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段——意志——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二段——欲望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第一百五十三章第一段——意志

三天后,一行人爬到了海拔五千米的時候,終于有人開始忍不住休息了。

小說щww.suimeng.lā

而這個時候,楊盤的登山速度調整到了三天前的三分之一!

速度降低了三倍!

楊盤飛速在虛似宇宙之中計算現在的速度、剩下的距離和時間的花費。

最后一個結論,所謂的二十一天的時間,看似很長,實際上只是剛剛夠用而已。

當然,這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難度不會繼續提升。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每隔一千米的高度,難度就會上升一點。

又過了兩天,楊盤已經無法再保持體力恢復和消耗的平衡了。

而且他的速度也不能再降了,再降就是那就是像老奶奶爬樓梯一樣蹭著走了。

這種行為的印象分比那些停下來的休息的人還要扣得多。

楊盤也正式進入了體力消耗的階段。

經過五天的角逐,楊盤處于第二集團,第一集團的全是橫煉功夫出眾的人。數量不多,只有三十幾個人。

楊盤還察覺到,修為的不同,所受到的壓制也不一樣。

這就保證了,每一個人的起點都是一樣的。

兩個集團之間,相差大概是五六百米的差距。

差距不是太大,但卻在慢慢擴大。

又過了兩天,今天是第七天了。時間過去了三分之一,楊盤隨著第二集團爬到了八千米的高度。

第一段竟然還沒有結束,楊盤的體力已經見底,從來沒有體會的虛弱感、眩暈感、惡心感不斷地涌來。

身體上的虛弱帶來的精神上的折磨。

腦海中不斷有一個聲音在提醒著:“休息一會兒,只是休息一小會兒,體力恢復了之后再繼續爬也是一樣的。時間才過去了七天,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而路程也爬了近一半了。”

“你很累了,放棄吧,退一步海闊天空。”

“你有絕世傳承,你有絕世寶物,你有絕世奇遇,根本用不著在這里受這種苦,哪怕你被淘汰了,回到大周世界,要不了多久也能夠憑借自己的力量飛升上界,何必在這里受罪呢?放棄吧,不加入上界宗門,你也一樣能夠笑傲諸天。”

“放棄吧,放棄,放棄,放棄……”

楊盤的前世今生都是含著金鑰匙出生,錦衣玉食,物質上的追求幾乎已經達到了頂點。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楊盤最大的弱勢之處,就在于意志方面。一個沒有吃過苦,沒有受過生活摧殘的富二代,能夠有多強大的意志?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分析,沒有物質生活煩惱的楊盤,他對于精神追求必然是十分渴望而堅定的。

所以,這一世的楊盤,潛心修行,一心想要成仙得道。

這般向道之心,又比那些整天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普通凡人要堅定得多了。

楊盤的意志薄弱嗎?

不,你錯了,或許楊盤在得到《血海真經》之前是這樣。

但是當楊盤修煉了《血海真經》之后,他的心性和意志已有了改變。

沒有絕強的意志,如何能夠坦然地面對那尸山血海,無窮怨魂?

恐怕早就精神崩潰了吧?

所以,這一世的楊盤,意志上的薄弱實際上早在潛移默化之下得到了加強。

“不,不行,我不能在這里放棄,如果我在這里就放棄,日后面對更加艱難的困難,豈不是還是要找理由放棄嗎?”楊盤自言自語道,原本有些松散的意志在這種覺悟之下,竟然凝練了起來。

這是一種永不放棄的精神和信念。

修行到了楊盤這樣的高度,需要考慮更多的問題,不單單是功法和資源。

光靠絕世功法和無盡的資源,是絕對無法堆出一個真正的強者。每一個強者有自己的信念。每一個強者都會凝聚自身的道和理。

這些都是資源所無法辦到的。

當然,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修行方法,規則也都不一樣。

不可否認,有的世界用資源還真的可以把一頭豬堆成神仙。

問題是,這種神仙和那種憑借自己信念,從尸山血海之中走出,凝聚了自身的道和理的強者相比,哪種更強?

