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一十章 重掌大權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宇文化及,你敢說朕的國策有哪一條是錯誤的?不是你們這些世家門閥在背后陽奉陰違,朕何致于出此下策?”楊廣惡狠狠地問道,原身的步子雖然邁得太大,但如果世家門閥一心為國,稍稍配合楊廣一二,也不會讓天下變成如此模樣。{隨}{夢}小說щww{suimеng][lā}

別以為楊廣不知道現在舉起反旗的十八路烽煙,至少有十五支是世家門閥親自下場又或者是他們在背后支持。

比如說五姓七望,現在的五姓七望也同樣是頂級的門閥,只不過他們更加低調,名聲不顯,所以才會有四大門閥的名號。

事實上,李閥不過是瀧西李氏主要分支,瀧西李氏也沒有全部下場。

楊廣可謂是旁觀者清,對于世家門閥的那一套,算得看得無比透徹了。這些門閥的是壓榨寒門,以姻親關系籠絡寒門世子,收為己用,不停地壯大自身。

被楊盤血神子奪舍后的楊廣,魄力更大,他要重造天地。

接下來,楊廣開始整頓六部,所有不聽話的六部官員,貶官的貶官,下獄的下獄。一翻清洗之后,朝堂之上,他便掌握了大半以上的力量,不過還是有著其他不同的聲音。做為一個皇帝,不能只聽一種聲音,所以他留下的這批人全都是有著風骨的一批錚臣,當然他們的底子也相當干凈。

清洗之后,四大門閥。宋閥在朝堂之上的力量本來就極弱,現在更是只剩下小貓一只,算是一個公開的眼線。楊廣沒有動他,因為此人的底子十分干凈,對于這種臣子,只要他能夠辦事,楊廣便能夠容得下他。

然后是李閥因為宇文閥的打壓以及謀反的緣故,他們一系的人馬全軍覆沒,凡是和李閥有關系的,全都被牽連了進去。殺頭的殺頭,抄家的抄家。

這事兒是宇文化及干的,不關楊廣的事情。

接著是宇文閥,所謂狡兔死,走狗烹,楊廣利用宇文閥懟死了李閥的在朝堂上的力量,緊接著就把宇文閥給抄家問罪,大肆誅連,所以宇文閥在朝堂上的力量也同樣全軍覆沒。

最后則是做為后族的獨孤閥,他們倒是有心上竄下跳,想要擴大勢力,可是被楊廣東拉西扯,摟草打兔子一般地掃落,在朝堂上的力量不增反減,影響力同樣大降。

獨孤閥的閥主獨孤峰自然很不滿意,可問題是他現在被楊廣給嚇住了,不敢有絲毫反抗之心。

能夠當一閥之主,代表獨孤峰的智商還是在線的,旁觀者清,這一次站在旁觀者角度的他,算是看出來了,楊廣的雄才大略依舊,甚至比以前還要可怕。這帝王心術更是難以揣測,想一想,隱忍多年,直接在朝堂上打掉了李閥和宇文閥的力量,提拔寒門,愣是讓寒門力量占據朝堂勢力的六成左右。

頂級的世家門閥在朝堂上的勢力從最巔峰的九成,降到了現在只有一成半。

獨孤峰相信,只要自己敢跳出來,那絕對會是楊廣下一個打壓的對象。不要懷疑一個明君的魄力和決斷,特別是楊廣這樣的雄才皇帝,那更是唯我獨尊的主兒。

李世民繼位,是靠兵變殺兄逼父而來,所以他上位之后,必須做出一副虛懷若谷,大肚能容的明君模樣。

但楊廣的皇位卻是明正言順地從楊堅那里繼承而來,他本人也是從太子升上去的。所以,他的皇位是正統傳承,沒有人能夠置疑。

至于登上太子之位的手段嘛,那自然是屬于正常的操作范圍,自古以來皇子奪嫡皆是各憑手段,成王敗寇,無可指摘。

而且前太子楊勇的才略能力比起楊廣來,確實弱得不堪一擊。楊廣是什么樣的人物?人家少年時便能夠上馬征戰,滅陳之戰時,與宋缺在戰場上都交過手,不比李世民弱到哪里去。真可謂是得到天下承認,所以他上位太子無人能夠指摘什么。

楊廣登臨皇位,名正言順。所以他不需要對外故作姿態,自然是唯我獨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手中的權力發揮到了極致。

像是三征高麗這樣的大事,朝堂上有一半人反對,還不是被楊廣一人乾綱獨斷?

