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塵一劍

第160章 守門人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劍東來
隨著男子的到來,場間局面又變得詭異下來。閃舞.. 陸沉握劍的手倒是放松了不少。 儒雅高大男子便是蘇安提過的那位聲名不顯的儒家高人,陸沉也曾在書院龍鳳榜前與他簡單交談過幾句,雖然未曾觀察其境界,但也可見其風度。 中年殺手的眼睛瞇起,背部微彎,眼神中帶著極大的忌憚以及不解。 儒雅男子走到橋上安靜站著,突然開口,卻不是朝著那中年殺手,反而是朝著陸沉,問道:“看出來了嗎?” 陸沉平靜道:“現在看出來了。” 儒雅男子轉過頭,笑道;“既然都看出來了,堂堂殺榜第三,也不必如此裝神弄鬼。” 中年男人聽見這話,頗有些無趣的搖了搖頭,緊接著眼神中的忌憚以及震驚全部消逝,仿佛全部都是偽裝一般,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臉漠然以及一絲戲謔。 “你又是怎么看出來的。”神秘殺手淡淡開口,嗓音也從中年漢子變為了一個沙啞的老朽嗓音,與此同時,對方的境界開始如同大海吞鯨般,以一種極其夸張的程度在橋面這一小范圍內瘋狂提升。 三境往上! 若是方才便是以此境界,本就境界大跌的陸沉或許真的是兇多吉少。 儒雅男人對對方境界暴漲仿佛視若無睹,說道:“長安城內九成的人都在書院有著詳細的身份記載,但很可惜,你并不在那一成之中。” 高大男子轉過頭,對著陸沉笑著解釋道:“此人叫做司徒墨殺,在天下流傳的殺榜之中排行第三,也算是一個不出世的老妖怪了,他心知肚明無論暗殺成功與否,書院都有人可以推演出當時的戰斗情形以及殺手容貌甚至境界,所以才如此大費周章偽裝自己,恩倒真是處心積慮。..” 陸沉面無表情,在剛剛的那一瞬間,他終于知道了那股不對勁的危險感覺來源于哪。 對方作為頂尖的殺榜殺手,刻意模仿一個三流殺手的形態以及意識,就如同當朝太首作為一個九品官員判案斷事,無論再如何逼真,總會有種不可避免的不協調感。 這種明顯有著預謀,縝密算計的暗殺,讓陸沉臉色倒是有些陰沉起來。 司徒墨殺聽見這話,在這一刻才對眼前此人警惕起來,小心試探道:“若是依你所說,此處不是城內大陣泉眼,為何我在此如此之久長安城還沒有任何動靜?” 儒雅男人笑意不變,道:“自然是有格外的原因,只不過你還沒有知道的必要。” “哦?” 司徒墨殺知道再也套不出任何信息,笑瞇瞇道:“敢問先生在書院之中戰力第幾?” 饒是書院大儒,大圣,戰力中都有三六九等,且這個信息極為重要。 書院男人雙手負后,平靜道:“洛長河,教書先生一個,談不上高人兩字。” 司徒墨殺心思急轉,在情報之中并沒有此人的信息,應該便是書院之中排名尾端的幾人之一。.. 一念至此,老人心中大定,雖然有些遺憾,但望著陸沉,嘿嘿笑道:“這一次算你命大,咱門后會有期。” 洛長河漠然說道:“書院規矩,長安城內修行者擅自出手,需押回書院處置。” “哈哈哈,小兒,若是書院三圣之一的老家伙前來此處,老頭子二話不說跪在地上磕頭認錯,至于你若有興趣便來試試你爺爺的本事,哈哈哈” 道教如意境,天涯咫尺,咫尺天涯,可不僅僅是一句假話而已,更何況區區一座城池。 已經不再偽裝境界的神秘殺手早已打定注意出城之后再也不回到這個破地方,只看見一股狂風席卷天地,司徒墨殺沖天而起,在空中身形分散,瞬間化為了成千上百個黑影,朝著四面八方飛去,如同蝗蟲般遮天蔽日。 “每個分身都有靈氣流動,看不出虛實。” 陸沉打量了會,問道:“怎么說?” 儒雅高大男子雙手負后,搖頭道:“跑不掉的。” 