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一十二章 神刀斬再現(上)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一十二章神刀斬再現(上)

韋公公沉默不語,他對楊廣可以做到忠心不二,但是這不代表陰葵派要不顧代價地全力支持楊廣。隨夢小說щwwsuimеnglā

楊廣笑了笑,不在意地說道:“無妨,站在祝宗主的立場,她做得沒錯。”這話只說了一半,后面的意思也很明顯,站在楊廣立場上,陰葵派的行為也讓他憤怒。

“那陛下的意思是?”韋公公不確定地問道。

“走吧,去會一會佛門的頂級戰力,就是不知道這些頂級戰力隕落之后,佛門的獨角戲還能夠繼續演下去嗎?朕倒是極為好奇啊。”楊廣的嘴角微微一翹,開口說道。

韋公公倒是并不奇怪,楊廣已經練成了魔門至高心法《道心種魔》,此刻的楊廣究竟有多強大,誰都難以預料。

“我們再往前走一段吧。”楊廣揮手道。

幾人騎著馬來到了峽谷的入口處,楊廣就是再自信也不會傻到主動進入陷阱的地步。

“司馬龍,你上前叫陣,就說他們要是不出來,我們就繞路而行了。”楊廣吩咐道,他可是皇帝啊,這種小事,自然不可能親力親為。

“是,陛下。”司馬龍高聲應道,隨即打馬上前幾步,真氣運轉,大喝道:“里面的賊人,出來一會,否則休怪我等調頭離開。”

聲音傳遍整個峽谷。

隱藏在峽谷之中,并且布置好陷阱的四大圣僧以及一眾佛門僧兵們,面面相覷。

“走吧,我們出去會一會這位隋帝吧。”帝心尊者搖頭嘆道。

“看來,楊廣早有預料,我們出去會不會中了他的陷阱?”嘉祥大師提出一種可能道。

“不大可能,隋帝手中的力量有限,除非他能夠請動天刀宋缺,或者是魔門八大高手出手。否則就算是有陷阱也奈何不得我們。況且這周圍我們早就有探了一個遍,根本不可能有埋伏。”道信大師反駁道。

“天刀宋缺與楊廣有隙,不可能出手幫他。楊廣打壓世家門閥,同樣也包括宋閥在內。至于請動魔門高手更是不大可能。石之軒失蹤,祝玉研被梵齋主以兩派比武的名義拖在洛陽,趙德言人雖在洛陽,有著了空師弟看著,其他魔門高手根本不足為慮。”智慧大師分析道。

魔門八大高手,只有排名前三的幾位實力最強,達到了宗師巔峰甚至是半步大宗師的行列,其他人實力或者在宗師之中算得上高手中的高手,但相比于祝玉研、趙德言之流,仍然差距明顯。

四大圣僧帶著兩百僧兵來到了峽谷入口,居高臨下地看著楊廣等三人。

四大圣僧縱身跳了下來,輕輕地落在地面上。

“看來陛下果然心中有數。”

“貧僧見過陛下。”

楊廣一擺手說道:“佛門的膽子還是這么大,竟然敢行刺王殺駕之行,朕真是想不佩服也不行啊。佛門傳入中原也有幾百年了,一直以來還是拿著在天竺的那一套在中原行事,真是夠愚蠢的。你可知道在中原,在天朝上國,朕乃天子,受命于天。整個天下以朕為先,你們敢行這般作為,嘿嘿,不管成功與否,佛門自身在中原的氣運,首先就得打個對折。你們最強大的打手,寧道奇倒是聰明,早早地便躲了出去。”

“陛下倒是巧舌如簧。”帝心尊者反駁道,言下之意是不相信。

事實上,如果皇帝這么容易刺殺,恐怕也沒有人去向往皇帝的寶座了。

“虧你們佛門還拿著傳國玉璽滿天下賣弄呢?你以為那受命于天,即壽永昌八個大字是白刻的嗎?”楊廣不屑地搖頭道。

“阿彌陀佛,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今日,便是你楊廣的死期。上!”帝心尊者倒是一個有決斷的人,都到了這一步了,管他楊廣說得是真是假,楊廣也必須要死。

否則佛門的一切計劃皆是夢幻泡影。

楊廣搖了搖頭,手一揮道:“這些雜兵就交給你們了,不要讓他們來打擾朕和四位大師的雅興。”

