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七十八章 間隙——第一百七十九章 魔鬼的契約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一百七十八章間隙

“不,大長老,你不能這樣做,我們沒有背叛家族,你不能這樣做。◢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第七房在長老會的幾個宗師長老站了出來反駁道。

“大長老,你這是掘我龍家的墓,毀我龍家的根基啊!”

“龍翔西,你不佩做龍家的大長老,你不佩,你如此不教而誅,我龍家日后還如何能夠團結一致?”

其他幾房的人保持沉默,有不少人心里同樣有種兔死狐悲之感。

老實說,第七房做錯了什么嗎?

沒有!

第七房做的走私生意,又不是專門為他們第七房做的,是為整個龍家做的。生意所得要是上交給家族的,他們也就賺個辛苦錢。

可現在出了事,家族不給予庇護也就罷了,還要將他們交出去。

這怎能不讓其他人寒心?

千年的家族,維系他們的不只是血緣關系。

說白了,血緣根本不算什么,在利益面前,親兄弟反目成仇,父子尚且翻臉的事情還少嗎?

維系他們的只有共同的利益。

人心散了,隊伍可就不好帶了。

這個道理,難道龍家大長老會不知道嗎?

他知道,實際上,他也明白這是在飲鴆止渴。

可問題是,不飲鴆止渴,龍家會立刻滅亡,飲鴆止渴,還能夠活下來,至于人心的事情,大不了退位讓賢。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保住家族的延續。

為了家族的延續,其他一切都可以犧牲,包括龍家大長老自己的性命。

這便是世家掌權者的普世觀。

龍家第七房不是沒有反抗,只是他們的反抗力量被龍家五位大宗師聯手鎮壓了。

收押了第七房之后,龍家的長老會繼續進行。

“大長老,真要這么做嗎?”五長老還是有些不忍心。

“哎,老夫也沒有辦法啊。”龍家大長老輕嘆一聲道:“如果換了你們,坐在我這個位置上,你們會如此抉擇?”

“大長老,就怕那楊盤人心不足啊。”長老會有人提出道。

這個問題確實是客觀存在的。

“那又如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龍家大長老長嘆一聲道。

“大長老,我們是不是應該做好最壞的打算?”有長老提意道。

“好,斷尾計劃開始吧,爭取在兩天之內,把家族的未來和傳承保留下來。倘若真的到了那一步,我們也能死得其所。”龍家大長老點頭應道。

“是!”在場的所有長老都嚴肅地點了點頭道,這個時候,他們也意識到龍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邊緣了。

六扇門衙門,楊盤坐在主位上。

兩名紫衣捕頭,以及大同府參將一起聚在一起商量著。

“楊神捕,本將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派兵將大同府整體戒嚴了,另外城外的一些交通關卡,也同樣設置了哨關。”那名參將開口道。

六扇門神捕級別的存在,有資格調遣軍方的力量協助辦案。

當然,指揮權還是軍方將領手中。不過,只要不是亂命,他們也會聽從六扇門神捕的吩咐。

“多謝吳參將了。”楊盤抱拳謝道。

“在下不敢。”吳參將趕緊側過半邊身子不敢接這個禮,畢竟楊盤可是當今第十位天人,他的禮可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夠受的?

“屬下接到密報,龍家開始控制住了整個第七房,看來是要給大人的交待了。另外,龍家還在暗中轉移傳承和一些家族未來。看樣子,龍家的長老會也不全是廢物嘛。”李巡捕開口說道。

“意料之中的事。”楊盤嘴角一彎,點頭回答道。

“那我們要不要出手攔截?”鄭巡捕開口問道。

“不必如此,只要龍家上層一倒,這些小嘍啰,自然會有龍家的仇家處理。我們畢竟是朝廷官員,行事要光明正大,有理有據。”楊盤搖頭拒絕道。

正如楊盤所說的,楊盤是官,不是賊。要講究吃相,吃相太難看可不好。

況且楊盤有他的堅持和準則。

“是大人。”兩位紫衣巡捕恭敬地回應道。

范家之中,同樣有一群長老在開會。

他們相比于龍家,要從容得多。

楊盤在調查軍器走私案,范家可不敢頂風作案,所以直截了當把所有的相關買賣給停了下來,連兵器作坊的正常生意也都停了下來。

雖然這有些矯枉過正,但只要楊盤不盯著他們范家查,那么這點損失,范家還是承擔得起的。

“大長老,剛接到消息,龍家開始執行斷尾計劃了。”

