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通碟——第一百七十七章 三天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一百七十六章通碟

楊盤回到了衙門休息,一夜過去了。{隨}{夢}小說щww{suimеng][lā}

第二天一早,楊盤接到了衙役的匯報,龍家和范家的大長老都來了。

楊盤也沒有托大,吩咐了一句道:“把他們領進大廳,讓兩位紫衣巡捕作陪,本座一會兒就到。”

“遵命。”衙役趕緊領命而去。

事實上,大同府六扇門的兩位紫衣巡捕也自覺地把兩家大長老請到了大廳,親自作陪。

這兩位紫衣巡捕與兩大世家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彼此之間也算熟悉,倒也沒有多少陌生感,聊得很愉快。

“兩位還請喝茶,楊神捕馬上就會出來接見二位。”李巡捕笑瞇瞇地說道。

其實,真要說起來,這種持拜帖而來的客人,主人家就算不迎到門外去,也應該在大廳接見。而不是讓兩位客人在客廳等候。

可問題是,楊盤是天人,而另外兩名客人則不是,階級層次不一樣,自然沒有什么公平可言。

兩位世家大長老也不敢有任何意見。

相反,自身得到接見,已經是一種恩典了,還想得寸進尺,不是找死么?

過了一會兒,只聽外面的衙役大聲宣告道:“神捕大人到!”

四名還坐在客廳里的人,幾乎同一時間放下茶杯,站起身相迎。

楊盤的身影從后廳跨了進來,走到了主位上,坐了下來。

龍家和范家的兩名大長老同一時間彎腰行禮道:“在下龍家(范家)大長老參見血衣神捕楊大人。”..

“兩位請坐,不用多禮。”楊盤左手輕輕地一壓,表示道。

兩位大長老心中一凜,順勢坐了下來。

另外兩名紫衣巡捕也坐了下來。

同時,一名衙役端上了一杯熱茶給楊盤。

楊盤端起茶杯,表示了一下說道:“二位遠來是客,請茶。”

“謝過楊大人。”龍家和范家大長老恭敬地端起茶杯謝道,此時他們雖然是在喝茶,可是心里卻是五味雜陳。

沒有親眼所見,他們心里還有些僥幸,萬一楊盤晉升天人只是江湖傳言呢?

可是當他們親眼所見之后,他們才明白,江湖傳言也未必全是假的。

楊盤竟然真的突破了大宗師之境,晉升到更高的層次——天人。

客套了一陣之后,楊盤直入主題道:“兩位也是日理萬機之輩,我就不多廢話了。這是我從草原,帕爾大帳軍營之中搜出來的制式兵器,皆是我大周軍中的利器,數量還不少,楊某還查到這批兵器便是出自山西道大同府。故而奉了總捕頭的命令,前來調查。”

楊盤一揮手,地上出現了一大堆嶄新的刀槍等兵器。

兩名紫衣巡捕首先各自拿起了一把,仔細地看了看道:“這兵器不是軍中所用,因為軍中兵器都有特殊編號的,但制式和質量皆不遜色軍中刀兵。看樣子應該是由大周的強大兵工作坊所鍛造。”

“而且,最近軍中自查,沒有大規模的兵器失蹤和失竊。”李捕頭開口補充道。

“很顯然這是有人私鑄兵器,然后再走私到草原上去的。”韓捕頭點頭回答道。

龍家大長老和范家大長老也同時拿起兵器查看。

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

其實他們心里都有數,這種背著朝廷走私軍器乃是發家利市的大買賣,大同府這邊參與的勢力不知道有多少。

兩大世家直接和間接地參與也不少。

只不過,這種事情不能拿到臺面上來說,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楊盤喝了兩口茶,輕輕地放下茶杯,淡淡地說道:“這伙走私的頭領,也被本座從帕爾中央大帳之中掠走,仔細詢問了一番,已經有了答案。兩位可想聽聽?”

龍家大長老和范家大長老心中一震,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涌上心頭,這要是真被抓了個正著,那后果不堪設想。

朝廷明文規定,走私軍器,罪同欺君叛國,下場可是滿門抄斬,誅連九族的啊!

