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九十九章 拒絕——第二百章 血神子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一百九十九章拒絕

“上官,把咱們孤兒院項目的賬本拿來交給智慧大師過目。隨{夢}小◢說шщЩ.suimEnG.1a”楊盤輕笑一聲道。

“是,少爺。”上官晨曦很快就回屋拿出了一本總賬,遞給了智慧大師。

“大師想要合作,沒有問題,行善積德,人人平等嘛。這本總賬主要記載的是建立孤兒院、請老師和保姆、以及孤兒們的吃穿住用的花費。”楊盤淡淡地說道,“這是總賬,如果佛門不相信,可以自己調查一下,反正這種東西很好查的。”

智慧大師翻開來仔細一看,臉上不禁露出了驚容。

這上面的花費實在太過驚人了,而且是持續性的花費,一年下來,花費的金錢是海量的。這完全是沒有收入的慈善行為。

哪怕是以佛門雄厚的家底也經不起這樣花的。

“佛門想要合作,那是最好不過了。這樣吧,我們各自負責一半吧。”楊盤侃侃而談道,這話完全是把智慧大師架在半空,下不來了。

“阿彌陀佛,佛門乃方外之門,哪里給得起這么多金錢,不過佛門可以出人力。”智慧大師的臉色已練到了最高境界,比城墻還要厚。

“大師,我花錢積累功德,這些功德是記在我的頭上。那我為什么要花我的錢,再把功德分給別人?大師,我是一個商人,不是傻子,哪怕是做善事,同樣也有功德的回報。大師,這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楊盤毫不留情地明說道。

智慧大師臉色不禁變了一下,最后笑了笑道“阿彌陀佛,既然施主不愿,那此事作罷。”

一頓飯之后,智慧大師便離開了楊府,楊盤笑呵呵地送他出府。

剛一關門,楊盤的臉色就變黑了下來。

“真是馬不知臉長,如此得寸進尺,簡直是找不自在。”上官晨曦不禁罵道。

“哼,要不是最近我就要開始最重要的修煉,需要修身養性,深居簡出,不想惹麻煩。否則,按照我以前的脾氣,早就一刀劈了他,打秋風打到我這里來了,佛門真是夠天真,夠不知死活的。”楊盤冷哼一聲道。

智慧大師回到了揚州城外的一間寺廟里,佛門的幾個老僧聚在一起,等待著他的消息。

“大師,不知此行可順利?”這些老僧全都從孤兒院項目上看到了巨大的利益,有名有利,還不趕緊上?

“他沒有拒絕,愿意合作,只是要求出資一半。”智慧大師如實回答道,插手這件事,會為佛門帶來極大的名望和收益。

“一半就一半,對了,一半是多少?”有人問道。

“最少每年需要一百萬兩黃金,這個數字還會隨著孤兒院的擴張而擴大。”智慧大師回答道。

“什么?這怎么可能?會不會有假?”有人驚叫道。

“應該不會有假,只要我們詳細調查一下揚州附近的孤兒院花費,大概便能夠算出這個數字的真假了。”有人理智地反駁道。

“那我們別說一半了,就算是十分之一也給不起啊。”

“我們不給呢?利用我們佛門的影響力,相應楊盤會慎重考慮一下的。”

“阿彌陀佛,此法不妥。楊盤可是天下第一商人,有錢能使鬼推磨,要是把他惹毛了,對我們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楊盤也動不得,他身后牽扯著天下間七成以上的世家門閥勢力的利益,動了他就是在動我們的根基。”智慧大師搖頭打斷道,此事絕對不可。

楊盤雖然不通武學,只是一個普通人,正因為如此,佛門想要在他頭上栽臟抹黑都不行。況且楊盤有的是錢,他只要肯花錢,有的是人出來為他洗白,到時候臟水說不定就要被潑回來。

楊盤與佛門沒有根本的利益沖突,同時雙方的關系也不錯。何必為了占孤兒院的便宜而把楊盤得罪至死呢?

真當有錢人是泥捏的嗎?

況且楊盤和魔門,和道家,和世家門閥都有著廣泛的往來,可以說是人脈遍天下,到哪里都吃得開。

佛門在中原又不是一家獨大,只手遮天。

這要是傳出去,對于佛門的聲譽絕對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得不償失。

大家在仔細衡量之后,最后還是不得不忍痛放棄了。

不過十幾天后,佛門的人還真沒有閑功夫去占楊盤的便宜了,因為他們被一個天大的消息給驚呆了。

整個天下,稍微上檔次的勢力都收到了消息。

緊接著,從上往下,整個江湖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當然是武尊畢玄隕落了!

最重要的是,畢玄是被人給殺了!

有人要問了,畢玄死在草原上,草原上的狼群可不是吃素的,他的尸體怎么可能保留下來?