“哦?想不到會到了這一步,龍家那老家伙倒是一個果斷之輩。”范家二長老嘆道。

“看來這龍家恐怕是要完了,咱們要不要踩上一腳?要知道龍家和咱們家也是有仇的。”范家的武斗派代表開口問道。

“不必了,唇亡齒寒啊,我們最好不要去插手此事,否則引起了楊盤的注意,那才叫得不償失啊。”范家大長老搖頭拒絕道。

“不錯,咱們也同樣做過類似的事情,很難保證楊盤不會在收拾了龍家之后,找上我們。這個時候,我們不應該有所動作,相反應該更加積極地向楊盤靠攏。表現出我們的誠意。”范家有位長老提意道。

“我同意老七的看法。”

范家大長老想了一下,搖頭說道:“老夫還是認為應該以不變應萬變,看看形勢再說吧。”

楊盤正在衙門開會。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普通衙役前來匯報道:“稟報神捕大人,衙門外面有一個名為上官晨曦的姑娘點名要找神捕大人,小的不敢怠慢,請指示。”

楊盤聽了,心里疑惑不解,上官晨曦?

想起來了,是那個在天柱山別院見過一面的姑娘。

奇怪了,自己和她不過一面之緣,她來找自己干嘛?

兩位紫衣巡捕以及吳參將都起身告辭道:“大人另有私事,我等就先告辭了。”

“也罷,反正該談的也談了,剩下的細節,你們自己拿主意吧。”楊盤沒有阻攔,點頭應道。

“你去把人帶過來吧。”楊盤看向了那名衙役說道。

“遵命,大人。”衙役領命而去。

楊盤一個人開始思考起來。

“上官晨曦?嘿,有意思,她沒有能夠通過問心路的考驗,現在恐怕不好受吧?就是不知道她是第一段路失敗的,還是第二段失敗的?”

過了一會兒,一個身姿婉約動人的美女走了進來,芊芊弱質地行禮道:“妾身見過楊神捕。”

“不必多禮,上官姑娘請坐吧,好歹我們也算是故友,不是嗎?”楊盤微笑著說道。敏銳的神識能夠察覺到上官晨曦的氣息駁雜凌亂,體內真氣沸騰,難以自制。這分明就是走火入魔的征兆。最難得的是,她竟然能夠強行壓制住走火入魔的狀態。

“謝大人。”上官晨曦坐了下來。

“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來找我有何事?”楊盤直截了當地問道。

“妾身魔障纏身,難以自持,特來求楊大人相助。”上官晨曦抬頭看向了楊盤,一雙美目能夠滴出水來,端的是楚楚動人。

楊盤輕咦一聲道:“竟然是天魔妙相之法,你果然不是普通人,本座也想不到你竟然是魔門中人。”

“妾身魔門前圣女,上官晨曦,見過楊盤大人。”上官晨曦這是故意暴露身份的,所謂禮下于人必有所求

要求人,就要有求人的誠意,自身的身份是誠意的一種體現。

楊盤和魔門有仇,可是他和自己沒仇,上官晨曦有自信以楊盤的氣量,絕對不會牽怒于他一個小女子。

“呵呵,本座和魔門恩怨極深,待本座中原事了,遲早是要上門拜訪楚教主的。你來找我,看在當年同在天柱山的一面之緣的份上,本座也不難為你。”楊盤平靜地說道。

“實不相瞞,妾身此來確有要事相求。”上官晨曦急忙說道。

“給你三分之一柱香的時間,說吧。”楊盤面無表情說道,原本他是不想和魔門的人打交道的。

“妾身從天柱山失敗歸來,心魔纏身,再無緣道途。在魔門也徹底失去了價值,現在妾身勉強能夠壓制住魔障,但不知道何時便會被反噬。”上官晨曦楚楚可憐地說道。

楊盤沉默不語。

“妾身是來投靠大人您的。”上官晨曦說完,見楊盤還是無動于衷,咬了咬牙道,“妾身愿意將一切都交給您,為奴為婢,在所不辭。”

楊盤哧笑一聲道:“我要你何用?要奴婢,我楊家有的是,要忠心手下,我楊家同樣也不缺。”

楊盤又不是散修出身,家族之中各種人才都有,還都是家生子,從小陪養,忠誠可靠。何必要收一個外人?

“難道就因為你的姿色?不錯,你的姿色確實是天下少有,絕色無雙。可問題是,在本座的眼中,女色皆是紅粉骷髏,你在我這里毫無價值可言。”楊盤冷酷地說道。

楊盤前生乃是超級富二代,什么樣的美女沒有享用過?