意志凝聚之后,便驅散了精神上的雜念,同時也讓精神上的虛弱大為減弱。

上的消耗可以堅持,哪怕體力耗盡,也可以壓榨身體潛力。畢竟楊盤的肉身乃修羅法體,哪怕是被封印,壓榨出來的潛力也不可小視。

關鍵還在于精神意志上的壓力。

七天下來,前前后后至少有七八百人停下來休息了。而這些人基本上都可以被列入淘汰的名單當中。

楊盤到了現在還堅持在第二集團已經極為難得了。

時間又過了三天,當楊盤爬到一萬多米的高度時,第一集團之中,有人支撐不住,停了下來。

接著,越來越多的人停下休息。

這股休息的浪潮,仿佛會傳染一樣,從第一集團到第二集團,再到第三集團。每一個集團至少都有一半的人撐不下去,停下來休息了。

楊盤咬著牙,強行驅除精神上的虛弱和壓力,保持著自己的節奏,緩慢地前進著,沒有停下一步。

楊盤洗髓九次蛻變而成的法體,有著非同一般的潛力,一點點體力上的壓榨,對于楊盤的肉身來說,并不是極限,只是這種力量被封印了,所以才會顯得這般艱難。

事實上,不只是楊盤。

其他的考核者比楊盤不堪的,多的是。

甚至連趴在地上,手腳并用,“爬”上來的人也是有的。

什么時候才是頭啊。

這第一段路有這么長嗎?

即使是用爬的,也陸續有人支撐不住,或癱倒在地,或一個跟斗摔下了階梯。

基本上就代表著他們已經被徹底淘汰了。

從一萬多米摔下去,后果真不是說著玩的,那肯定是相當嚴重的。

楊盤只覺得肩膀上仿佛扛著一座大山一樣,每踏上一步,都要消耗更多的體力和力量。

唇干舌燥,臉色發青發白,額頭汗水淋漓。

不過,要是仔細觀察就能發現,楊盤的雙眼仍然炯炯有神。

幸好,在場的眾人之中,沒有凡人,否則二十一天不吃不喝,真的會受不了的。

哪怕是后天武者和先天武者,也是吃了辟谷丹之后才開始爬山的。

否則他們早就玩完了。

楊盤完全不關注外界的情況了,專心一致地登山。

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個臺階。

修行之途就如同這登山一樣。

沒有捷徑,沒有僥幸。

只有付出才有回報。

楊盤漸漸對此有所明悟。

楊盤的意志更加堅定,我要修行,我要長生!

第十三天,楊盤忽然之間感覺到壓力一松,力量又重新回來了,體內真元一個大周天之下,驅散了肉身的虛弱,自身真元也顯得更加凝練。

“這是第一段完結了么?”楊盤輕聲嘆道。

“休息時間十息,現在記時。”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這是專門的提醒。

每一個走完第一段路的人都能夠聽到這個聲音,這也是一種福利了。

哪怕只有十息。

楊盤不敢耽誤,瘋狂地運轉真元,身上紫氣彌漫,聚氣而河。

這是《紫河》的療傷法門。

當然,楊盤運轉這個法門不是為了療傷,而是為了快速恢復自身元氣。

這一萬五千米登上來,不斷壓榨肉身潛力,榨取更多的體力,雖然不至于傷到本源,但多少也是傷了一些元氣。

楊盤在這個時候不可能耗費一滴精血來補充這些許的消耗。

這點消耗還用不著浪費精血。

同時,時間地點也不對。

楊盤可是知道自己現在是被重點關注的對象之一,《血影神功》的氣息雖然隱諱,但楊盤也不敢保證金丹級別的宗師發現不了,而且此功偏向于邪道,畢竟不雅,還是《紫河》最光明正大,這可是家傳神功。

老子修煉家傳神功,天經地義,沒毛病!

況且,楊盤的家傳神功確實不弱。

否則楊家哪里能夠短短六十年崛起成為天下六大豪門之一?

沒有足夠的人才和實力能夠辦得到么?

楊家人都修煉《紫河》,代代宗師不絕,證明了這門功法的厲害之處。

十息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封印又重新加身,楊盤又變成了凡人一枚。

楊盤朝周圍仔細觀察了一下。

發現自己竟然是第一個通過第一段路的人。

這真是讓楊盤有些意外了,要知道在此之前,他還只是處于第二集團的。

第一集團的那些修煉了橫煉功夫的武者,肉身有多么變態,反正楊盤是見識過橫煉大宗師的難纏之處。

要不是楊盤領悟了化血神刀的神通,恐怕要殺橫煉大宗師也是力有未逮之事。

在他之后,距離第一段終點最近的人是東虞,然后竟然是賈儒!

楊盤不禁深深地看了一眼賈儒,這個猥瑣的道士藏得可真夠深的,早就知道他不是簡單之輩,沒想到竟然這么不簡單。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楊盤看向了第四人,第四個人竟然是林燕!

