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零三章 楊廣退入江都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眨眼間兩年半過去了,揚州城依然欣欣向容。

小說щww.suimeng.lā楊府還是沒有什么變化。倒是楊盤已經兩年沒有外出過一步,安心地呆在揚州城當他的富家翁。

這兩年半的時間,楊盤總算是夯實了根基,彌補了中高層人才的不足,培養了一批親信人才出來。同時也培養了一些武林好手,最強的都有先天修為。

只不過宗師強者,真不是培養就能夠培養得出來的,那真是要看氣運看天賦看機緣的。

楊府這些年來威勢已成,再也沒有其他江洋大盜膽大包天敢打楊府的主意。

楊盤在揚州五年,早就編織了一條聯絡上下的利益網絡,上到官府世家,下至販夫走足,可以說都是靠著楊盤在吃飯。

誰敢動楊盤,那便是動他們的飯碗,誰動了他們的飯碗,自然便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況且這些年消失在楊府的江洋大盜也不知道有多少,那就是一個黑洞,吞噬所有動了不好心思的人。

這一天,楊盤正坐在內宅的涼亭里,一邊吃著美味的糕點,一邊品讀著手中的書籍。這本書名為《長生訣》!

楊盤手中的這本自然不是正本,而是楊盤悄悄復刻下來的。

石龍不過是半路出家的道士,沒有傳承沒有根底,實力不過先天后期,甚至在他專研《長生訣》之后,武功不進反退。

以石龍的能力,如何能夠發現楊盤的行蹤作為,真以為楊盤的潛影術是假的嗎?

楊盤手中的復本只有甲骨文的記錄和七副原圖。

傳說,《長生訣》和《道心種魔》皆出自于《戰神圖錄》。

楊盤收集到了《長生訣》和《道心種魔》,品讀了這兩大奇功之后,總算是能夠一窺《戰神圖錄》的奧妙。

楊盤窺視這絲奧妙,不過是興趣使然,想要見識一下而已,并不是對它有多大的興趣,非要得到它不可。

“原來如此,這倒是一個低武世界,乃至中武世界超脫天地的不二法門。只不過,它對于天地只有索取沒有回報,破碎而去的人越多,世界就會越發衰落,直達末法之世。這方世界的廣成子,該不會真的是那位傳說中的廣成金仙的投影所化吧?”楊盤喃喃自語道。

就在這個時候,上官晨曦款款而來,輕聲說道:“少爺,最新的消息已經傳來,傅采林的弟子傅君婥在江都行刺皇帝失敗,被追殺。其逃跑的路上,瘋狂地散播有關楊公寶庫的消息。甚至,甚至還將楊公寶庫的消息牽連到少爺你的頭上。”

此刻的上官晨曦容光煥發,重現當年一代魔門圣女的風采。她的心魔已經在半年前被楊盤汲取一空,徹底擺脫了心魔束縛,服用了洗髓丹,成功洗髓第八次,于半月前成功突破宗師境!

楊盤笑了笑,他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

“我讓你關注的那兩個小子怎么樣了?”楊盤開口問道,在他看來,什么楊公寶庫,除了里面的邪帝舍利值得研究一下以外,其他的都不值一提。傅君婥也是搞笑,竟然想把楊公寶庫的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

拜托,楊盤的身家恐怕比楊公寶庫還要恐怖,可是那又如何。到了如今,覬覦他家產的人肯定不少,可是敢于動粗強搶的,一個都沒有了。

楊盤本身就是一個楊公寶庫,可是他卻擁有保住自家巔峰的實力和勢力。

哪怕再加一個楊公寶庫到楊盤的頭上,楊盤也同樣生受得起。

況且真以為江湖上的那些上層勢力都是傻子嗎?

傅君婥的話,在江湖上,看似風云變換,風雨漸起的樣子,實際上,真正相信的只有那些沒有眼力勁的傻子。

稍稍有些常識的人也不會相信楊盤擁有楊公寶庫,況且他本身就是楊公寶庫了,哪怕再加一個寶庫,他們也動不了楊盤啊。

“少爺,你干嘛讓我去關注兩個毛頭小子,我橫看豎看也沒有看出這兩小子有什么過人之處啊。”上官晨曦自認為眼光不錯了,可還是沒有看出寇仲和徐子陵有絲毫過人之處來。

“所謂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你看不出來,不是因為你的眼光問題,而是因為此時的寇仲和徐子陵還沒有遇到改變他們命運的人。”楊盤淡淡地說道,放下了書本,開口嘆道:“如果我所料不錯,此時這兩個小子已經前往石龍道場了吧?”

