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一十一章 箭在弦上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楊廣的政策惠及下層百姓,得到了百姓們的一致認可,但是這卻嚴重損害了世家門閥的利益。隨{夢}小◢說шщЩ.suimEnG.1a

楊廣此舉簡直就是在和天下人為敵。

慈航靜齋在洛陽搞出代天選帝這一招,簡直就是在打楊廣的臉。

楊廣給予的還擊也很簡單,在穩定了新的控制區域之后,楊盤直接沒收了寺廟的廟產。理由是,你們佛門講究四大皆空,既然空了,還要什么廟產,不如分給窮苦百姓吧。

然后又把稅收收到和尚的頭上,理由很簡單,連世家貴族官員鄉紳都要交稅納糧了,難道你們和尚可以例外?

別拿出家當借口,這里是天朝上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在我的地盤上就要守規矩,只要是個人都得交稅,而且要交重稅!

最后則是把寺廟的佛像全換成了石質的,理由是天下窮苦百姓太多,出家人慈悲為懷,這些銅像就捐獻給天下百姓做善事吧。

楊廣的做得簡直不是一般的絕啊。

佛門是完全炸刺了。

真要讓楊廣這樣搞,簡直比當年北周武帝滅佛還要狠!

失去了經濟來源,只有少數苦修的和尚靠著自給自足能夠過得下去,大部分和尚只好還俗。

天下間無數類似于楊廣殘暴不仁的輿論興起。

可楊廣卻全不在乎。

佛門知道原因,他們做出代天選帝這種事情來,分明就是不把楊廣當成皇帝了。

這是在挑戰天下人的敏感神經啊。

佛門的這番舉動,再加上和氏璧的出現,確實引起了不少野心家的興趣。

可是同時,也引起了儒家等傳統諸子百家的反感。

“我靠,當年百家齊鳴的時候,我們都沒有這么吊。你一個外來宗教,竟然這么吊,這完全是不把我們放在眼里啊。”

這樣的想法肯定是有的,而且還不少。

于是乎,楊廣的改革阻力一下子減小了,進度十分迅速。

同時新的一輪擴軍開始了。

對于儒家等顯學來說,和楊廣合作怎么著也比讓佛門得逞要好得多吧?

如果楊廣的改革成功,對于諸子百家來說,要過一段苦日子,可楊廣死后,人亡政息,到時候有的是機會再恢復過來。

可要是被佛門得逞,那以后佛門豈不是騎在大家頭上拉屎拉尿。這道統之爭,可比和楊廣的君臣之爭要嚴重得多。

一個是影響千秋萬載的大事,一個是幾十年的苦日子,隱忍一下就過去了。

孰輕孰重,不言而喻了。

可以說,佛門這番為了給李閥李世民造勢,而掀起的選帝風波,表面上是風光無限,實際上不知道會得罪多少勢力。

佛門家大業大,掌握著世間不小的輿論力量,他們想要更上一層樓,不可避免地要與天下所有教派和宗門為敵。

所以,道門可以暫時退避,暗中攪動局勢,但儒家等顯學卻是不可避免地面對這種道統之爭。

儒家等顯學多聰明啊?親自下場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們在背后支持起了楊廣。

楊廣雖然在打壓世家門閥,可同樣也在提拔寒門,寒門子弟學的不也是儒家等顯學嗎?把所有世家門閥往上推個千八百年的,各自的始祖也不也一樣是寒門出身嗎?

所以,對于儒家等顯學來說,支持楊廣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對于諸子百家來說,他們更注重道統,君王殘暴還是昏庸都沒有多大的關系。

在原著之中,他們是支持寇仲,結果寇仲半途抽身,最后他們也只好捏著鼻子投靠了李世民。

洛陽城,楊盤住在一處別院之中,閉門謝客。

實在這些天來,找上楊盤的人實在太多。

而且洛陽最近熱鬧非凡。

就連東北那邊都有人不遠千里而來,看得出來,大家對于大義正統的名份還是相當看重的,想要和楊廣爭鋒,想要逐鹿天下,得到和氏璧是最好的結果。

誰擁有和氏璧,誰就有底氣正面面對楊廣。

楊廣不死,所有人都不安心,大義名份全在楊廣手中,他們現在風光無限,說到底也是反賊的身份。

洛陽城外,靜念禪院的銅殿之中,了空和四大圣僧看過放置在此處的和氏璧之后,從里面走了出來。

“很好,和氏璧安全地送達,接下來,便要看妃暄師侄的本事了。”了空用腹語說道。

“那此事就拜托了空師弟了,我等要前往江都一趟,楊廣這昏君在江淮一帶,行滅佛之事,搜刮我佛門積累,要是傳出去,其他諸侯有樣學樣,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設想。”智慧大師輕嘆道。

