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全球高武

第1415章 你可滅世

更新時間:2019-09-30  作者:老鷹吃小雞
“弱?”

方平輕哼一聲,“弱的話,你倒是別跑啊!”

“跑?”

地皇也是嗤笑一聲,“速度比你快便是跑嗎?那跑給你看看!”

眨眼間,四面八方都是地皇的影子。

方平幾人被圍在中間,是的,被包圍了。

四人被一人包圍了!

轟隆隆!

交手碰撞聲不斷傳出,方平和鎮天王為主力,武王為輔,書香……還在和地皇劍作戰呢。

三人不斷出手,身上傷勢越來越多。

而地皇,很快消散了那些虛影,再次出現在不遠處,此刻,地皇也有些傷勢,不過比三人要輕的多。

地皇微微喘息,笑道:“收回之前的話,不算太弱,就是有點弱!”

“封!”

方平懶得再說話,低喝一聲,老張大道書再次呈現,瞬間朝地皇罩去。

地皇再次打爆大道書,可這一次,老張也是發了狠,眨眼間,一枚大印融入其中,轟隆隆!

地皇再次轟擊,這一次接連轟擊十多拳,卻是沒能打爆大道書。

“纏住他!”

方平再次低喝,鎮天王暴吼一聲,肉身震蕩虛空,強大的可怕,主動殺向地皇,糾纏地皇。

地皇一邊轟擊大道書,一邊對戰鎮天王,打的鎮天王不斷倒退,卻是不肯放棄,暴吼聲不斷,一直和地皇糾纏!

噗嗤!

方平精神力爆發,震蕩虛空,精神力如刀,瞬間切割的地皇有些暈眩。

原力散開,那就是精神力和氣血之力。

方平的精神力可不弱!

足足有40萬赫!

對于任何皇者而言,40萬赫的精神力都不算低,40萬赫堪比4000萬卡氣血,這是昔年滅天帝這種精神力一道強者證道的標準。

其他皇者,大多都強在肉身,強在氣血。

他們的精神力也不弱,都完成了質變,可40萬赫……皇者中并非人人都是如此。

地皇精神力也不算弱,面對方平的精神力攻擊,也是迅速爆發精神力抵御,不過雙方碰撞之下,地皇也只是堪堪擋住!

顯然,他精神力不算太強大。

強在氣血,強在肉身!

方平力量掌控度極強,上一刻還是精神力爆發,眨眼間,化為原力爆發,長刀斬出,轟隆一聲,地皇倒退,大道書轟擊!

地皇有些意外,笑道:“有趣,你們仨倒是聯手找到了點合作的默契了!”

之前三人分別作戰,雖算是圍攻,可地皇大部分情況下只需要面對一人,而現在,三人聯手的默契倒是更強了一些。

面對一人,地皇還能占據絕對優勢,面對三人同時出力,攻防一致,他倒是有些吃力了起來。

“那就陪你們玩玩!”

轟隆一聲,地皇劍斬飛了書香,出現在地皇手中,地皇不再空手,手持長劍,噗嗤一劍刺出!

這一刻,三人愈加默契,鎮天王手中出現通天鑼,或者說昔年陽神的護心鏡,瞬間擋在老張身前,砰地一聲,傳出一聲刺耳的金屬碰撞聲。

那邊,地皇微微側頭,一柄長刀無聲無息間斬來,地皇側頭避開,長刀猛地往下一拍,地皇長發如同萬劍,噗嗤一聲全部飆射而出,當當聲不絕于耳。

炸裂聲再起,地皇耳邊出現一道血痕,頭發斷裂了許多,卻是依舊笑的開懷,長劍快的無邊。

很難想象,這位霸道的皇者,用劍居然如同刺客。

他力量掌控度顯然也很強,不帶起絲毫能量波動,也是無聲無息,一次次出劍,向老張這個三人中的最弱點刺去!

