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九十三章 祝玉研親至——第一百九十四章 先得三篇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一百九十三章祝玉研親至

揚州城某處不知名的院子里,一個風華絕代的少婦坐在首位,從楊盤那里敗退而回的邊不負正一臉郁悶地向祝玉研匯報事情的經過結果。[隨_夢]小說w.SuiMеng.lā

“哦?邙山四鬼竟然也會給他當起了保鏢,那本座還真的有必要親自去見一下這位現代陶朱公了。”祝玉研倒是不奇怪楊盤的反應,因為有才之人難免恃才傲物,況且有錢能夠使鬼推磨,以楊盤的能力,基本上這世間沒有什么他得不到的了。

要不是陰葵派的情報系統從幾個方面一起匯報,她也很難相信,有人能夠在一年之內,做到將一間客棧,開遍整個天下的程度。

新穎的經營理念,匪夷所思的擴張速度,難以置信的紅火。

按照估計,此人一年賺的錢,無以計數,甚至陰葵幾百年積累的產業,也難以與其相提并論。

悅來客棧大東家已經成為當今天下又一個知名人物,此人能夠普通人之身,名揚天下,值得全天下人的敬佩。

“師姐,我不明白,一個普通人,用得著您親自出馬嗎?”邊不負疑惑地問道。

“春秋時期的陶朱公不也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嗎?他還不是一手左右兩個強國的命運,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一點兒也沒有說錯,你信不信,如果他拿出大筆的花紅在江湖上懸賞要你的小命,嘿嘿嘿,動心的人可絕對不少啊。”祝玉研搖頭鄙視了一眼邊不負說道。

邊不負不禁心下一拌,不敢往下想了。

“那為什么不直接搶了他?再……”邊不負做了一個搶劫殺人的手勢。

“笨蛋,要是這么容易動手,其他人早就這么做了,他現在大勢已成,天下間有不少人靠他發財,要是動了他,那我們陰葵派可就成了天下公敵了,為了一些錢財,招惹整個天下無數豪族世家,值得嗎?”祝玉研搖頭罵道,利益和付出不成正比,何必呢?

況且陰葵派實際上并不缺錢,只不過沒有人賺錢少而已。

倘若能夠招攬他入門,付出一個天白的名額,得到一個陶朱公式的人才,那絕對是劃算之事。

陶朱公所創的輕重家,嚴格來說也算得上是諸子百家之一了。

只不過商家一直以來便是公開的四大階層之一,但絕大部分高深的學問都失算了。

這便是一個天下聞名的大商人的影響力了。

楊盤的悅來客棧開遍天下,無數人靠他吃飯,同時也有無數人靠他發財,要是動了楊盤,等于砸了這些人的飯碗,影響太大了。

除了皇帝之外,哪怕是世家門閥都要考慮一下動了楊盤的后果,是不是值得?

楊盤發財又不是吃獨食,他的商業擴張是以合資并購為主,也就是說,直接和當地地頭蛇聯手,收購一家現成的客棧,然后改造升級,加入新的經營理念,所有小二和掌柜都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才能上任。

每個月賺的錢也不是直接收上來,而是在相應分紅之后,投入新的商業擴張之中。

也正因為如此,楊盤的名聲在天下間才會有無數人給他傳唱。

倘若楊盤吃的是獨食,那眼熱眼饞之輩,簡直就好像群狼一樣,遲早會把楊盤的產業連皮帶骨吞下去。

雖然說,楊盤并不在乎這世俗的錢財。

也因為楊盤的合作伙伴遍布天下,所以沒有幾個勢力敢真的對楊盤本人下手,正如祝玉研所說,得不償失。

“那本座就親自去會一會這位當代陶朱公。”祝玉研出現在這里,自然是對楊盤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哪怕不能招攬,也不妨礙去結交一下。

要知道,陰葵派可是經營著天下最多的青樓酒肆。

青樓也包含了客棧的職能,不是嗎?所以說,哪怕不能招攬其本人,也要和這位當世陶朱公請教一二。

魔門乃諸子百家的殘留,哪怕陰葵派的路子走偏了,但也并不妨礙她們尊重有學問的大才。對于學問的尊重,也是當世的普世觀。

第二天晚上,祝玉研便親自前往楊府。

楊盤似乎早就預料到她會來一樣,早已經在院子里備好了酒菜相候。

祝玉研縱身從空中落下,仿佛女王一樣,仔細地打量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楊盤,開口道“你知道本座今晚會來?”

“不知道,因為我每天晚上都會準備這么一桌,等候陰后大駕光臨。”楊盤笑了笑回答道,祝玉研的美貌比之上官晨曦還要美艷三分!