雖然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六大豪門先不論有沒有陽奉陰違的,但八大世家肯定有陽奉陰違的行為。

只是朝廷也摸不到把柄,無法發作。

歸根結底,還是八大世家根深蒂固,與中原六大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牽一發而動全身,朝廷也不敢在沒有確實證據之前而動手鏟除某一世家。

而且八大世家本身的實力和底蘊也是極為深厚的,朝廷也多有顧忌。

“楊大人此言是何意。”龍家大長老的眼力自然不弱,一眼就認出了這批兵器乃是不久之前,由龍家走私到帕爾大帳的那批軍器,自然不能承認。

“帳爾大帳,正對絕龍關,而我楊家世代鎮守絕龍關,幾代靖邊侯戰死沙場,楊家兒郎更是死傷無數。現在,竟然有中原勢力敢走私軍器到帕爾大帳,這不是明擺著針對我家而來?幸好,楊某身上還有些職位,所以便親自來查一查,究竟是哪一家所為。”楊盤的氣勢攀升了上來,整個客廳彌漫著一股難言的壓力。

這氣勢首當其沖是沖著兩大世家的大長老而來的。

兩名紫衣巡捕一聽,楊盤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我是公報私仇來的,不要和我扯什么證據,規矩什么的。

倘若楊盤現在還是大宗師,那就仍然在體制之內,這樣的行為乃是犯規的,各方都不會允許出現這種行為。

可問題是楊盤現在是天人,天榜第十!

規矩規則什么的,可管不到天人頭上去。

兩位紫衣巡捕也只能故作不知地配合。

“沒錯,走私軍器到草原乃抄家滅族的大案,不得不查!”李捕頭表態道。

“查,一定要仔細地查!”韓捕頭嚴肅地喝道。

兩名紫衣巡捕代表大同府六扇門表態道。

“不錯,一定要仔細查清楚。在下等這就上奏朝廷,請大理寺、刑部、都察院參與三司合查。”八大世家的家主身上還有伯爵或是子爵的爵位,雖然是空爵,只有名而沒有權,但上奏的權力還是有的。

這也是朝廷不得不對八大世家的安撫和承認。

楊盤點了點頭,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本座年輕,不懂那些什么朝廷規矩,我只給你們三天時間,這三天之內,大同戒嚴,所有相關人等不準出城。三天后,本座要一個滿意的答復。如果本座不滿意,那就休怪本座手下無情了。警告你們一句,不要讓本座親自出手,否則……”

說罷,指袖而去。

楊盤這種前一刻還氣氛和協,后一刻便翻臉無情的作風,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兩名紫衣巡捕,倒是不怎么在意,此事說到底,他們身上頂多背一個失職不查之罪,這種罪名,也就扣點貢獻點,對于他們這些紫衣巡捕來說,小意思而已。

他們絕對沒有參與走私軍器這種大罪。

他們散修出身,沒有什么家族之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除了自身修為之外,其他的基本上無欲無求。

走私軍器獲得的利益,無法讓他們修為突破大宗師,他們自然不會參與進去。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兩人看著龍家和范家的兩位大長老,不由得幸災樂禍。

兩名紫衣巡捕雖然沒有參與走私軍器,可是兩人也不傻子,整個大同有實力走私大批軍器到草原上的,除了龍家和范家之外,還有別家勢力么?

“兩位恐怕這幾天會很忙,我們兩個也就不留兩位了,兩位請自便吧。”李捕頭和韓捕頭輕聲笑道,然后先一步告辭離去,招呼了兩名衙役招待兩位。

現場的那幾十件軍器都沒有去動它們。

兩名大長老對視了一眼,各自拿起了地上的兵器,仔細地研究了一下。

范家大長老內心深處松了一口氣,這兵器不是自家作坊出口的,雖然說兩家兵器作坊的出口的兵器,制式都一樣。可是因為鍛造方法和技術上的差別,兩家出品的兵器,細微的差別還是有的。最分明的便是兵器的紋路不一樣。

只要是行家里手一眼就能夠認出來。

范家和龍家雖然都在做走私軍器的買賣,可到底不是同一家,販賣的方向也不一樣。

龍家是往西北方向賣,而范家則是往東北方向賣。

這也是當年暗自商量好的,為了不起沖突的一種妥協。

范家大長老最擔心的便是下面的人,人心不足蛇吞象,把手摸過界。

還好,哪怕下面的人有人真這么干了,也不可能是大批量的出貨。

只要不是大批量的出貨,那范家還有轉圜的余地。

現在更妙了,這批兵器不是出自范家,那自然便和范家無關了。

至于龍家那邊,關范家何事?