今生立志于長生道途,一顆道心玲瓏剔透,矢志不逾。

上官晨曦臉色一白,她想不到楊盤竟然是如此冷酷之人,或許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在長生之路走得更加長遠吧。

第一百七十九章魔鬼的契約

“不,大人,你楊家確實不缺人才,更不缺忠心的奴婢,可是沒有哪個家族會拒絕一個頂尖人才的加入。妾身乃五龍堂之首,統領五龍堂,有運籌帷幄之能。妾身自幼便被師傅收入師門,修煉魔門天魔妙相,十四歲便被立為圣女,學富五車,胸有山川。豈是一般的人才可比?”上官晨曦大聲說道。

“沒有錯,頂級人才,不論在哪里都是稀缺。魔門竟然舍得放棄你,真是讓楊某刮目相看。”楊盤難以置信地說道。

不得不承認,能夠成為魔門圣女,統領五龍堂,在中原發展壯大,絕對不是普通人才能夠相比的。

這是一個戰略級的頂級人才,智慧天資皆非凡人。

“那是因為大人你不了解魔門內部的殘酷性,魔門乃兩派六道之集合,門中派系分明,妾身失了勢,心魔纏身,再無前途可言。這方世界畢竟是以武為尊,頂級人才又如何?看上妾身姿色,想要將妾身納為私寵的魔門大佬不知道有多少。”上官晨曦委屈地述說著,情緒有些激動,臉上黑氣浮現,這是走火入魔的跡象。

楊盤點了點頭,這方世界以武為尊,武道天才是最重要的頂級人才。其他人才,哪怕智慧再驚天,遇到楊盤也得跪啊。

楊盤懼怕什么陰謀詭計嗎?一路強壓過去,再多的陰謀算計也是白搭。

不過,從勢力發展角度來分析,什么樣的人才都需要。

楊盤一直以來用慣了的書僮,楊鑫。距離頂級人才也還差得很遠,以他的資質或許有希望在武道上更進一步,當個管家型的管理人才。要說獨當一面的帥才嘛,他還差得太遠了。

“心魔纏身?頂級人才?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楊盤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門靈,穿越之門可以帶其他人一起穿越嗎?”楊盤在心里問道。

“可以,只要她肯簽下奴仆契約,交出一魂一魄,在我本體身上留下印記,便可以和你一起穿越。”智慧之門開口說道。

“不過,對你而言,她的作用聊勝于無。”

楊盤自然明白,上官晨曦除了姿色之外,對他的作用真的是近乎于零。因為楊盤自己的智慧就高于她,進步速度更不是她能夠相比的。

況且要收人才,楊盤穿越到其他世界,不一樣可以收為己用么?

“門靈,有一件事,你說錯了,她的智慧才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正是她的心魔纏身之象!”楊盤開口說道。

“你的意思是?”智慧之門有些拿不準楊盤打的是什么主意。

“這可是上好的鼎爐啊!心魔纏身,楊某人還真不敢在自己身上亂來,但是如果以他人為鼎爐,倒不失為一個折中的方案。”楊盤眼中閃爍著無量智慧之光,開始不停算計起來。

“你瘋了?心魔在別人身上,你如何能夠……”智慧之門門靈話到一半,頓時明白了楊盤的算盤,自行推衍了一番,“可行性88,楊盤你小子可以啊,竟然能夠算計得這么遠,這么周到。”

“正常操作,正常操作。”楊盤呵呵一笑道。

“對了,你所說的契約是怎么回事?”楊盤開口問道。

“一點點小能力罷了,不值一提。有限制的穿越之門,不只是時間間隔的問題,還有限制使用者。除了你以外,其他人不與我簽訂主仆契約,成為你的奴仆,那便無法使用我的穿越之門。”門靈回答道。

“不就相當于一張身份證明嘍?”楊盤并不反對這種做法。

楊盤笑著說道:“好,我可以收你當我的侍女,但你要付出足夠的代價,相應的,我也會給你相符的報酬。先說你的報酬吧,你有何要求?”

楊盤的語氣改變,讓上官晨曦欣喜若狂,因為只要她能夠搭上楊盤的船,就代表著有機會前往上界,繼續追求長生道途!

上官晨曦今年不超過三十四歲,哪怕是在凡人之中,這個年齡也是一個女人的黃金時段,更別說她一個先天期的高手,壽元高達一百八十歲。人生才走過六分之一,以后日子要是被心魔困在原地無法寸進,倒不如殺了她算了。

正是因為這種不甘心,她才不惜背叛魔門找上楊盤。

這種孤注一擲的做法和決心,絕對非凡人能夠下決定的。

走出這一步,她就等于背叛了魔門,而一個背叛之人,打上了不忠的印記,想要取得新主人的信任,簡直難如登天。

更大的可能就是被人利用完了,榨干了一切價值之后被無情地拋棄。

這個后果,上官晨曦難道會不知道嗎?