老張也是臉色凝重,他現在反而是弱點所在。

方平和鎮天王,兩人哪怕不敵地皇,地皇想迅速斬殺他們,那也不是一般的難。

可他,戰力不過億,和他們差距還是很大的。

地皇不但破億,還是破億中的強者,壓制方平他們的同時,也能找機會斬殺張濤,這才是問題所在。

老張臉色變幻一陣,下一刻,他放棄了自己出手,喝道:“方平!”

方平看向他,見他臉色鄭重,方平不再廢話,低喝一聲,瞬間沖向張濤!

張濤如同液體一般,迅速融入方平體內,方平氣血暴漲,趁著鎮天王和地皇糾纏的瞬間,長刀比之前更快三分,更強三分,砰地一聲,大刀斬出!

這一次,地皇可不是和之前那樣,只是稍微后退一些了。

砰地一聲巨響,地皇習慣性揮拳格擋,結果拳頭上血肉炸裂開,露出了地皇那幾乎透明的手骨!

地皇身體微微一震,鎮天王看到了機會,暴吼一聲,一拳轟擊出去,砰地一聲,地皇胸口出現了一個清晰的拳印。

方平得理不饒人,揮舞長刀,眨眼間,天地之間只剩下刀影!

地皇也是反應迅速,冷哼一聲,持劍還擊、

“雕蟲小技,融合?看你們能撐到幾時!”

“撐到斬殺你的時候!”

方平也是言語上不落下風,系統中三帝的力量沒用完,他就可以繼續融合,此刻融合老張,他能感受到系統的力量在流逝。

可與此同時,方平戰力也是飆升。

刀劍相交,這時候方平硬碰硬之下,倒是沒出現明顯的不敵,加上鎮天王輔助,那也是和地皇平分秋色,兩人各退一步。

鎮天王見狀,喝道:“還融合嗎?”

方平沒吭聲,沒選擇融合。

老張沒破億還好說,鎮天王此刻戰力破億,方平都能想象到融合之下,力量消耗有多大,系統的能量夠消耗的嗎?

別短時間內沒能收拾地皇,把三人都給搭進去了。

“你前我后,殺!”

方平喝了一聲,迅速強攻上去,那邊,書香不再耽誤,眼看著就要突破天地,要去第五重天幫助其他人,地皇陡然暴喝一聲,聲震天地。

轟隆!

聲音如雷鳴一般,這一聲暴喝,夾雜著大量的氣血和精神力,震的書香頭暈目眩。

“說了你們是老子的,還想走?”

第五重天,六位強者廝殺聲震天,不過都算是勢均力敵,蒼貓那家伙倒是比鴻宇強不少,可這貓也沒選擇殺人,而是一直纏著鴻宇,不讓鴻宇參與其他人的戰斗。

如此一來,黎渚和鑄神使,鴻坤和天狗交戰,鑄神使壓制了黎渚,鴻坤卻是壓制了天狗,雙方都沒占到太大的優勢。

他們就算分出了勝負,恐怕也很難打破平衡。

真正能打破平衡的,還是方平他們這邊。

方平幾人和地皇交戰越來越猛烈,也越來越慘烈。

不知道交手多少次,方平砰地一聲,再次倒飛,胸口被打穿,可這時候,地皇也沒討到便宜,擊穿方平胸口的同時,鎮天王轟殺而來,牽引了他大部分注意力。

而張濤,卻是瞬間從方平體內脫離,竹鞭化劍,一劍刺出,刺穿了地皇的喉嚨,血液噴涌而出。

地皇扭頭就是一拳轟出,將脫離的老張轟飛,那邊,方平眨眼間再次和老張融合,繼續廝殺上去,和地皇交手。

這時候的第六重天,幾乎被徹底打爆了。

一行人,甚至已經戰到了第七重天,南皇當初的源地所在,現在也是裂縫縱橫。

源地之中,今日破碎的天地可不少。

不過,這些人剛戰到了第七重天,第六重天就有一股力量透出,將第六重天繼續鎮壓了下來。

顯然,天帝雖然沒插手,可也沒放任這些人破碎源地。

在不斷鎮壓這些地方。

“老家伙,還撐得住嗎?”

