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全篇道心種魔大法——第一百九十六章 錢莊、慈善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一百九十五章全篇《道心種魔》

主動上交商稅,這要是換成世家門閥,楊廣敢信嗎?

呵呵,楊廣心里門兒清,世家門閥變著法的隱瞞人口,用不與民爭利的借口,瘋狂地偷稅漏稅,商業稅三十稅一,整個天下收到的商稅還沒有悅來客棧一家繳納的多。[隨_夢]小說w.SuiMеng.lā

這更加堅定了楊廣打壓世家門閥的決心。

同時,他也對悅來客棧的做法十分高興,有了更多的稅收,他也能夠做更多的事情。現在群臣要他去動悅來客棧,內里是什么原因,他楊廣會不知道嗎?

現在的楊廣依然雄才在心,哪怕第一次征高麗,失敗而歸,但主力未失,只是糧草根不上,不得不退回來而已。

高麗那點實力,自保倘且難以維持,難道還敢追擊不成?

楊廣此刻是怒氣爆表,以楊廣的智慧,他哪里會不明白,此次征高麗失敗乃是有世家大族在背后瘋狂地拖后腿,否則的話,高麗算得了什么?

所以,楊廣有了第二次征高麗的心思,他打算把世家的力量全都葬送在高麗戰場之上。

“少爺,聽說朝堂之上,有不少大臣都在瘋狂地詆毀你哦,認為你從事商業之賤業,有礙農業的穩定。”上官晨曦一邊侍候著楊盤沐浴更衣出來,一邊說道。

“很正常的操作,這便是世家門閥的行事作風,一邊拿好處,一邊想要吞了你,但他們卻聰明的不自己動手,而不停地忽悠其他人動手,而在這方世界,唯一不需要顧忌,直接動手的只有楊廣。”楊盤不緊不慢地回答道,楊盤也是出身世家,雖然將門世家要光明磊落得多,可同樣也是世家,世家手段大致上都相差不大,誰不了解誰啊。

所以,楊盤無比地熟悉世家的手段。

如果這是秦二世當權,楊盤或許還要多操幾份心。

可當今皇帝是楊廣,可謂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幾個雄才大略的二世皇帝,他可不是昏君。絕對不會對悅來客棧動手,畢竟一個皇帝對一個商人動手,臉面還要不要了?況且,這動手之后,背后利益的不是楊廣本人,而是世家大族。

現如今楊廣和世家大族的矛盾和沖突已經快要白熱化,第二次和第三次征高麗,便是楊廣與世家門閥的博弈,結果楊廣技不如人,損兵折將,輸掉了江山。

現階段,天下間舉著反旗的勢力也有一些,比如說最著名的要數瓦崗寨。看似轟轟烈烈,可朝廷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只是一個屈突通,就把瓦崗寨看得死死的,時不時地揍兩下。

真正讓大隋江山轟然倒下的原因乃是世家門閥的親自下場。

“可如果放任不管,也不是辦法啊,少爺。”上官晨曦開口說道。

“這個簡單,取十萬兩金票,通過我們的渠道送到楊廣面前去。有了這筆錢,他下一次征高麗的時候,就不用發徭役了,直接發錢,不僅不消耗國力,還能夠慧及于民。”楊盤輕聲笑道。

“可是少爺,世家門閥的胃口雖大,但皇帝的胃口也不見得有多小,有了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呢?”上官晨曦從來不會高看世家門閥的品格,同樣也不會高看皇帝的品格。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皇帝和世家門閥沒有多少區別,都是利益生物。

只不過現階段楊廣的利益和世家門閥的利益相沖突,這才會引發矛盾。

“楊廣蹦不了多久了,下一次來了,就再給他二十萬,不過肯定沒有下下一次了?”楊盤不在乎錢財,反正這些錢財都是賺來的,花出去也就花出去了。

上官晨曦還是有些心疼,畢竟這是自家辛苦賺來的,現在卻要白白地送出去。

“少爺,憑你的實力大可以平削天下,何必和他們玩這種把戲呢?”上官晨曦問道。

“以前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可是在大周世界的經歷告訴我,這世間的事往往不像殺人那么簡單。”楊盤搖頭嘆道。

“現在我有些明白,為什么我家先祖會選擇散掉元神,真靈轉世,重新開始了。”楊盤若有所思地說道。

上官晨曦沒有聽懂,但她聰明地沒有多問。

“算一算時間,祝玉研也該到了。”楊盤輕聲嘀咕道。

《道心種魔》雖然是魔門至高心法,可它在千年之后的明朝時期,還能夠綻放光彩,這代表此法門的傳播,實際上是相當廣的。

想一想千年之后的魔門,《天魔策》十卷還有幾卷保持完整的?