真是出乎楊盤的意料之外,然后再往下數有兩名宗師,四名先天。

六名大宗師,那三位竟然如此不堪?!

第一百五十四章第二段——

楊盤收束了心神,開始繼續自己的登山挑戰。

這第二段又是什么樣的呢?

考驗的會的是什么呢?

楊盤踏上了第二段路。

“咦?”楊盤輕咦一聲,竟然什么變化都沒有,奇了怪了。

楊盤沒有停下來,繼續攀登。

這第二段路可要比第一段輕松得多了。

爬了大概五百米的高度,楊盤也沒有發覺到不對勁之處,體力消耗是正常的消息。

完全沒有第一段那樣不正常地抽取體力,仿佛有座大山壓著,每走一步,重量就加大一分。

楊盤沒有來得及慶幸,忽然之間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在外人看來,楊盤站在臺階上一動不動,雙目緊閉,也不知道是干什么。

“陛下,陛下?”楊盤被人搖醒,整個人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視力恢復之后,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個巨大的黃色大床上,四周金碧輝煌,這是一個巨大的宮殿啊。

“我怎么會在這里,我不是應該在天柱山登天梯么?這是哪里?”楊盤奇怪無比地自語道。

“陛下,陛下,你沒事吧?來人,宣御醫!”床邊躺著一個美麗女子驚恐地大叫道。

“你叫我什么?”楊盤回過神來問道。

“陛下,您當然是我的陛下,當今天下的皇帝啊。臣妾是麗妃啊,陛下你怎么了,你可千萬不要嚇臣妾啊。”美麗女人著急地回答道,一臉焦急之色,不是作假。

楊盤的腦袋之中忽然之中涌入一股記憶。

楊盤只覺得整個人一暈,躺了下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

當楊盤恢復過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四個老頭子在輪流給自己切脈看病,然后討論了起來。

“陛下醒了,麗妃娘娘。”一個太監高聲叫道。

“陛下,你醒了真是太好了。”麗妃喜極而泣道。

一個御醫趕緊湊了過來,再一次切了一下脈。

隨后點了點頭,笑道:“陛下吉人自有天相,脈象已經穩定,沒有大礙了。”

楊盤整理了一下記憶,自己竟然是當朝天子。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這份記憶是那么的真實。

“門靈,出來,快出來啊。”楊盤呼叫門靈道。

無論楊盤怎么叫都沒有一點兒回應。

“陛下,今日還要上朝,您要不要通知外朝取消今天的朝會?”麗妃關心地問道。

“不必了,更衣上朝吧。”楊盤擺了擺手拒絕道。

心下暗道:“難道我之前是在做夢?或者說,這才是一個夢?”

楊盤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能夠感受到疼痛,那就不是夢嘍?

那我到底是誰?

楊盤思考之間,被人侍候著更衣上轎,送到了太和殿。

數百名身穿朝服,手持玉圭,頭截烏紗的官員站在五米臺階之下。

楊盤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龍椅之前,站在這里,居高臨下。

一種難言的喜悅涌上心頭。

楊盤一展皇袍衣擺,坐了下來。

剛一坐下,文武百官一起跪了下來,高聲喝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便是皇權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覺嗎?

真的是讓人迷醉,讓人上癮。

楊盤在這一刻才明白,原本這就是權力!

生殺與奪,雷霆雨露,全在我一念之間。

“平身。”楊盤輕聲說道。

站在臺階下面的太監高聲重復道:“平身——”

“謝吾皇。”文武百官站起身來。

朝會散了之后,楊盤回到了后宮,才明白酒池肉林是什么感受,美女如云是什么享受,后宮佳麗三千是什么樣的艷福。

楊盤竟然有些樂不思蜀了。

慢慢的,他似乎忘記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開心地當起了皇帝。

但事情卻不是那么簡單的。

當楊盤掌握了朝局才發現,自己竟然處于一個皇朝的末期!

眼下天下民不聊生,風煙四起。

叛軍和朝廷兵馬打得是難分難解。

為了自己的天下,為了屁股底下的寶座,楊盤勵精圖治,想要改變這個局面。事實上,他想多了,一個皇朝到了末期是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一起爆發造成的,根本不是皇帝勤不勤奮能夠改變的。

眨眼間,十年過去了。

楊盤當了十年皇帝,努力了十年,可還是落得國破的下場。

楊盤頹廢地坐在皇位上,回想起這十年的經歷。從擁有一切到失去一切,不過短短十年而已。

到了最后,身邊連一個人都沒有,真正是孤家寡人。

“吾寧死不做亡國之君!”