大戰持續了十多分鐘,方平此刻已經是千瘡百孔,不過那邊的鎮天王好像更慘一點。

鎮天王咳血,卻是中氣十足,罵道:“你都行,老子不行?跟他耗!干死他!小子,繼續干他!”

對面,地皇這時候也沒一開始出場時候的威風和霸道了。

冠冕早就不見了,一身金色皇袍也是破碎不堪,腳下的戰靴更是徹底崩碎,這時候赤著腳,如同鄉間老農。

不過地皇狀態還行,看著兩人,冷笑一聲,“耗死我?你以為我是那些廢物,比耐心,比耐力,你們能比得上本皇?”

方平咧嘴笑道:“那當然,地皇可是人老成精,人老成魔,人老的不行……”

“牙尖嘴利!”

“牙尖嘴利?”

方平冷笑道:“老了就認命!”

話落,方平快如光影,瞬間閃現,長刀斬出,地皇也是一劍刺出!

之前雙方多次交手,都是方平吃點虧,可這一次,方平卻是悶不吭聲,任由這一劍洞穿自己的肉身,一刀斬出,斬裂了地皇的手骨。

地皇微微蹙眉,“找死!”

“找死?”

方平咧嘴一笑,“我說了,你老了,我還年輕……”

真以為戰斗受傷不消耗什么?

消耗的多了!

氣血,精神力,生命力!

強者壽元漫長,就在于生命力強大,可隨著生命力不斷流逝,會衰老的!

方平現在也是不管不顧了,那就耗!

看誰傷勢更重,流逝的生命力更多。

他年輕!

地皇雖然在皇者當中不算太大,可也超過三萬歲了,哪怕皇者壽元接近10萬年,地皇現在也是人到中年了。

何況,這老家伙之前多次參與大戰,這些年下來,流逝的生命力可要比方平多的多。

地皇皺著眉頭,手掌呈爪,瞬間抓出。

方平也是探手抓出,與此同時,胸口處,老張又是瞬間閃現,手持匕首,一刀捅出!

那邊,鎮天王剛想殺來,方平暴喝道:“爆發原力,2000原左右,可以做到嗎?”

“廢話!”

鎮天王眨眼間原力爆發,作為他們這樣的強者,可以融合成原力,不過無法做到全部轉換,2000原力,只是堪比4000萬卡氣血,對他們而言,這樣的轉換還不如不轉換。

不過方平說了,鎮天王也不廢話,迅速轉換原力爆發!

原力剛爆發,方平也是倒退一步,迅速凝聚原力,眨眼間,一個巨大的原力團出現,而鎮天王瞬間懂了,操控原力融入了方平的原力團。

這是東皇的戰技,或者說一種合擊戰法!

戰到了這時候,方平還是選擇了動用合擊戰法,之前不動用,那是因為地皇處于巔峰期,容易打斷二人合擊,那更麻煩。

原力團化為刀型,轉眼融入平亂刀,這一刀比之前更強!

鎮天王好像成了原力提供機器,不斷為方平提供原力,地皇見狀,冷哼一聲,“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

話都沒說完,方平長刀之上泛現出濃郁的毀滅氣息,一刀迅速斬出,依舊和之前一樣,不躲不避,和地皇以傷換傷。

這一次,地皇可就不樂意了。

這換下去,不劃算。

地皇避退,方平得勢不饒人,持刀追上去,繼續交戰,刺激道:“怎么慫了,之前不是霸道無邊嗎?”

地皇嗤笑,“你……”

剛說著,地皇轉身一拳,將剛靠近的書香一拳轟的肉身炸裂,殘破的肉身飛出數萬米,而方平也是趁機一刀斬出,噗嗤一聲,這一次,總算有建樹了!

地皇肩膀上出現一道巨大的裂口,血液噴射,地皇都沒時間去恢復,方平已經再次殺來!

書香的偷襲沒建功,不過也牽制了一下地皇。

至于書香傷勢多重,這時候雙方都沒時間去管了!

“憑這些,可不夠!”

