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出竅期(上)——第一百七十三章 出竅期(下)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一百七十二章出竅期(上)

楊家作為西北道第一勢力,關注它的人和勢力非常多,楊府半空中的天象變化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lā

實在是因為這天象變化的范圍詭異無比,只籠罩在楊府上空,想不引人注意也難啊。

況且楊家坐落于大梁城之中,城里來往客商和居民,想不惹人注意也難啊。

“快看,那是什么?”一棟酒樓之上,位于三樓雅間的客人們注意到了天空中的天象,驚訝地叫道。

“這等天象,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這哪里是什么自然天象,明明是有人在練什么神功導致的天象變化。”有位老者侃侃而談道。

“什么?老先生,這怎么可能?什么樣的神功,在修煉的時候能夠引動天象變化?”立即有人表示不敢置信。

“你們還別不相信,據我所知,中原六大派之中,都擁有此等神功,只是你們不知道罷了。”老者得意地說道。

“可那個方向,似乎是靖邊侯府啊。楊家也擁有此等神功?”

“不錯不錯,真的是楊府所在的方位,而且這天象似乎剛好籠罩在靖邊侯府上空。”

“這位老先生倒是有些見識,只不過還是說錯了,這絕對不是什么神功異象,而是突破異象!”一直坐在酒桌前,不曾動彈的年輕人,眼神復雜地看著遠處的天象,輕聲說道。

“哦?恕老朽眼拙,原來是紫虛門的庚少俠當面,老朽有禮了。”這老者仔細打量了一下說話之人,眼神一亮,趕緊拱手招呼道。

“老先生客氣了。”庚凌虛拱手回應道,江湖之中,花花橋子人抬人,這些年下來,庚凌虛算是歷練出來了。

要是原來年輕氣盛的庚凌虛,根本連臉都懶得甩一下。

庚凌虛、紫小刀等一輩中原六大派的年輕天才,在十年前進入仙緣秘境之中參與考核,結果他們連第一關都沒能過,就被淘汰了。

這還是幸運的,要是在天柱山問心路上失敗,那才是真的虧死了。

想一想上官晨曦的下場,就明白在天柱山問心路上失敗之后的后果有多嚴重了。

同時,考核的失敗也讓他們這些大周的頂級天才們徹底認清了自己。

相比于十八個世界的無數天才來說,他們不過是平均水準而已,有什么好驕傲的?

庚凌虛傲氣被打掉了,人也跟著成熟了許多。

仙緣大會固然失敗了,但他們每個活下來的人,收獲都不小,不僅僅是加速了洗髓積累,還得到了不小的機緣。

那方秘境之中,隨便采摘的千年靈藥,就足以造舊一批強者了。

庚凌虛回來之后,消化這些收獲,就花了整整五年,隨后沉淀了三年,于兩年前順利地洗髓第七次,又于不久之前突破了宗師境界。

“兩位前輩,繼續啊,究竟是什么樣的突破才能夠引發這等天象?”周邊看熱鬧的人提醒道。

“突破天人境界!”庚凌虛直白地回答道。

“嘶——”現場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天人在大周世界就是最頂層的存在,一人敵國,鎮壓當世啊。

天榜之中,一共只有九個人。這個數字已經有七十幾年沒有變化了。

甚至,這七十多年來,連沖擊天人的事件也是一件也沒有發生過。

整個江湖都習慣了九大天人共存,威凌天下,無敵于世的境況。

可是讓人想不到的是,七十幾年過去了。終于有新的天人要誕生了嗎?

“那是靖邊侯府所在的位置,難道楊家之中,有人在沖擊天人?!”這個消息,仿佛病毒一樣不停地擴散,沒有多久,整個大梁城都知道了。

整個大梁,上百萬人口,無論是在做事,還是沒有做事的人,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了天象變化的方位。

所有練武之人,都用向往的目光,盯著天上的天象。期待著憧憬著第十位天人的出現。

“查!楊家之中,究竟是何人在沖擊天人!”幾乎所有得到消息的勢力,不管和楊家關系如何,都下達了同樣的命令。

消息在以最快的速度,最先進的傳遞方式,不停地擴散到整個江湖。

當然,如果整個江湖都知道了的話,恐怕楊盤的突破早就結束了。

酒樓之上,那老者驚訝地問道:“是誰?”

“是誰在突破?”這個疑問幾乎所有勢力的首腦以及身在大梁的負責人都關心的。

“答案其實并不難猜,不是嗎?”庚凌虛開口說道,“首先,突破天人,至少也要大宗師巔峰。楊家之中,只有一個人合格。這個人,你們都很熟悉,同樣是如雷貫耳。”

楊家的幾名大宗師,在各大勢力面前都不是什么秘密,他們不可能在十年前達到大宗師巔峰,所以可以排除。

剩下來的這個人,只有最近轟動天下的傳聞。

“難道傳聞是真的?神刀楊盤他真的回來了?”聰明人還是有的,庚凌虛暗示得也非常清楚明顯了。

“聽說,神刀前輩在草原上大開殺戒,大肆獵殺大宗師。他不是在草原上么,怎么又回來了?”

