的學派,絕對不簡單。儒家、法家、縱橫家、兵家、輕重家、陰陽家、道家、墨家等皆排名前列。”寧道奇開口道。

“時過境遷,漢武帝罷除百家,獨尊儒術之后。千年之后,儒家已經失去了儒武傳承,法家與儒家融合,難分彼此。兵家各有傳承,仍然占據主流,為朝廷效力。其他學派皆隱遁不出世。但誰又肯定他們是真的消亡了呢?”寧道奇解釋道。

“所以,楊盤絕對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輕重家的人,輕名利而曉生死,個個都名士風流,深得我道家逍遙之精義。不好招惹啊。”寧道奇頭疼地說道,這種傳承久遠的名士,最是難對付。

這些秘辛,佛門這樣的外來教派是不可能知曉的。

中土佛門被道家一通調教,已經開始融合中原文化,改造自身。

慈航靜齋便是最好的例子。

慈航靜齋并非原始佛門,乃是半途出家的佛門分支,因為深明中原文化精髓,所以才迅速崛起,成為佛門領袖。

“貧尼明白,所以從來不曾想過去招惹楊盤,可是誰能想到那巴哈大師行事如此下作,竟然以《變天擊地精神》控制于我。”梵清惠氣憤不己。

“梵齋主的心亂了,那巴哈活佛對中原早就虎視眈眈,早年間,我便與他交過手,小勝他一招,故而擋住了他入中原的野心。二十年過去了,此人竟然練成了密宗絕學《變天擊地精神》。不過據我所知,這門功法練成之后,要說主動控制像梵齋主這樣的高手,那是不可能的,頂多是趁著梵齋主心神松動,露出破綻的情況下,下達一種心靈暗示罷了。”寧道奇不愧為一路走來的大宗師高手,真的是見多主只廣,知識淵博。

“了空大師那邊,你不用擔心,除非巴哈活佛想要自己單干,否則他絕對無法在悄無聲息之間給了空大師給控制住,而且了空大師修煉的閉口禪,也是佛門神功之一,不下于《變天擊地》。”寧道奇述說道。

這讓梵清惠心里好受多了,要是連靜念禪院都被巴哈活佛給控制了,那這位活佛大師早就逆天了,何必還呆在藏地不動?

“巴哈活佛倒還好應付,貧尼自有辦法應對,只是那楊盤太恐怖了,只言片語之間便讓貧尼難以自控,恐怕也是一大變數啊。”梵清惠這話倒是沒有說錯,此番得罪了楊盤,自然會引發無數難以預料的變數。

“恐怕已經晚了,諸子百家的傳人,個個都性格怪僻,比如說縱橫家從來是兩個弟子,一縱一橫,互相爭鋒,在師門時親如兄弟,出師之后便仿佛仇敵一般。陰陽弟子,個個自命為神裔,清高自大。輕重家弟子則是特別記仇,所謂商人即傷人,他們報仇從來是毫無顧忌的。”寧道奇解釋道。

果然,第二天一早,整個洛陽城便都在盛傳此次洛陽選帝,慈航的謀劃大白天下,內定李氏李世民什么的,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將慈航靜齋數年乃至十幾年的謀劃給打擾,讓她們前功盡棄。

洛陽選帝本來就是一場秀,結果還被劇透了,那還演什么?

梵清惠聽到消息,氣得當場吐出一口鮮血,恨不得操刀子殺了楊盤。不用問,有能力將此事毫無顧忌地劇透給全天下人知道的,只有楊盤而已。

輕重家的人,輕名利而曉生死。世間名利不過反手可得,就好像楊盤一樣,橫空出世,短時間便成為天下第一富商,錢多到用不完。

有了無數金錢的,擴張經營自身勢力簡直不要太容易。像這種控制輿論的手段,佛門也做不到如此大范圍大密度地宣傳。

慈航靜齋所導演的這場選帝大秀穿幫了,不必多說,前來參加大會的所有勢力都死了那份幻想,幻想破滅,自然會引發眾怒。

有不少勢力直接盯上了和氏璧,不能光明正大地得到它,那便只有強搶了。

反正只要得到和氏璧,便有了大義名份,大家也就不必在意楊廣這個孤家寡人了。

“看來此次選帝是徹底沒機會了,不好,靜念禪院里的和氏璧!”別人想得到,梵清惠自然也能想到,原本好好的選帝因為一次意外變成了眾矢之的。

各方勢力的目光盯上了城外的靜念禪院,之所以沒有動,是在著有沒有出頭鳥先動手,好坐收漁翁之利。

這幫敢造反的人,全是人精,沒有幾個是傻子,因為傻子早在爭鋒天下的過程中被推平了。

沒本事還造反,這不是找死嗎?

接下來的輿論導向更加勁爆,各種佛門隱藏在光鮮表面之下的污垢被翻了出來。

什么殺人寺廟,什么強盜窩點,什么妓館尼姑庵,什么淫祀主持。

哇靠,全是真人真事,個個都有條有理,可以供大家追查的。

聽得人們是面面相覷,大家現在才深刻地了解到佛門的藏污納垢是何等的讓人驚嘆,簡直是在挑戰世人的道德底線。

終于有大儒看不下去了,跳出來斥責佛門,要上書朝廷取諦佛門,施行滅佛,號召天下人起來反佛。

輿論瞬間炸裂,讓見多識廣的梵清惠是應接不暇,根本無力挽回。

佛門的輿論力量也在為自己洗白,可問題是比起楊盤控制的輿論力量,佛門那點輿論力量根本翻不起半點浪花來,迅速便被無數的負面新聞給淹沒。

“好狠毒的手段,好狠毒的心啊!貧尼真是罪過啊。”梵清惠也控制不住心境了,天下人人喊打的局勢,真的是讓梵清惠感覺到害怕了。

寧道奇早有心理準備,看到這個局面,也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來。

“真是好手段,狠辣、果決、不留情面,要么不做,要做便要做絕。果然是輕重家的手段,殺人誅心,莫過于此,真是讓人感到恐懼。”寧道奇輕嘆道,“不愧為能夠顛覆一個國家的學派,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老道今天算是真正見識到什么叫做有錢能使鬼推磨了。”寧道奇豈會看不出來,這般操控輿論,所需要花費的金錢是海量的。

同時,所需要掌控的勢力也是極為龐大才能做到。也只有行商天下,商業遍布天下的楊盤能夠做得到這一點。

報復來得也太快了,幾日之間,高高在上的佛門便成為了世人眼中的藏污納垢的邪教。同時,也有各方勢力在背后推波助瀾,大家都想瓜分佛門的財富。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