地皇冷喝一聲,這還不夠!

方平臉色變幻不定,是不夠,這么下去,倒是可以地皇戰個兩敗俱傷,可要說殺了地皇……還差了點。

在一群強者圍觀下,戰個兩敗俱傷,并不是好主意。

原以為地皇和人皇還好殺一點,現在,方平卻是覺得,地皇哪怕不如東皇,大概也差不多了。

人皇反而最弱!

東皇,有地皇強嗎?

方平沒和東皇真正交手,現在也看不出來,可他覺得,就算比地皇強,也強的有限,再強一些,東皇大概都能和神皇他們斗一斗了!

雙方廝殺了一陣,地皇喘息,嗤笑道:“你這持久力,不行!源地不滅,我們這些人源力不滅,不過……你好像不行!”

是不行!

方平的本源封閉,無法從源地汲取力量,只能靠他自己吸收。

以前還好,系統提供,方平對付敵人,也不用持續太久,倒是不會出現力量耗空的情況。

可今日,方平漸漸感受到了力量的消耗。

這么下去,不說能不能耗死地皇,他的源力不夠用了,方平雖然不靠源力轉換戰力,他沒本源增幅,可本源世界這么下去,會坍塌一部分的。

當然,大量的本源土,倒是能幫方平勉強維持下去。

“你以為你這個就是第二源地了?”

“笑話!”

“自成力量體系?有大量力量囤積嗎?”

“你這個連源地都不如,源地好歹有當年大量的種子力量留下,你的第二源地,只是個擺飾品罷了!”

地皇顯然知道一些什么,卻是對方平的本源世界不屑一顧!

一邊交戰,一邊打擊道:“你怕被困源地,不敢證道,這才是真的蠢!換成我是你,今日就在源地證道,倒是有機會和我一戰!”

“證道?”

方平凝眉,地皇嘿嘿笑道:“證道!找個無人證道之地,把你那本源世界扎根下去,汲取力量,這就算證道了,不用破三門……因為你的道,還是有些不同的!”

“在源地汲取力量?”

方平微微一震,這時候,地皇眼神一動,趁著他心神動蕩之際,一劍刺出,噗嗤一聲,方平咽喉被刺穿,一口血液卻是化為血箭噴出,射向地皇!

地皇氣血爆發,震碎了血箭,卻是沒第二次機會了。

而此刻,地皇再次嘿嘿笑道:“扎根源地,汲取力量,怕什么,又不是真的沒辦法逃脫!吸取了力量,再自封本源,學學陽神,盜取力量,只要跑的快,源地抓不住你!”

什么意思?

方平心中再動,只要跑的快,源地抓不住我……

抓不住……道果?

是不是扎根之后,不凝集道果就算抓不住?

道果,才是困住其他皇者的殺手锏!

噗嗤!

方平再次被刺穿了肩膀,鎮天王在后方迅速拉扯方平倒退,喝道:“別走神,他在故意攪亂你心神!”

方平卻是眼神閃爍,不見得是故意的。

盜取源地力量!

如何盜取?

將自己的本源世界塞進源地,不,也許還是要開一條縫隙,吸收源地力量,壯大本源,然后再封閉?

封閉本源世界,躲開道果的凝聚?

可行嗎?

方平不清楚!

這是地皇說的,而地皇是敵人,不過……也許可以試試!

地皇有一點沒說錯,他的本源世界,沒有能量來源,雖然是自成天地,可還沒形成體系。

盜取力量,學習陽神!

方平眼神閃爍,下一刻,忽然一顆圓球墜落,腦核!

地皇也看到了,笑了一聲,一臉的玩味,眨眼間,向方平殺來!

這一次,地皇持續強攻!

哪怕方平和鎮天王聯手,也是被殺的節節敗退。

而腦核,卻是迅速墜入了第八重天。

第八重天有人扎根了,西皇。

方平沒管,繼續往下墜,片刻后,進入了之前被打爆的第九重天。

現在,天帝力量鎮壓,將第九重天鎮壓住了。

而方平的腦核,墜入了第九重天,這里無人,也沒人在意。

第七重天的方平,現在在考慮一個問題,若是破開腦核的口子,之后無法封閉,他力量可是會出現流逝的,起碼那20的力量加成沒了!

