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零四章 出走揚州——第二百零五章 竟陵偶遇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零四章出走揚州

宇文化及將石龍斬殺,搜遍道場也沒有發現《長生決》,后來得到消息,《長生訣》竟然被兩個混混給偷走了。隨{夢}小◢說шщЩ.suimEnG.1a

命運成功地走上了正軌,寇仲和徐子陵仍然得到了《長生訣》,并且與傅君婥相遇,在傅君婥的指導之下,踏上了武道修行之路。

先修《九玄》,再修《長生訣》,短短半個多月,便從一個普通人一步踏入先天。

傅君婥最后還是死在了宇文化及手中,而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身懷《長生訣》和楊公寶庫的秘密,被江湖上的人給盯上了。

楊盤等到宇文化及帶著人馬離開了揚州城之后,這才讓上官晨曦準備馬車,打算外出尋視各地產業。

剛出揚州地界不久,便在路邊茶寮,非常巧合地遇到了寇仲和徐子陵,另外在他們身后還有一個中年漢子。

“陵少,你看!”寇仲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茶寮里坐著的楊盤。

“這不是楊先生么”徐子陵認出了楊盤,楊盤在揚州城太有名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況且他們二人也曾受過楊盤的恩惠,倘若不是楊盤建立的孤兒院,恐怕他們倆很有可能會餓死街頭。

“老爹,我們渴了,過去討碗茶水喝,可以么?”寇仲嘻皮笑臉地問道。

“走吧,一起去。”杜伏威倒是沒有拒絕,畢竟趕了這么長的路,這兩個小子也難免會口渴。

剛進茶寮,兩個小子就跑到了楊盤的身后求助道“先生,救我們,此人想要拐賣我們。”

杜伏威輕聲一笑,就知道這兩個小子要耍詐,這一路上,這種事情也不是遇到第一次了。

“你們倆認得我?”楊盤不緊不慢地一邊喝茶一邊問道。

“先生對我倆有活命之恩,我倆豈會忘記。”徐子陵恭敬地回答道。

“你們倆就是這樣報答我的?這可是一個大麻煩啊,江淮軍的首領,袖里乾坤,杜伏威。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宗師高手,黑道霸主。”楊盤說著看向了杜伏威,楊盤也是第一次與杜伏威見面。

“閣下是?”杜伏威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這是我家少爺,悅來客棧的大東家。”上官晨曦開口介紹道。

杜伏威聽了,心中暗驚,拱手客氣地回道“原本是楊先生當面,杜某真是失敬失敬了。”

“你們還不快跑?”楊盤輕聲喝道。

寇仲和徐子陵對視了一眼,立即撒丫子跑進了樹林里,有了長生訣在身,他們倆的動作極快。

“哎——”杜伏威條件反射性地想要喝止。

“杜伏威,你好歹也是黑道霸主,竟然跟兩個小伙子過意不去,真是有失顏面。”楊盤搖頭笑道。

杜伏威見楊盤故意放走了寇仲和徐子陵,壞了自己的好事,不禁心中震怒,走到了楊盤對面的位子坐了下來。

只見他雙手往桌上一撐,語氣嚴肅地說道“楊先生,杜某敬你是學問大家。可你也不應該壞我好事,放手我的獵物。”

黑道霸主的氣勢蓋壓而來,籠罩著楊盤。

“哦?所以呢?”楊盤旁若無人地喝著茶,似乎根本就不被杜伏威的氣勢所擾。

“所以,閣下必須賠償我的損失。”杜伏威眼饞楊盤的財富,可是財富到了楊盤這樣的高度,加上這幾年行善事積累下來的名聲,杜伏威就是再橫,也不敢直接綁架了楊盤要錢。

杜伏威是黑道霸主,心狠手辣,桀驁不遜。可這不代表他是什么也不顧的亡命徒,他家大業大,更是江淮軍的首領,有著問鼎天下的野心。

所以他有顧忌。

只有亡命徒才會為了財富什么也不管不顧地綁架富豪勒索錢財。

杜伏威哪怕是再眼饞楊盤的財富,也要注意影響力,注意方式方法,注意吃相。

楊盤能夠成為天下第一商人,擁有的財富如山如海,還能夠安然無恙,顯然不是易予之輩。

“哈哈哈……真是笑話,杜伏威,楊某看你也是失了智,你綁架兩個小伙子不成,現在改來勒索楊某,你這是窮瘋了嗎?”楊盤雙眼一瞪,一股如山如海的氣勢毫不猶豫地壓了過去。

杜伏威被這股排山倒海一般的氣勢所懾,心中暗自震驚“這是什么樣的氣勢?一個不通武學的普通人,怎么會有這樣龐大的氣勢?這不可能!普通人怎么會擁有這么龐大的氣勢,還能夠收放自如?”