司徒墨殺隱藏在遮天蔽日的幻影中朝著城南飛去,這是早已經料想好的逃跑路線,并且因為某種早已經談判好的原因,此刻城南門就如同形同虛設一般,空空如也。 在司徒墨殺看來,只要脫離了長安城這片牢籠,就可為海寬任魚躍,就算是書院又能耐他如何? 腦海中心思急轉,身形卻沒有絲毫停滯,瞬間躍過無數房屋樓檐,但是片刻后,司徒墨殺眼瞳頓縮,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不對勁,滿臉見了鬼的神情。 以他的速度按道理本來早已經到了城南門口,但此時卻依然在城內的某處直行晃蕩,甚至連城南門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司徒墨殺生平第一次如此慌張,停住身形,厲聲道:“裝神弄鬼!” 霎那。 天地間暗了下來,長安城內的建筑如同幻影般消散,周圍一片漆黑,而老人所站立地面則是變成了一條條橫豎分明的線條。 宛如一張棋盤。 唯一不同的是橫豎兩線之上有著流彩光輝發出,浩浩蕩蕩,堂堂正正。 高大男子一身灰黑色長衫,站在棋盤盡頭,氣息浩蕩,神圣無雙。 司徒墨殺臉色陰沉,罵道:“又是這些惡心人的儒家法門,老子遲早有一天要去往天下各地各處書院分院,將那些你們視若珍寶的年幼學童先毀善心,然后一一宰掉,去你娘的有教無類。” 高大男子面無表情,只是眼中金光流轉越發璀璨。 司徒墨殺體內氣機瘋狂流轉,三境之上的狂暴靈氣蓄勢待發,表面卻是面不改色,冷笑道:“怎么,就憑這張破棋盤,就想把我困在這里,然后等你們書院來人?” 洛長河無視了對方暗地里的小動作,開口道:“你可知道這里為何是整座長安城唯一一座被屏蔽天機的地方?” “恩?說來聽聽。”老人故作好奇,拖延時間。 高大男人輕聲解釋道:“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因為長安城內需要這樣一個地方來執行書院的規矩,饒是書院三位先生也不希望天天眼皮子底下看到殺戮的。” 中年儒士第一次認真望向對方,說道:“沒有人會來到這里,因為從很久之前到現在,這個地方本來就只有我一人坐鎮而已。” 司徒墨殺先是一愣,然后再也掩飾不住臉上的恐慌,喊道:你就是書院的守門人!。” 書院守門人是一個很特殊的詞匯,但是顧名思義也很簡單。 整個書院的看護者。 前些年是那位書院棄徒太白,更前些年是某位不知道姓名的老人。 但現在的長安城之中沒有人知道書院的守門人究竟換成了誰。 但是讓老人感到恐慌的是,在長安城某個聲名顯赫的府邸中的那次談話,對方親自告訴過他,若是有這樣一個人出現,可以第一時間選擇逃跑或者自殺。 棋盤瞬間大放光芒。 于此同時,司徒墨殺整個人化為熊熊黑焰,宛如一頭黑凰,黑氣滔天,朝著棋盤最高空撞去。 這一擊蘊含了老者所有的力量,甚至還加上了自己十年的境界道行作為代價,沒有絲毫保留。 看見這一幕,高大中年男子右手做捻子狀,輕輕下壓,宛如向棋盤間下了一枚棋子,“天地如棋盤,寥寥數十畫而已,” 棋盤之上,只見一枚同天地等寬的黑棋從天空最頂端落了下來,氣息之盛,光明正大,狠狠砸在了那頭黑氣妖凰頭頂。 愛尚最快更新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塵一劍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塵一劍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塵一劍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