楊盤在眾多叛軍面前,大聲喝道。

楊盤在此刻體會到崇禎皇帝的那句:“朕不是亡國之君,爾等皆是亡國之臣。”究竟是什么意思。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情想必也是和自己是一樣的。

楊盤正要舉劍自刎。

到了這一步,楊盤已經明悟到今天死期將至,那些腦海之中封存了十年的記憶又涌了出來。

權力、富貴、美色皆是虛妄,因為自己根本沒有保護它們的力量。

轉眼之間,死期到頭,才發現這十年來的種種真的毫無意義,短暫的擁有,最終終會失去,只有永恒才是真正的存在。

其他一切,都沒有意義。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說的全是鬼話,不要去相信這些鬼話,信了的人全是傻子。

只有天長地久才有意義,失去的東西,哪怕曾經擁有也沒有任何意義。

你敢說不是?

你去問問建文皇帝,看看他是在乎曾經擁有,還是在乎天長地久?

建文帝還好一點,他只是失了江山,沒有亡國。

那些亡國之君的下場比他還要慘。

去問問所有破產的人,看看他是在乎曾經擁有,還是在乎天長地久?

問問你自己的內心,你是在乎曾經擁有,還是在乎天長地久?

你富有四海時,擁有一切。

當你變成了窮光蛋的時候,你就一無所有。

世界就是這么現實。

認清了現實,才能夠看到本質。

看到了本質的人,才會去追求永恒。

是一個人前進的源泉,同時也是毀掉一個人的罪魁禍首。

“原本我追求的不是權力、富貴、美女、享樂。”楊盤從來沒有這么清晰地認知到自己內心的。

他也是一個有的人,他的是長生,他的執念是長生。

或許從前世,父母身亡的那一刻,楊盤就意識到生命的短暫和脆弱,那個時候,他的就超脫了凡塵的追求。

世上無人不想長生。

求道,求長生,這便是修士的。

楊盤周圍的一切仿佛時間停止了一樣,空間仿佛玻璃一樣破碎開來。

楊盤睜開了雙眼。

雙眼之中的疲憊之色,任誰都看得明白。

整個人從身到心,都感覺到一個字:“累”!

“靠!”楊盤輕聲吐字。

竟然是幻境!

如此逼真的幻境,簡直可怕!

特別是在幻境之中,那十年的經歷仍然歷歷在目,根本不像是假的。

“門靈,剛才我發呆了多久?你可知道我經歷了什么樣的幻境?”楊盤在心里發問道。

“你只站了半柱香的時間,并不久。至于什么樣的幻境,我當然知道,我就幻境外面一直看著呢?”門靈開口回答道。

“我覺得這幻境對你有好處,而且也相信你一定能夠打破它出來,所以沒有打擾你。”

“你這個理由太好了,我找不到語言反駁你了。”楊盤翻了一個白眼,嘲諷道。

“我只是奇怪,為什么我之前的記憶好像被刻意屏蔽了一樣,十年幻境生活都沒有想起來。這是什么幻境,這么厲害。”楊盤好奇而不解地問道。

“好吧,這恐怕才是真正的問心路,此乃天仙手段,厲害非常。我也無能為力。”智慧之門回答道。

“你都無能為力?開玩笑呢?”楊盤難以置信地問道。

“我的本質只是一件法寶,而你則是我的宿主。宿主太弱,限制我的力量,我有什么辦法?如果你現在是元神境界,我或許還能夠破除這個幻境。問題是你現在不過是筑基階段的菜鳥,你讓我有什么辦法?我也很絕望啊。”門靈毫不留情地懟了回去。

楊盤聽了,只能無語。

“上吧,如果我所料不錯,接下來還有幻境在等著你呢,這只是開胃小菜而已。”門靈提醒道。

“我現在想知道的是,如果我當時那一劍真的劃上去,會有什么后果?”楊盤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道。

“呵呵,你還是不知道的好。”門靈沒有明說。

楊盤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這次長生仙宮的仙緣大會,真的是讓楊盤大開眼界,深刻地體會到,哪怕是在上界,修行界的殘酷也是赤果果的。

修行長生,不是那么簡單的。

天河圣地,這樣的大宗門,根本就沒有把自家弟子以外的修士當成人看待。

楊盤在大周世界也是肉食者的一員,自然清楚這樣的龐然大物,是如何看待下面那些普通武者和散修的。

、楊盤是既得利益者,倒也不會傻呼呼地去呼吁什么民主自由。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