死道友不死貧道。

兩家占據著山西道,千百年來明爭暗斗也有不少了。龍家倒霉了,范家自然有好處。

哪怕兩家在這百年來也有姻親交易,往來密切。

合作多于對抗。

但那又如何?世家無情。

只要有機會,范家絕對不介意在龍家的身上踩上一腳,把龍家踢下深淵,萬劫不復。

第一百七十七章三天

范家和龍家的兩位大長老心思各異地走出了六扇門的大門。

上了轎子之后,兩人開始傳音交談。

范家大長老說道:“老龍啊,這可是你們龍家自己惹出來的,最好是自己把它給擺平了。”

龍家大長老無法辯駁,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可以,但我要你們范家幫個忙。”

“不可能!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不要妄想我們范家會給你們龍家擦這個屁股,你真以為那楊盤是好惹的不成。反正我是不會拿范家的命運做人情的。”范家大長老也是人老成精之輩,豈會不明白龍家大長老打的是什么主意?

范家大長老肯定不會答應,這可是龍家惹出來的禍,憑什么要范家和他們一起承擔?

范家大長老絕對有理由相信,哪怕是出手幫個無關痛癢的小忙,也絕對會被龍家大長老給放大了,然后把這個黑鍋扣一半到范家身上去。

讓范家和他們一起承擔這個責任,這樣兩家聯手之下,或許會讓楊盤投鼠忌器。

注意了是“或許”!

不要懷疑,這種事兒,換成范家也會這么干的。

當年天下大亂,八大世家聯手自保。便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把大家伙給拉了進去,不得不聯手對抗強大的大周太祖。

而且當年的八大世家在利益上和六大派是一致的,所以有中原六大派的庇護。

可現在的形勢和當年能一樣嗎?

楊盤又沒有威脅到八大世家的利益,楊盤只是在查案子,有理有據。

哪怕是八大世家請來了六大派的天人,大家對駁公堂,最后那也是龍家的過錯。

天人怎么了,天人也要講理啊。

哪怕六大派的天人數量更多,有那個底氣翻臉不認人。

但楊盤是普通天人嗎?

六大派的天人為了躲避和楊盤碰面,紛紛閉關了。

為什么?還不是顧忌到楊盤背后的勢力么?

上界宗門的背景,讓人不得不投鼠忌器。

而且,大家都知道楊盤在下界呆不長久,既然如此,何必與楊盤起沖突呢?

所以,這個鍋,最后只能是龍家自己來扛了。

你惹出來的事情,難道還要連累我們不成?

什么八大世家同氣連枝,那是騙小孩的。

同級勢力之間的摩擦和利益沖突才是最大的,所以大家都劃定了勢力范圍,避免直接對抗。

比如說,西北道屬于楊家的勢力范圍,山西道便是龍家和范家的勢力范圍。

問題是龍家和范家隔得太近,關系嘛,自然不言而喻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兩家的隊伍便在路口各分東西了。

范家大長老一回去,立即召集了家族所有掌權者,將事情告知之后,立即下令道:“我不管你們私下里有沒有撈油水,現在我需要你們立即把所有犯忌的買賣結束,以及把各自屁股都擦干凈。不能留下絲毫把柄和痕跡,否則一旦被查出來,那也不要怪老夫丟軍保帥,把你們交給六扇門去處理了。”

這家族一大,真的是山頭林立,不好管理啊。

這一次是生死攸關的大事,容不得半點馬虎,所以范家大長老直接挑明了說。

范家這邊還好說,畢竟不是他們被抓了一個正著,三天時間也足夠他們擦屁股了。

龍家那邊可就麻煩得多了。

龍家大長老一回家族,也立即招集了所有掌權者開會。

會議上,龍家大長老扔出了兵器,開口道:“這批兵器是哪一房干的?”

很快就有專人出來檢驗,結果也很快出來了。

像龍家這樣延續了上千年的家族,不僅僅是分家、旁系眾多,嫡系也分成十六房。

十六房,各房都有各房的標記,關系著權力分配和利益分配等等因素。

“是第七房!”

“另外,第七房的一名執事在草原失蹤了,至今未歸。”

“大長老,這批兵器出事了嗎?”

