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下第一殺手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你懂什么,小屁孩,小孩子才講正邪,大人都講利益。隨{夢}小◢說шщЩ.suimEnG.1a咱們林家被滅門,你以為是魔門干的?告訴你,魔門干這種事的可能性只有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一個六大派干的,另一個是皇室干的。”林燕說得更加直白,問題這就是江湖真正的本來面目。

林毅聽了也沒有像其他人一樣高喊不可能,因為經歷了這段日子,他的思想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已經不再以前那么不成熟了。

林毅姐姐說得沒有錯,如果從利益方面去考量,還真是如此。

這一路上,兩姐弟無論跑到哪里,總會被追上,然后經歷了一番廝殺之后,又神奇地逃掉了。

這背后有沒有人在暗中出手呢?

信標殘片的其他部件顯示方位,不就是將自身的行蹤完全告訴別人么?

細思極恐啊!

“姐,我決定了,殘片我們不要了,現在這信標殘片如何處理?就這么扔了,實在太浪費了。”林毅想要將這塊信標殘片利益最大化。

“你打算如何處理?”林燕問道。

“將它賣掉!”林毅直白地回答道。

“賣掉它,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處理方法,可是我們有這么大的能力保住得到的巨大財富么?”林燕點頭反問道。

“呃,不能。”林毅算是看清楚這個世界了,沒有力量想要保住財富,怎么可能?林家不就是因為信標而亡的么?

你再看看八大世家、六大豪門、七幫十會、十二宗門,他們都有信標,怎么就沒事呢?

還不是因為人家實力強大,保得住唄。

不過,就算如此,楊盤不也要外出躲避么?

“所以說,這信標不能賣,只能送!”林燕肯定地答道。

“賣是交易,送是人情。人情這種東西,別人是搶不去的。況且,人情也是最珍貴的財富,咱們林家能不能重新崛起,就要看這個人情了。”林燕主動解釋道。

這話真的是一點兒毛病都沒有。..

林家想要重新崛起,林毅要開枝散葉,林家以前的仇家會怎么看?

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靠山照著,林毅恐怕需要隱姓埋名,連祭拜列祖列宗都要偷偷摸摸的。何來的林家崛起?

所以,這個人情一定要重,送的人選也要有選擇。

“姐,你說我們送給哪家好呢?”林毅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我們林家以前的那些老交情,現在恐怕都靠不住,哪怕有一些靠得住,我們也無法分辨,所以,我們才離開了林家祖地,來到了這里,再往前便是西北道,西北道第一豪門便是楊家,楊氏家族在江湖上的口碑還是不錯的,而且又是將門世家,他們一開口,整個西北道境內各方勢力都要給面子,我們林家就能夠重新立府。最主要的是,在西北道,我們沒有仇家。”林燕回答道。

“難怪姐姐你不往江南跑,要往西北跑了,真是一石二鳥。”林毅佩服道。

魔門的勢力,在西北道肯定要強于江南道。

林燕帶著林毅頂著魔門五龍堂的追殺,還往西北道跑,可謂是膽大包天。

“姐,可是楊家會因為一塊殘片而庇護我們嗎?”林毅問道。

“會的,他們只會庇護你,而不是我,我會送你到大染城,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既然決定要重振林家,為止不惜放棄武道前途,那接下來面對的一切困難,你也只能自己迎難而上了。姐姐一直跟你,你反而會有危險,況且,姐姐也不敢保證楊家會不會對我身上的完整信標感興趣。”林燕點頭嘆道。

五天后,楊盤在一處山明水秀的水潭邊停了下來。

這里風景秀麗,清雅迷人。給人一種寧靜致遠的感覺。

清澈的水潭邊,有不少小動物在喝水。潭邊到處盛開著各種野花,百花爭艷,美不勝收。

忽然之間,一陣微風拂過。

水潭邊上的小動物,仿佛受到了什么驚嚇,慌張逃竄而去,打破了這美麗的畫卷。

楊盤把手中的鐵劍往邊上一扔,左手輕輕一攤,小樓一夜聽春雨出現在手中。

右手緩緩地把刀拔了出來。

“出來吧,你的殺氣連小動物都瞞不過,如何能夠瞞得過我?”楊盤淡淡地說道。

話音剛落,一個身形突然出現從天而降,落到了水漂中央,站在水面上,輕聲笑道:“老夫要不是惜才,豈會主動暴露?”