楊盤在揚州府開設的孤兒院,教人習文懂禮以及謀生的技能,卻不會教導武學。而揚州的武館雖多,但最強大的還要屬石龍道場。

寇仲和徐子陵前幾年便在孤兒院生活,倒也算衣食無憂,十五歲之后,便因為年齡原因,不得不離開孤兒院自行謀生。

這也是楊盤所立下的規矩,這方世界,十五歲已經算得上青年了,在農人家庭里,早就開始為家里干活,成為家里的勞動支柱了。

所以,十五歲的孤兒有了勞動能力,就要離開孤兒院自己去謀生路。

楊盤是在幫助那些沒有謀生能力的少兒和少年度過人生中最艱難的日子,是在做善事。不是在養柱蟲和米蟲。

誰敢拿他的善心當作理所當然,那也休怪他心狠手辣。

一樣米養百樣人。

有的人滴水之恩,涌泉相報。

楊盤不奢求,只需要受過他恩惠的人,心里感激便是了。

有的人卻是養不熟的白眼狼,他把楊盤施予的恩惠當作理所當然,想要苛求更多。

對于這種人,楊盤最喜歡了。

直接派人把人給綁了,然后洗腦再教育勞作,如此重復一年半載,最后把人給閹了,賣到宮里去當太監,同時還能夠作為打探消息的耳目。

在這個無法無天的時代,其他人或勢力會在乎一個無權無勢的孤兒嗎?

不過,這種人是極少數的極少數,大部分人還是知道感恩的。

寇仲和徐子陵便是這樣,他們倆出了孤兒院,雖然一直混跡在社會的底層,卻仍然感念楊盤恩情,這一年以來,向楊府傳遞了不少陌生人的消息。

此刻宇文化及帶著人馬追逐傅君婥到了揚州附近,并且也有意從石龍道場拿走長生訣,進貢給皇帝。

帶隊的人馬之中,一名副將開口道:“大人,前方再過去便是揚州城的地界了。”

“揚州城,一會兒直取石龍道場,盡量不要進城擾民了。”宇文化及還是有分寸的人,他知道揚州城乃是悅來客棧總部所在,同時也是楊盤的地盤。

宇文閥與楊盤有著很好的合作關系,雙方合作已及三年有余,合作得很愉快。

“是,大人。”整隊人馬大聲應道,這是御前侍衛的精銳,令行禁止,乃大隋精英。

楊廣雖然失勢,大隋江山隨時可能崩壞。

但要認清的是,隋亡不是亡于積弱,也就是說大隋不是亡于兵弱將衰,文臣貪生怕死。

此時的大隋,有風骨的文臣武將還是不少的,整個天下有心抱效朝廷的人可不少。楊家得天下,也算是天命所歸,民心所向。

楊家失天下不過是因為世家之禍和佛門在背后拖后腿。

同時也是因為楊廣行事太過急躁,使得朝廷元氣大傷。

沒看楊廣死后,無論哪一路諸侯都不敢直接豎旗,而是另立楊家宗室為新君,借著新君傀儡之力來爭奪天下么?

這便是因為楊家名份仍在。

名不正則言不順。

楊廣此刻在江都茍延殘喘,荒廢朝政,縱情聲色。

卻不知曉,宇文化及一走。

原本看似昏庸的楊廣,此時卻已經是神色大變。

一輪宮廷清洗開始,首先拔除了不少暗子。

隨后楊廣秘密接見了一些出身寒門的文臣武將,每天都商談到夜深之時。

原本效忠于朝廷的一批大臣,見楊廣漸漸昏庸,都有些心恢意冷,卻怎么也想不到這一切都在楊廣的計劃之中。

立即便興奮得像打了雞血一樣,心中暗呼大隋有救了。

在忙碌了整整半個月,把江都這個小朝廷理順了之后,楊廣這才恢復了原樣,他在麻痹世家門閥的戒心,想讓他們一個又一個跳出來。

楊廣從雄才大略變成如今昏庸不堪,墮落的速度讓人震驚。

楊盤以血神子奪舍楊廣,竟然沒有絲毫阻礙,顯然楊廣的心已經死了,哀莫大于心死。楊廣便是這樣,他雖然還活著,但心已經死了,退入江都的楊廣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他也是心狠,我得不到的,也絕不讓世家門閥好受。