這就證明了《道心種魔》并不難得到,嗯,當然這是指魔門內部的人。如果是魔門之外的人,想要弄到這篇魔門至高心法,可就極不容易了。

而且魔門的兼容并蓄也是極強的,像韓柏,一個下人出身,而且不是魔門中人,最后還不是一樣被魔門容納了么?

這也是為什么祝玉研不排斥楊盤收集和修煉《道心種魔》的原因了。

魔門中人在邪帝不出的情況下,很容易得到《道心種魔》,但他們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去修煉。

無他,因為這門功法,第一要求便是入道第一。

魔門高手一身魔功,本就不弱了,比如說,天蓮宗的天心蓮環,魔相宗的魔相訣,陰葵派的天魔秘等等,皆是不下于《道心種魔》的魔功,何必為了修煉它而廢掉一身魔功,重頭開始呢?

故而,所有的魔道高手,對于這魔門至高心法,崇敬居多,敢于修煉的人少。基本上只有邪極宗的人才會瘋狂地想要修煉《道心種魔》,因為這是他們的榮耀。、

郁悶的是,邪極宗最后一個也是最傳奇的邪帝向雨田,太坑爹了。原本向雨田是魔門好青年,一代邪帝。也許是因為修煉《道心種魔》,練得心性大變。結果,向雨田從一個魔門好青年叛變了。

他藏匿了邪帝舍利,故意收了四個廢物為徒,將魔門至高心法《道心種魔》給一分為四,讓四個徒弟自相殘殺。

而在武周之后,邪極宗后繼無人,徹底沒落。

向雨田也成了魔門最后的邪帝。

千年之后,練成《道心種魔》的龐斑,他出身于魔相宗,號的是魔師,而不是邪帝。

天色剛黑下來,楊府掌燈的開始在楊府點燈了。

原本漆黑的院子在大量燈火的照耀之下,有如白晝。

楊盤獨自一人坐在蓮池邊的亭子里,石桌上配著一些下酒的涼菜,一壺女兒紅以及兩個杯子。

就在此時,一道美妙的身影從夜空之中劃過,緩緩地降下,在蓮池上的蓮蓬上輕輕一點,一個橫移,輕松地落入亭子里。

“祝宗主,一別三月,別來無恙啊。”楊盤端起酒壺,在空杯之中斟滿酒,“請!”

“咯咯咯……本座可是聽說了你私下里給了楊廣十萬兩黃金的保護費?”祝玉研顫抖著嬌軀,取笑道。混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迷人的魅力。

“錢財與我如浮云,所謂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楊廣乃是皇帝,我連世家門閥都帶著一起發財了,自然不能漏了這一位嘍。”楊盤笑了笑回答道。

“呵,好一個左右逢緣,好一個輕重家。天蓮宗那些廢物真該好好地和你學一學。同樣是出身輕重家,格局卻是完全不同。”祝玉研毫不給天蓮宗面子地恥笑道。

“不,這不叫左右逢緣,而叫利益均沾。況且天蓮宗算什么輕重家?他們只不過是投機倒把的商賈,而輕重家的理念是教百姓賺錢,教國家賺錢,讓天下共同富裕。不是所有從商者都是輕重家的。”楊盤搖頭說道,“況且天蓮宗的商業手法太原始,早就屬于淘汰的手法了。”楊盤同樣正色地反駁道,楊盤把一個輕重家的風范表露無疑。

而這個也讓祝玉研徹底以為楊盤真的傳承自春秋時期的輕重家。

諸子百家之一!

嚴格來說,魔門也算是諸子百家的傳承。

只不過他們的路子明顯走偏了。

“祝宗主來找我應該不是來和我評論諸子百家的吧?”楊盤喝了一口酒說道。

“這是剩下三卷《道心種魔》。”祝玉研從懷里取出了三本典籍,遞了過去。

楊盤接過來,仔細地翻看了起來。

祝玉研也不著急,沒有絲毫催促之意,靜靜地品嘗起美酒美食來,不得不說楊府的美食確實非同一般。

楊盤一目十行看完了三本典籍,點了點頭道:“不錯,確實不假。”說罷,從懷里取出了三十萬兩黃金的金票,交給了祝玉研。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合作愉快。”楊盤微笑著說道。

“真不知道,你為什么對這門功法感興趣,它簡直就是瘋子才會去修煉的武功。邪極宗的歷代邪帝也是夠狠的。”祝玉研自然早就研究過這門《道心種魔》,甚至還留下了副策,放進了陰葵派的秘傳之中,不輕易顯露人前。