司馬龍和韋公公領命,一個縱身殺入了僧兵之中。

兩百名先天級數的僧兵,也只有佛門這樣占據天下極大資源的頂級門派才能夠培養得出來。

沒有這樣的力量,佛門也不敢前來刺殺楊廣了。

楊廣縱身飛起,身形倒退了百米才落了下來。

四大圣僧對視了一眼,也縱身而起,追了上去,分為四個方向將楊廣包圍。

楊廣伸手在背后一抹,不知道從何處抽出了一把彎刀,刀身上名晃晃地閃爍著:“小樓一夜聽春雨”七個大字。

“小樓一夜聽春雨,這是什么刀?”四大圣僧也算博古通今,卻從來不曾聽說過這么一把刀。

“殺人的魔刀!”楊廣平淡地說道,“今日,四位大師將會成為它刀下亡魂。”..

“狂妄!”四大圣僧冷哼一聲。

因為這方世界天地元氣較為稀薄,大宗師和宗師在精神領域上的差距反應到實力上,差距比起大周世界要小上一些。

即使如此,大宗師和宗師的差距也不是人數可以彌補的。

石之軒融合花間派和真傳道的功法,創造出《不死印法》,得以突破大宗師之境,成為魔門第一高手。

可后來卻因為碧秀青之事而精神分裂,修為落下了半籌,不復大宗師之境,這才被四大圣僧追得狼狽不堪。

即使如此,他也同樣安然地逃脫了。

佛門沒有大宗師,他們根本不了解大宗師這個境界有多強。

寧道奇雖然是大宗師,但他是道家出身,雖然站在佛門的陣營里,充當打手,可是不代表他會向佛門透露自身的全部底細。

況且也沒有這么傻的人。

其他擺在明面上的大宗師,都是外邦的高手,佛門想要了解也沒有辦法。

四大圣僧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地面對過大宗師強者。

現在,他們面對一個修煉《道心種魔》有成的大宗師。

真可謂是不知者不畏。

天下間,最危險的大宗師強者,莫過于修煉四大奇書之人。

《戰神圖錄》和《長生訣》可以忽略,數來數去,最可怕的便是《道心種魔》。

四大圣僧與楊廣一交手,立即便感覺到楊廣的武學底蘊。

“你竟然練成了《道心種魔》?!”帝心尊者驚嘆道。

他與向雨田打過交道,知道這門魔門至高心法的可怕。

“不好,此獠練成了魔門至高心法,已超宗師之境,諸位師弟,拼命吧。”智慧大師也知道魔門的《道心種魔》是何等可怕的神功!