楊盤身邊的侍女也散發出宗師的氣勢,帶有若有若無地殺氣,籠罩著杜伏威。

杜伏威就是再傻也看出來,這個年輕得不像話,美如天仙般的侍女竟然是一位宗師?什么時候,宗師也給人當侍女了?

楊盤給杜伏威的感覺就是深不可測。

杜伏威考慮了一番,突然間露出了一個笑臉,開口道“不要這么緊張嘛,在下不過是開個小小的玩笑。早就聽聞楊先生的威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杜某失禮了,以茶帶酒,先干為敬。”

說完,拿起茶碗,將茶水一口喝下,不動聲色之間便化解了現場的緊張氣氛。

楊盤一抬手,上官晨曦也收回了氣勢,恢復成一個平常侍女。

楊盤輕笑一聲道“原來是誤會罷了。”楊盤端起茶碗,干了一碗。

兩人對視而大笑出聲。

所謂相逢一笑泯恩仇。

杜伏威也有宗師氣度,反正寇仲和徐子陵已經跑了,早追晚追都一樣,他也不相信這兩個小子能夠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難得在這里遇到楊盤,自然要結交試探一二。

“不知道楊先生對楊公寶庫怎么看?”杜伏威試探道。

“哦?江湖傳聞楊公寶庫的秘密就在傅君婥和兩個小混混手上,傅君婥被宇文化及所殺,難道他們倆就是寇仲和徐子陵?”楊盤明知故問道。

“楊先生果然是才思敏銳,沒有錯,他們倆就是寇仲和徐子陵。”杜伏威點頭應道。

“哦,怪不得了。楊公寶庫,不就是楊素留下來的嗎?也不怎樣,十個楊公寶庫我也不放在眼里,因為,錢在我眼里就是一堆無用的數字。我現在后悔創立悅來客棧了,錢太多有的時候也是一件煩惱。錢要是不花出去,那就不是錢。”楊盤搖頭嘆道,一臉后悔難為的情緒。

杜伏威被狠灌了一口毒雞湯,整個人感覺不好了,差點沒有忍住暴走。

杜伏威的內心是崩潰的,他真想一拳接著一拳捧到楊盤的臉上,大聲喝道“你嫌錢多,給我啊。叫你裝b,叫你裝b……”

當然,杜伏威也只敢想一想而已,他要是敢這么做,早就去做了。

杜伏威出身草莽沒有錯,但他現在也混到了高位,到了一定的位置,自然明白規則的重要性。

就好像楊盤這樣的存在,雖然是一個普通人,但他擁有的財富便能夠招攬到不少宗師高手為他賣命。

比如說,眼前這個侍女,一個宗師給人當侍女,你敢信么?皇帝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可這偏偏是事實。

最重要的是,楊盤本身牽扯到無數和他合作賺錢的勢力和高手,動了楊盤,杜伏威絕對不會懷疑,第二天整個江淮軍就會被全江湖圍攻。

這種恐怖的影響力不是說著玩的。

杜伏威寧愿花心思到楊公寶庫上面去,也不想和大勢已成的楊盤相沖突。

擁有楊公寶庫秘密的寇仲和徐子陵只是兩個小混混,對付他們,根本不需要在意什么影響,何必舍近求遠,舍易求難呢?

杜伏威想到這里,便抱拳告辭道“楊先生,在下還有事,便先走一步了,告辭。”杜伏威說罷,拿出了四錢碎銀子給了茶錢,轉身便走,干脆利落。

“少爺,為何不在這里解決了他?”上官晨曦問道。

“現在殺了他,有何好處?”楊盤已經漸漸地變成了一個合格的修士,凡事以自身利益來考量。

或者說,他從小便受的是世家教育,世家子弟皆是以自身和家族利益為先。

“沒有好處,反而會惹得一身騷。”上官晨曦直白地回答道。

“我們繼續上路吧,我要去一趟洛陽,在那里等待著大戲的到來。”楊盤雖然有點想要去飛馬牧場會一會魯妙子,但是想了想,他自己也同樣是一個全才,煉丹、煉丹、制符、傀儡、機關、陣法等等同樣都有研究。

相比于魯妙子這樣的野路子,楊盤這樣擁有天河圣地幾十萬年積累傳承的人更加厲害。

所以還是作罷了。

寇仲和徐子陵兩人的冒險才剛剛開始而已。

“仲少,我們就這樣跑了,會不會給楊先生惹上大麻煩啊,老爹可不是尋常人啊。”徐子陵擔心地問道。

“陵少,你別杞人憂天了,楊先生是何等的身份,老爹再厲害也絕對奈何不了楊先生的。”窺仲搖頭說道,他一點兒也不擔心楊盤,他十分清楚楊盤在整個天下的影響力是何等的巨大。

第二百零五章竟陵偶遇

楊盤的馬車馳往洛陽。

宇文化及追擊寇仲和徐子陵未果,只好帶著人馬回江都了。

緊接著便陷入了朝廷的權力斗爭之中,再也分不開身。

宇文閥控制了朝堂,排擠李閥和獨孤閥。

李閥完全沒有還手之力,獨孤閥背靠楊廣,還能夠與宇文閥抗爭一二。

現在的楊廣看似權力被架空,實則暗兵不動,等待著所有造反的人跳出來。

楊廣已經不是以前的楊廣了,憑借他自身的實力,就能夠吊打世界!

