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上門賠罪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隨著時間的推移,陸陸續續地也有不少完成任務前來天柱山別院的人,登記領了玉佩,各自休養。◢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lā

像楊盤這樣神完氣足,毫發無傷的人,畢竟是極少數。

絕大多數到達之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傷勢。

有的更是傷勢重得差點完蛋的。

不過,只要到達天柱山別院,都會被上界天人級別的高人親自出手救治過來。

這一點,得到了眾多人的認可。

眨眼間,三個多月就過去了。

楊盤破關而出,十分順利地將修為提升了一個小層次,達到了大宗師中期的修為。

大宗師的修煉其實真的是相當緩慢的,同時,這一階段也是承前啟后的一個重要階段,它是筑基階段最后一個境界,也是跨越筑基階段的基礎。

在大周世界,大宗師的修行,一個小層次的晉升,一般都是以六十年左右為基準。再根據功法的不同,資源和效率的差別,在這個基準上或加或減。

要知道,對于大宗師來說,小層次的晉升其實是沒有什么明顯的瓶頸,只是積累夠不夠的問題。

但往往積累是最消耗資源和時間的。在上界如此,在下界更加苛刻。

楊盤滿打滿算,晉階大宗師不過才兩年不到吧?

這要是在大周世界,他殺了這么多大宗師,可是要引起軒然大波的。

但是在這里,殺得卻是合情合理,楊盤的心里是美滋滋的。

不過,對于楊盤來說,大宗師中期的修為,并不能讓他的實力大進,充其量也就是續航能力大增,同時施展神通時的消耗降低了一些。

楊盤一出關,立馬引起了同住在甲字號院落里的幾位大宗師和神魂期修士的注意。

目前為止,甲字號院落里,只住了五人。

包括楊盤在內,就只有五人。

其中,武道大宗師四人,神魂期修士一人。

這個神魂期的修士不是旁人,正是當初偷襲楊盤沒有得逞的賈儒。

楊盤這邊一出關,賈儒立馬看準機會上門拜訪。

這臉皮也是厚得可以了,不久之前才出手襲擊了楊盤,這邊就好像沒事人一樣上門拜訪。

“楊道友,有禮了,有禮了。在下賈儒,出身散修,早年未修道之前是行商的。”賈儒一臉真誠的笑容,熱情地招呼道,手中提著一個禮盒。

楊盤可是有教養的世家子弟,上門是客的風度還是有的。

“請進吧。”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即使是要打,也要問清楚由來再說。楊盤也是好奇這個猥瑣的家伙究竟是來干什么的。

“唉,多謝,多謝。”賈儒笑瞇瞇地進了門,他也是不怕楊盤在這里出手,因為這棟別院可是真正的安全區,任何人,不管有什么恩怨都不能在這里出手,要打可以,出了別院,到外面打去,打生打死都可以。

但如果在別院里面動手,那就是不給上界宗門面子了。

能夠跨界招收弟子,并且統轄十八個中千世界的強大宗門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不給它面子,就是不要命了。

“坐吧。”楊盤走到桌前,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茶杯和茶壺。

用功力將茶壺中的茶水熱了一下,倒進了茶杯之中。

“請茶。”楊盤淡淡地指了一下茶杯說道。

“多謝多謝。”賈儒把茶杯端起,輕輕地喝了一口。

雙方的禮數算是盡過了。

楊盤開門見山問道:“閣下來此,有何要事?”

“賠禮道歉,化解恩怨。”賈儒明確地說明了來意。

“哦?說來聽聽。”楊盤面無表情地說道。

“楊道友,這第一關考核已經過了。很幸運,我們都通過了。而這第二關,賈某人可是打聽清楚了,乃是問心道。這和爭斗無關,所以接下來的考核也不應該再考核相關的這方面了。如果不出意外,以楊道友的天資絕世,基本上是板上釘釘地能夠拜入上界宗門了。而在下,也有幾分信心。這樣的話,我們日后說不定還是同門。”賈儒擺事實說道。

楊盤點了點頭,正常來說,確實如此。

楊盤沒有回話,而是示意賈儒接著說。

賈儒接著說道:“前段時間,賈某多有得罪,所以特來賠罪,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賈某可是誠意十足地來化解恩怨,相信以楊道友的心胸應該能夠理解的吧?”