這要是換了李世民時期,朝堂上一半人反對,他敢一意孤行嗎?李世民倒是想這么干,可是他得國不正,必須要考慮得更多,顧忌也更多。

結果一個高麗問題,愣是拖到了高宗時期才擺平,而當時掌權的明面上是高宗,暗地里卻是武則天。

人家武則天的魄力比起李世民來,還要果斷。

高麗棒子在李世民時期,跳得不知道有多歡快,結果在高宗時期,被武則天給一掌打滅了。

事實上,要是世家不拖后腿,高麗棒子早在楊廣在位之時便已經被擺平了。

即使如此,高麗棒子現在也同樣被打殘了,只剩下一個蓋淵蘇文和傅采林可撐門面了。

變故之后的第一個晚上。

獨狐家,尤楚紅聽著兒子獨孤峰的匯報,驚訝地問道:“你說什么?皇帝年輕了三十歲?是真是假?”

“孩兒可不敢虛言,之前孩兒入宮面圣,親眼所見。”獨孤峰肯定地回答道。“要不是孩兒與陛下年幼相識相伴,還真不敢相信。”言下之意,他差點就以為楊廣被人給調包了。

“好一個楊廣,好一個隋二世,比起他爹,楊廣更加可怕十倍百倍。”尤楚紅的臉色變幻莫測,輕聲嘆道,尤楚紅能夠以一介女留之身,統領獨孤閥,正是因為她乃天下屈指可數的宗師巔峰高手,只比陰后祝玉研、慈航靜齋齋主梵清惠弱半籌罷了。

以她的武學見識,自然明白,練功練到返老還童之境,只有達到大宗師的境界!

毫無疑問,楊盤必然已經成為了大宗師。

要知道,以前的楊廣雖然厲害,也不過先天巔峰,他的武學境界早在登臨皇位之前便定下了,登臨皇位之后再無提升,整日忙于朝政,留戀宮中美色,武學早就放下了。

想不到,楊廣三征高麗失敗之后,權力被宇文閥架空,反而是躲起來修煉武學,并且還修煉到大宗師的境界,這般才學和天賦,簡直天下少有。

尤楚紅在宗師巔峰卡了幾十年不見突破,沒有人比她還清楚突破大宗師之境的難度了。

“峰兒,在朝堂上,千萬不要和楊廣對著干,現在的楊廣比以前更加可怕,他完全毫無弱點。只要他不死,天下間再多的人起來造反,恐怕也都是徒勞。”尤楚紅可謂是眼光深遠,一言中的。

獨孤峰雖然不是天縱奇才,練武資質也一般,可他到底還是智商在線的,現在的楊廣武道修為達到大宗師之境,任何刺殺對他來說都是笑話,哪怕是寧道奇親自出馬,成功率也不會超過一成。況且,這世間敢來刺殺皇帝的高手,幾乎是沒有的,否則楊廣哪里能夠活到現在?

為什么呢?因為大義!

楊廣登上皇位幾十年,早已深入人心,隋朝統治也同樣深入人心。寧道奇這樣的道門高手,佛門打手,要是敢刺殺皇帝,那絕對是授人以柄的行為。

楊廣死了,無論是誰登上帝位,哪怕是李世民登上帝位,都不會放過寧道奇以及他背后的佛門。

邏輯很簡單啊,你今天敢殺楊廣,明天就敢殺我。

皇帝的猜忌之心一起,那可是要人命的。

先不說本國的大宗師,哪怕是外國的大宗師也一樣如此,他們同樣不敢直接刺駕。

像傅君婥這樣傻呼呼去刺駕的,那都是腦子有坑的人,自古以來,刺殺皇帝無論成功與否,都不會有好下場。

荊軻刺秦,后果是荊軻死了,背后的指使國,燕國滅了。

傅君婥刺殺楊廣,后果也是自己死了,高麗國被李治給滅了。

結果是不是驚人的一致呢

大朝會,朝堂上三省六部的人馬以及各司各省的堂部官員們一起出席。

楊盤身穿正裝皇袍,頭截十二冕旒,坐上了高高在上的龍椅。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群臣叩拜,三呼萬歲。