絕對的實力讓楊廣有著絕對的優勢,他現在還在釣魚,四大門閥之中的李閥和宇文閥不反,他如何肯動?

獨孤閥后繼無人,現在靠著一個老太太撐著,而且孤獨閥屬于后族,一直是楊氏的鐵桿支持者,哪怕楊廣再弱智,他打壓門閥的時候也是分遠近親疏的。

拉一派打一派,不就是皇帝的拿手好戲么?

宋閥偏居嶺南,有心窺視中原,但實力不足。

當年楊廣帶著隋軍和宋缺打過交道,此人還是能夠拉攏的。

李淵是一個老狐貍,他雖有反心,卻一直不敢表露出來,眼看著宇文閥、瓦崗寨、江淮軍以及王世充等各路諸侯割據稱雄,卻愣是一動也不動。

他不是不想動,而是在暗中準備著,并且耐心等待楊廣的死訊。

李淵可是親眼見識過這位表弟的手段,那是整個天下少有的,能夠帶兵和宋缺硬剛的能人,雄才大略,一代帝王,你真當他是假的不成?虎死威猶在,更何況楊廣還活著。

李淵是打定主意,只要楊廣還活著,他就不會跳出來造反。

李淵的心思,連他兒子都騙了過去。

如此好的時機,眼看楊廣在宇文閥的控制之下,挾天子以令諸侯,這個時候不早做準備,還等到什么時候?

所以,李世民打算逼父造反。

坑爹就是這么坑的。

李世民輕易便利用了寇仲和徐子陵兩人,成功盜取了東溟派的交易賬簿,上面記載著幾大門閥與東溟派的兵器買賣交易。

大隋律令,私自交易兵器,數量巨大者,以謀反論處。

這本賬簿要是落到楊廣手里,李閥、宇文閥等世家門閥真的是不反也得反了。

他們不敢反不是他們不想反,而是怕失了大義名份。

宇文閥因為背了弒君的罪名,所以爭奪天下的好戲一開始,他們就成了眾矢之的。忠于前隋的將領那是盯著他們打,其他諸侯打著為帝報仇的名義,同樣要打他們。只有滅了他們,就有了大義的名份。

爭天下,要是沒了大義的名份,根本難以堵住天下悠悠眾口。

楊盤血神子奪舍的楊廣豈會不知道東溟賬簿的作用?

不,他知道,但他同樣明白,哪怕他不出手,這本賬簿也會落到自己手里,既然如此,又何必親自出馬呢?

況且,楊廣的肉身修為,也需要一段時間的修煉提升。

楊廣的修為在血神子的作用之下,就好開掛一樣,順利地漲到了宗師境,然后又瘋狂地接近大宗師之境。

楊廣修煉的是《道心種魔》這篇速成的功法,修成種他第六的楊盤,養魔第七、催魔第八這兩個階段,完全不是問題,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練到催魔第八的時候,楊廣便已經達到了宗師境的巔峰。只要再順利地修煉到成魔第九,便會突破成為大宗師。