嗯,也不說上官晨曦就比不上祝玉研了,只是氣質有所差異。

“咯咯咯……”祝玉研對于楊盤的態度顯然很滿意。

“陰后,請。”楊盤端起酒杯示意道。

“請。”祝玉研同舉杯道。

喝完一杯之后,祝玉研的目光轉向了上官晨曦,疑惑又有幾分肯定地問道“你是魔門中人?”她可以肯定陰葵派之中,絕對沒有這號人物,這等天姿絕色不可能在陰葵派之中埋沒。但是上官晨曦的氣質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她這個魔門陰后。

“陰后可別誤會,我這侍女可不是什么魔門中人,只是幼時有奇遇,得了一篇漢代古籍名為《天魔妙相舞》,獨自修煉至今。只不過無人指點,導致心魔叢生,再難寸進。我聽說魔門有一篇《道心種魔》有化解心魔之奇效,不知道陰后大人可能指點一二,在下定有厚報。”楊盤趁機拉開了話題道。

“你竟然想要得到我圣門的至高神功《道心種魔》,要知道歷代以來,只有圣極宗的邪帝才有資格修煉此功法。”祝玉研深深地看了楊盤一眼,想不到他的目標竟然是圣門至高無上的神功《道心種魔》。

“向雨田之后,魔門的邪極宗再無可傳承之輩,向雨田的四個徒弟全是廢物,《道心種魔》這樣的神功,留在他們身上也是浪費。我是一個商人,向來遵循等價交換的原則,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天下間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楊盤直直地盯著祝玉研的雙眼,無視了祝玉研的氣勢和壓力,開口說道。

“我只要《道心種魔》,陰后盡管提條件,只要在下能夠滿足,并且符合等價交換的原則,那一切都好商量。”楊盤淡淡地說道。

祝玉研思考了起來,《道心種魔》乃天魔策精華之中的精華,排名十卷第一,乃是唯一一卷能夠修煉到破碎虛空的魔功。只不過這篇魔功太詭異,修煉極難,沒有邪帝舍利根本連門都入不了。

相比之下,得到《天魔策》精華的陰葵派才是圣門的中堅力量,《天魔秘》、《姹女》、《紫血》等等諸般武學精妙絕倫,樣樣都可以修煉到大宗師之境,也未必不能上窺破碎虛空之奧秘。

圣極宗自向雨田之后,徹底地沒落了。邪帝舍利不知所蹤,向雨田的四個徒弟更是一個比一個更不堪,難成大器。

楊盤想要這《道心種魔》對于陰葵派來說,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這部功法不是陰葵派的秘傳。楊盤要是修煉了這部神功,那自然而然就成了圣門中人,這對于陰葵派來說是利益相符的一點。

所以,祝玉研在仔細思考之后,便不打算阻攔,甚至有意成全楊盤。慷他人之慨,何樂而不為呢?

“《道心種魔》被向雨田分成了四個部分,分別在「倒行逆施」尤鳥倦、「大帝」丁九重、周老嘆、「媚娘子」金環真手中。這個四個人為了爭奪道心種魔,以及尋找邪帝舍利,一直在巴蜀邪帝廟一帶徘徊。除此之外,趙德言手中應該有一本《道心種魔》的副本錄刻。魔相宗一直是圣極宗的鐵桿支持者,同時也是圣極宗的功法保管者之一。當圣門新的圣帝出世,那么魔相宗便是第一個響應者。”祝玉研開口述說圣門秘辛,這些秘辛,外人根本無法得知的。

“我不相信陰葵派作為當今魔門執牛耳者,會沒有收藏《道心種魔》?”楊盤搖頭說道。

人心不足,一直以來皆是如此。楊盤不相信陰葵在擁有《天魔秘》之后,會不覬覦排名第一的《道心種魔》?

“有是有,只是……”陰后祝玉研倒也沒有虛言相欺,大家都是聰明人,攤開來說更有誠意不是?

“只是什么?”楊盤好奇地問道。

“十年前,本座從玉環真手中換得了前三篇《道心種魔》,研究之后發現,這門功法實在有違常理,難以修煉,很有可能是假的。”祝玉研搖頭嘆道,她也同樣被自身武學見識所蒙蔽了。

這便是所謂的武學障吧?

