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四十四章 狼狽的馬承鐘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水平面
第四十四章狼狽的馬承鐘

當楊盤趕到鶴首山的時候,楊盤用血源追蹤術察看了一下馬承鐘現在的位置。

“果然,馬承鐘看來確實掌握了很多的信息,他居然找到佐佴峰去了。”楊盤在心里暗吧一聲道。

“咦,不對,他在快速移動,速度相當快,似乎是被人追逐?”楊盤分辨了下血源點移動的速度猜測道,“不行,我要快點趕去瞧瞧,不要辛苦栽好的桃子被別人給摘了去,那可就真的郁悶了。”

楊盤加快了速度,真氣仿佛流水一樣往外流。

距離楊盤七八里之外,一處山腰,有四道身影在追逐著一個身影。

“馬承鐘,別以為你易了容就能夠隱瞞得了老夫我的眼睛,別跑了,你是跑不掉的,整個江湖都在找你,你能夠跑到哪里去?乖乖地把天劍密鑰交出來,老夫會答應放你一條生路,帶著天劍密鑰,你就休想安生。”四道追逐的身影之中,一個白發老者以傳音入密的方式與馬承鐘交談道。

馬承鐘躲過了六扇門的那次圍捕,逃出了城,本來他可以逃出清江縣,隱遁江湖的。但是他不甘心,幾十年的心血啊,成功近在眼前,他如何甘心?

況且馬承鐘明白,他得到天劍密鑰,發現天劍秘藏的秘密必然會被傳出去,因為秘密這種東西一個人知道是秘密,兩個人知道就不再是秘密了。

果然,鬼影一死,他安排的后手就爆發了。

鬼影的后手是為了防止自己被馬承鐘殺人滅口,同樣也有一種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的想法在其中。

江湖震動,無數江湖高手涌來。

這位追逐馬承鐘的老者乃是一名和馬承鐘師傅同輩的高手,一直以來隱居不出,這一次也同樣被吸引來了。

在他周圍還有三人,都是他的親傳弟子。

“單老頭,你不要太過分。天劍密鑰也是你能夠覬覦的?你也不怕宗毀人亡?”馬承鐘冷哼一聲反問道。

單老頭是河北鷹爪門的門主,這是一個小宗門,傳承也有上百年了,這類小宗門在江湖之中比比皆是,基本上都是散修或者是大派出師弟子創建的。

不少門派之中,有外門、內門和真傳之分,其中外門弟子是允許藝成出師的,他們所學的都是門派傳播極廣的武學,學成出師之后,再根據自己的理解和創新,衍生出一套新武學,開宗立派。

河北鷹爪門就是這樣典型的宗門,他們所傳承的只是鷹爪功其中一個流派,名為單氏鷹爪功。

這類小宗門人數稀少,有不少是一脈單傳,和散修們的區別在于,他們在當地小有名氣,有點勢力和產業,且有些名望和人脈,算得上是地頭蛇。

馬承鐘也是出身這類宗門。

單老頭是這一代的門主,一身外功由外而內,鷹爪功造詣尚在楊盤之上,隱修多年,成功洗髓換血了四次。只是苦于沒有進階武學,又無法自己將自身武學升華,所以被卡在先天圓滿這一步,不得寸進。

這一次聞名天劍秘藏出世,于是因為地緣關系,他很早就趕到了清江縣搜尋寶藏下落。早年他與馬承鐘的師傅是故交,對馬承鐘還是較為熟悉的,所以他就有了先機。

“哼,老夫保不保住是老夫的本事,馬承鐘交出天劍密鑰,老夫看在和你師傅的交情上,放你一條生路。”單老頭開口勸道。

“不必多說,想要得到天劍密鑰,殺了我再說吧。”馬承鐘堅定地拒絕道,天劍秘藏乃是他半生的魔障,哪怕是死,也要找到它,得到它。

單老頭看準機會,一記鷹翔擊,這是一招相當高明的位移武技,從數十米之外,整個人仿佛化為一只雄鷹,從高空之中發動突然襲擊,速度極快。

這是單氏鷹爪功最精華的一招,普通的鷹爪功是沒有這么一招傳承的。

馬承鐘料想不到單老頭的速度突然暴增這么多。

前路已經被堵住了。

他正要改變方向,單老頭帶來的另外三名中年人也趕了上來,向他包圍了。

“可惡,單老頭,本來我想棲事寧人,你們為何非要苦苦相逼呢?”馬承鐘說罷,拔出長劍,一劍朝單老頭刺去。

單老頭手作鷹爪,迎著劍刃抓去。

“叮——”一聲脆響,一雙肉爪竟然與劍刃相拼而不落下風。

“好功夫,看劍!”馬承鐘稱贊一句,劍走游龍,劍刃輕易地掙脫了單老頭的鷹爪束縛,直襲對方咽喉。

“好劍法,不過還是嫩了一點兒。”單老頭鷹爪一抬一捏,再一次將劍刃控制在手。

就在此時,另外三位幫手也一起出手攻向馬承鐘。

看功夫,使的是鷹爪功,應該是單氏鷹爪門的門徒。

馬承鐘真氣一運,劍上閃爍了一道劍芒,抽劍轉身,擋住三人連攻,身形一縱躍起,跳出了包圍圈。

但他雖然跳出了包圍圈,卻仍然無法脫身。

單老頭的經驗也是極為豐富,在其落地之時便已經到位,趁其落局未穩攻了上來。

雄厚的真氣,凌厲的鷹爪,孤傲的身法,集三者之長,將馬承鐘壓制在下風。

另外三人修為雖然稍弱一籌,但也能夠及時補位,截住馬承鐘想要跑的路線,時不時上來攻上兩招。

“單鷹王,你好歹是武林前輩,竟然無恥地用圍攻之術。”馬承鐘激道。

“馬承鐘,你也不必使激將法,老夫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多,這招對老夫無用,交出密鑰,老夫可以放你一條生路,絕不食言。”單老頭淡淡地回答道。

馬承鐘如何甘心交出密鑰?雙方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

談不攏,那就只有打了。

馬承鐘開口威脅道:“單老頭,你的實力確實勝我半分,但要是把我逼急了,你也討不了好,不要忘了,我現在可是黑衣樓樓主。”

“敗血劍么?老夫倒是想見識一二。”單老頭自信地回答道。

馬承鐘的修為弱了單老頭一籌,但卻能夠在四人圍攻之下,毫不露怯。

但可惜,馬承鐘到目前為止,已經用上了全力,而單老頭顯然有所保留。

繼續僵持下去,馬承鐘明白自己一定會吃虧。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