歷代以來,魔門邪帝一直便是天下第一高手,特別是向雨田這個魔帝,更是恐怖如斯。

要不是向雨田的心性大變,恐怕整個正道都要被他一人屠盡。

帝心尊者施展大圓滿杖法,正面強攻,面對楊廣的彎刀,交手三招便處于下風,七招便被楊廣一刀劃破左肋,撕開了一條長達兩寸的傷口,僧衣染血極為狼狽。

其他三人受到道心種魔的影響,根本來不及相救。

楊廣一刀砍傷帝心尊者之后,抽身而退,避開嘉祥大師的指勁。

變刀反向,由下而上一撩,在嘉祥大師掖下劃出一道傷口,這一刀要不是嘉祥大師躲得快,恐怕一條胳膊都會沒了。

交手不過十招不到,便有兩位大師受傷。

而楊廣卻是毫發無傷。

無論是心佛掌還是達摩手,落到楊盤身上都似乎如同泥牛入海,沒有絲毫作用。

“看掌!”道信大師這一掌蓋住了楊廣全身,讓他避無可避。

楊廣毫不示弱,空著的左手同樣一掌迎了上去。

兩人狠狠地對了一掌。

楊廣將掌勁化為波動,吸收之后傳入地下,身體毫發無傷。

而道心大師則不然,楊廣的這一掌雖然看似平常,掌勁卻直摧心脈而去。

道信大師鼓動全身真氣迎擊,才堪堪化掉掌勁,但仍然受了不輕的傷勢,一口血霧不可避免地噴了出來。

智慧大師的達摩手,恰到好處地印在楊廣的背心上。

這一手直擊楊廣脊椎骨。

四大圣僧圍攻楊盤,十招之間,三僧受傷,才換來了這一掌。

人體脊柱乃人體龍骨之所在,支撐人行走坐臥之根本,乃要害中的要害,一旦受損,后果不堪設想。

結結實實地受了這么一掌的楊廣卻是面不改色。

智慧大師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震勁傳來,整個人不受控制地被震飛了出去。

“這不可能?!”智慧大師狼狽地落下身形,向后倒退了十幾步才止住身形。一臉難以置信。

“你們根本不明白力量的真義。朕隱忍數年,差點被宇文化及害死,終于練成了《道心種魔》的第九篇,朕已成就大宗師之境,從此這世間所有的武林高手,皆非朕之對手。否則朕豈會輕車簡從親自前來洛陽?”楊廣平靜地說道。

四大圣僧狼狽無比,此刻的他們才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他們四人太過自信了。畢竟以前的石之軒也晉階過大宗師,不也一樣被他們四人追得四處逃竄,現在也不敢現身嗎?

楊廣看了一眼四人的表情,開口笑道:“怎么,你們以為每一個大宗師都會像石之軒一樣那么水嗎?哈哈哈,幼稚。石之軒的《不死印法》開創魔佛融合之先例,堪稱自成一脈,可惜神功絕藝初創,需要打磨一番。并且《不死印法》有著難以調和的硬傷,受到情傷的石之軒,精神分裂,境界掉落,不得大宗師之境,所以你們四人才能夠追得他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可是,朕修煉的是魔門至高心法《道心種魔》,四位圣僧與慈航靜齋交好,不可能不了解《慈航劍典》乃地尼從《魔道隨想錄》之中,領悟并結合自身武學理念而創出。她可是最了解《道心種魔》的強大之處。”楊廣好整以暇地說道。

四大圣僧臉色頓時難看了幾分。

“好了,四位大師也休息夠了,我們繼續下半場吧。”楊廣很有風度地給四人留下了喘息的時間,所以才說了這么多。

“接下來,四位大師請品鑒一番朕的這一門獨門刀法如何?”楊盤將小樓一夜聽春雨橫擺在胸前,舉到眼眉處。

隨即豎起,立于頭頂。

帝心尊者謹慎雙手持杖,鼓動全身真氣,傳音入密說道:“三位師弟小心,今日恐怕目的難以達成,我等需要考慮是進還是退。若是進,我們四人就得舍身在此,拼死也要將這昏君留在這里,否則我佛門必難逃干系,后果不堪設想。若是退,一會兒由貧僧留下,拖住他,你等三人要留待有用之身,以待來日。”

“不可,帝心師兄,要留也是貧僧留下。”其他三僧皆異口同聲應道。

這四大圣僧,皆非貪生怕死之輩。

他們為了弘揚佛法,光大佛門,早已有了舍生取義的想法,早已經置生死于肚外。

楊廣與佛門之間的矛盾沖突,不是對與錯,正義與邪惡的對立。

說到底還是利益和立場的沖突。

佛門要想發揚光大,必然要廣傳佛法,不停地修建佛寺,招收寺人,傳播信仰。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吞噬王朝資源和血肉的基礎上。

想一想凡是以佛門為國教的國家,全都是半死不活,軟弱不力,亡于外敵。因為國家的精髓全都被佛門給吞噬了。

而楊廣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皇帝,他要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自然不允許佛門這樣的吸血蟲趴在身上不停地吸取營養,必然要打壓佛門,甚至是滅亡佛門。

雙方都是為了生存,為了理想。

沒有對與錯,也沒有正義與邪惡,只有利益沖突罷了。

佛門善于包裝,但這一切瞞不了道門的眼睛,所以道門也在暗中謀算著佛門,原著之中,李世世上位之后,積極地倒向了道門,得到了道門的支持,分化了佛門,并且不動聲色地慢慢地削減佛門的影響力和勢力。

佛門錯就錯在他們選的皇帝不是廢物。李世民的才略,就算及不上楊廣,但也算得上一代明君。

佛門的那一套,在他心里更是門清兒,他豈會讓大唐在佛門的吸血之下,走向滅亡?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