魔極第十更厲害了,直接就會跳漲到大宗師巔峰。

這方世界的武道修行,和大周世界完全不一樣,哪怕境界看似一樣,可實際上,每一個境界的底蘊都差得不是一點半點。

最重要的是壽元上的差距,大周世界遠遠甩大唐世界不知道多少條街。

底蘊是差了一點,但實力上卻是似乎不遜色。

大宗師級數的實力就真的是大宗師級數的實力,只是在這方世界,大宗師操控天地元氣的力量要差了好多。

但這是世界的原因,不是實力的原因。

血神子楊廣還在隱忍修煉,繼續等待時機,只要他不死,那便擁有大義名份在身,無論是誰在這個時候跳出來,那都是造反。

天生就處于被討伐的范疇。

如今天下風雨飄搖,烽煙四起,天下大亂之象已現,各種妖魔鬼怪都跳了出來,花樣作死。

慈航靜齋的最新傳人,師妃暄便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下山來了。

她化名秦川,結交天下各路英雄,以及天下無數年輕俊才,商量著拯救天下的對策,如何看待這個天下,成為了時下最熱門的話題。

無數年輕俊杰,一方豪杰絞盡腦汁,也想要讓自己的答案得到師妃暄的承認,從而或抱得美人歸,或得到慈航靜齋所代表的整個正道的支持。

這一天,楊盤來到了竟陵,打算視察一下這里的生意狀況,剛到達城門口,便看到了等待已久的一個背后背著長劍的翩翩美少年。

“晚輩慈航靜齋師妃暄見過楊先生。”這個美少年正是女扮男裝的師妃暄。

“怎么不是秦川嗎?”楊盤笑瞇瞇地問道。

“晚輩哪里敢在先生面前班門弄斧?”師妃暄恰到好處地捧了一下楊盤。

“那么師仙子找楊某有何事嗎?”楊盤不奇怪自己的行蹤被發現,因為他從來就沒有掩飾行蹤的意味,一路行來,經過了不少大小城鎮,一邊視察生意,一邊逛了過來。

楊盤的行蹤非常好把握,所以師妃暄在這里諸住楊盤,一點兒也不奇怪。

“上車來坐坐吧。”楊盤在車里開口道,原本楊盤一直都沒有從馬車上出去。兩人之前的一番對話都是隔簾對話而已。

“晚輩恭敬不如從命。”師妃暄一個縱身進了楊盤的馬車,絲毫避諱都沒有。顯得落落大方,不居小節。

楊盤抬眼一看,不愧為大唐最美麗的女主角,不過素顏男裝也絲毫遮擋不住她那集山河日月的靈秀之氣以及美如天仙的容貌。

但是這般容貌和秀氣,卻絲毫沒有動搖楊盤半點心境。

現在的楊盤比起三年前的他,在心境要超出十倍不止!歷經了心魔的磨礪,找到了自己的本心,同時明悟了自身修行的根本。

楊盤的心境早已經蟲化為繭,陷入一種靜默之中,在靜默之中慢慢沉淀,等待蛻變的一刻。

蛻變的那一刻便是楊盤上品金丹凝結成功的那一刻。

師妃暄仔細地打量著面前的這個男人,這是一個活著的傳奇。江湖上有各種高人,比如說散人寧道奇,邪王石之軒,陰后祝玉研等成名已久的高手奇人,可是他們都無法和楊盤相提并論。

此人乃白手起家,短短兩年成就天下第一商人的名號,錢多得花不完,滿天下建立孤兒院,善心得到天下公認,同時也有了天下第一善人的名號。

同時,師妃暄還知曉自家師父曾經在此人面前吃過憋。

這是上古諸子百家之中,輕重家的當代傳人。一位學問大家,并且精通百家,風靡天下的人物。

最主要的是,此人竟然是一個不通武學的普通人!

“晚輩拜見前輩。”師妃暄正式拜見道。

“不必多禮了,叫我前輩可是把我給叫老了,你看我現在像是七老八十的樣子嗎?”楊盤笑了笑反駁道。

師妃暄心里也是驚奇萬分,眼前的這個人太年輕了,當然像楊盤這樣的有錢人,精于養生,保養得好,從外表是看不出真實年齡的。

就好像祝玉研一樣,你能夠想像一個快六十歲的阿婆,還能夠像二十多歲的少婦一樣美麗動人嗎?

“那妃暄便稱呼您為先生吧。”師妃暄柔柔地應道,身上散發著一種迷人的魅力。

對于楊盤這樣的修士來說,師妃暄容貌上的美麗,遠遠及不上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近乎天道般的魅力。

楊盤輕聲一嘆,心里不禁感嘆,《慈航劍典》看來是明顯被低估了,這門神功的精髓不在仙胎的凝聚上,而是在魅術上面!

這是一門十分高超的魅術!

這種圣女般的高潔配合她胸懷天下的憐憫,將自身氣質升華到另一個境界。

連上官晨曦看了,也不禁心生妒忌,心里暗自驚嘆,這世間竟然還有這種魅術,比起這種混然天成的魅術,大周世界的魔門魅術就顯得落入了下乘。

作為大周世界的魔門圣女,上官晨曦也精通魅術,只不過,這種魅術只能夠做到由里及表,表里如一,而無法從心靈深處散發出來。

上官晨曦也不敢小看這方世界的武學智慧,世界有高低之別,但智慧卻是一樣的寶貴。

“當然可以。”楊盤點頭應道。

“妃暄可以問先生幾個問題嗎?”師妃暄的雙眼一眨一眨地,露出了渴求之意。

要是換了一個人,恐怕真會順著師妃暄的節奏走了。

但楊盤道心已成,卻是絲毫不為的動,開口說道“如果師仙子想要問楊某為君之道是什么的話,楊某還真無法回答你。因為我不想做皇帝,也不會去思考這種不該我思考的事情。術業有專攻,楊某只是一個商人,遵循的只有等價交換的原則。”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