“拜托,那個消息是一個月前的消息好么?早就過時了。神刀前輩的行蹤豈是我等能夠發現得了的。”

庚凌虛有些發愣地看著靖邊侯府的方向,心中是百味雜陳。

不過,當年的攀比之心和追趕之心都沒有了。

差距太大了,大到完全沒有追趕的可能,庚凌虛反而心態平衡了下來。

回憶起當年的年少氣盛,不禁有幾分羞愧。

“楊盤,當年的你究竟隱藏了多少底細?”庚凌虛又不是傻子,這個時候,他要是還去相信楊盤當年是六次洗髓突破宗師的話,那就真的是天下最笨的笨蛋了。

很顯然,當年的楊盤表面上是六次洗髓,可實際上究竟洗髓了多少次,沒有人敢去肯定。

楊盤的進步速度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

十年過去了,楊盤竟然要突破天人了。

“算一算,神刀楊盤,今年不過三十二歲左右吧?想不到竟然開始沖擊天人了,老夫真是……”那白須老者找不到形容詞了。

三十二歲的天人,簡直變態啊。

天人的壽元是六個甲子,這要是楊盤不飛升的話,豈不是可以鎮壓天下五個甲子?

中原六大派通過玉符傳息的方式,先一步得到了消息。

六大派的天人也不得不關注此事。

畢竟七十幾年了,突然就要冒出一個同道出來,他們能夠不關注么?

“楊盤,突破的竟然是楊盤?”真武派的天人驚嘆道。

“也幸好是楊盤,因為他在這方世界呆不了多長時間,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少林方丈的反應極為平靜。

“嘿,這下子可有好戲看嘍。”真陽觀天人幸災樂禍。

中原六大派的反應雖然各不一樣,但總的來說,他們都是以一種不聞不問的態度,平靜視之。

魔門那邊接到消息,楚教主忽然有一種去打斷楊盤突破的沖動。

但最后還是被強行克制了下來。

能夠率領魔門與中原六大派以及大周朝廷周旋一個多甲子,楚教主的智慧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想象的。

難道楚教主不想打斷楊盤突破嗎?

廢話,當然想了。

楊盤一旦突破天人,以他的戰績,神刀斬之下,恐怕天人也難以抵擋。

到時候楊盤就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只要打斷了楊盤的突破,就等于毀了楊盤這個天才,上界宗門哪怕再憤怒也不會因為一個廢了的天才而怎么樣。

所以,他并不害怕這樣做的后果。

問題是,他現在遠在大雪山天魔宮,以他的速度,趕到西北道大梁城,最快也要兩天。

時間上,可能是剛剛夠的。

畢竟突破天人,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成功的。

最少也要三天的時間才有結果。

他全力趕過去應該來得及。

可問題是,楊家的那個老家伙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自己能夠想到,楊文定肯定也能夠想到。

所以,以楊文定的人脈關系,絕對會提前把鐵傲天請到楊家護法。

鐵傲天當年欠了楊文昊不止一個人情,和楊文定更是戰友和好友。他肯定會給面子,親自為楊盤護法。

自己去了,絕對會碰上鐵傲天。

有鐵傲天出手,拖住自己,楊盤趁機突破,然后便是二打一的局面。

自己一去,恐怕就回不來了。

其他天人出手,楚教主都有把握能夠逃走。

可是楊盤的神刀斬,實在太詭異太可怕。

在楊盤之前,哪怕是地榜第一,也做不到殺大宗師如殺狗。

尋常大宗師或許十個加在一起也不是地榜第一的對手,可是如果這位大宗師一心想要逃跑,哪怕是地榜第一也難以拍著胸脯保證測能夠將人給留下來。

但楊盤不是這樣的,尋常大宗師在楊盤這里就是如同殺狗一樣地屠殺。

這幾個月,楊盤在草原的殺戮,幾乎就是全天下這幾十年來大宗師隕落之和了。

一個人啊!這是他一個人的戰績!

楊盤的殺傷力有多強,不用多說了。

可以預見,楊盤一旦突破天人,神刀斬之下,楚教主感覺自己也沒有把握能夠活著回來。

第一百七十三章出竅期(下)