打破常理,入道第一,也難怪祝玉研會認為功法有假了。

“哦?這怎么可能?難道陰后被玉環真給騙了?”楊盤好奇地問道。

“哼,本座豈會被區區玉環真所騙?先生當真小看本座了。”祝玉研統領魔門的強勢表現無疑。

第一百九十四章先得三篇

“這樣吧,楊某以黃金十萬兩,從陰后手中求購這三篇《道心種魔》研究一下。陰后意下如何?”楊盤的口氣很大,出手更大。

黃金十萬兩,在當代是什么概念呢?

那是一個天文數字!

足夠楊廣征一次高麗的花費了!

哪怕是祝玉研也被這筆巨款給砸倒了,二話不說便答應了下來,并且承諾幫楊盤取得其他三份,作價三十萬兩黃金。

總數四十萬兩黃金,那可是陰葵派百年的積累啊!

有錢能使鬼推磨,果然不假。

祝玉研拿著十萬兩黃金的金票,從楊府出來,在趕回秘密據點的路上,冷風一吹,頓時清醒了不少,不禁自嘲一聲道“看來我的定力還是不夠啊。”

金錢的力量,第一次讓祝玉研重視了起來,原本她也認可金錢是不可或缺的,畢竟門派的發展和開銷離不開錢財。

可是當祝玉研自己被楊盤四十萬兩黃金的巨款砸中,并且甘愿為楊盤跑腿收購《道心種魔》,這是一個什么概念呢?

要知道她可是陰葵派之主,一代陰后,圣門第二高手,連她都忍不住為了四十萬兩黃金被楊盤所驅使。哪怕是心甘情愿的,但也正是因為“心甘情愿”才更加顯得可怕。

楊盤能夠拿出四十萬兩黃金,眼皮都不帶眨一下,那么,他便能夠再拿出更多的錢,這樣的存在,實在是不宜招惹。

難怪當年陶朱公一介布衣,以普通人之身,玩轉兩個強國的命運。

有人要說,吳越之爭的結果翻轉,靠的是西施的美人計。

但事實卻不是這樣,背后一直是陶朱公所操控。

輕重家,操控商業,操控金錢,操控國運,優秀者顛覆天下不過等閑而已。

祝玉研決定回去之后,會吩咐陰葵派上下,沒有必要還是不要去招惹楊盤了,此人確實非同一般。

陰葵派不少產業也受益于楊盤的商業擴張,分得了不少利益。否則邊不負也不會因為邙山四鬼的出現而直接退避。

這不是因為邊不負怕了邙山四鬼,而是因為他不想動手,一旦交手,難免撕破臉皮,對于雙方來說都是得不償失,吃力不討好,何必呢?

而祝玉研對楊盤更是以禮相待,以她的高傲和實力,對一個普通人如此客氣,何嘗不是因為楊盤的財勢呢?

楊盤拿著到手的前三篇《道心種魔》,仔細地品讀著。

以他的知識量和境界,這三篇《道心種魔》豈能夠難得倒他?

道心種魔分上線兩卷共十二篇,上卷包括「入道第一」、「種魔第二」、「立魔第三」、「結魔第四」、「魔劫第五」、「種他第六」,下卷包括「養魔第七」、「催魔第八」、「成魔第九」、「魔極第十」、「魔變之境」、「魔仙」。

首篇「入道第一」修的是玄門正宗心法,以建立本身的「道體道心」。這篇主要是讓修練者打下道心基礎,為駕馭魔種與將來的魔變作好準備。

次篇「種魔第二」凝聚精氣神,點燃道功的陰中之陽,結成魔種。這篇主要讓修煉者引發元神(魔種),為獲得至陽無極打下基礎。

第三篇「立魔第三」篇首開宗明義須將全身功法散去,以讓秘不可測的魔種能在不受玄門正宗先天真氣的抑制下出而主事。簡單點說,魔種正是死氣培植出來的「元神」(陽神),道心則為生機勃發的「識神」(陰神),只有識神讓道,元神方可脫穎而出。

這便是楊盤所得的前三篇《道心種魔》的理論修煉之法。

具體修煉,就是因人而異了。

楊盤的根基已經定下,不可能再轉修這門功法,況且這門功法雖強,但也比不上《血海真經》,甚至連殘缺的《誅仙劍訣》都比不上。

楊盤自然不會按部就班地去修煉它。楊盤真正想要的是《種他第六》!

在楊盤看來,這才是整篇《道心種魔》之中,他所需要的精華之所在!

楊盤根本不需要去修煉全篇《道心種魔》,只需要取其精華融入自身便好。

《道心種魔》自然由祝玉研去為楊盤操心了,楊盤開始轉向另一個目的。

扶持大隋改革,只不過楊廣雖然雄才大略,但也同樣剛愎自用。

不是你想幫,人家就會接受的,楊盤何必用自己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呢?