長老會的正式長老們開始發問道。

“這批兵器走私被楊盤抓了一個正著,他到大同來就是來調查此案的,現在大同府已經被戒嚴了。哪怕我們可以通過密道離開大同,但如此一來,天下之大,將再無龍家容事之所,只能夠遠遁草原。”大長老思慮道,“即使如此,我們也沒有把握能夠躲得過楊盤的追蹤。草原勢力可抵擋不了楊盤。”

“嘶——”在場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中原的花花世界可不是草原能夠相比的。

他們要是逃亡,那也是向南逃亡,寧愿逃到南蠻也不想逃到草原去。

草原的生活實在太苦了,他們養尊處優慣了。

最重要的是,哪怕是逃到草原也不保險啊。楊盤在大宗師境界的時候,就敢到草原上橫行無忌,現在他晉升天人,更加肆無忌憚。

一名天人的壓力,壓在龍家頭上,這簡直就是滅族之禍啊。

“你們干的是什么好事,啊?竟然在草原光明正大地打著龍家的招牌行事,簡直膽大包天!”大長老怒氣一涌,一掌拍碎了胸前的桌案,氣得大叫。

“大長老,再生氣也與事無補,楊盤那邊給出的條件是什么?”四長老冷靜地問道。

“三天,他要求我們三天后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大長老憋悶地嘆道。

“滿意?什么才叫滿意?他這分明就是為難我們龍家啊。”五長老氣憤地喝罵道。

“沒有錯,龍家乃當世八大世家之一,不可輕辱,大不了我們和他拼了!”下面的幾個長老叫囂道。

“拼?拼什么,拿什么去和他拼?”二長老也氣笑了,“你們以為你們是誰?楊盤可是天人!就憑你們去和他拼?世家,世家又如何?天下大亂的時候,被滅掉的世家還少嗎?這個世界,永遠是強者為尊,世家算個屁!”

“很遺憾,我們龍家哪怕是盡起底蘊,也拼不過一個當世天人。龍家已經不是千年前的龍家,我們龍家的天人已經隕落了六百多年,這些年我們為了保住家族,耗費的天人遺物也不少,剩下的根本拼不過一個當世天人。”大長老一臉落寞地述說事實道。

龍家當年也是從豪門走過來的,成為了世家。

龍家的發家和楊家很像,楊家也是小家出身,出了一位天人,瞬間躍升豪門之列。當世六大豪門之中,只有楊家的根基最淺,但底蘊最深!

其他五大豪門的底蘊根本無法和楊家這樣出過天人,甚至是飛升者的家族相比。

魔門當年為什么不敢盡起全力覆滅楊家?

還不是顧忌到楊家的底蘊嗎?

殺一個家主對于楊家來說,只是臉面上的問題,大不了重新選一個新的家主,而無關家族興衰存亡。所以,楊家可以忍!

真要是魔門要覆滅楊家,楊家絕對會動用楊文昊留下來的底蘊。

在天人底蘊面前,大宗師算什么?

在飛升者底蘊面前,哪怕是天人也要顧忌一二。

這也是為什么楚教主當年不答應的原因,不是因為顧忌當年交情和鐵傲天的存在。楚教主,再怎么說也是一人獨抗六大派的頂級強者,氣魄之大,豈是等閑?

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楊文昊飛升之前,給楊家留下來的底蘊,真要逼急了,還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楊家畢竟不是魔門的主要敵人,甚至連次要敵人都不是,也不是魔門南下的阻力。

魔門當年出手,也是應黃金家族,云蒙皇室之邀請,因為龐大的既得利益而出手。殺一個家主已經是極限了。

覆滅楊家?利益不符,風險太大。

龍家在天人隕落之后,六百年之間,起起伏伏,歷經三朝,名列八大世家之一,豈會沒有動用過底蘊?

“三天,只有三天時間,如果不能讓楊盤滿意,龍家真的可能成為歷史!”

“這不是危言聳聽,你們應該聽說楊盤的名聲,他的行事手段如何,大家都清楚。”

“為今之計,只有丟車保帥了。”

各房長老毫不留情地一致同意,丟車保帥。

第七房的長老們自然不會同意了,這簡直就是讓他們去死啊。

雙方的爭執在繼續,但很顯然,第七房只憑一房之力實在無法和龍家其他十五房對抗。

其他十五房之中,也不是沒有和第七房交好,甚至好到穿一條褲子的人。

可是面對現在這種全軍覆沒的危機之下,最后只能夠站在利益和生存的一方。

畢竟大家都有理有據,事情是你們第七房惹下的,不能怪我吧?

這要追究責任,無論如何也追究不到我們身上。

你們自己做事不密,事跡敗露,為龍家惹來了一位天人,覆亡之危面前,你們第七房只有扛下來了,反正我們是不會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幫你們扛的,因為扛不住啊。

“來人啊,控制第七房所有人,清點第七房的賬簿、財產和隱秘,把所有關系到龍家機密的東西給剔除出來,剩下的,三天后全都交給六扇門處置。”最后五大長老直截了當地同時下令。

龍家五位大宗師同時做出的決定,哪怕是第七房也沒有辦法反抗。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