不,她敢來找楊盤,已經將一切都考慮清楚了。

最后,她還是來了!

不瘋魔不成活,哪怕賭上一切,她也不會放棄。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上官晨曦和楊盤其實是同一類人。

只不過,楊盤比她更幸運,更有機緣,見識更廣闊,眼光更長遠,基礎更牢固。

上官晨曦其實也是可惜了,她洗髓次數比林燕更多,可是心性磨礪上卻比不上林燕,或者說她的心結更大,結果功虧一簣。從第二段問心路上失敗,導致自身心魔叢生,難以自拔。

即使如此,她仍然抓住了每一分機會不放棄,下了莫大的決心,賭上自己所有的一切來找楊盤。

這樣的心性,這樣的果決,這樣的魄力。

確實是讓楊盤有了惜才之心,再加上上官晨曦確實有楊盤需要的利用價值。

“我希望你能幫我殺了大力法王、炎龍法王,同時放過魔門其他無辜之人。”上官晨曦咬著嘴唇,艱難地說道。

“無辜?什么叫無辜?在本座看來,這世上沒有無辜之人,只有我想殺和不想殺的人。”楊盤搖了搖頭道,“不過,我這個人很公平,你提的這個要求,我可以答應你。那么這算是你的報酬,是嗎?”

上官晨曦露出了一個嫵媚的笑容道:“多謝主人成全。”

“很好。”楊盤把手一伸,一張羊皮卷出現在手中。

楊盤看著這張羊皮卷,不禁在心里吐槽道:“這不是魔鬼的契約嗎?”羊皮卷上紋絡詭異,閃爍著令人敬畏的光芒。

“這就是魔鬼的靈魂契約啊!有什么不對嗎?”智慧之門門靈反問道。

“你可真厲害,這契約你哪來的?”楊盤好奇地問道。

“以前在諸天流浪的時候得到的,魔鬼的契約,其實就是用靈魂規則書寫的契約,這契約的書寫方法也是知識,我能夠掌握很習慣么?”智慧之門門靈用一種你是白癡嗎的語氣說道。

“我突然間發現,你才是扮豬吃老虎的行家啊。”楊盤驚訝道,要不是智慧之門門靈主動拿出這張契約羊皮,楊盤還以為簽訂契約乃是智慧之門的功用之一。

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不過對于智慧之門到底有多少知識,楊盤還是不知道,因為知識寶庫乃是智慧之門最重要的功能,除非楊盤能夠成長起來,徹底開啟這個寶庫,否則便只能看著。

不過,楊盤也不著急,現在的他連自身的知識體系力量體系都還沒有完全形成,貿然去學那些高等級的知識,只是給自己添堵而已。

就好像《血海真經》便是高等級的知識之一,楊盤現在才剛學完筑基,后面的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呢。

貪多嚼不爛,楊盤現在不僅要學《血海真經》,還要學《誅仙劍訣》。

《誅仙劍訣》可是一門絲毫不下于《血海真經》的高等級知識,楊盤的時間有限,不可能再去貪圖智慧之門的知識寶庫。

當然,到了以后,這知識寶庫便是楊盤攀登更高峰的階梯啊。

“這份契約,你看好了,然后簽了它,我們的契約就算達成。”楊盤將契約遞到了上官晨曦面前。

要知道魔鬼的契約,契約本身雖然是公平公正的,哪怕是魔鬼自己也無法違反契約,可是不要忘了,魔鬼可以用一種特殊的語言,加諸于契約的花紋之上,成為補充條款,設下契約陷阱。

簽了魔鬼的契約,那么自身的一切就都玩完了。

楊盤用不著使用這種手段,所以他的契約是白紙黑字,寫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沒有設下契約陷阱。

楊盤對敵人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但是對于自己人卻不會使出此等下作的手段,他也不屑如此。

真要是敵人,直接一刀殺了便是了。

殺不了,就猥瑣發育,然后等發育完了,再殺!

就好像魔門一樣。

楊盤并不打算放過魔門,只是最美味的果實要放到最后來品嘗不是嗎?

上官晨曦看著契約上的內容,最后咬了咬牙,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緊接著,身體內的一魂一魄就被智慧之門收走了。

智慧之門收走這一魂一魄并不是為了要挾上官晨曦,事實上這根本不需要,因為她簽下了契約,一旦楊盤完成契約內容,她便是楊盤的奴婢,這個事實改變不了,何必再要她的一魂一魄呢?

這是為了方便操作穿越之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