“好,我接受。”楊盤點頭應道,賈儒的話確實沒有說錯,第一關的規則如此,他沒有錯,自己也沒有錯。既然第一關已經過了,人家也來賠禮道歉,化解恩怨了。日后說不定還是同門師兄弟,犯不著為這點小事結仇,真的不值得。

況且楊盤的心胸也沒有那么狹窄。

“啊?什么?哦,楊公子真的是敞亮,無比的敞亮。賈某人佩服,佩服。”賈儒反應了過來,高興地大叫道。

接下來,賈儒一陣神侃,不動聲色之間,便把關系拉近了許多。

楊盤前世雖然是商人家庭出生,但實際上卻只是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少爺,科技宅,懂商業運作,卻不曾親自操作過的理論派。

面對賈儒這種實踐派的人,真的是嘴皮子嚴重不過關。

“可能楊道友還不清楚,這一次通過第一關,住進別院里的人,數量大概在一千八百左右,多數為先天和宗師階層。其中先天數量最多,多達一千三百多人。而咱們甲字院的人,目前住進來的只有五人。”賈儒笑呵呵地說道。

“賈道友真是消息靈通啊。”楊盤點頭應道。

“那是,不是賈某人吹牛,賈某的外號就叫包打聽,這生意人嘛,消息不靈通怎么行?”賈儒自豪地說道。

“那賈道友還打聽到什么內幕?”楊盤好奇地問道。

“呵呵,打聽到一個有關于楊道友的消息,算不算?”賈儒神秘兮兮地說道,擠眉弄眼,瞇著的小眼睛之中,藏匿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精光。

楊盤聽了,表面上不動聲色地問道:“哦?那楊某倒是十分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樣的消息呢?”

賈儒笑呵呵地轉移話題道:“賈某人此來,除了賠禮道歉,化解恩怨之外,也是想來與楊道友作一個交易。”

“什么交易?關于那個不知真假的消息?”楊盤的氣勢瞬間提了上來,這意思是,如果你想用一個不知真假的消息就想要從我這里套到好處,那就是想得太多了。

“楊道友把賈某人看成什么了?”賈儒也沒有多說,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個盒子,把盒子打開來,里面是一塊七色水晶。

“楊道友是武修吧?這塊東西,你總該聽說過吧?”賈儒驕傲地抬起頭說道。

楊盤眼神一正,仔細地打量著起盒子里的七色水晶。

“不知道,在下是否可以上手一觀?”楊盤假裝光看是看不出來的樣子,其實楊盤只要用一次掃描就可以知道此物的底細了。

“當然。”賈儒沒有拒絕楊盤的正當要求,畢竟一件寶物,如果不上手,光看也實在太為難人了。

這就好像你去古玩店買古董,店家只準看,不準碰一樣,你會買嗎?

當然不會了。

道理是一樣的。

當然,你要是上手之后再看走眼,那就是自己的問題了。

楊盤從盤中取出寶物,剛一上手,立即感覺到體內真元在沸騰,楊盤也從心底升起一種想吞噬的。

這肯定是寶貝!

而且是對自己極為有用的寶物。

“這是什么寶貝?”楊盤還真不認識這寶物,大周世界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寶物存在。

“看來楊道友所在的世界實在太貧瘠了,此乃凰血精晶!相傳,此乃青鸞之血滴落于地上,歷萬年而生。也不知是真是假。不過,此物在我們那個世界,乃是武修圣品!”賈儒開始詳細介紹此寶。

“此寶煉化之后,能夠純化真氣,滋養神魂,要不是此寶性質過于酷烈,我等神魂期修士的肉身支撐不了煉化此寶的強度,否則此寶對于我們道修來說也是上佳的寶物。”賈儒輕聲嘆道。

“不錯,確實是寶貝。不知道賈道友想要換什么?”楊盤好奇地問道,他并沒有表現出太多渴望之情,但也沒有下作地壓價。

“這個嘛,說起來有些慚愧,當天在下因為跑得太快,結果弄丟了我的束禁環,在下想要換的就是它。”賈儒一臉不好意思地說道,小胡子一翹一翹的,非常搞笑。

這般一賣丑,反而讓楊盤覺得這家伙太搞笑了。

“嘿嘿,那件束禁環,可是一件法寶來著吧?在下就是再孤陋寡聞也明白法寶的珍貴之處。”楊盤絲毫沒有放棄自身利益成全別人的意思,該爭取的利益一絲都不能少。

賈儒整個嘴臉都皺到一塊去了,心痛得幾乎無法呼息。

最后一咬牙,再拿出了一塊凰血精晶,開口說道:“這是最后一塊了,楊道友要是肯換,我們就換,如果不肯,就當在下沒有提過這個交易。”

楊盤嘴角一翹,點了點頭道:“好,成交!”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