所以,大隋江山被楊廣折騰得搖搖欲墜。

“還好,楊廣還沒有昏庸到自己找死的地步。”楊盤輕聲嘆道,現在奪舍的時機是不早也不晚。早了,楊廣未退出中原,世家門閥不敢輕舉妄動。晚了,恐怕軍權會被宇文化及所奪。

驍果軍兵權還在司馬德堪手里,而司馬德堪對楊廣仍然是忠心耿耿,對大隋同樣沒有反叛之心。畢竟是經歷過楊廣雄才大略之人。他能夠統領大隋第一強軍,豈會沒有半點智慧?現在的大隋固然風雨飄搖,但只要楊廣在世一天,還真的無人敢反!

驍果軍可是募民而成,兵權可不在世家門閥手中,并且經歷過三征高麗之后,驍果軍變得更加強大,堪稱天下第一強軍。

別看三征高麗殘傷慘重,但楊廣手中的嫡系精銳,卻主力未失,而這也是他皇權的最后保障。

“鬧吧,盡管鬧吧,再過一年,等到李閥徹底舉起反旗,便是本座收割天下之時。”楊盤淡淡地說道。

楊盤開始修煉《血神馭空養元法》,此法乃是血神奪舍之后,強化宿主,增強自身的法門。

血神子的力量開始慢慢地煉化楊廣肉身,并且借肉身之力滋養血神子。

兩者相輔相成,當然主要還是以壯大血神子為主,但在壯大血神子的過程之中,卻不是涸澤而漁。

當然,倘若楊盤要收回血神子,放棄這具傀儡肉身的時候,自然會選擇吞噬掉肉身的一切滋養壯大血神子。

楊盤的血神子是種子,而奪舍的肉身則是土壤,乃是血神子壯大之必不可少的養料。

血神子在汲取養料的同時,也要回饋一些營養給肉身,讓肉身壯大。

就好像樹木秋時落葉在地,腐爛之后化為土壤養料,滋養土壤,讓土壤恢復肥力并壯大肥力。只有土壤肥力越強大,樹木才能長得越茂盛。

這便是《血神馭空養元法》的精髓所在。

楊盤的小樓一夜聽春雨,已經交給了血神子分身使用。

正好,楊廣提著彎刀在御花園練刀,刀法微妙絕倫。

楊廣從小習武,十幾歲便帶兵,論到武力比李世民要強多了。他也是先天高手!

正常來說,楊廣至少可以活到一百歲左右。

這方世界的規則不同,先天境界的壽元不是三甲子,而是壽元極限。普通人的壽元極限是多少?一百歲!

長命百歲,指的是便先天高手。

世家門閥能夠等這么久嗎?

宇文化及帶著御林軍中宇文閥的嫡系人馬,將揚州城的石龍道場團團圍住。

這么大的動靜,想不驚動揚州城里的地頭蛇也不行啊。

可是宇文化及手中拿著御賜腰牌,奉著楊廣的命令行事。

揚州里的各方勢力又不甘地退下去。

他們可是在大隋的統治之下,真要以武犯忌,這樣也不好吧。

這便是名份的力量之所在。

宇文化及占著大義名份,打著朝廷的名號行事,揚州城內的各方勢力也拿他沒有辦法。

揚州商會的某位副會長找上了楊盤,希望楊盤出面從中說和一番,畢竟石龍乃是揚州的老資格,受他恩惠的人也不少,而且他還是揚州第一高手,真要出事,也是在打整個揚州的臉面。

不過,很可惜,楊盤閉門謝客,上官晨曦給了答復。這是朝廷指令,他也無法阻止啊。

他一介商人,若是干涉朝廷行事,恐怕后果難料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