“幾位師兄要刺駕?是不是太危險了。皇宮大內,臥虎藏龍,連宇文閥也莫名其妙地栽在楊廣的手中,誰知道楊廣招攬到何方高人。”了空遲疑著問道,此事了空覺得不妥,刺王殺駕,哪里有這么容易。

“不,有機會的,我們接到消息,楊廣也會前來洛陽,我們打算在中途等他。”帝心尊者說道。

“楊廣要來洛陽,這怎么可能?他居然如此狂妄自大?”了空的雙眼露出明顯的驚訝之色。

現在的洛陽可以說是天下反賊的聚集之地啊,楊廣敢來,絕對會成為眾矢之的。

“楊廣剛愎自用,他有什么不敢的?”嘉祥大師淡淡地回答道。

“既然如此,幾位師兄也就用不著親自出手了,楊廣到了洛陽,自然會有其他人下場。”了空說到這里,忽然間又沉默了下來。

了空想到了問題的所在了,天下間的反賊是恨不得楊廣死得越早越好。

但問題是,誰要是先動手殺了楊廣,結果不言而喻,那就是在為他人作嫁衣。李閥起兵都要找一個清君側的借口,他們要是出手殺了楊廣。

天下群雄都會感激他們八輩祖宗,一邊心中感激,一邊聯手對付李閥。

誰干掉李閥,誰便占有大義名份。

楊廣要是光明正大地出現在洛陽,反而會十分安全。

“一代帝王,果然厲害。”了空輕嘆道。楊廣到底是一個雄才大略的帝王,他和秦二世那種草包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不能讓楊廣進入洛陽,否則我們的所有的謀劃都將前功盡棄。”道信大師嚴肅認真地說道。

幾位圣僧也想不到,楊廣會想出這樣的破局方式。

楊廣親自來洛陽,這分明就是要掀桌子啊。

佛門為了搭這個臺子,可是從陳滅之時,一直準備到現在,眼看就要收獲的時候。楊廣要來抱桌子,讓佛門的一番心血白費,這是何等巨大的落差。

佛門豈會善罷干休,所以佛門這一次精銳力量,打算在半途之中做到楊廣,不僅僅保住現在的局面,還能夠除掉楊廣這個唯一的正統,一舉兩得。

唯一不好的一點,那就是佛門要背負弒君之名,以后想洗掉都很難。況且新上位的皇帝恐怕也會對佛門警惕再三,你昔日能夠殺楊廣,今后也難保不對會我下手。

帝王的猜疑之心一起,便很難平復。

“此事貧僧以為,不宜妄動。以貧僧之見,不如散發消息,讓其他人去動手。”了空倒是深得借刀殺人的精髓。

“不妥,消息沒有擴散,我們出手成功之后,只要不留痕跡,便能夠萬無一失。失敗了,我等四人也能夠從容而退,不會留下證據。”言下之意,便是只要不留證據,便可矢口否認一切。

反過來,如果消息擴散,參與的人和勢力越多,最后如果大家都不動手,佛門還是免不了要出手。一旦出手,佛門出手暴露的可能也越大。況且,這天下諸侯每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每一個背后都有著錯綜復雜的關系網。

“阿彌陀佛,是貧僧考慮不周了,還望諸位師兄見諒。”了空雙手合什一禮拜之。

“如今我等已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即使粉身碎骨,我們也要阻止楊廣進洛陽。”嘉祥大師的身上有一種為信念而舍身的精神和覺悟。

重掌大權的楊廣竟然放下了朝堂上的政務,親自前往洛陽,這是何等的自信和魄力?