這還真不是有人提前找到了畢玄的尸體,而是因為狼群也不敢靠近畢玄的尸體,因為畢玄的尸體上,殘留著楊盤的殺戮刀意,經久未散,震懾著草原上的所有動物都不敢朝這個方向而來。

江湖上,宗師級數和大宗師級數的高手們都難以置信,武尊畢玄竟然被人給殺了,這實在太驚悚了。

“給我查,徹查到底,一定要查出是誰干的。”無論是佛門、道家還是魔門又或者是周邊幾國,都目的一致地表達了同樣的訴求。

他們關心這件事的目的,自然不是同情和可憐畢玄,而是一種兔死狐悲般的感同身受。

連三大宗師之一的武尊畢玄都被殺了,那我們呢?

我們不是也很危險?

動手之人能夠殺得了畢玄,那就同樣有實力殺得了其他人。

江湖上各方勢力的首腦都不約而同地隱藏起自己的行蹤,一時之間,原本喧鬧的江湖竟然安靜了下來。

上面的各大勢力不發話了,下面的中小勢力自然也不敢炸刺了。

終南山,帝踏峰上,慈航靜齋約了佛門的幾大代表在此商議大事。

“可惜,畢玄的尸體被他的弟子們給收斂下葬了,我們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晚了。不過我聽說,畢玄死得很慘,死無全尸。”梵清惠開口說道。

“阿彌陀佛,寧道長,你是我們之中,唯一一個熟悉畢玄實力的人,您認為究竟會是誰殺了畢玄呢?”嘉祥大師慎重地問道。

“中原之中,有能力辦到這件事的人,在我的設想之中,只有一個人或許能夠辦到,那就是天刀宋缺。也只有他的刀法,才可能殺了畢玄。可問題是,這不可能。”寧道奇搖了搖頭嘆道。

“宋施主已經二十年沒有出過嶺南,況且畢玄死的時候,宋缺一直在宋家,并沒有外出。不可能是他。而且我仔細研究過為畢玄收尸之人的描述,畢玄身上的刀傷和宋缺的刀法絕對不一致。”說話的是華嚴宗帝心尊者。

“不是宋缺所為,這個貧尼可以保證。”梵清惠了解宋缺,況且宋缺的刀法自成一體,刀傷是不可能作假的。

“寧道長,恐怕要辛苦你跑一趟草原了,最好是找到畢玄的尸體,驗看之后再說。”梵清惠對著寧道奇施予一禮道。

“就算不是為了天下蒼生,即使是為了畢玄道友,老道也是責無旁貸的。”寧道奇早就決定要親自去一趟草原查明真相。

“阿彌陀佛,貧僧覺得此舉不妥,寧道長最近不宜在江湖上現身,說不定這個兇手已經盯上了寧道長。”道信大師卻搖頭反對道。

“我也贊成,即使是去,也必須注意行藏才可。”智慧大師無奈地嘆道。

不是他們不想找其他人去查,而是去的人實力弱了,根本就休想看到畢玄的尸體,更別說其他了。

“諸位道友放心,老道對于逃命還是有幾分心得的。”寧道奇手撫長須,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道。

“好了,下一議題。智慧大師,對于楊盤此人如何看,他的來歷實在太神秘了,仿佛憑空出現一樣,在他出現在揚州城之前的所有經歷是一片空白,根本半點都查不到。”梵清惠對此十分忌憚,一個人的底細能夠干凈得如此毫無痕跡,以佛門在世俗的勢力竟然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查不到。

“阿彌陀佛,貧僧能夠肯定的便是楊盤并非魔門中人。”智慧大師開口回答道。

“這一點貧僧也表示認同,一年前,貧僧也與這位楊施主見過一面,并且交談了許久,他的談吐作風以及骨子里的韻味,絕對不是出身于魔門。看其行為舉止,出身世家,表現的卻是輕重家以及縱橫家的學問。”道信大師附和道。

“老道也認為此人并非魔門中人,并且宅心仁厚,難能可貴。”寧道奇雖然沒有和楊盤照過面,但楊盤滿天下開孤兒院,修橋補路,善行遍布天下,眼見為實,豈能有假?

寧道奇修的是天道,講究太上忘情,但這不代表他會無視人間善舉,顛倒黑白。

“可惜,妃暄還沒有出師,否則讓他跑一趟,親自去考察一下這位天下第一富商。罷了,明日,還是由貧尼親自去一趟揚州城吧。”梵清惠倒也靜極思動,到揚州城去一趟,這位突破出現的天下第一富商,實在不簡單。要是不仔細考察一下,或許會因此影響到慈航靜齋代天選帝的計劃。

第二百章血神子

楊盤最近閉門謝客,他在閉關修煉血神子!

這是他的第一個血神子。

《血神經》或者說整部《血海真經》最重要最有代表性的神通,便是血神子!

血神子,嚴格來說是一種分身神通,只不過它的分身數量實在太多了一些。這種分身聚散無常,虛實難辨。凝聚時可以模擬任何形態,虛幻時可以寄生到其他人體內,全無半點痕跡。

而且它還是一種殺傷性的神通,專破法寶罡罩的防御,撲入人體,直接吞噬此人的一切血肉精魄,可怖可畏。

它的強制掠奪性,可謂是諸般道典之首。

最主要的是,它是修煉《血海真經》之人最強的保命法門。

號稱血神子不滅,修煉者即使本尊隕滅,也能夠憑借血神子重新復活。

要修煉它,需要以他人道機為源,在茫茫不可知之地,開辟一方血河,取血河之水一滴化生為血神子!