一旦失去了力量加成,他比之前可是弱一大截。

而對面,地皇眼神灼灼,精神力波動了起來,“敢試試嗎?”

方平盯著他,地皇咧嘴笑了起來,笑的瘋狂。

“敢試試嗎?”

“不試試,你就算強大,能匹敵我嗎?能匹敵昊嗎?能匹敵穹嗎?都不行,你還想匹敵天帝?可笑!”

“早晚都是一個死,不博一次?”

“你以為這次之后,其他人還會給你成長的機會?”

地皇冷笑,“不會了!你連我都能交手,他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仙源成熟也快了,你沒時間了!”

方平深深看了他一眼,陡然,第九重天,腦核裂開!

下一刻,本源世界和源地連接!

就在此刻,方平感受到了大量源力,涌入自己的本源世界,太多太多了!

轟隆隆!

本源世界在擴張,而方平自己,卻是出現了力量下滑,腦核不再封閉,力量100的加成消失,方平戰力瞬間大跌!

不過,很快又開始恢復!

因為本源世界在擴充!

與此同時,第九重天,震蕩不斷!

地皇看著方平,嘿嘿直笑,“不要盜取一處力量,愚蠢,打一槍換一炮,不懂嗎?你反正不要凝聚道果,那就去第八重天,吸啊,吸的第八重天力量流逝,消耗的當日荒的修補力量,裂縫再次出現,辰就得再次回來鎮壓,那才有趣!”

方平愣了一下。

真的,他沒想到這個問題。

此刻,地皇居然慫恿他吸收第八重天的力量,讓南皇死去之后的修補力量被吸收,然后讓西皇不得不回到源地再次鎮壓!

第九重天震蕩,此刻,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方平一邊和地皇交手,一邊考慮著別的,而地皇,此刻的力量好像沒之前那么強大了。

方平眼神變幻一陣,一咬牙,腦核迅速從第九重天脫離,轉眼間進入了第八重天,開始吸收力量。

三界,苦海,西皇宮。

西皇臉色變幻,咬牙切齒,“瑪德,畜生啊!誰在盜取第八重天的力量!該死啊!誰他么干這缺德事啊!不對啊,怎么盜取的?一重天只能扎根一位皇者,老子還沒死呢,道果沖突,對方無法扎根啊,這他么到底怎么回事?”

他感受到了,感受到了第八重天的裂縫要出現了,力量流逝,那股吸力再次傳來。

他要是不回去,這股強大的吸力會把他道果都給吸的毀滅的!

“該死啊!”

“誰啊!”

“老子才出來幾天啊!”

“還是人嗎?”

“是鴻還是方平他們?”

現在,第七重天在交戰,要說盜取力量的,大概也就這幾人了!

當然,可能是天帝也不一定。

可西皇現在真要氣瘋了,自己好不容易擺脫了源地,都不想回去了,結果倒好,之前差點波及了第八重天,現在更是有人在汲取第八重天的力量。

這么下去,自己不回去都不行了!

“混賬!”

“畜生啊!”

“那么多無人之天,偏偏要偷第八重天的,還有人性嗎?”

西皇氣的直跳腳!

再怎么跳腳,他也沒辦法阻止,此刻,西皇糾結掙扎了一陣,一咬牙,這源地,自己還得回去!

可憐啊!

好不容易逃脫了牢籠,還不到三月,就得回去繼續坐牢了!

坐牢就算了,那邊現在還大戰呢,自己去了多危險啊!

西皇跳腳不跳腳,沒人管了。

方平這時候感覺自己的本源世界大了許多,甚至正在朝兩萬米擴充!

當感受到第八重天,吸力越來越大,而自己的本源世界也在震動,好像要凝聚成道果,方平急忙放棄了繼續吸收能量!

而腦核上的裂縫,方平嘗試著修補,很快,裂縫居然被修補完成了!