楊廣坐在天下權力的巔峰之位,立即感受到一種非同一般的感受,這種感受可謂是比起他以前縱橫江湖,統領六扇門清洗天下的時候還要強烈十倍百倍不止。

遠在洛陽的楊盤的本尊,接收到了血神子遙遙傳來的特殊感受,陷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頓悟之中。

楊廣的本尊在頓悟,但身為分神子分身的他卻無法停下來。

“有錢準奏,無事退朝。”韋公公大聲宣布道。

緊接著朝堂之上,一番奏對,楊廣體會著這種大權在握,運轉陰陽,治理天下的感覺。

權力不愧為男人的最渴望的東西,是成功男人的裝飾,擁有它就擁有一切。

但楊盤坐在這個位置上,經過朝堂的一番奏對,以及自身對天下的了解,他又感覺到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大朝會之后,楊廣發布了罪己詔,承認自己的過錯,但同時也把最大的那一口黑鍋扣在宇文閥的腦袋上,在全天下和整個江都父老百姓面前,公審宇文閥的罪行。,

無論宇文的紈绔子弟被上告,并且宣判處死,同時將宇文閥這些年非法占據的田廟都還給了失主,當然,真正屬于宇文閥的一份土地則被收入了國庫之中。

其中有一半被楊廣拿出來,賞給了軍中士兵和將領,再一次籠絡住軍隊。

有軍隊力量支撐的楊廣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

首先是田廟的再分配,然后是加大力度支持新的耕田技術創新。

緊接著是官商一體納糧。

不過,楊廣也知道這樣的缺席必然會引得各方勢力的反彈。

好在,現在這個時代是最好的時代,現在是新興寒門階層與世家門閥之間的交替和爭斗之時。

對于寒門子弟來說,他們根本達不到收稅的標準,即使是達到了,也是很少很少的一點點而已,他們交得起。但是這些世家門閥慘了,他們要交的可是一筆小的數額。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這么一對比,寒門官商階層則一下子心情舒爽了。

有了穩定的財政收入,楊廣開始收復失地。

休養了整整五個月,楊廣又重聚人心,然后直指江淮和揚州。

揚州還好說,沒有什么明確舉起反旗的勢力,揚州只是暫時脫離了楊廣的掌控,成為了一個自治的州府。該上交的財稅也被當地官府找理由截留了一部分。

僅此而已。

但是江淮地區則不一樣,那里是江淮軍杜伏威的地盤。

十八路烽煙之一。

楊盤出去了驍果軍一部,匯聚了江淮殘存駐軍的力量,正式攻打江淮軍。

江淮軍這樣由黑道期待組建的軍隊,其戰斗力可想而知了。

哪里是大隋精銳驍果軍的對手。

一個月,三場會戰一打,江淮軍被打散了,首領人物杜伏威和輔公佑等人狼狽而逃,上了楊廣發布的海捕公文。

楊廣以些意外地冷笑道:“果然是一群污合之眾,不堪一擊。”楊廣連與瓦崗寨這樣的底牌,還有驍果軍也只出去了一部,就輕易地打敗了杜伏威,在原著之中,杜伏威同樣是敗給了寇仲組建沒有多久的少帥軍,整個江淮區域輕易間便成為了寇仲的地盤,然后寇仲南下和宋缺結盟,一舉奠定南方的格局。

現在嘛,天下各方勢力都朝著洛陽而去,準備參與慈航靜齋在洛陽舉行的選帝大會,期望得到和氏璧。

江淮軍敗得太快,周邊勢力想支援都來不及。

楊廣在江南發布招賢榜文,江淮無數官位虛位以待,立即便招攬到無數的寒門子弟,充作官員吏員。然后楊廣從中央派出高官總攬全局。

隨后三省六部的官員們,從上面下來,沒收江淮軍的土地,然后推動推動土地改革和新的稅收政策。

借助著楊盤建立的渠道,在各鄉鎮用白話口頭宣揚新政策,

同時派出刑部的力量,追查土豪劣紳,情節嚴重者抄家殺頭一點兒也稀奇。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