冥河老祖本身便是血海孕育而生,他先天就擁有一座無邊血海,可是其他人不可能有他這樣的條件啊。

他的血神子是將整座血海煉化之后,身融血海,化生八億四千萬血神子,擁有無邊法力,無量分身。只要有一個血神子尚存,只要血海不涸,那他倒是不死的。

一般來說,分身神通最怕的便是因果類的打擊,因為分身與本尊之間的因果聯系是一直存在的,只要分身被滅,精通因果類打擊的大神通者便能夠順著因果直襲本尊而去。

一擊便能夠打滅本尊加分身。

可是冥河老祖卻不一樣,人家不是號稱分身不盡,冥河不滅,而是說血海不涸,冥河不滅。

說白了,這門神通或者說《血海真經》的精髓便是在于開辟血海之法。

冥河老祖所創的《血海真經》,卻是先開辟一條血河,取天地道機,于無邊混沌神秘不可知之地開辟一條血河,這條血河自成天地,它便是這方天地的一切。

這篇法門其實說白了并不稀奇,這就是一篇結合了內天地和外天地優點,另辟機杼的法門。

所謂外天地靠資源,內天地靠修為。

而《血河》則是以無邊道機為資源,以開辟者的修為來擴張。最終河聚成海,成為一方無量血海世界。

有了血海世界作為中轉,任何因果打擊,無論是從上線,還是從下線出擊,皆只能夠摸到血海中轉站。再無法繼續牽連下去。

楊盤在自身識海之中,開辟了一條血河,這條血河說是河流,實際上只能算作是一條小溪而已。

想要擴張,卻不知道要奪多少道機,殺多少天人以上的高手。

楊盤心想,難怪原著中的玉景道人要以殺戮為道,殺出一條大道來。

現在楊盤便是有種大開殺戒的沖動了。

血河開辟并不難,難的是如何穩定新開辟血河世界。說是世界實在是有些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感覺,應該叫血河空間才對。

整個空間甚至還沒有楊盤身上的儲物戒指的空間一半大。

最詭異的是這條血河是首尾相連的,循環往復,既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

當然,楊盤也絕對不會認為有了血神子神通,便無敵了,可以隨便浪了。

看看冥河老祖不也隕落了嗎?所以,所謂的血海不涸,冥河不死只是相對的。

這世間有沒有絕對,楊盤不知道,但現階段楊盤是不相信有絕對這么一回事的。

血海不涸,是因為血海真的不好滅之。

但是,如果是一位能夠打滅一個洪荒宇宙的強者出手,那么打來整條血海就跟玩似的。事實上,冥河老祖就很不幸地遇上了這種能夠打滅一個宇宙的超級文明。

結果自然不用多說了,血海被打滅了。

本尊隕落,血神子們因為血海的覆滅而受到牽連,紛紛隕滅,最后只剩下一縷殘魂。這縷殘魂要不是有十二品業火紅蓮的守護,恐怕也同樣難逃死劫。

所以,楊盤哪怕不承認,也知曉自己真正的命門所在,便是這條新開辟的血河空間了。

楊盤比冥河老祖更加精明更加幸運的是,冥河老祖的血海是天生的,是由盤古開天辟地而成,與洪荒宇宙融為一體,他也無法移動。

可楊盤的血河從無到有開辟的,倒是可以選擇開辟之所。

楊盤直截了當地在智慧之門的空間之中,開辟了這個血河空間。

楊盤閉關七天,順利地完成了整套法門的修行。

第一個血神子已經成就。

只見楊盤面前忽然出現了另一個自己,這不是幻影分身那種騙小孩的把戲。

血神子就是楊盤的身外化身,擁擁有楊盤的一切記憶和經驗,可以遠離本體,甚至于隔著兩個世界,血神子的行動也依然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楊盤結束了修煉,開心地出關了。

剛一出關,楊盤便收到了上官晨曦的消息,根據探子回報,疑似慈航靜齋掌門梵清惠下山了。方向直取揚州城而來。

這份情報還是幾天前傳來的,以梵清惠的腳力,恐怕也該到達揚州城了。

“真是麻煩!”楊盤輕嘆一聲道,要不是有所計劃,楊盤還真的難得和這方世界的佛門虛以委蛇。

幸好楊盤沒有修煉《道心種魔》,否則魔種和仙胎的互相吸引之力,必然會讓楊盤的偽裝功虧一簣。

這不是楊盤能夠左右,也不是斂息術就能夠隱瞞下來的。

這是這方世界的規則,魔種與仙胎一體兩面,彼此的吸引之力更是法則的一種共鳴,楊盤也無能為力。

所以,在慈航靜齋的傳人面前,魔門的邪帝是絕對無法隱瞞身份的。

不過,魔門邪帝和慈航靜齋的關系其實相當密切,慈航靜齋的創始人,甚至是魔門某一代邪帝的紅顏知己呢。

厲害吧?

后來,歷代魔門邪帝和慈航靜齋傳人之間的關系都是不清不楚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