“瘋子和天才只不過一念之間。”楊盤笑著回答道。

第一百九十六章錢莊、慈善

祝玉研很快就離開了。

一直住在附近的天臺宗智慧大師,遠遠地截住了祝玉研。

“臭禿驢,攔住本座的去路,想干什么?”祝玉研一邊說,一邊直接動手了。

兩條白色絲帶朝智慧大師射去。

“阿彌陀佛,祝宗主的脾氣還是一點兒都沒有變化。”智慧大師施展出他的拿手絕技,心佛掌。

兩名宗師之中頂尖高手交鋒,自然是激烈萬分。

真氣縱橫碰撞,眨眼之間,兩人便已經交手了三十幾招。

祝玉研所修煉的陰葵派秘傳心法《天魔秘》,傳言此乃《天魔策》之精華所在,此法門厲害非常,共分十八層,直指大宗師之境。

祝玉研只修煉到十七層便再無寸進,哪怕如此,幾十年來,積累的真氣也不容小視。

智慧大師乃佛門四大圣僧之一,半步大宗師級數的存在,一手心佛掌,可謂是獨步武林,罕有敵手。

楊盤在自己的臥室里,開著千里鏡,全方位無死角地觀看著智慧大師和祝玉研的交手。

他們在距離楊府不到五百米的地方交手,豈能夠瞞得過楊盤?

只不過,楊盤并沒有理會而已,無論魔門還是佛門,都和楊盤不是一路的,他也不需要拉攏任何一方。

“《天魔秘》倒是名不虛傳,能夠在功力和境界相差半籌的情況下,還能夠占據上風,真不愧為魔門八大高手之首。”楊盤輕聲笑道,當然江湖上這個魔門八大高手的排名,楊盤是不會認同的,石之軒全盛時期便是大宗師級數的,他怎么可能排在第二位嘛?

“佛門好大的臉啊,竟然敢監視我府上的動向,真不愧為當今天下數一數二的大勢力。”楊盤目含兇光,冷冷地嘀咕道。

楊盤不會對透露自己和祝玉研之間的交易,而祝玉研也同樣如此,畢竟她與自己交易的東西可是魔門至高心法《道心種魔》,這要是傳出去,她在魔門之中的聲望肯定會受到重大的打擊。

所以雙方都不會對外泄露半點風聲。

既然如此,天臺宗的智慧大師卻是恰到好處地截住了祝玉研,顯然是早就開始監視著楊府的一舉一動了。

楊盤是什么樣的人,佛門不打聲招呼就自作主張監視,這要是換了以前,憑他的暴脾氣,生起氣來,楊盤自己都害怕。

“你們應該慶幸我最近因為修練了《誅仙劍訣》,自在修身養性,否則……”楊盤冷哼一聲自言自語道。楊盤索性便不再觀看了,這場注定沒有結果的打斗,楊盤的興趣并不大。

《誅仙劍訣》太過鋒利以及兒氣過重,楊盤要降服住它,必須要以自身身軀為劍鞘,鎖住它的鋒芒,直到一個限界,一個平衡的界限。

現階段,楊盤修煉的要訣便在于一個“藏”字。

這也是為什么在外人看來,楊盤就是一個不通武學的普通人一樣。

一個普通人哪怕富甲天下,也是人畜無害,不是嗎?

天下間,無論是哪一方勢力,都沒有把楊盤放在眼里,只是楊盤利益均沾之下,地位才空前地提到了提高。

楊廣得到了十萬兩黃金,立即高興地開始籌備第二次北征高麗的事情。對于楊盤這般識時務之人,也是好感大增。

在朝堂之上,找個理由,特意懲處了一兩個針對楊盤跳得最歡的大臣,算是給楊盤傳遞了一個善意,又打擊了世家門閥在朝堂上的勢力。

一舉兩得。

楊廣的所作所為,無疑是給世家門閥敲了一下警鐘。

于是,原本就沒有打算把楊盤怎么樣的世家門閥也就順勢退了一步,絕口不提了。

畢竟楊盤只是一個商人,不是官場中人,哪怕是御史的嘴再厲害也無法攀咬到楊盤這樣的局外人身上去。

況且,楊盤關系著無數勢力的口袋,他們就算是有心攀咬,也要考慮得與失是不是成正比。

既然無法挑動皇帝的貪念,來一手隔山打牛,索性便直截了當地作罷。

接下來,楊盤的精力便轉向了孤兒院的開辟和投入了。

眨眼間,又過去了兩個月,在楊盤龐大財力的支持之下,各地孤兒院建立了起來,收容了許多孤苦無依的孩子,同時在各地,楊盤也投資修橋補路,時不時施粥和贈醫施藥,又招攬了一批失意的寒門學子給他當口舌,滿天下宣傳自己的善行。