楚教主明白自身負擔著整個魔門的興衰,不能輕易冒險。

“哎,今天的決定也不知是對還是錯。”楚教主搖頭嘆道。

在下界,因為世界等級的問題,天人境界便是極限,所以,任何人在突破天人的時候,都會引來天象。

只要是有經驗的人,一看就能夠看出來。

而在上界,修士突破出竅期的時候,是不會有任何動靜的。

只有在突破金仙的時候才會震動宇宙。

其實道理是一樣的,只是世界的限制不一樣。

兩天后,楊盤的靈魂和神念終于徹底融合為一,在融合成功的那一剎那,楊盤的神念外放。

以楊府為中心,開始擴散,不一會兒,整個大梁城便在楊盤的眼皮子底下,一覽無遺。

神念一生,光是這一神通,就完全脫離了凡人的范疇。

這就好像楊盤隨時可以放出一顆探查方圓百里的探測衛星一樣。

這一本事,似乎成了一種本能,只要楊盤想,隨時神念一放,就便能夠將方圓百里盡收眼底。

楊盤一念之間,收回了外放的神念,開始平復自身真元,同時真元運轉遍布全身。

這一刻,楊盤的真元性質轉變成了法力。

法力在性質上比真元更加高級,轉化比例相當一比一百,

此刻楊盤體內的真元轉化為法力,在量上少了一百倍不止。

再加上突破出竅期的消耗。

楊盤趕緊開始鞏固修為。

此番突破,雖然算得上是一帆風順,可終究還是太過深意了一些,有些波折,需要一段時間的靜養和調息。

楊盤的神念一放即收,天空上方的天象也開始漸漸散去。

“這應該是成功了吧?”楊文定雖然只是大宗師的修為,精神力無法離體,但在神念掃過的時候,還是敏銳地察覺到了,再加上楊文定也見識過天人的武道意念,以及堂兄楊文昊的神念掃描。

“不錯,他確實是成功了,恭敬你們楊家,又出了一位天人。不,說不定又是一個飛升者。”鐵傲天感嘆道。

“哈哈哈……同喜,同喜。楊盤現在不也是你六扇門的神捕么?”楊文定開心地大笑道。

“你這么一說,老夫還真的挺高興的。”鐵傲天板著的臉一松,欣慰地點頭道。

“好了,楊盤成功地突破了,老夫的護法任務也完成了,老朋友,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鐵傲天飛天而起,正要離開,忽然轉頭道:“提醒楊盤一聲,讓他出關之后,不要忘了到六扇門述職。”

說罷,鐵傲天沖天而起,不一會兒就沒了蹤影。

這便是天人,來去如風,瀟灑自在。

“哈哈哈……”楊文定開心地大笑了起來,心情一好,連那些一直在楊家門外徘徊來去的探子都來得搭理了。

現在他更是巴不得這些探子把消息給傳回去。

天象消失了。

關注到這一現象的人都神色不一。

“天象消失了,這代表著楊盤不是成功地突破天人,便是失敗了。”酒樓之中的那位白須老者輕聲嘆道。

“應該是成功了。在下和楊盤打過交道,此人行事頗有章法,做事更是謹慎無比,沒有萬全的把握,他是不會貿然沖擊天人境的。”庚凌虛開口說道。

“這可不一定,突破天人境,還真的沒有百分之百這回事。”白須老者強調著反駁道。

“不,那是因為你不了解楊盤,他不是普通人,他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絕世奇才。”庚凌虛強調道。

白須老者沒有反駁,因為庚凌虛所說是真的。

楊盤的天才,在整個大周世界無人能夠反駁。

楊盤的崛起過程之中,沒有絲毫僥幸成分,他是真正憑實力一步一步地殺上來的。

天下第一刀的名號無人能夠反駁。

“天下第十位天人出世,同時也是下一代第一位天人出世,這是不是預示著另一個天人盛世要來了?”白須老者激動地說道。

“不,恰恰相反。楊盤只是特例,況且楊盤一旦晉升天人,恐怕所有天人都會躲著他走。”庚凌虛起身準備離開,丟下一塊碎銀子,大膽猜測道。

“呵呵……還真的可能如此唉。”白須老者想到了楊盤的戰績,說不得楊盤出關之后,神刀斬之下,殺天人也會如同殺狗一樣簡單吧?

這種情況下,哪個天人會冒這么大的風險去硬懟楊盤?

楊盤分明在下界呆不了多長時間,直接閉關避過這段時間,出關之后,格局依然不會有任何改變。

既然如此,楊盤在大周世界這段時間,又何必與他對碰呢?

所謂王不見王,不是更好嗎?

中原六大派的天人,個個都精明無比,在楊盤晉升天人的消息確切如實之后,紛紛宣布閉關潛修。

同時中原六大派在這段時間里面,也不搞什么大動作了,就算是有動作也會停下來。

另外,這中原六大派紛紛與楊家展開合作,不動聲色之間便讓出了許多利益分享給楊家。

這是對于天人的尊重。

哪怕這個天人呆不長久,也不能留下話柄。

即使如此,總比楊盤出關之后,就算他本人不介意,楊家也會綁架楊盤的意愿主動擴張。

那個時候,一旦起了沖突,為了臉面的問題,六大派也不能認慫,最后的結果對于中原六大派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最讓郁悶的是,萬一招惹來楊盤拜山,公平挑戰的話……

中原六大派的天人們表示,自己還沒有活夠呢,可不想親身去體驗例無虛斬的神刀斬是不是到了天人境界也同樣是這般神奇不可解。

雖然說,當今九大天人,都非常好奇這個問題,可是沒有人會傻得拿自己的性命去試探。

楊盤的殺性太大,成為天人之后,恐怕會更加肆無忌憚。

就在鐵傲天離開,一天之后,整個天下都傳遍了楊盤順利突破天人的消息。

天下間第十位天人出世。

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第十位天人會是一個小輩。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