這倒是讓方平松了口氣!

此刻的方平,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再次強化,本源世界大概擴充了有5000米以上,現在起碼有17000米以上了。

力量,也隨之上漲了不少。

隨著他力量增強,對面的地皇卻是再次爆發了,地皇笑的滲人,幽幽道:“好像真的行,有點意思,你再繼續盜取一些試試,動靜別太大了……”

方平冷冷看著他,傳音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嘿嘿,想做什么?”

地皇聲音幽冷,“我不是說了嗎?滅世啊!這三界,強者都是囚徒,弱者也是,那還當強者做什么!滅世好了!

當年,我讓戰和我聯手滅世,他不同意!

可笑,弄出了個大道補源地,肉身鎮苦海,真可笑!

囚徒?

本皇征戰三界,殺出來的實力,戰出來的皇位,居然讓我當囚徒……想讓我當棋子,那也要看有沒有人有這個資格!

這三界,有人有這資格嗎?

種子也不行!

誰都不行!”

方平皺眉看著他,地皇卻是笑的讓人發寒,“戰那個蠢貨說,希望還是有的,可我不信!他說他想辦法,他自己死了,可以拖延一些年,也許就有辦法了……可笑!

本皇不信!

本皇逃脫了源地這囚籠,游蕩三界八千年,就想看看,他說的希望在哪!

沒想到,居然是你……你算是希望?”

地皇嗤笑,鄙夷,不屑,很快再次道:“你算什么希望!我不信他說的未來,也不信他說的希望……可我相信……你和老子一樣,有不甘,有滅世之心,有玉石俱焚之心,哈哈哈,這倒是符合老子的心思!”

方平不語。

“要的就是這個!”

地皇瘋狂道:“我死,你們都死,一起死,都別想好過!我倒是想這么做,可實力不行,你……還有點希望,不但有希望殺了三界所有人,還有希望殺了種子!”

方平一震!

地皇笑的冷厲,“你是種子內部出來的,你不算人族,起碼不算三界人族!滅世吧!滅了這三界,其他人都是種子和三界的聯系,你不是,你可以滅世的!

滅了人族,滅了三界,種子就成了廢物,你去殺了它,到時候你死不死,就和老夫無關了!

反正……老夫不甘心一輩子當傀儡,當囚徒!”

“我……不算人族?”

方平囈語,地皇冷笑,“你算什么人族?就算你覺得是,你也不是三界人族,起碼不是純粹的三界人族,所以,這天地間,唯一能摧毀種子的唯有你!

戰,倒是選擇了個好人選!

這蠢貨,自己不想當這滅世的惡人,想讓你來,你既然繼承了他的力量,當然要去做!

嘿嘿,老夫喜歡你這樣的人,惡人,魔頭,睚眥必報……

很好,要的就是這樣!

要不然,再出一個戰那樣的腐儒,哪怕有滅世之力,也沒滅世之心,你……太符合老夫的心意了!”

地皇哈哈大笑起來,再次傳音道:“你若是武王這樣的蠢貨,戰這樣的腐儒,鎮這樣的廢物……你早就死了!

在神教的那一日,你就死了!

老夫喜歡你的性格,有仇必報,斬草除根,神教那些人可不是人人都殺了人族強者,你去了神教,差點滅了整個神教,哈哈哈,太符合老夫的心意了!”

地皇笑的得意,笑的滿意!

那一日,他就認出來了!

因為,三帝的力量他太熟悉了!

戰的力量,他太熟悉了!

“殺吧,殺光這三界所有人,再殺了種子,你就成功了,老夫都快迫不及待了……”

地皇有些癲狂!

變了?

八千年前的地皇變的和善了?

開什么玩笑!

他是皇者,他是霸主,他是桀驁不馴的地皇,豈會變!

八千多年前,他就要滅世,結果被戰那個蠢貨給否決了,他不甘心,可不甘心沒用,沒有戰幫忙,他根本做不到!

今日,卻是有希望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全球高武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全球高武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全球高武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