這般宣傳之下,楊盤成為了天下有名的大善人。

儒家學者也不好意思對楊盤這樣的輕重家喊打喊殺,只能睜只眼閉只眼,底線便是楊盤不開學宮公開傳授輕重家的思想和學問。

“好一個種他第六,確然是妙不可言也!”楊盤參悟到關鍵點時,不禁大聲稱贊道。全篇《道心種魔》在楊盤看來,最精彩的無非就是這‘種他第六’。

這一卷,給了楊盤很大的啟發。

楊盤修煉的《血神經》,修煉的是血道元神。

分化萬千血神子,納萬靈精元以補自身。

血神子相比于魔種,在性質上實際上是相當相似的。

只是血神子暴發之時,過于霸道血腥。

而魔種寄生在宿體精神之中,以他人的七情六欲來刺激魔種的成長,特別是擁有道胎的修煉者,更是對于魔種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魔種成熟之后,也會吞噬掉宿體的一切,成全自身。

因為魔種以七情六欲催熟成型,介于虛幻與真實之間。魔種即波動,反證七情六欲這些虛幻的情緒也有小動。連七情六欲都有波動,那么由此引申天地萬物皆波動,完美自恰的思維邏輯和理論依據。

楊盤總以為修煉血神子,需要分魂裂魄,兇險過大。

可是楊盤在參悟了這篇種他第六之后,才明悟原來不是這樣的,如果把自己的魂魄想像成一條河流,那么血神子只是河流之中的一滴水化成。一滴水對一條河流來說,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難怪冥河老祖能夠擁有八億四千萬血神子。

“道機,不知道這方世界的三大宗師,有沒有呢?寧道奇不敢肯定,但武尊畢玄和奕劍大師傅采林,肯定有的吧?畢竟他們以自身信念結合家國氣運成就大宗師,必然會得天所衷,身懷道機。況且他們沒有傳承,能夠以自創武學的方式踏入大宗師之列,算得上域外千年少見的豪杰之士。”楊盤喃喃自語道。

“傅采林暫時不能動他,他還有些用處,倒是畢玄嘛,拿他來嘗試一下也不錯。”楊盤淡淡地嘀咕道。

“好,就你了!”

楊盤決定了。

于是,楊盤發下了命令,讓情報組織的人手密切關注這位大宗師的動向。

畢玄可不像寧道奇,他可是突厥的國師,時不時地就要率軍南下攻打邊關,搶劫一翻。

所以他的行蹤,并不難查。

離開楊盤兩個月的上官晨曦回來了,她奉命代表楊盤到各處客棧查賬。

這種查賬,也是悅來客棧的一種經營方法,加強了總部這邊的影響力和控制力,又不損楊盤的利益。

于此同時,悅來客棧內部有一套金票結算制度。

因為黃金和白銀運輸不易,所以楊盤直接在每一個省選擇一個重要據點,熔鑄沒奈何,將黃金和白銀收藏了起來,然后發行金票流通,只要憑借金票,任何人都能夠從據點之中取出相應的黃金和白銀,哪怕據點給不出這么多的數量,揚州府總部這邊也能夠給出來。

經過兩年的發展,金票得到了大家的承認,成為了流通的貨幣代表。

這給楊盤開錢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楊盤不打算開現代化的銀行,只打算開古代金銀保管式的錢莊。

銀行的營利,靠的是貸款。問題是現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貨款出去,那是絕對不可能收回來的。

所以,只能夠采取古法。

收納民間大商人的金銀保管,承兌金票和銀票,方便客商和達官貴人們。

當然,金銀保管是要收火耗和保管費的。

只不過,這點費用相比于客商運輸金銀,來往兩地的花費來說,絕對算得上是物超所值了。

這種錢莊一直到宋代才會出現,而楊盤卻在隋朝開設,可謂是一大創舉。

楊盤的“悅來錢莊”開業,直接便是開遍天下,而這樣的錢莊卻是由楊盤一人獨資,其中的利潤之大,可想而知了。

天下間無數的客商,選擇將金銀存入錢莊,在異地憑借金票兌換出來。

大大地方便了商品流通和商業交流。

一時之間,整個天下的商品流通加大,以前沒有資本外出他省的商人們,紛紛有了資本出省到各地行商。

商業流通的成本降低,商品利潤自然就被下壓。

于是,各地商人們為了競爭,不得不投入各種軟硬件的升級。同時商品需求量也在不斷地加大。

這就帶動了工坊和民間小作坊的誕生,讓無數失地無地的農民們有了一條可供生計的活路。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