楊盤已經有了全盤計劃,現在還不到時候實施而已。

接下來的日子,楊盤安心呆在府里練劍,而上官晨曦則在訓練秘探,組建和完善情報組織。

有了大量錢財的支持,上官晨曦的工作十分順利。

加上悅來客棧迎來送往,本身就是一個消息集散之地,很多公開消息都能夠得到。

楊盤恰恰需要的便是這些公開的天下資訊,至于天下四大門閥以及幾大勢力內部的機密情報,對于楊盤來說,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眨眼之間,三個月過去了,楊盤一直呆在揚州城自家的大宅里,過著宅男一般的悠閑生活,封建地主的生活當真是爽啊!

此刻的楊府,配有八大菜系的頂級廚師共三十二人,這些人大半以上都是來培訓的。

悅來客棧想要生意紅火,好酒好菜自然是不可缺少的。

這個時代,所有的廚師,都拿自己廚藝當作寶一樣,輕易不會外傳。甚至有的廚藝還傳男不傳女。

這在楊盤看來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多少技藝就是這樣失傳的。

所以,楊盤將自家廚房,打造成少林寺的廚房一樣,成為天下廚藝的圣地。

楊盤當年也是老饕一名,吃遍天下,在網絡上看到過的無數食譜,以他現在的記憶能力,將這些抄下來,作為悅來客棧的招牌菜式,每個廚師傳授兩三樣,那也是天下廚藝之最。

如今悅來客棧推廣到全天下幾乎所有的大城市,天下間的老饕,誰不被悅來客棧的各種菜式所吸引?

楊盤將自家廚房之中培養的廚師,以走穴的方式,在天下各家悅來客棧周轉,凡是每到一地,必然會引來轟動,吸引無數人到悅來客棧用餐。

因為他們知道,這些特級廚師在一地呆不了多久就要離開,現在不去吃,以后可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況且每一個特級廚師所掌握的菜式都不一樣,要是錯過了,或許真的就是一輩子也難彌補了。

這也引起了追星一樣的熱潮,掀起了一陣廚師熱潮,引來無數外國客商的吹捧,他們吃到好東西,回國之后更是大吹特吹,悅來客棧的名聲也越來越大,漸漸地有了天下第一客棧的名聲。

楊盤的名聲自然也越來越響亮,漸漸地成為了天下公認的財神,陶朱公第二。

慕名前來揚州拜訪楊盤的人也越來越多。

這些日子以來,楊盤也認識了不少名人,比如說歐陽希夷、晃公錯、銀須宋魯、地劍宋智、宇文閥和獨孤閥的幾位杰出人士、四大圣僧之一的天臺宗智慧大師更是楊府的常客,楊府的素菜也是一絕,讓圣僧也留連往返。

四大門閥以及其他勢力首領來找楊盤,雖然是以吃為名,實際上都是為了加深商業合作而來談判的。

佛門的四大圣僧之一智慧大師,更是表達著佛門對楊盤的善意,希望能夠傳播佛門信仰。

一年多過去了,楊盤的影響力徹底地穩固了下來,任何勢力都無法忽視他的存在,但楊盤和天下各方勢力都有交情,誰都無法相逼,使得楊盤左右逢緣,利用商業利益,始終中立,不偏不依,自成一派。

天下間的主要勢力,佛、道、魔三家,四大門閥,世家豪族,皆與楊盤有利益牽扯,都有靠著楊盤發財的。

也正是因為楊盤懂得利益均沾,才能夠左右逢緣,自成一家。

天下各方勢力,都想拉攏楊盤。

特別是對爭奪天下有野心的幾家,可問題是,他們也無法用強,歷史告訴了他們,除了皇家之外,輕重家無須顧忌其他各方勢力。

因為你一動,別人就高興了。

完全是給他人作嫁衣裳,聰明人只能夠按兵不動。

他們難道真不想吞下楊盤的全盤收益么?

想,怎么不想!

世家門閥的是無窮無盡的,他們的胃口也是最大的,大到可以吞噬一個強盛的帝國。

大隋就是這么沒的。

可問題是在面對楊盤的時候,無論哪一方都無法妥協退讓,達不在一致,也就不能動楊盤一根毫毛,只能夠與之交好。

但是,同時在朝堂之上,世家門閥也在不動聲色地給楊廣在上眼藥,讓楊廣出手對付悅來客棧的大東家。

可楊廣傻嗎?顯然他不傻,這一年以來,朝廷所得的稅收可比以前擴大了兩成,這兩成便是由悅來客棧上交的商稅。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