韋公公、新任御前侍衛統領司馬龍隨行侍駕,輕車簡從地來到了洛陽的地界。

其實過了榮陽,便是洛陽地界。

“陛下,奴婢接到消息,四大圣僧離開了靜念禪院。”韋公公開口道。

“寧道奇呢,他在哪里?”楊廣開口問道,佛門四大圣僧說起來挺厲害的,實際上,他們四人加在一起,頂多一個大宗師戰力,對于楊廣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難以解決的問題。

反而是一直藏身在暗處的寧道奇有點麻煩。

但也只是一點麻煩而已。

“不知道,此人護送完和氏璧之后,便失去了蹤跡。”韋公公回答道。

“果然是寧道奇,真是一個聰明人。”楊廣回味了一番,大聲笑道,如今的楊廣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寧道奇表面上是佛門的打手,實際上卻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寧道奇是何等精明之輩?他定然不知道從哪里知道了楊廣要來洛陽,然后直接失蹤了。分明就是不想參與刺王殺駕。

前面說了,刺王殺駕,從來就沒有好下場。

無論成功與澡,都會里外不是人,牽扯到的眾生業力和因果,更是大得難以想像。楊盤的血神子要不是特殊,也不可能取楊廣而代之。加上楊盤有業火紅蓮護身,業力越大,業火越強。業力對于業火為紅蓮來說,便是天下間最美味的食物,于此同時,更是業火紅蓮恢復本源最好的補給。

隋朝失了傳國玉璽,建國之時又沒任何鎮壓氣運的東西,也難怪在后世這樣規范的環境之下,二世而亡了。

秦朝二世而亡,乃是秦二世太草包,連一個太監都壓不住,這樣的皇帝不亡國,簡直沒有天理。

隋朝二世而亡,楊廣步子太大扯到蛋是一方面,歸根結底,還是業力的累積,超出了隋朝氣運積累的速度,最后氣數耗盡而亡。

如果大隋有一件鎮壓國運的國器在手,比如說傳國玉璽。那么鎮壓住業力和氣運,以楊廣的雄才大略,隋朝絕對不會亡得這么快。

想一想,大唐擁有傳國玉璽之后,終其一朝,皇室混亂、兵變、國亂、藩鎮等等因素,也依然堅挺了傳承了幾百年。

而隋朝至少皇室沒有像大唐這么混亂,卻只傳了兩世。

所以,一國之器鎮壓皇朝氣運是多么的重要。

可惜,這些凡塵皇朝都太不把一國氣運看在眼里,或者說傳承缺失導致的吧?

往前推移一千年,大漢能夠持續兩朝,有四五百年的國運,為什么?不就是因為傳國玉璽么?

只要皇帝不是太廢。

五胡亂華之后,雖然增進了民族融合,但也缺失了許多的傳承。

果然,楊廣的魔種預感到前方有危險,仔細一看,前面便是一個大峽谷,極為適合埋伏。

“你們看,前面的地形是不是十分適合埋伏呢?”楊廣指著不遠處的必經之地,開口說道。

“陛下英明。”司馬龍回答道。

“你們說,如果我們繞過此地,會不會把埋伏的人給氣瘋掉?”楊廣開玩笑道。

“陛下所言及是,不如我們繞路吧。”韋公公開口道。

“怎么,聽你的口氣,祝宗主似乎并沒有來啊?”楊廣忽然明白了,陰葵派是打算兩頭下注了。

不過,這也很正常,陰葵派和佛門是死對頭沒有錯,可這不代表陰葵派便要打破之前的所有布置,轉而全力支持楊廣。

所以,韋公公做為陰葵派的代表人物,全力幫助楊廣,可同樣的,陰葵派其余的力量則放到了其他方面。

萬一楊廣倒下了,陰葵派也不至于輸個干凈徹底,想一想大唐建立之后,婠婠培養明空的神操作,簡直秀到飛起。

連楊盤也不得佩服無比,這種手段,值得楊盤學習和借鑒。

可以說,要不是大唐有傳國玉璽鎮壓氣運,使得大唐氣運不絕。否則大唐也要三世而亡,而且還是亡在一個女人建立的皇朝上面。

不過即使如此,大唐也破了中國歷史記錄。中國封建王朝第一個女皇帝就是誕生在大唐時期。這是榮耀嗎?在封建王朝的皇帝眼中,這是恥辱!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