“敢問前輩大名?”楊盤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這一位的存在,要是不主動暴露出來,他也發現不了,哪怕他的心中早有一些警示。

“楊家真是一門豪杰,你家先祖楊文昊與我也曾有舊。老夫黑衣樓主。”黑尊者整個人都蒙在一個寬大的斗篷里,看不清楚面孔和身材,聲音沙啞,雖然自稱老夫,也無法肯定其是男是女。

“天下第一殺手啊!”楊盤驚嘆一聲道。

沒有錯,在地榜上的資料上寫著。

黑衣樓主,地榜第六,號稱天下第一殺手!

“前輩說我家先祖與你有舊,不過是因為你被他打了一頓吧?”楊盤笑瞇瞇地說道,不得不說,血海真經里面的斂息術就是厲害,自身大宗師之境被斂息術收斂得只有宗師后期的氣息。堂堂地榜第六的大宗師都無法看穿楊盤的底細。

“小子,就憑你想激怒老夫么?楊文昊當年也是黑衣樓的樓主之一,你說老夫和他有沒有舊呢?”黑衣樓主直截了當地說道。

楊盤聽了,愣了一下,這可是自家太太太祖爺的黑歷史啊。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這很正常嘛,資本的原始積累,總會伴隨著血腥與骯臟。”楊盤也是受過現代經濟學教育的人,任何資本的原始積累,有些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

楊家能夠從一個小縣城的土豪劣紳,成為現在的西北道第一豪門,這中間的原始積累絕對不是那么簡單的,雖然在族學之中,學習家族歷史的時候,這個過程被一筆帶過了。這種黑歷史,無論是哪個家族都會選擇隱藏或者美化。

但是歷史就是歷史,這是無可辯駁的。

所以,楊家的秘史之中,完整地記載著家族的發展史。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真正想要成為世家,長盛不衰的家族,為自己家族修史是不可避免的。別以為只有國家才會修史,實際上,真正的大家族會更加注重自己的歷史。

因為家族歷史也是一種底蘊,可以傳承子孫后代,受用無盡的。

這方世界的武道盛行,超凡力量駐世。

武學功法和家族歷史便是一個強大家族兩大不可缺少之底蘊,一文一武,陰陽并濟。

“好一個資本的原始積累,你歸納得十分精確。楊家小子,交出你手中完整的信標,老夫可以看在楊文昊的面子上,放你一馬。”黑衣樓主淡然地說道。

“呵呵,大家都是千年的狐貍,你在我面前擺什么聊齋啊。”楊盤輕笑一聲,毫不掩飾自身嘲諷的意味。

黑衣樓主雖然沒有聽懂楊盤所說的諺語是什么意思,但卻能夠感受到楊盤的表達態度。

“小家伙,我知道你出道以來,順風順水,沒有人能夠給你造成任何的阻礙,不得不說,你是一個絕世奇才,崛起速度之快,真是堪比當年的楊文昊。但是,過份的自信不是好事,老夫看在當年與楊文昊的交情份上,不想對你出手,倘若你不識抬舉,這里就將是你的葬身之地。此地山明水秀,作為埋骨之地也是非常不錯的。”黑衣樓主的語氣沒有半點波動,非常沉穩地說道。

“那就來試一試,看看這里是誰的埋骨之地,我的刀還從來沒有斬過大宗師。”楊盤平靜而淡然地回答道,真元貫注刀身。

小樓一夜聽春雨的詩句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別有一番情調。

“哈哈哈……楊家小子,你瘋了不成,你真以為殺了一個顧凌波就能夠目中無人,視天下高手為無物嗎?人榜第十和地榜第六的差距,你知道嗎?”黑衣樓主冷笑一聲道,他才是魔門天人以下最強的大宗師,也是最有希望晉升天人的大宗師。

黑衣樓主排在地榜第六,不是因為他的實力只有地榜第六,事實上,是因為他夠低調,否則真的要比實力,也未必比地榜前五差多少,甚至猶有過之。

龐大的罡氣浮現。

原本平靜的水潭,立即風起云涌,潭水朝四面八方排開,狂風吹起,天地元氣涌動,帶動了天上的云朵。

一股無形的壓力憑空出現。

這股壓力的中心正是楊盤。

“聽聞黑衣樓主乃天下第一殺手,怎么殺手殺人不是躲在暗處出手的嗎?”楊盤笑呵呵地問道,一副云淡風清的樣子,看樣子好像不是處于風暴中心,而是在欣賞風景。

“呵呵,殺人而已,管他用什么方法?這個時候,你還能夠如此鎮定自如地說話,老夫不得不佩服你的膽識。”黑衣樓主笑著稱贊道,“說真的,我還有些舍不得殺你啊。又一個絕世天才要隕落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